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唯姐,要抱抱!”三岁的小易澈奔向沙发上的千九唯。不料,竟被绊倒在沙发脚,千九唯放下手中的芭比娃娃抱起小易澈,虽然千九唯比易澈大三岁,但是她从小娇生惯养,十指不沾春阳水,抱着小易澈还是很吃力的。

只是一起走过的路,思念却比经过还长。

图片 1

“不是叫你不能乱跑么?摔伤了怎么办?”千九唯指着小易澈的鼻子说。

只是个轻易说告别的年代 ,也能有幸得到地老天荒。

总有些日子很重要,却总是一个人。

但易澈不把她当回事,一个劲的往千九唯怀里钻,软软的小手勾着千九唯的脖子笑呵呵地说:“小唯姐香香的,易澈好喜欢。”

—题记

总有些人,放在心底,不会忘记。

“你呀……”千九唯无奈的捏了捏他的鼻子,随后摸了摸他的头。唉,没办法,易澈打小就喜欢粘着她,特别喜欢把头埋在她怀里蹭啊蹭的。

图片 2

生活就是这样无奈,谁都心碎过。

易澈抬起头不满的对千九唯说:“小唯姐,不要老摸我头,易澈长大了,是男子汉一枚了,要一辈子保护小唯姐的!”“嗯,我家易澈是最棒的!”千九唯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看着千九唯的微笑,刹那间,世界上最美的风景莫过于小唯姐的微笑了。

-1-

1

图片 3

4.28号那天,有辆列车带着座位和座位上的乘客,由南向北,一起开进记忆深处。

图片 4

心里暗暗立誓:小唯姐,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初瑜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腮帮望着站台上还未挤上车的人群发呆,日渐黄昏
,天边晚霞映红了这座弥漫着香奈儿的高贵和迪奥优雅气息的城市。这是一个令人着魔的地方,有的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有的人落荒而逃,有的人可以在这里轻易收获金钱和欲望,有的人却丢了爱情迷茫了向往,所以,人们都叫它魔都,魅力与邪性并存,让人欲罢不能。初瑜就是拥挤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小小分子,来来往往在人群,她驻足了四五年,漫漫征途,走走看看。

1月3号去给同事小艾过生日,订的是一个音乐串吧,有烤串、火锅和炒菜,楼上是酒吧,楼下的餐厅中间有个舞台,晚上有歌手来唱歌,中间有人点了一首《那些年》,我们几个人吃饱了中场休息便跟着哼哼。

十二年后……

图片 5

我们从五点多吃到八点多,最后,五个姑娘都玩的嗨了,虽然没喝酒,却都像是一群出门忘了吃药的精神病一样,疯癫了起来,说起了可能平日里不太会说的话。

“易,澈!”千九唯走近床边很不淑女的吼道:“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接着一个枕头朝着易澈砸去。易澈看见生气的千九唯,妖娆的脸上勾出一抹微笑“唯唯,我怎么记得某人进我房间赖着我的床不肯走,还硬抱着人家……”易澈还一副小媳妇受冤的表情。“够了,你怎么能颠倒黑白!”明明就是他天天赖她的床,还硬抱着她……千九唯有点想打死他的前奏。

“由上海开往西安的列车马上就要出发,请送亲友的朋友站在安全黄线以外…
…”

小艾忽然说:“他,我前男友给我发短信了,说祝我生日快乐。”

“唯唯!”易澈见她真的生气了,连柔带哄“唯唯,我错了!”还记得上次她生气一个星期不跟他说话呢!可难受了。

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台,初瑜回过神的时候,感觉座位下的高跟鞋下踩着了某人的脚,抬起头发现对面落座的是个白净的年轻先生,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她不好意思的望着他用口型说了句对不起。

她是笑的很大声说的,虽然如此,她的声音依旧被餐厅里歌手的歌声、此起彼伏的敬酒声和吵闹声所掩盖,以致于其他三个同事都忙着自顾的聊天而没听到,但坐的离她最近的我,却听的清楚,看的明白,她的笑容带了开心,眼里却藏了些许晶莹的东西。

“易澈,你不是小孩子了,今年开学都上高中了,别任性了好不好?”“唯唯,我晚上都习惯抱着你睡,你不让我和你睡,那白天还不允许我到你房间睡,你知道吗?这会疼的。”易澈指着自己的胸口,是啊!他就是喜欢唯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了。

