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七点左右,我们会准时回到家里做早饭,吃完早饭各自忙活着上班挣钞票去。

  每年的三四月份,百花争艳,姹紫嫣红,正是出游的好季节。

  当我在地图上寻找的时候,只有将地图放大到极致,才能在上面找到一个小小的圆点,臧林村。如果说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与一个地方有着莫名的牵连,即使远走他乡,即使时隔数载,它都永远在那里,从来不曾忘怀。或许,这便是乡愁,是一个人,对一个地方最原生的眷恋。对我来说,这个地方,便是承载了我十九年成长记忆的这个宜北小镇。它有故事,那是属于我的故事。

  现在我和妻子每天清晨起床后,想不出门去散步都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只要我们夫妻俩还没有什么起床的动静,我们家的老黑长大了,它就会不客气地用它的那两只小熊掌似的前爪子使劲地砸屋门不说,还要朝着屋里汪汪汪,汪汪汪,啊呜啊呜的乱叫唤,一直叫唤到我们开开屋门,牵着它走出院子大门,它才肯乖乖地安静下来。

  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在这春暖花开之时去感受大自然的恩赐。但我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我出游的时候,特别在意的不是桃红柳绿和满园鲜花,而是一种小草。这种草到处都是,毫不起眼,开的花也不漂亮,当地人把它叫做红花草。红花草长着三片叶子,嫩的时候可以喂猪,老了可以当做改良土壤的肥料。这种草太普通,基本没人注意,然而,它的学名可能许多人不陌生,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著名品牌‘三叶草’。

  在镇上成长,自己便也是小镇的一部分。初次意识到对故乡的怀念,是十几岁离开故乡跟随父亲在外求学的时候。每次离开,心里都有些留恋;每到周五,就开始想家,一发不可收拾,想念家中的亲人,想念黄昏炊烟里的村落和平静安祥的小镇,想念日夜流淌的中干河水,记忆中的小镇竟美得充满了一些诗意。在那样的年纪,竟然内心渐渐酝酿出莫名的伤感和忧郁来,而且这种思乡的情绪,随着岁月的流淌越发浓厚起来,哪怕是以前不在意的事,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温暖。

  老黑已经长得虎头憨脑的了,它除了肚皮下面有几十根细细的白毛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黢黑黢黑的长毛,油光锃亮的,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一只小黑狗。

  不过我在意三叶草不是因为它的品牌大名,而是在搜寻三叶草中非常稀有的种类:长着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四片叶子的三叶草是一种罕见的存在,据说出现的概率是二十万分之一。传说当年拿破仑行军途中发现了一株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弯腰去摘,结果避开了一发射向他的狙击枪子弹,之后,四片叶子的三叶草有了一个十分诱人的名称:幸运草。人们还将四片叶子分别冠以‘权利、财富、爱情、健康’的含义。许多人偶尔获得一片幸运草,便会晒在网上或朋友圈,以彰显自己的运气。

  现在小镇的面貌不觉间就改变了许多,原来的青石板路铺上了青石子,有的地段浇上了水泥;街道两侧的房子有的改建成了新楼,有的老房子破旧不堪,早已不住人了;老茶馆、铁匠店已经歇业,一、二家剃头店、饭店还在勉强营业,但业主早就物是人非了;集贸市场搬到沿河的新街,特色肝病专科“汤氏诊所”也因故搬家分办;新修的宜金公路绕镇而过,公路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车辆总是穿梭不停,但这些热闹景象也绕开了小镇,显得冷清了。回老家时,我总爱去老街看看,但眼前的景象与过去相差太远了,我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这还是我记忆中的小镇吗?

  老黑一天到晚没个老实气,调皮有趣的很,它对我来讲已经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了,它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没有它在跟前陪伴着我,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生活挺枯燥乏味的。这几年,我寂寞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乐趣。我烦恼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安慰。我高兴的时候,老黑又给了我许多憧憬。总之,老黑已经是我们家里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主要成员了。

  不知道是人们言过其实还是我太认真了,几年下来,我居然找到了近十片幸运草,其中甚至还有五片叶子的,但我的现状似乎没有任何改变,既没有官运亨通,也没有财运降临,感情平平淡淡,健康马马虎虎。所谓幸运草的含义在我身上似乎并不灵。然而我对搜寻幸运草仍然乐此不疲,因为我慢慢地感受到,其实我真的很幸运,我有一个祖国,安定和谐,繁荣强大,我有一个家乡,山清水秀,风景如画,我有一间寒舍,房前屋后,有草有花。我没有权利,却有一帮值得珍惜的朋友,我没有发财但也衣食无忧,身体无病无灾,生活轻松自由。试想,这难道还不够幸运吗?

