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图片 1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那年,李君和方芸在北方一所重点大学里读书,他们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他写一首好诗,她画一手好画,人们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李君来自江南小镇,方芸是地道的北京女孩,她们初见,就如宝玉初见黛玉;“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相恋四年,毕业的时候,方芸把李君带回家。母亲问他的家世,李俊一五一十说了。方芸惊觉自己的母亲变了脸色,然后拂袖而去,下了逐客令.“怎么了?”方芸忐忑地问母亲。母亲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搞武斗,是李君的父亲把她父亲搞死的,那时,方芸还小。母亲说;“你能嫁给他吗
你嫁给他,我宁可撞死。”李君不相信,回到南方小城,疯了似的去问父亲。父亲沉默很久才说;“文化大革命那阵太乱了,有些事,说不清……”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暴风雪,他隐隐有些担忧。不过,这份担忧很快就被回家的兴奋和喜悦冲淡了。“好不容易才回去一次,天公总不至于那样不作美吧?”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然而,之前那隐隐的担忧被证实了——车子刚进安徽,就从高速公路上被赶了下来……因为暴雪,高速公路全线封闭。他们艰难前行,拐上国道,却发现前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下车打听情况,心也随之沉了下来——前面有些车辆甚至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夜。

刹那间江河逆流,一对相恋的人,因为上一辈人的恩怨就要画上句号。

9月的一天,翻开日历,“宜秀恩爱”四个字撞入视线。

  她说,小时候曾跟父亲开三轮车到这里卖过菜,知道附近有一条老山路,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他喜出望外,赶忙要她指路,接着便退出国道,顺着她指的方向出发了。

怎肯心甘?方芸跪在母亲面前,求母亲放爱一条生路。母亲说;“除非我死,否则永远不可能。”母亲为她守了20多年寡,她如何舍得这如血亲情?方芸绝望了,哭着对李君说分手;“除了你,我一辈子不嫁。我等你,哪怕,从青丝,到白头。”李君泪流满面地抱着她;“除了你,我谁也不娶,哪怕等到来世。”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那是爱情
誓言。他们相约,一辈子不分开,永远为对方坚守爱情 。

这年头大家都跨界忙,资本谈情怀,生意人当仁波切,明星秀恩爱。田亮和老婆在热吻,郭晶晶和老公参加了阅兵式,姚晨、林青霞、李小冉都幸福洋溢。哎呦不错哦,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大家都过得妥妥的。

  一路上还算顺利。但傍晚时分,天空中再一次飘起了雪花,而且越下越大。他的车沿着山路艰难地前行,忽然,“砰”的一声,车子陷入一个塌方的坑里。夜色已经很深,他下车查看情况,却一脚踩空,重重地摔了下去,想站起来,只感觉右脚钻心地痛。她下车扶他,想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漫天风雪里,她抱着他,急得直哭。

毕业五年后,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根本不理父母相逼;有人提亲,他们都一一拒绝,他们心中的恋人只是对方。后来,他们偷偷约会,背着双方父母,因为,空间怎么会隔断彼此间的爱情
啊!这五年,方芸在北方,李君在南方。每隔两个月,她就会坐火车去找他,从北京坐到那个小城,有时只买一张硬座,只为省下点钱为他买些补品。他太瘦了,她看着心疼。这一奔波,就是五年。五年,从北京到小城,有着方芸一路的爱和欢喜,她背着母亲做这一切,只说是出差,其实,不过是看一眼远在南方的恋人。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只是她们身边的人,不太为我们所熟悉。那谁谁谁,当时的黄金搭档、固定组合、国民CP,这会儿已经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两个人跌跌撞撞回到车里,开始等待。那一夜过得很艰难,他们头靠着头,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裹在身上。终于,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了。

