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无垠的平原,盛夏的黄昏,离奇的美好。已记不清有多久没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乡村里的田间地头,于那落日黄昏。风儿轻轻的拂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不光是来自物质的,还有那缥缈的精神世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浩瀚的世界里。每一秒,无数人生,无数人死,无数花开花败,更何况会有多少聚散离合。

  凌晨三点,黑漆漆的夜里,我从梦里惊醒,梦里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很是年轻,然而就在一瞬间又突然变老了,最后伤感的从梦中走出来,醒来后月光与泪水却在窗台上悄悄的碰撞,这是突然哪里来的忧伤,呆呆地坐在床头,才发现眼前的自己,真的已是不惑。是啊!这都已经四十了,可我还没有好好的年轻,怎么突然就四十了,时间究竟都去哪了?我这些年都做什么去了?蓦然回首爸爸妈妈都好像因为我的“突然四十”在转眼之间都变老了许多,而膝下一双儿女也因着我的“突然四十”似乎都在一瞬间长大了……

  袅袅炊烟,零星几间农家屋舍。夕阳的余晖倾洒,我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一个人的悠闲时光。有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日子,虽然略显清冷孤单,但却自由不羁。在这孤单的夏日黄昏,一个人对着这一望无垠的平原,吹吹风,喝喝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再也回不去的,甚至连驻足也没有资本,因为我们已经不再青春。

  时光的流影里,多少儿时的憧憬被像风筝一样的放飞,岁月无声无息的又碾碎了多少青春的梦想。那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样子犹如魔术师,把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庞先变得成熟又变得沧桑,最后都发酵成一堆堆泛黄又无法言语的旧相片,静静的呆在抽屉里,等待着芳华点点滴滴的消退……

  也曾暗暗期待在未来的某天能有那么一个人,能陪着自己去看每一次日落,能陪自己看每一次日出。若真能在这红尘纷扰的尘世间,寻的那样一个相知相爱相守一生一世的伴侣,于这盛夏的落日黄昏,陪自己去看这无限好的夕阳,那又是一番怎样的美好。只是需要几生的缘分累积,需要几世的互相亏欠,两个人才能在今生今世修得正果,厮守一生一世。

  我们的确还很年轻,但是我们不再青春。青春是一种心境,倔强的,奋发的,鲜活的,积极的,充满张力的。

  调皮嬉戏的童年里曾经多少次撸起袖子和裤边,下河里逮鱼、捉虾、挖泥鳅,多少次爬高上低摘石榴、揪葡萄、偷地瓜,也记不清多少次和小伙伴在麦杆堆上打打闹闹,又或者兴趣盎然的围在一起看小画册直到饭点都舍不得回家……而后又一点一点的被大人骂着长大,打着成熟,宠着自信,训斥着变得听话!

  阿难曾对佛祖道:我愿化身石桥,经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只愿她从桥上走过。有时不禁会问这种已经超脱了世俗的爱情,真的会存在吗,或许只存在于这些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中吧。

  我们缺失了那种心境。

  懵懂无知的少年时光也曾无数次幻想未来自己的模样,多想和大人一样丰富而精彩的活着。骨子里却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放荡不羁,还有一些郁郁寡欢时候的多愁善感。我们在那个时候个子开始长高超过父亲,我们在那个时候有了青涩的初恋,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学着为朋友去两肋插刀,我们在那个时候开始对人生的态度变得倔强,一张张明星海报和明信片,一本本世界名著和诗集,一盒盒卡带和录音机,都拼凑成了那些岁月里逝去的青春。

  有人说,喜欢是乍见之欢,而爱则是久处不厌。我也曾固执的喜欢过一个人,于茫茫人海中的一瞥,就那样固执的喜欢上了,从此她的身影便可以轻易的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样真实,她的身影曾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但在她不曾再次出现的日子里,竟连自己也不曾发觉。以至于这一路上再也不曾有一个女孩真正的走进我的心里。

  这样年龄的我们,只是矛盾的,挣扎的,不知所措的。不再笑着做梦,不再憧憬和幻想。我们是现实的。

  此刻不禁的又想起朱自清的那篇美文《匆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早已记不起自己第一次读到他感伤的样子了,然而想想自己的一万四千多个日子呢?何尝不是一种让人无法挽留的心痛,每每读起那些文字心里又难免一沉,这沉甸甸的感觉,就好像手握着如沙子一般的青春,纵然万般不舍也终究会散落在被年轮凋零的风中……

  有时这个世界就是这般奇妙,它可以让两个毫无干系的人就那样莫名奇妙的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也就这样发生在了两个人之间,或惊艳或凄凉,或喜或悲,但我们总是笑着说谢谢。因为于我们而言,在这熙熙攘攘的大千世界里两个人的相遇本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现实拥有巨大的力量。逼迫我们成长。成长要付出代价,你我都懂,有的代价很轻易,有的很痛。

  眼前这四十岁,感觉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而是一种一蹴而就的瞬间;是谁说的男人四十一朵花,这花的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年少轻狂,多的那份淡定从容;这花寓意大概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少了那份自由和自私,多的那份责任和博爱;这花的含义又或者是表达了四十岁的男人对生活计较的越来越少了,反之对情感的认知越来越重了;因此男人四十一朵花的比喻看来还是恰如其分的!

