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入围本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青少年科幻作者走在红毯上。

图为“儿童图书馆”签约捐赠仪式现场。 瞿宏伦 摄

“儿童文学中,我们常常能感受到童年力量的伟大。童年那懵懂无知的发问,像一道光,照亮成年人的生命。优秀的儿童文学,犹如立交桥般层次丰富,纵横交错。但遗憾的是,一些老师家长基本上只读到了‘桥面’的内容,读不到立体的,没有挖掘到背后的深层次意味。”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暨第二届“信谊杯”阅读课教学大赛日前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的一番话,引发现场共鸣。

很多人都有在干燥的环境中被静电“击中”的经历。对74岁的张之路而言,这个普通的自然现象却是他从事少儿科幻创作的灵感来源。

贵州省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首个“儿童图书馆”,31日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三宝街道新露社区举行捐赠签约仪式。

图画书阅读的倡导和推动在国内经历了约20年时间,“就像一次长跑,起跑时有一点寂寞和冷清,如今图画书发展进入了常态化,运动员的头抬起来了,销量也开始增加。这是一个过程,不能急于去评判,慢慢来。一哄而起是最可怕,因为所有的一哄而散都是一哄而起造的。”梅子涵认为,培养阅读图画书的习惯,需要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努力,急也急不得。

北京的春天比较干燥。当时,张之路每天下班骑车回家,第一件事情是开信箱。在手指即将碰到信箱的锁时,他就会被电一下,有时还能看见小小的蓝色电火花。

该儿童图书馆由上海星舍公益基金会、上海中梁控股集团和贵州晴隆县三宝街道办事处共同建设,建成后将辐射至整个三宝街道六个社区的千余名儿童。

换句话说,阅读是一个孩子学习的核心和基础,阅读兴趣、习惯的培养以及阅读能力提升光靠读一篇篇课文是远远不够的。身处新媒体时代,电子产品逐渐低龄化,似乎孩子的阅读时间被大量网络信息、电子产品所占据。在现场学者看来,之所以有时候焦虑,更多出于无知——关键不在于用什么载体阅读,而是培养孩子阅读、主动获取知识的习惯。

“我比别人多想了一点:这种现象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我的手指会被锁电一下?”他说,“幸运的是,我比别人又多想了一步:如果一个孩子,身上的静电现象特别强,强到别人都不敢碰他的程度会怎么样?在这个孩子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

图片 4

因此,培养图画书阅读习惯不仅仅针对孩子而言,家长老师的言传身教也十分重要。随着阅读推广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把一本本书带进自己的课堂,关于书的阅读教学越来越受到重视。而对于幼儿园、小学阶段的孩子来说,图画书的文学性、趣味性、思辨性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张之路因此创作了科幻小说《霹雳贝贝》,主角是一个“全身带电的神奇孩子”。作为上世纪8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科幻儿童影片,《霹雳贝贝》成为一代人的童年回忆,也成为很多孩子的科幻启蒙。不少人因此开启了自己的想象之旅,甚至尝试科幻文学创作。

图为“儿童图书馆”签约仪式。 瞿宏伦 摄

图片 5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第十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活动在重庆举行。少儿科幻星云论坛作为主要活动之一推出,吸引了众多少儿科幻爱好者、研究者,以及少儿科幻教育推广者。

新露社区是晴隆县目前居住人口数量最多、居民来源最广泛、民族构成最多元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之一。这些居民全部来自晴隆县11个乡镇的最偏远、最贫瘠的村庄,绝大多为整组、整寨搬迁,而社区内孩子多为留守儿童,绝大多数儿童除了课本之外没有其他书籍,很多村民迫切希望孩子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

“趣味性,不同于实用性;文学性,不同于科学性;思辨性,不同于概念化。文学有其限定的范围和逻辑,它让你产生了世人各得其所的美好,但思辨也许让你发现这只是一种幻觉。进一步说,结合了思辨的文学,才是有趣的。”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古典文学学者詹丹以《伊索寓言》里《狐狸和乌鸦》多个版本的流传为例谈到,也许我们面对的作品远比想象的复杂,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寓言故事,其内在复杂性是非常丰富的,而简单的故事最终被淘汰了,反而是那些主题歧义,描写多义的、复杂的让人家记住了,因为它带来了理解的多元性。他认为,社会对儿童文学阅读的重视,实际上就是“儿童本位”的最好体现。

