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生真不错

  【始】

  01

  如果有人问我南京最适宜的季节是几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三月末四月初。可无心与时竞,何苦绿葱葱。一般来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的,所以我们高一(2)班的同学就努力抓紧时光,趁周末到动物园游玩。

  南街163号,有一家咖啡店——极凉。在那里,我听了店主讲了一个故事。

  我们组织了集体相亲,粥粥却没出现,我回家去找她,粥粥顶着一头乱发来开门。

  我就是在这次游玩中注意到那个插班生的。他叫赵品茗。我们在摩天轮下聊天,看同学们个个悬在半空中。

  极凉,极凉,我那时的心真的是凉透了。她说。

  你不会还等着浪子回头吧?我问。

  我说,喂,你为什么不去坐摩天轮啊?似乎挺好玩的呀。

 

  粥粥瞬间就冷了脸,浪子回头?他敢回来我砍死他。

  他看了我一眼,坐一圈要20元,太贵了。

  【青葱】

  真是人间怨侣。我哀叹。

  我吐吐舌头,哦,我是因为恐高。

  『我叫饶雪婷,年芳十八,正值青春期年华。

  粥粥和大莫当年也是我们学院有名的恩爱情侣。在学校里所有的约会圣地都留下过身影,喂饱过蚊子。每天她一边拍着浑身的蚊子包,一边红着脸打开宿舍门,我们三只单身狗懒得汪她。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三月末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瞌睡难当。我抢过他手上的一个看起来最大的书包,放在脑袋底下当枕头,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摩天轮空荡荡的,同学们都走了。而他还在我身边,手上拎着很多同学的背包,憨厚可爱的站在那里,他的投影,正好遮住我的脸。他不坐,因为他坐下来,我的脸就要被晒到了。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我向我的青梅竹马表了白。

  后来心疼粥粥被蚊子咬的太惨,大莫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粥粥幸福的去住了两天就回了宿舍,她家教很严,和男票同居这种事情如果被家里知道,不少条胳膊也要少条腿。可大莫的两居室就空了一间,粥粥帮他在人人上发了一个招租贴,不久大莫就说招到了室友。

  我说,喂,谢谢你,他们都去哪儿啦?

  时间真是闹心,我也是记不清什么那个曾经让我心差点跳停的的时候了。

  可原本就是为了粥粥租的房子,现在却不让粥粥过去了,傻白甜如粥粥也开始觉得不对了。在我们三个单身汪的指导下,她拎着半斤鸭脖作为道具,直接杀了过去。来开门的是只个穿着胸衣和牛仔短裤的长腿美女,肤白貌美。哪怕是同性也看傻了眼。

  他腼腆地笑笑,去小熊猫馆了,你知道小熊猫吗?

  嗯……大概是下午,我在大学的枫林里面表了白。真的是年少无知,身为新生的我不知道枫林里会有老师,结果就被抓去教育了一番,连结果都没听到就和竹马分开了。

  粥粥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摇摇头,是不是就是小浣熊呀?然后我拽着他一起跑向小熊猫馆。动物园的地上有可爱的图标,指示着我们。

  喂!好歹让我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

  大莫也许是突然来了第六感,开门来看,就看见自家小白兔傻了似的站在门口。他快步过来把粥粥抱住,连声问,怎么了?

  我边跑边想,这个男生真不错。

 

  后来粥粥跟我说,她本来要爆发的怒火生生忍了回去。大莫看向大长腿的眼神是清清楚楚的厌恶。他扭头语气就变了,你怎么又穿成这样。

  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

  咖啡店布置的很温馨,与名字一点也不符。云城想,如果是夏天,一定有很多客人。

  大长腿摊手,扭头就走。粥粥看见她走到阳台上去练瑜伽,对大莫态度也不算好。

  从动物园回来以后,我开始变得爱往赵品茗的座位上跑了。我跑过去说,喂,赵品茗,你知道今天的数学作业吗?下午我去练琴了,所以不知道。或者,哎,赵品茗,今天我要去练琴,你帮我倒一下垃圾好吗?渐渐的,我说的全变成了废话,我说,老赵,你不知道吧,咱们南京呐,还有一个动物园,就在珍珠泉。

  店主问,为什么?

