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对情侣.女孩很漂亮,非常善解人意,偶尔时不时出些坏点子耍耍男孩.男孩很聪明,也很懂事,最主要的一点.幽默感很强.总能在2个人相处中找到可以逗女孩发笑的方式.女孩很喜欢男孩这种乐天派的心情.

  “最是繁丝摇落后,

你的眼圈越发的黑,

他们一直相处不错,女孩对男孩的感觉,淡淡的,说男孩象自己的亲人.

  转教人忆春山。

白开水喝出了伏特加的滋味,

男孩对女孩爱甚深,非常非常在乎她.所以每当吵架的时候,男孩都会说是自己不好,自己的错.即使有时候真的不怪他的时候,他也这么说.他不想让女孩生气.

  湔裙梦断续应难。

没有泪,

就这样过了5年,男孩仍然非常爱女孩,象当初一样.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不知道你又想起了谁?

有一个周末,女孩出门办事,男孩本来打算去找女孩,但是一听说她有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在家里呆了一天,他没有联系女孩,他觉得女孩一直在忙,自己不好去打扰他.

图片 1

–题记

图片 2

  叶黄了,天凉了,西风阵阵吹过,揉碎离愁,燃尽秋殇。

图片 3

谁知女孩在忙的时候,还想着男孩,可是一天没有接到男孩的消息,她很生气.晚上回家后,发了条信息给男孩,话说得很重.甚至提到了分手.当时是晚上12点.

  沫沫临窗而坐,望着屋外的落叶发呆,面前的咖啡已经凉透了,周遭弥漫着淡淡的苦涩味道,半开的橱窗有风进来,吹乱了一头长发,摇曳着她似有似无的牵挂。

-1-

男孩心急如焚,打女孩手机,连续打了3次,都给挂断了.打家里电话没人接,猜想是女孩把电话线拔了.男孩抓起衣服就出门了,他要去女孩家.当时是12点25.

图片 4

图片 5

女孩在12点40的时候又接到了男孩的电话,从手机打来的,她又给挂断了.

  何先生驶离这座城市的时候,天黑了,一个人的时候,天总是黑的很快,仿佛就是一瞬间被黑暗席卷,只是那个时候,天气还没有凉意,风还是暖的,树叶还是青的,镜子里的人还是勉强会笑的。

王钰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发来私信说:“有一天醉酒的夜里,我发现用尽全力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我开始慌了哭了。”

一夜无话.男孩没有再给女孩打电话.

  她的心抽搐了一下,今天是何先生离开的第26天了么?

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哥们,别哭,勇敢的站起来撸,虽然是在调侃,但是他内心的苦,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第2天,女孩接到男孩母亲的电话,电话那边声泪俱下.男孩昨晚出了车祸.警方说是车速过快导致刹车不急,撞到了一辆坏在半路的大货车.救护车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她原以为,过了21天之后,她就会安然的将他遗忘,可是心理学里的21天定律原来也是会骗人的,可是思念这东西就像是山风,没有时间地点,没有任何缘由,随时随地肆意的吹向四面八方。可是,没有人来提醒她你们已经分手了。可是,她还是依旧会想念他。

没有太多的套路,王钰和宋琦的遇见,就像是远山的樵夫遇见渡河的渔者而弄丢了满捆的柴禾。

女孩心痛到哭不出来,可是再后悔也没有用了.她只能从点滴的回忆中来怀念男孩带给她的欢乐和幸福.

  夜里,沫沫又梦见何先生了。

2017年初的时候,王钰的单位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新同事,名字叫宋琦,领导安排下去,新人由王钰一手调教,一开始的时候,王钰还是本本分分守着师徒规矩,忙里偷闲的时候,习惯性的望着远方发呆,远方也永远有看不穿的秘密,就像王钰的心结一样,藏得严严实实,打不开,越扯越疼,越疼越想扯,扯的肝肠寸断。这一位而立之年的男子内心柔弱的一面,却被宋琦看了眼里疼在心里。

女孩强忍悲痛来到了事故车停车场,她想看看男孩呆过的最后的地方.车已经撞得完全不成样子.方向盘上,仪表盘上,还沾有男孩的血迹.