中国知名少儿科幻作家,如张之路、马传思、彭绪洛、超侠、杨鹏等参加这场论坛,与科幻迷分享各自对少儿科幻的见解及相关作品的创作思路。

中央统战部光彩事业指导中心主任余敏安表示,目前还有很多深度贫困地区迫切需要解决阅读环境和阅读资料的需求问题,爱心企业能够在贵州晴隆建设儿童图书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为孩子成长助力,是一件好事、益事。

这次童书出版社积极跨界,用一场比赛撬动17个省市的教育资源——活动在上海市普陀区长征中心小学师生演绎的图画书《敲门小熊》中诗意开场,两天共呈现了8场专家讲座,6堂决赛展示课,2堂名师展示课等,论坛由信谊图画书、新教育基金会主办,桃言教育承办。正如梅子涵所言,这一阅读课教学大赛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评选、颁奖,而是尽所能地多修建几条更正规的跑道,让更多普通老师跑进这个课堂。

“最好的科幻不一定是最好的少儿科幻,但最好的少儿科幻,一定是最好的科幻。”超侠说,少儿科幻最吸引人的,是把很复杂的科幻用一种儿童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一定要有趣、好看,吸引孩子的目光,贴近孩子的心灵,如此才能成为优秀的少儿科幻。

图片 6

图片 7

少儿冒险小说作家彭绪洛对少儿科幻的理解是“写给孩子们的,用科学思维去想象的作品”,包含科学幻想、儿童本位、冒险精神等元素。

图为“儿童图书馆”揭牌仪式。 瞿宏伦 摄

“阅读是门槛最低的高贵,只要把好书带到孩子身边,只要从老师捧着书,给孩子们朗读开始,一切的美好就在发生,一切的改变就在悄悄中进行。”儿童阅读推广人叶凤春介绍,第二届“信谊杯”阅读课教学大赛共收到330位老师的参赛材料,相比第一届增加了100多人,参赛材料来自全国17个省(市、区),涵盖135个学校,6个校外机构。其中小学教师208人,幼儿园教师107人,中学教师3人,校外机构的教师12人,经过六个多月三轮评选,共评出决赛选手6名、特别奖2名、优秀奖26名、入围奖67名、优秀组织奖19个。

他说,每个孩子心中都有冒险的种子,有对大自然的好奇,还有对未知世界的期待。冒险是人类本能和孩子天性。但是,现在的孩子离大自然越来越远,课堂知识抽象,孩子们难以理解自然的神奇和力量。

“福祉当下,润泽千秋。”余敏安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也是儿童成长的阶梯。他希望有关部门将晴隆县的儿童图书馆建设好,为孩子们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并建设成为样板,希望社会有更多爱心人士参与到公益事业中来,在更多孩子心里埋下爱的种子,让孩子们能够健康成长。

6名决赛选手分别选择了《彼得的椅子》《一只小鸡去天国》《圆形》《躲猫猫大王》《小猫咪追月亮》以及《三个强盗》六本图画书作为阅读课的教材,与现场匹配的25名学生进行了互动。选手在课堂上或诙谐幽默,或引发思考,融入个人风格,引导孩子们挖掘图画书中所传达的深刻含义。

他的很多少儿科幻作品都是在探险过程中构思完成的。他说:“人类历史是探险史、冒险史,从发现新大陆到登月都是,更是人类发展进步过程。提倡阅读冒险科幻,不是鼓励他们去冒险,而是教会他们面对危险需要决策时可以果断担当。培养孩子们对于未知世界的想象力,少儿科幻作家们任重道远。”

作为儿童图书馆项目的倡导者张冬冬,是中央统战部挂任晴隆县茶马镇战马村第一书记。2019年7月29日从北京来到晴隆,经过一个月的走访调研,张冬冬萌生了在易地搬迁社区建立儿童图书馆的想法,8月28日他的网文《用爱建一座图书馆》在移动社交媒体、网络上发布,引起了许多共鸣,书籍、文具各类物资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寄到社区,甚至有爱心企业捐赠了精致的桌椅。发出倡议至今,这个即将建成的图书馆已募集、落实各类书籍一万余册及可供100个孩子使用的课桌椅。

图片 8

从张之路的《霹雳贝贝》到刘慈欣的《少年科幻科学小说系列丛书》,从超侠的《超侠小特工》到杨鹏的《校园三剑客》,近年来,中国少儿科幻作家不断创作出适合孩子们读的科幻作品,点燃并保护孩子们的想象力。