  大莫带着粥粥进了自己的卧室,粥粥忍不住扔了他一脸鸭脖子。

  他睁大眼睛,真的?

  云城说,因为名字听起来就很凉快。

  大莫这才垂头丧气地说清楚了缘由——

  当然啊!2002年开园的时候我去过!我边努力回忆边说。那里有动物幼儿园,人们可以抱着小动物留念。可好玩了!对了,也有马戏表演喔!不过全世界的马戏表演都一样啦!我在杭州、上海看到的也都一样,都是小猴子骑车啦,大熊过桥啦什么的……

  她无言以对。

  大长腿来看房那天只有小豆在,小豆是大莫的表弟,在附近上职业学校,正巧是来借钱的。有人来租房子,收了三个月的租金就跑了。

  他低下头,你去过的地方真多。

  她真的不在乎那段记忆了,起码她不会再苦着脸去和别人讨论这个店名了。店主想。

  事后小豆请粥粥吃烧烤,嫂子长嫂子短的请罪。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看着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赵品茗是东北人,他父母原本是国有企业的工人,现在都下岗了,所以才到南方来做点夜市的小吃生意。我跟他说这些东西,好像有些故意显摆的味道了。我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是觉得他憨厚又老实,会照顾人。跟他在一起,女孩子肯定不会吃亏的,所以才喜欢跟他玩的。

  店主双手捂着热腾腾的热可可,轻抿了一口,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梨涡点缀在粉嫩的脸上。

  可大长腿还在,问题也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发生。

  隔天,我请他去吃麻辣烫。因为他总帮我倒垃圾、做值日,我有了更多时间练钢琴,马上就要考8级啦。

  我当时很傻,就是喜欢他,喜欢了十年之久。店主说。

  粥粥哭了几次。

  那天,我们坐在学校外面的小摊子上,我点了生菜花、椰菜、面筋包、金针菇、香肠、鸭血、鸭肝,还有粉丝。看起来像在吃鸭血粉丝汤。我吃得满头大汗,坐在对面的赵品茗却吃得很少,筷子在碗里动了半天,也不往嘴巴里送。

 

  大长腿带人回去过夜不关好门啦,占着洗手间不出来啦,用大莫的刮胡刀刮腋毛啦,随随便便就进大莫的房间借东西啊。

  我戳了戳他的肩膀,喂,你怎么啦?不合口味啊?

  【旧伤】

  一开始粥粥是被气哭了,可后来就是害怕。

  他朝我笑笑,不是。然后低着头吃起来。吃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说,你知道吗,我家就是在夜市上做这个的,我上完自习回家,如果有卖不完的,我会负责把它们吃光喔。

  『我猛地打开大门,不管外面的倾盆大雨,就这样冲出了家门。

  阿绿,怎么办啊。我觉得大莫不讨厌她了。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我呆了一下,鼻子有些酸酸的。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有一个男生愿意跟我说起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琐事。

  “云轩!云轩!”我跑在雨中,在那个公园里寻找他的影子。他每次不高兴就会来这里的,这次一定可以找到的。

  我问发生了什么她又不说,直到大莫真的和粥粥提出了分手。

  云轩……我从未见过他那么绝望的样子,在窗台下见到他冲出门时,我简直吓坏了。

  大莫说。他其实很讨厌大长腿,可是时间长了却觉得她可怜。一个小姑娘自己在外面闯,无依无靠的,只能故作冷漠来保护自己,人却又天真又坦诚,不懂人情世故。

  他背靠在石椅上,雨点顺着脸颊滑落,碎发从额前滑落,与平时的整洁不同,他显得狼狈多了。

  粥粥又哭了,被恶心的。

  “云轩……”我小心地呼唤着。

  大四的尾巴上,最被看好的这对分手了。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会,而后无力地倒在了石椅上。』

  02

 

