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今年夏天的这场雨,比上次下得更急了一些;如果不是友人在身边提醒我,时光已悄然走进了六月;如果不是因为来路迷糊,前路遥远,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反应过来,依旧迷失在等待期盼你的重现中……

  夜幕降临,星穹覆盖了天空,山川河流披着夜的裘袍沉沉睡去,只有白日的炎热还不曾散去,仍发着它的淫威,却歪打正着,使人们脱离了封闭的宿舍,投入了自然的怀抱。夜晚的校园静谧而优雅,明暗交错,人声鸟鸣交织,地面上的灯光与天上的星光、月光互相辉映,闭上眼睛,似乎就在星河中泛舟,每一朵船桨溅起的水花,都化作翻飞的燕子,在脑海里回旋。

  时光如流水般的流逝,时光的流逝冲走了人们心目中的许多记忆,因而,总是使人们在回想往事的时候总有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而感到非常遗憾。

  到了一定年龄,人很容易对爱情的执着失去耐心。也许早就习惯了不受外界干扰,一个人平平淡淡地过日子。但很多时候,往往是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人,装满了心事,始终不愿放弃那一份感情,去面对接下来该要面对的事。

  临近期末,复习功课开始被提上日程,宿舍闷热,便在校园里寻了一处阴凉之地。不多时,已至亥时三刻,从圣贤书中走出,还是继续游荡。东寻西转,文正楼后的一处地方进入了我的视野:两条长椅分列在路的两边,四周有着十几盏路灯,将这一方天地打扮的光鲜亮丽,分外唯美。路灯外侧,南有文正楼,北倚杂树林,东西两侧为通道,连接着子夏与复旦。而在其内侧,瓦片与瓷砖铺成地面,简朴却不失美感。再往中间,则是一片纯白色的砾石,无羁无拌地躺在正中央,它的四周还有十六根石柱,东西各八根,柱头有十二生肖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形态栩栩如生,似乎马上就要冲破束缚,直上九霄了。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特别威武。

  茫茫人海,岁月如歌,兄弟朋友,都曾有过,相约酒吧,举杯高歌,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可留。是啊,许多美好的日子美好的情景都是难以保留而又难以忘怀的。

  我们分别了多年,分别的结果,总是再见。故事本来可以继续演绎下去,但是,我们都不想再等到让对方厌倦了为止。

  然而,这样一个胜境却并非由我独享,早就有两对情侣坐在长椅上了,“流萤小扇两相许,才子灯下悦佳人”,我却并不感到不适,爱情这样美好的事物是不该被打扰的,美好的地方配上美好的人,难道不是更好吗?况且对于我来说还有更好的地方可以休息,可以复习,可以畅想过去与未来。我转身来到一盏路灯前,在一处台阶上坐下,面前是树林,背后是花丛,头顶灯光烂漫,脚下青藤弯弯,捧起手中的书卷,书声琅琅,蝉鸣吱吱,风声将两种声音调和,化作世界最美的一曲,是只有有心人才能听到的那种。

  人生最难忘的莫过于青春浪漫时期,今天三个一伙,明天五个一组,到这里玩,去那里耍,你说我笑,你唱她舞,欢天喜地,其乐无穷。今天城里狂狂,明天往乡下溜达。北京的故宫,内蒙的草原,美丽的西双版纳,海南的天涯海角,台湾的阿里山都留下了你们玩乐的美好回忆。

  这一刻,大雨又从北方慌不择路地赶了过来,雨滴哗哗而落,同时伴随着,千百片飞落的花蕊。雨水将我的衣服淋湿,我没有急着躲雨。我只是忘记了带一把雨伞,去填补天空裂开的透明缝隙。

  多想就此与世界隔离,只余我和她两个人,像徐志摩一样,“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星河缓缓,浪花一朵朵跃入水中,叮咚作响,苍穹似乎伸手可及。在那里,我们说着属于我们自己的话语,聊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情,星星成了我们的观众,云朵为我们写一本诗集,再由月亮作序,交由清风传播出品。但也许世间万物,都有着一个小小的缺憾,“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对于我来说,缺憾便是此时不能与她相见,不能在她身边分担难过,分享幸福。我只能面对着星星和月亮,独自思念。杜甫的《月夜》中说:“今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大概,你此时,也在想着我吧。

  无论是世间的名胜古迹还是祖国的名山大川都不能长乐于此。还是找些生活中的近距离来聊聊才比较现实些。我们所在的街头巷尾,田边地头,园林河边,都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完的故事。