28岁那年,李君来找她了;“我们私奔,或者,一起殉情吧!”原来,他家里出了事,母亲去世了,他是独子,父亲给他跪下说;“儿子,你结婚吧,我求求你,咱家的香火不能断了呀!”为了让他结婚,父亲长跪不起!李君坐了十几小时的火车来找她,想和她一起私奔。方芸沉默了。这份爱情
,代价太大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爱情
伤了他父亲的心,这样的固执虽然忠贞,但多么自私呀!“不!”方芸说,“我不和你私奔,你没那个自由!我也不和你殉情,你必须照顾风烛残年的老父亲。去吧,找个好姑娘结婚吧,我不怪你。因为,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李君抱住她,放声痛哭,似杜鹃的啼血呜咽。他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姑娘是这样的大度,为了他一家人的幸福,居然对爱放了手。他劝她;“你也结婚吧,别等我了,来生吧,来生,我一定娶你。”

轰动过的爱情故事渐次退场,姚晨和摄影师结婚生娃,林青霞嫁给富豪,李小冉和制片人领了证,亮晶晶组合就更不用说了,各有各的真命天子,各做各的爹妈。

  车窗外依旧寒风凛冽,他看着自己肿得老高的脚,对她说:“你出去找救援吧,这里还有四个烧饼,你拿两个,给我留两个。”

方芸摇摇头;“此一生,再难与他人相逢相知。我就当棵守望的木棉,站在风中,等你!”

但也没有什么关系。她们都心里有爱、怀里有娃、身边有人,各自精彩。曾经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那就再越过一个山丘呗。还不是有另外一个人在那里说,终于等到你。

  她含泪望着他,心里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于是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含着眼泪上路了。

最后一面,李君送给方芸一枚双玉蝉,珍贵的祖母绿,是他家的传世珍宝。两只蝉,并肩而立,那样痴情地看着对方。李君说;“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等你老了,不能动了,就把它卖掉,它,可以养着你!看到它,就是看到我了。”方芸扑入他的怀中恸哭,这个男人,连她的老年都想到了,怕她一个人过不下去,把传世珍宝给了她。这一生,爱一场,值了!方芸送给李君的礼物是一幅画,那是她画得最好的一幅画——两棵木棉树,开满了花萼,一朵又一朵。她深情地说;“那是我的盼望,盼望来生,我是其中一朵,而你把我摘下。”

回到这鸡毛蒜皮的凡间,情况也差不多。我一个同学,高考前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学霸Vs学渣混搭恋曲,因为是初恋,感觉比较新鲜,天雷勾地火,动静有点大。学霸男为了和学渣女在一起,高考时数学试卷忍住没做完,毅然放弃了比较好的大学,和女神一起锁定同城热恋。

  四周一片苍茫寂静,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多远。她的眉毛和头发上挂满了冰碴儿,脸在寒风中被吹得一阵阵疼痛……中午时分,她饥饿难耐,啃起了硬邦邦的烧饼。当她发现自己上午走过的脚印已经快要被雪覆盖时,心里一阵恐慌,觉得逃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结婚那天,李君把画挂在新房里,泪流满面。那两棵木棉树,一颗是他,一颗是她呀。她没有离开,在他的心里,在他的灵魂里。两个相爱的人相约永不再见,永不再联系。是因为,善良的方芸想让他把一颗心扑在家里.

这多像致青春里的故事啊。学霸男每周末踩着借来的自行车,从城东到城西去看女神。好了三年多,以为可以“毕结”了(毕业即结婚),可惜女方父母嫌学霸腿短个子矮,学渣女就总觉得不自在,两个人周末情侣算小分居,谈恋爱时间成本也高,加上追的人又多,后来就就地取材,和同校的体育生好上了。学霸容颜憔悴、瘦成皮包骨,觉得这不科学又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发奋读研究生,离开伤心地。

  傍晚时分,前来修复通电线路的工人发现了伏在雪地上的一抹大红,她获救了。经过艰难的搜索,两天后,援救人员终于找到了那辆几乎已经被白雪覆盖的货车。男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在车里虽然没有受冻,却已经三天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

之后20年,他们再无任何联系,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从此,真正的天各一方。这20年,方芸做生意,成了北方著名的画商,她在北京开了一家特别大的画廊,而且长期去国外买画卖画。不过,她还是一个人,虽然有很多追求的男子,可她总是微笑着摇头。此时,方芸的母亲早已经过世,弥留时拉着她的手说;“孩子,妈对不起你,耽误了你的一生。你去找他吧。”方芸哭了,这话,晚了20年,他已有妻有子,她还能去找他吗?