  毕了业,粥粥回了北城,在家人的安排下找了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并且开始相亲。

  店主讲述这一段时声音有点哽咽,以至于她几乎说不下去了。

  大莫就是这个时候再次出现的。

  云城想,也许苦难要开始了。

  时隔半年,大莫黑了也瘦了。他跪在粥粥爸妈面前请他们原谅他,让粥粥受了委屈。粥粥躲在房间里捂着嘴呜呜哭,一个月后在大莫汹涌的攻势下缴械投降。

  她用小勺轻轻搅拌着杯里的卡布奇诺,闻着淡淡的香味夹杂着的苦涩,竟微微笑了。

  下着雪,他拎着必胜客在她公司楼下等了一天。

  最后,我又向他表白了一次。她说。

  粥粥本来已经坐了同事的车走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上学那会儿,每天大莫站在宿舍楼下等她一起去吃饭的好日子。

  成了吗?云城问。

  她掉头回去,大莫都冻僵了,必胜客也是。

  嗯,他答应了。她喝下一口咖啡后说。

  看见她大莫傻兮兮地笑,一脸心满意足。粥粥当时就心软了。那是疼了她整整三年的大莫。她总是不忍心为难他的。

  云城一直低着头,等待着她说下一句话,两人却长久的沉默了。

  大莫请了所有粥粥的朋友同事吃饭,感谢他们照顾粥粥。

  后来他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店主突然说道。

  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宿舍的单身汪二号远在异国还给他打了电话,以亲友之名拷问大莫。大莫说大长腿跟他去腐国毕业旅行,玩疯了,当着大莫的面就又罚酒又与人接吻。她不谙人情世故天真坦诚是可爱,可发作起来也让人无法忍受。

  这下真的沉默了,直到离去,他似乎看到了她的眼里泛着泪花。

  他想粥粥了。永远为他着想,温情体贴。

 

  单身汪二号跟我汇报的时候还忧心忡忡,她说阿绿,我觉得大莫和粥粥还得散。我生怕她乌鸦嘴再说出来什么,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离开】

  复合后,粥粥每天幸福的发光。刚刚毕业回家时的那种失魂落魄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大三了,而云轩毕业了。

  大莫在北城考了公务员,粥粥是事业编。两人都稳定下来,就开始谈婚论嫁。

  他妈妈身体不好,奶奶又有心脏病,他没有爸爸,所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撑着。他很累,却从没有抱怨过。

  大莫的父母来北城提亲,他妈妈拉着粥粥的手高兴的不行,还给粥粥带了一个特别贵的翡翠镯子做见面礼。我们都为粥粥高兴。

  直到有一天,我一如既往的去给他们家送汤,在他们家门口,我只看到了一张纸。

  粥粥月经不准,婚前去做检查,诊断结果却是多囊卵巢。那个医生叮嘱粥粥一定要按时吃药复诊,生殖健康中心排着一大溜求子心切的夫妻,好多都是因为这个病。

  上面的字很好看,我很喜欢,它的主人我也很喜欢,可是内容几近让我疯狂。他说,雪婷,我离开了,对不起。

  粥粥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抽噎噎跟大莫说,大莫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粥粥没事。哪怕万一你不能生宝宝,你就是我的宝宝。我们就两个人过一辈子。

  我当时疯了,丢下汤就去问妈妈,问云轩他们去哪了……

  知情好友纷纷为大莫点赞,毕竟这种决心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前些天离开了。妈妈是这样回答的。

  粥粥满心欢喜的备嫁,却接到了大莫妈妈的电话。她哭着请粥粥放过大莫,她说不能生孩子算什么女人啊,我们大莫是独苗啊,你放过他。

  我冲出家门,而妈妈在后面喊着,雪婷,你去哪里!

  之前看着温柔优雅的姿态通通没了。

  我跑到半路,站在路上喘息着,泪水夺眶而出。

  可让粥粥更心寒的是大莫的反应。

  云轩!云轩!你不是答应我的吗!你怎么可以说对不起!