  梦境里他们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彼此追逐,却永远没有追上彼此的脚步。就像是旋转木马:追逐和等待是无法触及的距离。他们就这样一直跑啊追啊追啊跑啊,精疲力尽的时候,他回头对她说了些什么,风太大,听不清所有的话,他在草地山放下一本书,消失在了迷雾森林。

有一个黄昏,王钰对着窗外的发呆的时候,宋琦为他泡了一杯龙井茶,端着茶杯悠悠然的经过窗前,放在了他桌子前,宋琦问王钰说“师傅你在干嘛?”

男孩的母亲把男孩当时身上的遗物给了女孩,钱包,手表,还有那部沾满了男孩鲜血的手机.女孩翻开钱包,里面有她的照片,血渍浸透了大半张.

  清晨,沫沫昏昏沉沉的醒来,想起梦境里的那本叶黄色封面的书,扉页上有着诗行:

王珏恍恍惚惚的答到:

当女孩拿起男孩的手表的时候,赫然发现,手表的指针停在12点35分附近.

  “时光如水,

“我把岁月写成了情书,

女孩瞬间明白了,男孩在出事后还用最后一丝力气给她打电话,而她自己却因为还在堵气没有接.男孩再也没有力气去拨第2遍电话了,他带着对女孩的无限眷恋和内疚走了.

  岁月悠然,

有人却把它撕碎,扔下了山谷。”

女孩永远不知道,男孩想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女孩也明白,不会再有人会比这个男孩,更爱她了!

  如果真的无法再相见。

宋琦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她,于是没有了再接下去的理由,随手拿起一张单据交给王钰说:“咱俩上个月,以为工作失误,被罚款了,一人200元,今天下班之前必须交到领导处,逾期翻倍”。王钰猛地收回了前一秒还在游走在思绪,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失态,他紧张的喝了一大口桌上的龙井,差点被烫死,但在徒弟的面前,又不想继续失态,活生生的吞下了那一口难以下咽的开水

  那以后的日子里,

那口开水就犹如王钰的现状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一步步将就,忍耐着,默默的承受着。就像当初清秋离开他一样。

  请你保重 。

他只能跟着风走,

  愿你盛开成一朵素雅青莲,

把孤独寂寞当自由。

  让我眷恋成明媚的暖。”

图片 6

图片 7

-2-

  part1:《风都留在树林里,所以树干喜欢听叶子和风一起唱情歌》

时钟指向18点,马路上的人群开始熙熙攘攘,写字楼里的白领敲完最后的文案,关上电脑,融入了夜色中,灯影落在肩上,高跟鞋的敲打声回响在归家的路上。

  沫沫还西安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学院北门口那个开咖啡店的何先生,那个时候,何先生有一个白皙脸庞带着婴儿肥的女朋友叫王琼。王琼有只婴儿肥的橘猫叫小白,白痴的白。之所有标注白痴的白,是沫沫真的见过了它白痴的时刻,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只蜜蜂飞过它头顶,它跳起来就去扑倒,结果当然是婴儿肥的大脸被蜂子蛰成了猪头肥。从此以后,它就真的成白痴的小白了。她很喜欢小白,常常摸着它毛茸茸的大脑袋和它一起扬起脸蛋仰望云朵然后任凭大脑天马行空。

沧州的1O月秋色已经很浓了,路旁的梧桐树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北方的城市,气温在下降。

图片 8

图片 9

  没有课的时候,沫沫总是带着几本书去咖啡店,找个安静的靠窗位置,一杯卡布奇诺,加糖加奶油
,外加一个摩卡咖啡面包,一段单曲循环的音乐,偶尔也会抱着小白爬在桌子上小憩,然后磨掉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时光。

王钰和宋琦并排走在小路上,他们刚刚从餐厅出来,这是王钰第一次请宋琦吃饭,点了她最喜欢的驴肉火烧。看着她吃的开心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一样,王钰第一次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呵呵,原来,都是一样的啊,都是吃货变的猪精女孩儿,他不由得想起了清秋,她也是喜欢吃这个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加老汤汁,她爱干净,怕汤汁粘上嘴角,她会吃的斯斯文文,安静优雅。