  古旧的阁楼,忙碌的车船,老家的石板路,儿时翻爬的老朴树,陡峭的石阶梯,长着青苔藓的老瓦房,这些点点滴滴,过往里的人和事,在小镇的背景里一点点地淡下去,以前很多热烈的场面安静了,许多人失去了音讯,许多人再也不会回来。也许往后的日子,小镇和其它的村庄一样,如人走茶凉,逐渐衰败,甚至荒废沦落到如一个普通村子一般大小,甚至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前些年,我对铁山公园这个闲散的社会圈子没什么好印象,什么谁谁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已经被抓起来了,什么某某人,最近勾搭上某个局长发财了,什么哪个市长睡办公室主任的老婆,把人家的的老婆睡死在床上了……总之是什么五花八门的社会奇谈、花边新闻和官场腐败的事情,几乎都是从铁山公园这个休闲娱乐场所里流传到社会上来的,比大菜市场里的那一些小商小贩的八卦小道消息都八卦。可挺滑稽的事情是,有许多社会上的八卦小道消息,让人们传来传去的,最后竟然都给传成了有理有据的真人实事,真是令人们不可思议。我们这个高速发展市场经济的大千社会,有许多事情,许多问题,只要是用心地去琢磨琢磨,也还真是挺荒唐,挺可笑的,挺悲哀的。

  寻找幸运草依然是我春游时的最爱,找到了不再惊喜也不会采摘,因为我明白,幸运与否,其实取决于心态。

  也许小镇的变化是自然的事情,也许是自己心理在作怪,既希望看到故乡的崭新变化,又在内心固守着它旧时的模样。

  我和妻子每天清晨带着老黑在公园里散步,遇到眼花面熟的人,双方的眼睛相视了,我便朝人家微微一笑,就算是打招呼了。遇到挺熟悉的人,我也顶多就是张嘴说句:“来了。”朝着人家礼貌地点点头,笑一笑。我不愿意和一些眼花面熟的人多接触,也懒得开口和一些点头朋友说什么话,但我的耳朵、眼睛和思想,哪一天也没有闲着,这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我的一位同事,去臧林所在的新建镇担任党委书记之职,工作变动之际,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以后的仕途给予祝福,这是人之常情。我却给他带上这样的话:“去好好建设我的家乡吧,建设不好,别回来!”他听了哈哈大笑,可能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给他送行吧。我却是极认真地,在内心里,是让他代我去建设家乡了,我渴望着家乡有一个科学的规划,呈现出令人欣喜的变化,小镇上的人们都有更富足的生活和一个崭新的风貌。

  最近这些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较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天早晨,铁山公园里那一些来来来往往,二一伙,三一群的人流当中,竟然没有几个是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气,亦或是曾经有过什么社会地位、有过社会名气的大人物。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就像一些老百姓所说的:“有些当官的退下来之后,没有几个人愿意搭理他们,因为他们掌握实权的时候,做的缺德事实在是太多了。那一些缺德人物退下来之后,都不敢轻易的在公共场所里走动,这不仅仅只是他们没有什么老脸皮来见一些故人,主要的是他们害怕有什么记仇的人嘲弄、报复他们……”

  我知道在《臧林村》系列里,我给我的小镇镶上了一层薄薄的情感和光环,很柔软,很湿润,很绵长,可能带着一些过度的怀旧和美好,与我儿时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在时光里,在故事中,言不尽,道不完。

  铁山公园里的这种社会怪现象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可自从我发现了铁山公园里这个社会怪现象之后,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的,仔细的寻思寻思,浑身上下都有点凉飕飕的感觉。有的时候,心里就好琢磨着,难道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当权者和老百姓的社会关系就会越恶化吗?中国社会阶层关系难道真的就会这样继续演变、发展下去吗?社会各个阶层人的贫富差距拉得再大一些的时候,这个社会又将会是一种什么景象呢?