  六月的雨季,是最容易想念你的时候。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不打扰谁,轻轻停下来,不再随风奔波,朝你奔去。但此时此刻,我在水一方,命运不渡,只像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看见满天星河,便不能不想到银河,而说起银河,就一定会想起牛郎织女。乐府诗《迢迢牵牛星》中有云:“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王母娘娘玉簪划出的银河阻隔了牛郎织女的相见,却隔不断爱情和亲情,最终王母也只得同意七月初七让这一家人团聚。分开的时候,横亘其中的银河似乎也不忍两人分开,只能将自己变得更加明亮,好让彼此都能看清对方的容貌,看到彼此的开心和日复一日的相守,也看见那至死不渝的爱。人们通常是埋怨王母的,也许有人还会谴责一下银河,但如果没有王母,没有银河,也许牛郎织女的故事也就不会成为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了,从这一点来说,银河不但不该谴责,还应该赞颂呢。

  已是到了初中的时候,我们便有了时间感的警觉,所学的课程科目增多了,每周要求写一篇作文,老师说,要真正的写好作文,必须要学会观察,要到大自然中去了解和观察,才能写出真实生动的好文章。于是许多同学周末回家或是假期都到田间地头、河边河里、园林树下、街头巷尾去观察和体会。我和先哥、宝哥、白云哥、金凤、小英、阿七是本村里的同一届初中生,每当周末回家的时候,我们都会邀约一起去玩,春天,我们去地里找野菜,看洁白的梨花、看粉红的桃花、看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百花盛开。夏天,我们喜欢去河里游泳,去梨树下乘凉打牌。秋天,我们会去田间观赏金黄色的稲谷,感受丰收的喜悦,秋高气爽、天气炎热之时,我们喜欢到梨树下面去乘凉,削梨果吃。冬天,风雪来了,梨树叶子落光了,梨树下面落满了厚厚的积雪,梨树上面结起了一条条银白色冰条,梨树和雪地相辉映,好一派银装素裹。

  你是一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身上寄居着独特的光芒,并带有一份甜美,一份可人。我喜欢你说话时嘴角上扬,骄傲自信的样子,喜欢你笑的时候,如冬日暖阳,温暖人心。

  渐渐的,人们都散去了,星河也隐到了云后,变得模糊,偶尔有人骑着自行车路过,因颠簸而发出的声音好似哒哒的马蹄,惊扰了不谙世事的旧梦。我曾梦见世界在星河中漂流,我也曾梦见你我在星穹上遨游,两者都使我感慨良多。不知未来的世界星河是否安在,不知远方的你是否也独望星穹,现在的我,只想把这满天的星星装到船上,用风推着,送到我的未来,送进你的梦乡。

  梨树距离村子不算远,大约一里多路,但有一个山坳隔着,正好在山的背面。梨树长在路旁边,约有七、八米高,伞状型,夏秋时节,枝叶繁茂,果实累累,很惹人喜爱。而在梨树下面,沿着梨树的周围摆设着十二个石凳,是用来供人们休闲坐用的。平时许多人都喜欢来这里玩耍。

  那时,学校刚刚开完动员大会,散场时,我就远远地注意到了你——你散着头发,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T恤,下身是件清新时尚的牛仔裙。当时我就忍不住心想,如果哪个男孩能和这样的小姑娘在一起,那该会是多么幸福啊!

  时间已经催促着我离开了。我要走了,星星啊,请在为我指一次回去的路吧。

  初中毕业了,只有我和先哥考上了高中,开学的前两天,我们相约到梨树下玩了一天,大家谈得难分难舍,含泪相拥,相互叮嘱,切莫相忘。以后的每个假期,我们都相约大家一起来梨树下座谈,大家都谈得非常开心,相互祝愿,共创未来。

  没错,这就是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如阳光,拨开我心中的薄雾,照亮着四季。这些你都不曾知道。

  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同学的友情是难忘的,同学永远是同学。今后,无论你走去哪里,是天涯海角,还是异国他乡,你究竟是发财啦或是升官了,请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曾经是同学,不要忘记我们在梨树下的美好时光。不要忘记我们依依不舍的含泪拥抱和相互嘱咐。

  有时不知事情是巧合,还是命运的特意安排。分班的时候,学校居然把我们分在了同一个班级。是的,没有一点点预知,让我感到很意外,十分不可思议。

  接下来,我们很快便相识了。在灿烂如花蝉鸣的盛夏,在摇曳光影起舞的十七岁,青春里,刚好有幸遇到了你。

  我格外珍惜有你的每一个时日。你就在我斜对面的位置,上课的时候,我常常会望着你的背影发呆,走神,你认真听课的样子很美很美。像是只存在于童话中。其实我没有其他奢求,仅仅是相识,便已经心满意足。