后来,学霸通过相亲,娶了我们都不认识的嫂子,变成炫妻狂魔。他们天南海北地旅游,时不时九连拍刷屏,嘴对嘴、肩并肩的照片Po出来,通知全人类。现妻个子比他高,强迫症患者看起来总觉得不那么登对。看着他们秀恩爱心里就觉得不忿,觉得旁边他踮脚搂着的女子很不真实,应该把图片PS成学渣妹。多好的青梅竹马啊,活生生成不了童话。

  出院后,他和她因为在那场大雪中演绎了九死一生的“雪中逃生奇迹”,被邀为嘉宾,坐在了抗击暴风雪的电视节目现场。

这是不少人的婚恋进化论吧。二十岁时,初恋是心目中的神,幻想和Ta度过终生;
三十岁时,钱和事业变成很重要的事情,霸道总裁是最佳人选;四十岁时,相看两不厌的理想会降格成相互不讨厌,差不多就行了;年纪更长,要是有个田螺姑娘肯和你在一起,你已经要感动得不要不要。

  主持人问他:“你不是有两个烧饼吗,为什么三天都没有吃东西?”他脸上带着一抹腼腆,说:“以我多年的行车经验,那种情况下,我们获救的希望微乎其微。我扭伤了脚,不能动弹,说是让她去找援救,其实是让她自寻活路。其实车里一共就只两个烧饼。我的那两个,是用布兜裹着的扑克盒,骗她的,我怕她走得不放心……”

所以你大概可以理解,那些美得像神仙一样的女子,她们似乎本来可以挑选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做她们的丈夫,但结果却总是让人大跌眼镜。

  她的眼眶红了,哽咽起来。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哽咽起来。

周迅恋爱那么多次,每次都觉得非他莫属了,最后却和名不见经传的美籍华人在一起。她说拍雨戏的日子,对方总会拿一条干爽的大浴巾等着,随时把她像裹小猫一样包起来,擦干发梢的水珠。

  主持人转过头问她:“平时对他的感觉怎么样?” 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

——暖男的好处,是做得很具体。

  她抹着眼泪,努力地微笑着,说:“平时只觉得他窝囊、没用,是个小男人。但他心眼儿好、忠厚老实。”

我的一个闺蜜,和相爱8年的男朋友分手,异地恋。大家都说可惜,都抗战8年,眼看都要胜利了,青春耗费了这么多,恋爱不是白谈了吗?闺蜜说不可惜,当她从医院妇产科出来,不得不把他们的孩子“做掉”的时候,他不在身边,他们的爱情就死了。他的一个哥们负责照顾她,给她煲了乌鸡汤,热了客家黄酒,叮嘱她不要吃凉的,出门的时候,把大披肩给准备好。

  节目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又要求他说出一个他们生活的细节,说要拿他的资料去参加“抗击风雪勇敢男人”的评选。他着实拘谨了一阵,看着身边的妻子,说:“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我们住的筒子楼前的下水道突然坏了,工人维修挖了个坑,没有及时填上。我怕你晚上加班回来会出事儿,打你手机也打不通,所以,我就一直在门外的街上等你。你平时一般走正门,但我担心你那天恰好走侧门,所以我从正门跑到侧门,又从侧门跑回到正门……你遇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刚出来接你,其实,我已经转悠了三个小时……”

闺蜜嫁给了前男友的哥们。这不是冷笑话。那些为了真爱在听筒里穿梭无数次的情话,最后沦陷在房间里面对面端过来的一杯热茶。

  这一次,她没有哭,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大概,只有这落入凡间的爱,最后才能笃定。恋爱时轰轰烈烈,不吃不喝情书一大摞;这会儿平平淡淡,早上买菜,晚上散步,按部就班。当时心里的那个乱啊,现在看起来只是云淡风轻。心神不宁、心乱如麻的戏份都给了前任,只剩下过滤后留下的从容、信任、依靠,给了最后的这个人。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她拥有全世界最得意的爱情……

幸福的定义,什么时候都不是沸腾,不是声嘶力竭地说爱你一万年,不是鸡血上脑,而是恬淡平静。是大年三十晚上,一起看电视做饭包饺子的合家欢;是一个人问一个人,吃了吗在哪儿在干嘛的废话;是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的例牌叮嘱。