他微笑着回答:“没关系。”

小艾是同事中最漂亮的一个,射手座,人开朗又活泼,天天乐呵呵的,不像是那种有故事的人,却藏了一段故事在心里。

看易澈一脸受伤,千九唯气也消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空气莫名的闷热起来,车厢里显然有些拥挤,来来往往旅客在初瑜所在的车厢尽头补票,闹哄哄的,让人坐立不安,列车上貌似在打着暖气,暮春时节,却热的出奇,她为没有买到卧铺而恼火,她为车厢里吵吵闹闹的声音而烦躁,她在心漂浮在闷热浑浊的空气中不能静下来,火气腾腾的往上窜,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腾。初瑜皱着眉头拿出纸巾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还是很热,没有一丝凉风。近乎绝望。怕是要闷死在这里了。

2

千九唯走到床边坐下来,习惯性的伸出手摸摸他的脸,与他对视,发现他的眼睛里有血丝,想必昨天晚上又没睡好吧!易澈很享受千九唯摸着他的脸,其实昨天不是没睡好,是要处理一些文件不知不觉就天亮了,所以一大早才到唯唯房间找温暖的。

突然,对面的先生轻轻的碰了她一下,递给了她一叠刚刚从活页记事本上取下来的纸张,她望着他笑了笑,接了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扇起来了凉凉的风。

那些年,一大波少男少女在跨过高考那道坎之后,憋在体内的荷尔蒙砰的一下,全被释放了出来,踏入大学之门便开始四处寻觅猎物,查绍忠就是在那个时候,对小艾一见钟情,从此踏上了对小艾的漫漫追求之路。

“那乖乖的睡会吧!”

列车运行在轨道上,黑夜渐渐吞噬了一切,远处是城市边缘忽明忽暗的霓虹。

据查绍忠说,他是在军训的时候注意到小艾的。但他们真正开始认识并熟悉起来是在开学后不久的演讲比赛上,查绍忠正在为怎么和小艾搭讪而犯愁,低头看稿的小艾忽然抬头问查绍忠借笔,就这样认识了。

“嗯,不准趁我睡觉时离开”

隔壁座位上中年大叔流着口水,打着鼾声。

查绍忠是小艾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平时很多课大家都是一起上的,自从演讲比赛之后,除了宿舍和女厕所,基本上小艾出现的地方,都有查绍忠,所有在学校里追女孩子的招数,他都用过。有一阵学校流行手工巧克力手工饼干,查绍忠就去外面的店里学做,做完把最好的送给小艾,那些破的就自己吃。

“好!”

图片 6

小艾并没有被他的这些感动过,用小艾的话说,能做这些的,不止他查绍忠一个。

易澈拉千九唯的小手放在侧脸贴着,那白晢的手,紧紧贴着他那俊俏的脸,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只要千九唯在他身边,心情就会非常好,睡得很香,连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

-2-

查绍忠却没有放弃,一追小半年,表白几次也都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千九唯打量着易澈,不经轻轻叹息:时光飞逝,物是人非,那个天天叫她小唯姐的小孩纸已经成大男孩了,长得比她高出一个头了,雅致的五官长得如雕刻一般,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迷人的下颔。这样搭配在一起,如完美般,他穿的是白衬衫,解开俩枚纽扣,露出锁喉,她知道他身材很好,手感也很好……

初瑜昏昏沉沉的睡去,又迷迷糊糊的醒来,手机播放器里,歌声随机切换了几个来回。

第N次的表白时是个春天的晚上,查绍忠又把小艾叫下楼,小艾早就想好了拒绝的词语,只等着查绍忠做完陈述。

睡也睡不安稳,醒也醒的不彻底,头,像炸开了一样疼。

事情没能如愿发展,因为查绍忠说到一半时,身前身后的宿舍楼和路灯,刷的全灭了,紧接着是一阵女生的尖叫,然后是隔壁楼里男生的欢呼,整个学校停电了。

胳膊也麻了,腿脚也僵硬了,腰也快折了。

那些平时只对着电脑的同学们忽然兴奋了起来,开始在阳台大喊大叫,宿舍区里沸腾了起来,查绍忠愣了一会,然后说,“还好把你叫出来了,不然真担心你害怕。”