  但上天似乎并不愿意就这样将事情到此结束。

  一次春游途中,队伍都走到了前面,而你迟迟没有跟上来。我找你找了好久,最后发现你在最后面快要脱离了队伍。于是,为了等你,我放慢了脚步。

  山坡上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不紧不慢向前,看着队伍越来越远,谁都没有着急。远方传来悠扬的竹笛声,是《女儿情》的旋律。我们并排在山间的小路,轻轻走着,直到月亮升起。

  一个友情以上恋情以下的感情,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

  我们有着许多共同的爱好,比如喜欢旅行,喜欢写作,喜欢政治,喜欢渐行渐远的历史。原来,在两个平行的世界,本以为不会相遇的两个人,也可以很容易地走到一起。

  我们一共相处了接近两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真正体味到什么是“让我欢喜让我忧”的滋味——望见你跟其他男性聊得火热,我的心中便有一丝丝不爽。而看到你关心我照顾我的时候,心中却十分确幸欢喜。

  两年,在人的漫长一生中,可能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长久的时间。但我们在一起时,时光真的慢了下来,很慢很慢,每一分每一秒的如歌年华,都让人此生难忘。这两年的时间,足以去了解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

  你有好多好多的梦,从不介意拿来与我分享。你每一个小小的梦,都是那么的美丽纯粹。

  你说,你最喜欢的地方是江南,从小便迷恋着江南古朴小镇的建筑。在那样的一个如诗如画、烟雨迷离环境中,你一直坚信着,将来会有一天你要把它们走遍,留下你到过的脚印。

  你会为一部钩心斗角的宫廷剧流泪,哭得很没有样子。犯花痴时,像个没有长大的单纯孩子。看都市言情小说时,常常称某个性格很好的男主人公为男友,说这辈子要嫁给这样的人。

  你也曾幻想过小说里的故事情节在现实中出现。小小的少女梦,天真而惹人怜爱。

  你还喜欢夏日遥远的风和天空深邃的蓝,喜欢冰凉的雨滴从透明玻璃上滑落的一瞬间。你又是一个非常非常念旧的人,喜欢听90年代的校园歌曲,宿舍墙上贴满了以往的老照片。我们互相清清楚楚了解对方,却又各自不愿捅破这层关系。

  如果每个人不再如一座孤岛般沉寂;如果时光尚早七夜盛开的雪花不会枯萎;如果寂静的荒原还留有一丝温存,如果飘摇逆旅不曾败给现实……

  临近毕业,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都要面对一个怅然若失的未来。我知道,你会听从父母的意愿,不会离家太远。而我,必定选择流浪。流浪。流浪。有一种感觉是,还没真正恋爱呢,就已经失恋了。

  你也一定很难过吧!家人不同意让你出来,而我下定决心不会回去,亦无法给你一个稳定的未来。

  那时的我,处境像风带走蒲公英般的离开,不自由,又无可奈何。我说,如果三十岁之前还是没有成绩的话,可能会改变最初的想法。

  你说,你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是的,我们谁都不是谁的终点。短暂的相聚,不过是永久的别离。

  ……

  怀有深深的期望,终究抵不过时间。

  一直记得你说过,就算卑微到尘埃,也要像一颗星星,努力让自己的人生闪耀光芒。这句话和那段懵懂的岁月,我一直忠诚得保藏着。

  我不断旅行,试图转移注意力,在行途中丢弃那些琐碎烦心事。翻开生活新的一页。

  流浪在江南的烟雨朦胧中,与撑着油纸伞的路人擦肩而过,偶尔会回头看一眼他们,想多观望一下别人浮浮沉沉的人生。

  我到达过无数个古镇。有些时候,会在亭台阁楼,青石小巷上消磨时光。有时也在酒楼茶肆,深宅大院里谈及人间烟火、儿女情长。古镇的环境和你曾经描述的差不多一个模样——清幽质朴,不矫情,不艳俗,清凉寡淡的景色,只为相遇埋伏笔。

  但在那里,我一次也没有找见你的身影,更没体会到你说的一见如故,再见如初的感觉。我只听到江南的烟雨顺着瓦檐滴答答落下来,从有声,到无声,到全世界都静默。

  此刻,渴望这雨赶紧停下来,要么就来得更大更痛快一些,彻彻底底洗净我手掌心残留的云烟往事。

  远处的笛声,依旧在空中回荡,诉说着那段如烟花一般闪耀,又如烟花一般凋零的半世情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