  王琼是一个骄傲的公主,嗲嗲的小女生,喜欢撒娇,喜欢卖萌,更喜欢买买买,沫沫光顾咖啡店的时候,耳闻目睹到最多的就是王琼嘟着粉嘟嘟的嘴巴嗲声嗲气的对何先生说,“这个圣罗兰限量版的唇釉,我要,那个香奈儿的新款小包我要,那个宝格丽的锁骨链,我也要。”每当这个时候,何先生总是会宠爱的摸摸王琼的头说买买买。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她的了肩膀,王钰伸手拈走,攒在指尖转着圈圈,路灯下,晃动着一个不太规矩的圆,转过头蓦然间发现,宋琦的侧脸像极了那个她,对的,清秋,花落清秋的清秋。

  何先生很宠王琼,就像宠自己的女儿一样,尽管王琼只比他小2岁。

一样的发际线,一样的马尾辫,

  沫沫低头看着翻着手里的书页,日光斜斜的洒在额头,(海崖文学网)身后不远处的吧台,她听见何先生在和王琼小声谈笑着,银铃般的声音如奶油一般甜腻腻的回荡在午后暧昧的空气中,像是风在树林里,叶子唱情歌一样优美。而在这个树林里,沫沫是个树干,默默的,坚毅的矗立着,偶尔她能看见何先生向他投来歉意的目光,大抵上是以为自己的谈笑影响了沫沫阅读吧。

一样的眉眼,

  然而何先生不知道,风都留在树林里,树干也喜欢听风和叶子一起唱情歌,因为树干和叶子一样,也喜欢风。

一样的笑脸,

  part2:《爱的太满,所以泪水会泛滥,所以思念会漫出地平线》

一样有温度的指尖。

  再次路过咖啡店是在沫沫忙完英语6级考试的傍晚,她走到店门外,意外的发现店里的灯是灭着的,屋檐下有两个声音在争吵。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在这一刻,王钰喜欢上了宋琦,分不清是清秋还是宋琦。只是知道有两个影子在相互的叠加,如同喝晕了一样,恍恍惚惚,但是他不能说。他喜欢她。

  断断续续的听见有人在小声的哭泣。

“这世间春秋,

  何先生说,再给我点时间,两年,不长,就两年,我一定要娶你,给你一个倾城的婚礼,让你做我最惊艳的新娘,然后我们一起,我陪你回上海,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梗咽声。

算的上稀有,

  沉默了许久,只有女生的抽泣声,只有拐角处沫沫的叹息声,只有穿堂风的呼呼声。

总得来讲,

  王琼哭着说,“对不起亲爱的何,我要回去,我一定是要回去的,也许真的是你爱我更多一点,那么以后请你爱自己多一点。”

却不及宋琦的一个回眸。”

  王琼说,“跟着你毕业留在西安,我把故乡当做了他乡
,可是年轻的我根本没有考虑到我的父母已经不再年轻,侬懂吾的感受伐?情急之下,王琼居然都飙出了上海话。”

图片 10

  后来,沫沫没有走进店里也没有在拐角站很久,便转身悠悠的离开,走出了很远很远,回头发现灯光依然是灭着的。那一夜,她彻夜无眠。

-3-

  隔了两天,实在是按捺不住,又恰逢周六,沫沫照旧抱着书去了咖啡店,吧台上只看见憔悴的何先生一人,苍白的容颜,干裂的嘴唇,青黑的胡子茬,像一个宿醉的人刚刚醒过来似得萎靡不振。照着老样子帮沫沫磨了杯咖啡端到临窗的位置,不同的是这次,他落座在了她对面,干裂的嘴唇一开一合,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一辈子很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做有趣的事。

  “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去帮你倒杯水?”沫沫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那些不言而喻的情愫滋生蔓延的时候,王钰突然觉得,原来世间上,除了日月星辰,旷野落雨,山川河流,烟袅湖泊之外,还有比这些更为美妙和摄人心魄的,那就是宋琦的笑,尤物般不可躲。打那以后,去公司的路途再远也不觉得辛苦,工作再枯燥也不觉无聊,哪怕又是因为工作失职,俩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罚款单上,他也觉得那是幸福。

  他咳了两声,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响:“王琼走了,她说她再也不会来了。”说完憋了憋嘴角,没有哭出来,但眼圈却红了起来。