这个时候,初瑜幻想着要是能有一张小床该多多好啊,哪怕是个一米宽的也成,尽管,她是滚惯了两米宽大床的人。显然,在这个漆黑的夜里,狭小的车厢里,拥挤的小长假前夕,一切的幻想都只能是幻想,毫无意义。

小艾也是一愣,没想到他变了台词。查绍忠没有继续表白,而是和小艾就着月光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等着来电。

初瑜用力的揉揉太阳穴,又重重的抱着胳膊睡去,半睡半醒之间,被一个软软的东西碰醒,她眯着眼睛抬起头,看见对面的年轻先生正在用一个软皮面的记事本隔在自己胳膊下,隔开了胳膊与坚硬的小茶几桌面的压力,她把头放在了那个记事本上,就像当年在班主任课堂上枕着书本偷睡觉一样。

图片 7

他摸摸她的头,说睡吧。

小艾鬼使神差地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要是一会九点钟前能来电,那我就答应你。

这样一来,初瑜居然安安稳稳的睡着了,直到火车停靠在沿途的一个车站。

这是个听天由命的回答,而最终上天真的让他们在一起了。

图片 8

来电的时候,查绍忠跳了起来,伸手上前想抱一下小艾,但又感到不太合适,一时间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一个劲地说:“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已是深夜了,更深露重。

3

初瑜再次醒来时,窗外的车站的灯火通明,稀稀拉拉的几个旅客各自奔赴着各自的路程,行色匆匆。

不久,查绍忠偷着帮小艾订了一套写真,小艾埋怨他乱花钱,查绍忠却说,“给你花啥都值得,就是想看你美美的小样。”

她环抱着胳膊,有点儿冷。

拍摄那天是内景,拍照的地方不让进,查绍忠就在门缝趴着看,小艾看着门缝里的查绍忠想进不能进的样子,忍着笑,差点内伤。

这个列车很滑稽,热的时候开暖气,冷的时候开冷风。体弱的初瑜,已经开始鼻塞喉咙痛,几个喷嚏之后,她不停拿着纸巾拭着鼻涕,对面的先生便在她睡着的时候,拿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初瑜的肩上,还在衣服快要滑落的时候一次次帮她重新盖好。

查绍忠对小艾好到让人嫉妒,哈尔滨的冬天天冷水冷,查绍忠从来不让小艾自己洗衣服,小艾不好意思,总觉得一个大男人蹲在水房里洗衣服不大好,查绍忠却满不在乎地说:“别人爱笑话就笑话,怕什么,反正自己的老婆自己疼。”

其实,初瑜并没有完全的睡着,她是知道这发生的一切的,只是,她不想抬起头再说一句谢谢。因为这一幕幕的似曾相识,像极了她的初恋。

在他们不曾有一个家的时候,查绍忠像一个丈夫一样疼着她,小艾打心眼里是感动的。

那些个年少时期《有风的夜晚》:

小艾有个老乡学弟,叫杨林,因为是老乡,联系的多些,查绍忠也对杨林很好,主要是每次放假回家,都要嘱咐杨林帮小艾拿一下东西。杨林常常假装抱不平,以此来勒索查绍忠,但只要对小艾有帮助的,查绍忠乐在其中。

谁为你披上我温馨的衣衫

在一起的日子,好像特别的事情不多,但又每一天都是特别的。

爱已张开,梦已点燃

一起吃饭、上课、遛弯、逛街、看电影,偶尔吵架,基本每个学生时代的情侣都是如此,他们也不例外。小艾喜欢吃什么,查绍忠就喜欢什么,小艾不喜欢的,或者吃不下的,查绍忠就负责扫尾工作,清理功效一流。

漂泊的心寻觅平静的港湾

查绍忠是处女座,小艾总说,他是不纯正的处女座。

又是一个有风的夜晚

小艾喜欢恶作剧,有一次,晚上出溜达,小艾喂查绍忠吃麦丽素,结果查绍忠一口吃了24个,被齁了够呛,却笑得幸福。

该聚的聚,该散的散

在查绍忠面前,小艾那些“疯癫”的脾性全部都显现了出来,不需要去做一个温婉的女子,柔声细语,轻言慢性,小艾就是小艾,去商场给查绍忠买棉裤时和售货员砍起价来脸不红,和朋友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去操场上跑起来也是风一样,开心时大笑,吵架时也大哭。

