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绽放在心里

  给我一朵芬芳,

  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像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

  让我唤来一季春风;

  不作评论,也不谩骂

  立一支标杆像古埃及的金字塔千年屹立

  撒下一粒种子,

  像个观看故事的过客一般

  荡漾在纵横浩渺的历史长河里

  迁延成一片绿洲;

  终于是将自己置身事外

  卢浮宫40万件稀世珍宝书写的是人类的遗迹

  牵来一片云海,

  城市的霓虹灯

  火焰是奥林匹亚山宙斯手中高擎的火炬

  就能逍遥地信步而去。

  掩盖了花开时候的色彩

  火焰是普罗米修斯的传播一如诸神的居所

  遇到一团柔软的白云,

  一滴雨水滑落

  还与日月诸神同升同起

  醉倒般安然小憩,

  拉开了这方夜的序幕

  他绽放了熊熊燃起

  与星夜为伴,

  流浪的歌手

  火焰是埃及亚历山大港顶礼膜拜的灯塔

  与蓝天相依,

  开始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

  永世光芒荣光万丈

  我便是那尘世的造梦者。

  他竭力的投入进感情

  是帕里斯驾帆去觅美丽妖惑的海伦

  我要把时空拧成幻,

  才发觉与周围格格不入

  是哥伦布驾驶着三叶小帆佐证地球之形

  所梦想的告给我,

  像个小丑一般的

  因为彼岸的光明

  画出你的愿,

  滑稽却又无奈

  光明引领了方向所以只要向前

  假以传说中的魔法,

  梦想究竟是什么呢

  海浪为你净身风暴为你洗礼

  你想要的就在眼前。

  开始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一直向前朝着光明的方向

  我要让尘世里那些心情思绪飘起来,

  夜的第七章响起

  帕里斯赢得美人

  见到尘世烟火的色彩,

  俗世的人开始与酒相拥

  哥伦布留得身后不朽之名

  收集到的各色心绪,

  眼不见这山河的秀丽

  火焰

  以及那些扭曲的灵魂,

  话不尽这流水的悲歌

  是皑皑的阿尔卑斯山顶的阳光

  交给佛来中和排解。

  又待车流穿过了喧嚣

  潺潺清泉由固体而来

  做尘世的造梦者,

  一方尘世已逐渐清冷

  终汇集了多瑙河的蜿蜒绵长多姿富饶

  让那些过于躁动的趋于沉静,

  开始无从言说我爱你

  因为光的温度将固态融化

  让那些过份沉静的趋于流动,

  倘若我还爱你

  将冰冷驱逐将严寒斩立决

  入眼的皆有其独特味道,

  便就等到寒冬的腊月

  所以法兰西德意志孕育健壮光辉卓著

  漂浮着的是不加修饰的点缀…

  等到叶子已逐渐枯黄

  温暖是光的力量

  造梦者的天堂,

  等到所有的记忆都已遗失

  光明引人方向

  是星辰闪耀的永夜,

  倘若这风中已几多驳杂

  而温暖即是将铁锡燃烧

  是色彩奇幻的童话世界,

  当最后一个弦音落幕

  铸就永世不朽的青铜重器

  徜徉自由的那份美丽!

  歌手背着行囊开始离开

  美猴王的定海神针流淌着同样的温暖的力量

  北方又吹来了一阵冷风

  火焰

  连这丁点的足迹都要拂去

  是基督的圣迹安拉的神谕

  喧嚣在城市回荡

  释迦牟尼的顿悟之理

  岁月已近三十有余

  是什么左右着你人生的航向

  我问他渴望什么

  头顶之上的你的清明之泉

  他说孤独与酒

  一直清晰的审视着

  清茶与烛火一盏

  肉体于你同在

  回眸之时又添新痕

  私欲恐惧与控制的情绪

  他问我想要什么

  汇成了一个遍布荆棘的雪球

  我说美人与家

  在人性的层面上肆虐撕扯

  ……

  沉默是灵他才是永生之门

  散文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无言者才是主宰扭曲的是中空的躯干

  赞赏支持

  火焰

  是一把青铜利剑

  铸就着方向镌刻着沸腾的度量

  此时他登上了最后的舞台山峰之巅

  斩除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涤净尘埃粪土肮脏龌龊

  从此升天得道成仙不老

  朗朗乾坤清平盛世

  从此练就了火眼金睛不朽之躯

  七十二变筋斗云十万八千里

  天地之间三界之内灵者独尊

  合一者天地神人鬼怪妖魔通达无分

  上下五千年纵横天地际

  火焰熊熊燃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