  他默认了他妈的话。

  ……』

  粥粥去大莫的单位找他,同事说他已经辞职了,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甚至有人拍了拍粥粥的肩膀安慰她,好好看病,也不是什么绝症。别太难过了。

 

  大莫就这么走了,粥粥没再找他。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他奶奶的心脏病犯了,没有钱来医治。而不久前,他妈妈想要与他那个几乎陌生的父亲复婚。他不同意,却因为奶奶的病屈服了。

  大莫当初来求原谅,劳民伤财惊天动地,连粥粥家楼下的狗都认识他。他突然走了,粥粥要跟全世界交代。实在受不了,粥粥换了工作,独自搬出来住。

  他去了英国,去见他的父亲,也为了治奶奶的病。她平静的叙述着,早已没了之前的感伤,她好像已经理解了当时他的对不起。

  我因为宋来到了北城,正好找房子,就与粥粥合租,得知了故事的来龙去脉。

图片 7

图片 8

  他叫顾云轩,我爱过的人。她最后这样结束了这个故事。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亲戚朋友不厌其烦的询问,粥粥状态还好。

  爱过?为什么还要去强迫自己。云城问。

  她又开始积极的相亲,出游,认识新的朋友。甚至报了个游泳班,每周末都准时去学游泳。

  我不想忘了他,即使我忘了,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帮我记住这个故事。她回答。

  我们看她真的放下了才组织了集体相亲,却没想到竟然又被她爽约了。

  云城踏出咖啡店,重新看了一眼“极凉”,手中抽出一封信封。

  你不是苦守寒窑干嘛放我们鸽子。

  一封给饶雪婷的信。

  粥粥对我抛了个媚眼,说英俊的游泳教练约她吃饭。

  一封顾云轩给饶雪婷的信。

  粥粥对我说,她之所以能够那么快放下大莫,是因为她真的明白了大莫的“不够爱”,于是“大长腿”“她的病”,还有“妈妈的阻止”都成了分手的理由。他甚至连尝试都没做过,就直接放弃。

  一封顾云轩给饶雪婷的最后的信。

  游泳教练以前是北城青年游泳队的运动员,受伤退役了。在游泳馆教小朋友游泳。在一群小朋友里轻松虏获了大朋友粥粥的心。

 

  他没有多优秀,也没有多特别,他只是爱她。

  【回首】

  他陪她去看医生,每天电话叫她起床测基础体温,细心温柔得打破了所有人的欲言又止。

  他叫顾云城,一个有着轻微自闭症的少年。

  医生说粥粥身体年轻,又不严重,坚持治疗已经好了很多,如果他们愿意,明年就可以准备要一个宝宝。

  也许是父亲太过冷淡他,让他有了阴影。医生是这样说,可谁又知道。至少顾云城觉得他只不过是不想和别人说话罢了。

  后来粥粥嫁人,我们三只单身汪跑去给她当伴娘,她背着新郎小气吧啦地给大莫发了个短信,说,谢谢你没娶我。

  他的好奇心极低,对周围都不在乎,而至今让他惊动的只有两件事。

  ——顾云轩第一次来到他面前,露出了一个难看极了的笑容。

  ——顾云轩躺在病床上,继续扯出一个难看极了的笑容。

  “真的那么丑吗?”顾云轩缓缓起身,而一旁的顾云城习惯的将他的枕头垫在顾云轩的身后。

  “丑死了。”顾云城面不改色的说着。

  “我想我真的要死了。”顾云轩突然说道。

  “你……”顾云城看着他这个样子,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还是沉默吧。

  “帮我做一件事好吗?”顾云轩说着,从床头的抽屉抽出一封信交给顾云城。

  “帮我给一个女孩,她叫饶雪婷……”

  ……

  从他进“极凉”,到最后推开玻璃门,他都没有将信拿出来,而是将它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因为,顾云轩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她不在意了,就让她忘了我吧。

  而出店门前,饶雪婷对他说,你也许是听我最后讲述这个故事的人了,因为我找到了那个陪我一生的人了。

 

 

  【后记】

  她是饶雪婷,他是顾云轩,他是顾云城。

  饶雪婷和顾云轩是青梅竹马,饶雪婷喜欢顾云轩。

  顾云轩是顾云城的哥哥,顾云城是顾云轩的弟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