所以说,后来,初瑜和她初恋木子李的故事恋就像当年这首老歌里唱的一样,岁沧桑,沟沟坎坎,该聚的聚,该散的散

查绍忠说,怎样的小艾,他都喜欢,想做什么,他都一起。

图片 9

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查绍忠总是先送小艾回家。北方的冬天很冷,有一次,两个人都不舍得离开对方,一直拖到最后,学校里没几个人了,小艾回家后学校已经停止了供暖,查绍忠一个人在宿舍冰冷的床板上愣是挨了一晚,爱情的力量真是无穷尽。

-3-

两个人见不到的时候,只能靠着电话一解相思,每晚小艾已经睡着了,查绍忠还会在那一个人说上一阵子,有一次小艾中途醒了,听到查绍忠还在那自顾自的说,“小艾你这么依赖人,以后要是离开了我,可怎么办呢?不过没关系啊,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也不会离开你,我希望我的小艾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的做我的小公主。”

列车是开往记忆深处的,那个初瑜童年以及整个少年时期度过的地方。

小艾没有告诉查绍忠她听到了那些话,只是心里对他下了更多的筹码。

那是一个没有他的北城,有人选择了逃离,有人选择了适应。

后来,查绍忠把所有的电话卡都保留着,最后拼成了小艾的名字,送给了小艾。

多年以后,孑然一身的初瑜,每一次踏上归程,都有一种悲凉感,就像夜空中清冷的孤月,处在黑暗中却期待着光明。

再回想起那时的事,小艾说,那时候好像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好像永远都说不完似的,但现在能想起来的总是那么少,好像大部分都只记得后来那些不好的事了。

而此时,对面的先生,像极了木子李的眉,木子李的眼。

4

如果时光能够倒回,

毕业之际,天南地北,查绍忠家在江苏,小艾家在东北,感情岌岌可危,查绍忠想到要和小艾分开便总会哭泣,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掉眼泪,多半是动了真情的。

年少的她们还会不会把野草当做玫瑰?

我们可以去同一个城市啊,小艾说。

还会不会对酒当歌不醉不归?

查绍忠破涕为笑,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转回思绪的时候,对面的先生已经去茶水间帮初瑜泡了一杯热茶,他告诉初瑜他姓伟,伟大的伟。也在上海上班,工作的地方距离初瑜的单位只有一站路的地铁。

最后他们选择了中间城市天津,落定工作那天,查绍忠激动地抱着小艾不停的转圈。

初瑜微笑着礼貌的打量着木子李的眉眼,哦不,伟先生的眉眼,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早已兵荒马乱。

他们终于留在了同一个城市,虽然见一次面的车程要一个小时,但还不算远。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本次的旅程就快要告一段落了,太阳暖暖的出现的东山,初瑜小心翼翼的叠好披在她肩上伟先生的衣衫,递还给了他并且说了声谢谢。

5

她抱着肩膀侧着脸,嗅到了肩头伟先生衣衫残留的余香。那是木子李不曾有过的味道,而眼前的伟先生,却更加的真切,不像木子李的缥缈虚幻。

《分手合约》上映时,小艾拉着查绍忠去看电影,小艾说,要是哪天咱俩分手了,到时也定个合约。

忽然间,初瑜脸红了,难道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说的就是他么?回头看他,伟先生正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笑容暖的就像那山头挂着的朝阳。

查绍忠搂着小艾,“我这辈子都娶定你了,你还想逃啊!”

怦然心动,就最好的遇见。

恋爱中的情侣不要去看分手的电影,后来的小艾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列车停靠的时候,他们一起走出站台。小长假前的广场上人群熙熙攘攘,淹没了彼此,背对着背挥手说了再见,各自消失在了长安城里的尚德门前。

图片 10

图片 11

小艾的工作并不顺心,年底时,小艾辞去了天津的工作,找工作又连连碰壁,而春节也如期而至。

-4-

送小艾离开那天,过了检票口的小艾忽然觉得好像就是不会再回来了,她回身看着检票口外的查绍忠,一个检票口,却好像隔了个世界,小艾还想再回去抱抱那个男人,却被人群簇拥着向前涌去。