越来越多的人支持,让社区上下都很振奋,为了使图书馆建设风格更加适合阅读,张冬冬还请北京的朋友义务对社区提供的空间进行了设计,“我们要做到全县最好、甚至全省最好的儿童阅读空间。”张冬冬这样说。

图片 9

在这条道路上,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张冬冬告诉记者,在贵州晴隆挂职的两个月时间里,最大的体会就是在贫困地区留守儿童的校园外陪伴有极大空缺,“希望通过儿童图书馆的建立,成为弥补这空缺的一种方式。”

以开场表演绘本《敲门小熊》为例,一看见漂亮房子就去敲门的小熊与现实中的孩子,都以一种看似无意义甚至有些无聊的行为,展开对世界的探索,这不仅仅贴近儿童心理,适合孩子在不同阶段回顾、重读,还是一部充满设计感,用绘本自身讲述关于创造,关于评论,关于思维为何物的后现代绘本。这种图文呈现方式让人既可享受童趣,又能遇见哲思。

近几年,北京景山学校语文教师、北京市特级教师周群在教学中,除了带领学生学习教材中收录的篇目——刘慈欣的《带上她的眼睛》、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和阿西莫夫的《基地》,还比较多地选用了刘慈欣的《三体》《流浪地球》,马传思的《冰冻星球》《奇迹之夏》等作品。

在中央统战部光彩事业指导中心的牵线下,上海中梁控股集团为贵州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首个儿童图书馆捐赠价值近20万元的图书和电脑、电视、空调等设备。该集团从2017年开始聚焦青少年成长教育,推出“书香中梁”公益项目,截至目前,已在西藏、新疆、青海等地捐赠图书馆个近70所。并且还开展“书香中梁,关爱童心”先心病儿童救治公益救治项目,关注并助力更多儿童群体健康成长。

新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卢志文谈到:“虽然我们阅读的书本是平面的,但是阅读应当走出平面化,要深入,要交流,要表演,立体而丰满。”目中有人,方能触及教育的本质,老师放弃做参观向导,尝试做探险向导,孩子们的发现往往出乎意料之外。“教室虽小,课堂却可以很大。理想的阅读教学,应当是老师和学生都是读者,坐在一起,平等地讲彼此的阅读感受。”南京市玄武区教研员黄雅芸分享教学感悟时打了个比方,就像草结着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每个人分享着自己的思想,自在无拘。

她说,自己之所以走上科幻教育的道路,除了好奇心和探究欲,也与自己在少儿时期接受的教育相关。

“我们将为晴隆县儿童图书馆打造更优越的阅读环境、赠送更多、更好的书籍,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学习机会,希望能够让这些成为孩子们成长道路上的‘精神食粮’。”该集团相关部门负责人姜绍才介绍说。

“《小灵通漫游未来》《失落的世界》《大西洋底来的人》,这些我最早接触到的科幻作品,对我影响至深。”

记者观察到,作为中央统战部重点帮扶县,晴隆县接受的捐赠物资、经费也历经数次,而这个并非最高金额的物资捐赠仪式,却引得县委书记、县长双双出席,在简朴的社区办公室里,县委书记袁建林深情表示:“教育是千秋事业的基础,做好教育扶贫,是晴隆的脱贫攻坚战役中为更长远的未来打下的坚实‘阵地’,是确保全面小康、永续发展的根基之一。”县长冯子建主持了简洁的仪式。

十几年前,她就开设过“科幻电影与经典小说鉴赏”选修课。

2016年,她和同事组建了跨学科的教学团队,开设选修课,以项目学习的方式开展科幻教育。

她说:“关于科幻教育,当年的想法还没有今天这样清晰。在今天,我会坚定不移地说出我的主张——面向未来做教育,科幻是特别好的载体;而当年,最朴素的认识就是科幻作品除了有极强的娱乐性、观赏性,更能帮我们描绘未来的样子,让我们对未来可能是什么样的有一个认知。”

周群认为,想象力不仅是作家必备的能力,孩子们同样需要。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必须依托大量阅读优秀作品。

她正在联手科幻作家、教育工作者、出版社,为青少年儿童量身打造科幻读本。

“关心中国的未来要关注中国的科幻,关心中国的科幻则要关注中国的孩子在想什么。”中国科幻作家韩松说。

(图片来源:星云奖组委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