我亲爱的

  编辑荐:斑驳的文字迷离了松风山岚,云水禅音翻阅着从前的故事,兰心诗笺淡墨着岁月清浅,红尘中传说着两个人的爱恋。

  蛮荒之地结不出甘甜的硕果

  久违蒙面的朋友

  行走在苍凉的八月天

  甚至开不出一朵像样的花

  你多久没有

  岁月轮回着无可奈何的聚散

  冒不出一颗绿色的草

  对这片荒凉的干枯的世界

  别离残酷成生命里的习惯

  因为他没有沃土

  自由开怀的笑过了

  长长的光影丈量着路径

  没有阳光没有雨露的滋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学着微笑在人世间盘桓

  乌云将光明遮蔽

  你被苦涩的味道

  牵一份往日的在意

  岩石枯萎凋敝褐色的沙粒

  萦绕着,沉浸着,迷失着

  踏一地凄凉的山水阔远

  生命的呼吸是妄想的奢侈

  又是从何年何月开始

  多想还能握一把盛开的伞

  没有生机贫瘠的奄奄一息

  你被曾经的温暖

  风雨里撑起一片爱的绚烂

  蹲在石间的角落里想站也站不起

  忘却了,抛弃了,永别了

  幽居岁月深处把温馨编纂

  想走也走不去眼前一片黑暗

  过往拥有的美妙的诗歌

  纵有半世情缘还是独自怆然

  我知道东方那是光明有七彩的绚丽

  真是一种讽刺啊

  谁在云水间清歌浅吟

  理性的巨柱

  载歌载舞也成了梦幻泡影

  一路婉转生命不尽的难

  也不能划燃一丁点的火星

  唯有那苦涩

  一颗感伤的心长啸向天

  我双目无神在蛮荒的大地上吮吸着稀薄的空气

  那苦涩成了

  空中闪烁着莫名的光环

  凝固的双目镌刻出了固执的波

  现实中的挣扎,无奈中的彷徨,心头上的阴霾

  劫把情景撞成了碎片

  绝不会消亡不在乎地老天荒

  这不就是现在的你吗

  痴诚被漠然冰冷地禁锢成熔岩

  蛮荒之地那是自己的脚在成长的途中

  形容枯槁的你

  胸中炽热的焰被清修成铁色幽兰

  不慎涉入了炼狱的火地狱的河

  饱经风霜的你

  万里空明躺在梦里俯瞰

  污浊的泥将精灵们禁锢以带枷的锁

  凄凉无助的你

  山峦起伏鹰鹫兀傲盘旋

  久久不能解脱

  你真的是一个使人无奈的苦行僧啊

  雾霭缭绕绵延变幻

  谁是救死存亡的使者

  你应该学一学高原上的雄鹰啊

  虚无着阡陌真谛藏匿在自然

  生命在凛冽的风中几被雕琢成黑色的岩壁冰冷却屹立

  没有因为猎物的稀缺

  寻一份静谧将心灵栖息

  蛮荒之地黑暗的摧残

  而放弃与苍穹争高的斗志

  乌云遗漏一丝生机在时光缝隙间

  刀枪剑戟的轮番

  你更应该目睹一下脚底下的工蚁

  秋蝉歇斯底里地尾随着嘶鸣

  但是生命啊他是宇宙间最顽强的火种

  它们可没有时间去与悲伤并存

  时空被撕扯得破难不堪

  我相信他的强悍敬佩他身躯之下蕴藏的热量无穷

  去遨游这个世界吧

  思绪纷飞落叶翻卷

  任兀鹫日日将完整的内脏啄食

  去看一看善良的人们

  露水将尘世浓浓地浸染

  任血浇灌了大地遍体的鳞伤

  艰苦的日子里

  洗尽铅华色退斑斓

  没有消亡绝不会倒下

  无论前途是否光明

  留一份恬淡在血液里

  因为英雄的普罗米修斯高举着火种

  他们始终微笑面对

  昙花一现湿漉漉的惊艳

  那是光明

  去交个善解人意的朋友

  如火如荼的在清风里舞落

  去把心里的痛快的和不痛快的

  泪目潸然

  都拿出来分享

  活在角落里一身尘埃的幻

  去做一个心存天地的人

  拥抱峻洁与清冷

  朋友啊

  深不可测的天空依旧湛蓝

  你该放下了

  生滴答在暮色里呢喃

  你该站起来了

  三世的因飘散在流年里应缘

  做一个勇敢坚强的人

  眷恋落入山林苍翠着夕阳

  做一个用微笑面对苦难的人

  一眸深邃千般柔情饱蘸

  你是自己行者路上唯一的王者

  烟雨蔓延在青石板

  斑驳的文字迷离了松风山岚

  云水禅音翻阅着从前的故事

  兰心诗笺淡墨着岁月清浅

  红尘中传说着两个人的爱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