真的,我不要你一直和我谈这个主义那个斯基,聊核导弹讨论选举猜民意,我要的很实际。我要的是冷了你帮我递件外套,热了你帮我开空调,饿了有一碗阳春面,吃饱了撑着我们可以一起去外面健走减肥。

图片 5

我就是这么实用主义,别尽扯那些没用的。天边的玫瑰园很好很大但太远,我要窗台上这一支玫瑰,开得正好,就在手边。

所以,很多时候,对于铁了心想结婚的男女来说,相亲是一种还挺靠谱的路数。因为希望稳定下来,对于恋人间常玩的猜测、暗示、意会、秒懂、真心话大冒险啊这些幺蛾子就没有那么在意,转头去关注年龄几岁,身高怎么样,体重N公斤,有没有存款,打不打呼噜,抠不抠脚丫子,钥匙会不会别在裤腰带上,三观是否正常。

这些硬件符合了期待,就觉得可以交往下去了。像砌一栋房子,先地基打好、框架搭起来,再说装修装饰什么的。也像饿汉的一顿饭,主食对了路子,甜点略差,也关系不大。

爱情很多时候是一种内心戏,是心情叠加心情。婚姻呢,是日子连着日子,一顿饭接着一顿饭。如果这世上的烟火尚且无法兼顾,又如何一起看天上的星星。

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爱得心绞痛的人,最后却成为陌路。归根到底,爱是温暖相待,不是相互伤害,刻痕再深,感觉到的也是痛;让人痉挛的虐恋,再独一无二,最终也会要逃离。一份感情如果不能滋养自己,再惊天动地也是枉然。

我爱你、你爱我这件事情,从来都不是独家秘笈。你一度认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恰好是因为你没有遇到下一个人。

当你遇到了下一个人,你或许会为自己当年的非她不娶、非他不嫁的决绝而呵呵两声。这世上银河系或许不止一个,太阳尚且有同类项,外星人已经存在数千年,怎么可能你找不到下一个人。除非你不想再找,把自己封存。

《何以笙箫默》里,“当你爱一个人,其他人都是将就”成为经典。可是,坑爹的事情经历多了,就会发现,人几乎不可能不将就,就像水顺着河道的方向才能浩荡,源远流长。河流从来不走直路,而情路也常常免不了有些坎坷。不是不将就,而是在调整方向。

我的高龄闺蜜,在经历三十多年婚姻之后离婚,决意要找一个灵魂伴侣。她其时物质条件已经无忧、财务自由。她说,我不要帮我煮饭晒衣服的人,我要的就是一个我弹钢琴他在听的人。

也有专业花痴几十年的高龄少女,任何阶段都口水涎涎地问,有帅哥吗?——在我看来,颜值更适应于远距离,在一段朝夕相处的关系里,枕边人的温度,更胜于外貌指数。

婚姻像维生素,缺什么补什么。也像最后的一块积木,卡在你内心那个缺口,让你搭起来的房子,可以抵御台风雷暴。

女神们缺什么呢?她们流浪多时,各种情感像满汉全席,都深深浅浅地尝过。像一艘船,扬帆过南极北极、大洲大洋,最后还是静静泊在码头。

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最爱用于比较、真爱用于怀念,而枕边人的可贵,在于触手可及,有可以用于抚摸的肌肤,和瞬间传递的温度。

幸福的婚姻,未必是一开始就和最爱在一起,而是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成为了你的最爱,和最后的人。

所以,就让那个擦肩而过、在你心里来过无数次的隐形人,在你心里静静呆着,做你平凡生活的守护神。

廊桥遗梦固然遗憾,也是幸运。很多脱轨的列车,行进不到太远,反而悲催地坠毁。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不在于他们有多少不能忘怀的过去,而在于他们是否共同承担、一起面对这注定要坠入凡间的未来。

所以,舒淇对张震一声,“你还不是娶了别人”,简单的几个字,听起来却让人心里一颤。

你和一个人一起开始初恋,印象至深但可惜短命;和另一个人经历爱情长跑,临门一脚不成功只好走人;邂逅过一个觉得很好的人,但只能限于记在心里;最后回归凡尘,和想不到的一个人结了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