  三十多年前,邹城市就是一个古老的自然大村落。那个时候,县城里是一条马路三盏灯,一个喇叭震全城,东南西北去散步,转了一周圈,用不了十分钟。多少年来,一年四季,每个月阴历的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是老百姓赶集的日子,赶集的人全都集中在今天的岗山路的中路上。

  现在,我的脑海里还依稀地记得,那个时候的岗山路,路面宽不足三米,长不到一里路。集市上人山人海,有赶着羊的,有牵着牛的,有抱着鸡的,有提溜着花生米的,有担着热豆腐的……老百姓们在集市上相互交易的既公平又热闹,可那种热闹的,朴实的集市情景,就是让人们闻不到城市的滋味,看不到城市的影子,更想象不出来现代化的城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繁华景象。

  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邹城市的城市基础设施和经济文化建设速度之快,几乎超过了过去几千年社会发展的总和,可以说是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大变化。但同时,各家国有银行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有意无意地在社会上培植、催发了一批又一批善于投机,走偏门的大富豪。时代跃进的过强张力,给许多老百姓都带来了巨大的焦虑和错位感,弄得一些老百姓似乎是找不到了人生的方向,导致了社会上怀疑主义和犬儒主义的盛行,这不能不说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邹城市的南部,有风景秀丽的唐王湖和以奇石、古松、云海闻名于世界的峄山等等旅游风景区,以及全国最大、国内综合节能和环保水平最高的燃煤电厂之一的,华电国际邹县发电厂。旅游风景区和发电厂,这些年来给邹城市的经济发展注入了许多活力,富裕了一方百姓。

  邹城市的北部,是大小不一,高矮不同,连天成片的塑料大棚,大棚里面一年四季如春,人流不断,尤其是双休日,逢年过节的时候,到大棚里来采集草莓、西红柿和各种类蔬菜的人络绎不绝。梨树、杏树、桃树和樱桃树,各种类果树各自成园,各个大棚区和果园里都建有大大小小的农家乐饭店,男女老少的欢笑声天天不断。

  邹城市的东部,有京福高速公路和京沪高速铁路,还有比杭州西湖水质都清澈、都秀丽的孟子湖,以及成片成片的高档豪华住宅区,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办公大楼,商贸娱乐区等等现代化的建筑群。

  邹城市的西部,有全国特大型企业,兖矿集团的工业区和绿树成荫,风景如画,成片成群的居民住宅区,以及几处大型的农贸市场、商务大楼……

  邹城市的南外环、北外环、东外环、西外环,市内市外,条条公路有绿带。国道104公路、京沪铁路穿越在城市的正中间。大车、小车、摩托车,电动车,五颜六色,一天到晚川流不息。条条大马路四通八达,通往全国,通向全世界。

  邹城市市内方圆几十公里,高楼大厦林立,一座座冲天商场,一处处娱乐中心,一片片市民住宅楼,几乎是一夜之间平地而起。这一些

  现代化的豪华建筑物,让人们眼花缭乱,心潮澎湃,遐思无限。

  这两年来,每天清晨我和妻子都喜欢领着老黑爬到铁山顶上去休息一会儿。在那期间,我总是爱站在山顶上那块光滑的大青石上,眺望我们这个古老而美丽的现代化城市。有的时候,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情实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是不是自己的一种幻觉,总感觉着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繁荣的大都市。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铁山公园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散布社会负能量新闻、传播小道消息的发源地了,也很少有人在公园里打听、过问社会上那一些令人好笑,又让人愤慨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很少有人再来讲什么张家长李家短,老头子找小姑娘,大妈睡小伙子那一些庸俗无聊的故事了。公园里松树林的空地上,野花草丛中,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上,九曲十八弯的青石盘山道……到处都是打拳舞剑,吹拉弹唱的人,人们所交谈的一些内容,几乎不外都是围绕着怎样调节出好心情,怎样锻炼出健康的身体,如何好好享受生活。这里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单纯了,人情味也自然而然的就醇厚了,现在这里简直就是一处民风淳朴,热闹又温馨的世外桃源,在这个鸟鸣山更幽的公园里,任由人们尽情地说笑,玩耍,品读美妙的生活滋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