在不愿谢幕的岁月里,

回家后,在和父母深谈后,小艾真的决定不回天津了,现实太过于复杂,原因也很多。小艾和查绍忠说,要不你来我家这里,或者咱俩一起去你家那也行。

让爱开出地老天荒的花。

查绍忠说,半年后我就去找你。小艾说,好。

图片 12

签了合同还会违约,何况只是一句话。

初瑜和伟先生再次相遇是小长假结束回上海上班的一个月之后,七月盛夏,花木扶疏。

查绍忠并没有去找小艾,实际距离让他们的心也慢慢的变远了,联系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少,话也越来越少,再后来,查绍忠不再主动找小艾,不再关心她的温饱冷暖,不再关心她的一切。小艾打过几个电话给查绍忠,接通了却也只是小艾自顾自的在那说话,常常是查绍忠一句“有事忙”,便直接挂了。

拥挤的地铁上,穿着高跟鞋的初瑜艰难的保持着平衡被人群挤来挤去,突然,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年轻先生让座给了初瑜。

再后来,便是无人接听,看到未接来电,查绍忠也不再回。

他温暖:“你穿着高跟鞋,站着不舒服,你坐吧”

那个说永远不会关机的查绍忠,最后也消失不见了。

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们同时惊讶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他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微信,然后,初瑜大方了扫了他的二维码。

开始的时候,都想着永远,结束的时候,都忘了诺言。

往后的日子,他们有空的时候一起喝茶,一起撸串,一起吃饭,一起把野草当玫瑰。

查绍忠在分手前最后一次给小艾打电话,说,“小艾对不起,事业对我很重要,我一定要成功,我现在这里很好,有机会晋升,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去找你了,也没办法回家了。”

她名正言顺的成了伟先生的女朋友。

一起做了很多事,结果到最后,却都忘了,只剩下不理解,不妥协,用着事业做着借口。

她肆意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温柔。

小艾问他,那以前的那些话、那些事还算不算数?

下雨的时候,伞下多了一双牵着的手。

查绍忠沉默了。

她想着一辈子有了他就足够。

小艾问他,你还爱不爱我?

且以深情共白头。

查绍忠还是沉默。

可是有些梦,笑着笑着就醒了。

小艾说,你以前说爱我已经成了习惯,现在是戒掉了吗?

有的人,爱着爱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

查绍忠依旧沉默。

图片 13

曾经的甜言蜜语都变成了分开时的利器。

-5-

彼此都沉默了好久,查绍忠说,“电话费挺贵的,没事的话,就挂了。”

“你为这场爱情走的是心,他却走的是肾。”

他们没有说再见,也就这样结束了。

“你可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他,却难保下次他的枕边人还是你。”

“最容易忘却的无非是初心,最难以抵抗无非是诱惑。说的大抵上就是初瑜和伟先生的爱情。”

初瑜说,伟先生很会撩妹。就像王者荣耀里的王者,轻易就能秒杀青铜段位的她,也能轻易秒杀很多身边的异性妹子。他的社交圈很乱,今天有这个妹子叫爸爸,明天就有那个妹子叫老公。一开始还对初瑜遮遮掩掩,后来发展到无所谓的态度。

初瑜是个处女座,她是容忍不了自己的爱情产生任何一点点瑕疵的,心力交瘁的她终于在和伟先生认识的第364天离开了。

她留了一封手信给伟先生: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不想再爱你了,那些被你消耗掉的耐心大概再也找不回了吧,不是我不坚持,而是你一次次的打破我隐忍的理由,对你的那种感觉,我会永远记在心里,永世不再提起。”

分手后,初瑜特意选择了一列和伟先生初遇见时候同一班次的列车,由南向北的重新走过了那一遍没有他的路

是你还是风景,看湿了我的眼睛

初瑜走后,伟先生颓废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是深爱着她的。他发了疯的满世界找她,狼狈的走过她走过的每一条街,以为这样就可以相拥,心灰意冷的吹她吹过的凉风,以为这样就可以重逢。

然后初瑜终于在伟先生77次的祈求原谅之后,因为一束玫瑰里的卡片,原谅了他。

那个卡片,现在就摆放在初瑜和伟先生婚纱照的下面。上门的字迹还是那么醒目:

“你说清醒容易孤独,我愿意陪你酩酊大醉,

你说黑夜太难熬,我愿意陪你日夜颠倒。”

 

文:傻的可以

图片来源:网络

微博:无痕雪小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