  很久之前的一场情事,当再次遇见之时,我们其实都已了然,那只是一种执念罢了,在互不相见的这些岁月里我们都变得不在是当初的模样。我们都变得心事重重,我们早已不复当年的单纯。但那段情事却不得不去了结,不管我们有多么的不情愿。

  我们在学习如何游刃有余的面对这样布满尖锐匕首的世界,我们在学习使自己变得坚硬和圆滑,像是一枚鹅卵石,圆润而无懈可击。

  四十岁的男人,在事业上摸爬滚打,雷厉风行,有厚积薄发之势;四十岁的男人对待兄弟情谊更是重情重义,也可谓义薄云天;四十岁的男人在谈吐之间诙谐幽默,更是刚直不阿;四十岁的男人人际交往上也是游刃有余,那份干练和豁达都是人生最大的收获;

  是啊,这世间的对与错本就没有定论,有些事情在一开始我们或许就知道并不可为,但我们不会因为知道了它必定会黯然收场就不去做,就如歌中唱到的那般“或许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

  我们在学习如何更适应这样的社会如何找到更好的工作和更合适自己的人。一切都是更有利于自己的。不是愿不愿,不是喜不喜欢,是适不适合。我们在学习抉择和割舍。这样的代价,很痛。看着自己向着自己陌生的,不喜欢的方向一步步的,坚定的走过去。却不能拉扯。所以想起了很早以前我的自说自话,我们都失去了那些恣意单纯的青春。

  男人四十就好像是一匹带着创伤的狼,一边舔舐伤口,一边望下一个方向,有时候想放弃流浪,但压力还在迫使他继续成长;男人四十又像是盛满酒的器皿,再多的苦涩心酸,都藏在自己的胸膛,不遇到真正的知己和红颜就不会倾吐那些玉液琼浆;

  于我而言,那场不被看好的暧昧,对于理智的我来说,其实一开始就已了然结局,但我还是奋不顾身伪装自己去进入角色。我们尽情的挥霍自己的物质与情感,只是入戏的程度不同,最终,那段情事已了,而你我也各奔东西,就这样匆匆的来,又匆匆的消失在彼此的世界,甚至只能道一句谢谢,来不及说太多离别的话语。

  于是我们选择了不回头。不回头不是不怀念,是害怕看到起点,怕它早已面目全非。

  四十岁的男人他们自知任重而道远,所以他们岿然不动的面对眼前的一切挑战,无所谓眼前的泪与汗,挥手一博赌明天;他们深深知道那份责任和义务,因为睁开眼睛从上到下都是依靠他的人,因此他们别无选择的去刚强去勇敢;

  于我而言,人生路上的走走离离,不过是自己生命旅途中不同的风景罢了,你来无论多大风雨,我必为你撑伞,你走,或许我会有一丝挽留,但我不会送你。这偌大的世界上还有更好的风景在等着我去欣赏。

  很多人拜服于命运。命运看着我们,的确如同我们看着蝼蚁。但是人定胜天,事在人为这样的成语也不在少数。所以我们也相信自己。

  男人到了四十岁,父母若健在便是福气,但父母却偏偏又是他们的软肋,因为时常在提醒自己,妈妈做的早餐我还能够吃多久?我还能陪父亲几次旅游?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倘若不在人生便只剩归途。

  夏日的晚风轻轻拂过,那些难以忘怀的过往随风而逝。穿越层层迷雾,撑过黎明前的黑暗,我将于热烈的夏日清晨,伴着黎明的曙光到达更远的地方。

  这个年纪的我们,还未真正开始独属于自己的征程。我们还未开启自己的事业,我们仍在父母的羽翼下,我们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我们还没有重担和责任。我们在人生的夹缝里瞻前顾后。这样茫然的年纪里,仍有很多纠结的小情绪困扰着我们。对于想的不可得的那些情怀,对于宁缺毋滥的执念,我们总有自己的态度。

  四十岁的男人更像是李宗盛笔下的那座《山丘》,或许等你伤痕累累千辛万苦最终越过山丘之后,才发现是一种无人等候的寂寥和落寞,一路上内心的空洞仍旧无法填充,失去的疼痛依旧不能释怀;然而人生是无法回头一次旅程,需要的仍旧是硬着头皮咬紧牙关继往开来!

  如果这世间的情事所带来的阴郁和苦痛,都可以用一句他不要你我要你来带过,那又何来的肝肠寸断为情所苦。

  男人处在四十岁这么一个不惑之年,沉淀下来的多是一些狂躁骚动之外的恬静,他们应有的气质决定他们不会为那些蝇营狗苟之事去权衡利弊,他们宽广的胸怀只会鞭策自己,如何披荆斩棘去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

  我们在成长,在努力完成一场又一场跋山涉水的蜕变。

  跨进中年的门槛,被岁月不断洗磨,生活给予他们有多少酸甜苦辣的过往,岁月就赋予他们多少曲曲折折的动人故事;人生就像是一出戏,一首歌,一部小说;当你爱过,恨过,追求过;梦过,痛过,领悟过之后,蓦然回首才意识到后悔的同时也拥有着灿烂;美好的同时也含概着遗憾;盖天拔地皆往事,寻星觅月是今朝;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我觉得人生更像是一场比赛,而四十岁的男人正犹如这次比赛下半场的开始,他们必将用毕生的智慧和力量去创造人生下一个经典的辉煌!

  我们在积蓄全部的力量,等待那光芒万丈的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