他为她写诗,写很多很多的碎碎念。

  她起身走到吧台边,帮他倒了杯白开水。

从:“杜门一任稠鸠语,我有痴根不可医”到“樽前浪语锁灯冥,多情自我不干卿”从:“新痴未解做前痴,六载梦回时”到“长恨青丝遗世早,见怜新草旁灰生。”平平仄仄字里行间的尽是娇嗔痴怨,王钰说他最喜欢黄昏,黄昏的小路上,他们可以肩并肩一直走啊走,暧昧的灯光把俩人的影子缩短再拉长,冷风吹,紧闭的心门,就像等到了故人归一样,空气中有宋琦若有若无的香气,那是鸢尾花与小苍兰的叠加融合。宋琦的阿拉斯加,蹦蹦跳跳的围着俩人撒欢。

  她看见吧台后面陈列柜里的各种香奈儿包包整齐的堆放着,各种牌子的口红像一个个孤儿一样躺在收纳盒里,屏风后面孤单的高跟鞋,倒扣着的合影照片,小白楚楚可怜的爬在鞋子边,无辜的大眼睛盯着沫沫喵喵的叫着,她心疼的抱起它,帮他在碗里添了猫粮换上干净的饮用水。

如果可以,他愿意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从春到夏,让世界是世界,他甘愿做自己的茧。

  那个午后,沫沫的书页没有翻开过任何一面。面前的咖啡只喝过一口,以为那是苦的,涩涩的苦,难以下咽。

如果可以,他愿意变成一卷经文,有朝一日,用尽余生为她解读

  她起身打量整个房间,没有王琼的影子,连空气中弥漫的香水味也渐渐的消散。

如果可以,他愿意为她收了心,忘了过往,从此以后活的坦荡荡。

  原来爱上一个人需要几日几月甚至几年,离开,只要一瞬间。

图片 11

  爱的太满,所以泪水会泛滥,所以思念会漫出地平线。

-4-

图片 12

也许我们这一路走来,相拥了太多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不愿意转身就将它踩在脚底,也许是骨子里的多情和伤别离,很多的失去了,还在念念不忘,眼前的却没有来得及珍惜。

  part3:《让我爱你两天,有你的那天和没你的那天》

18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王钰在深夜酒醉的时候,一张车票把他送到了他好哥们在北京的公寓楼下,昏昏沉沉的睡到天亮,白头接着睡了一天,迷迷糊糊的时候,总觉得宋琦就在身边,因为宋琦说过,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北京,她最喜欢的城市就是北京,喜欢后海的嗨,喜欢三里屯的媚,喜欢亚运村积极向上,喜欢后海清酒吧里点缀着红樱桃的天使之吻和淡淡柠檬味的梦幻勒曼湖,吹着北京夜里的冷风,王钰走遍了那些宋琦喜欢的地方,最后在后海的酒吧点了一杯威士忌和天使之吻,碰杯之后,替宋琦喝掉了她喜欢的鸡尾酒,只留下那个殷红的樱桃在灰暗的灯光下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后来,沫沫和有空就去店里帮何先打理生意,小白也很喜欢她,屁颠屁颠跟着她到处窜。

酒吧里有人动深情在唱:

  再后来,沫沫和何先生在一起了。

“让我困住城市里纪念你

  一次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沫沫拖出了陈列柜最里面的箱子,里面都是王琼的东西,何先生小心翼翼的包裹好放起来的。何先生从后面走过来看见发呆的沫沫,漫不经心的说,“哦,这些啊,都是王琼的,你要是喜欢,看哪些还能用,就拿去吧,何先生蹲下来,一件一件的翻开,这个香奈儿的菱格包是在愚人节的时候我在南大街的太平洋百货帮她买的,那个粉色的蔻驰是在和平门的百盛买的,那天是她生日,还有那个那个,LV的手包,是在王府精品买的…
…”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何先生絮絮叨叨的讲着,沫沫安安静静的听着。

一直往南方开,不会太久

  原来,即便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很多的事情,他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原来,自己只是他的摆渡人,不是他同船者。

图片 13

  原来,自己爱上的只是爱的表象,而且还大大方方。

-5-

图片 14

走你走过的街算不算重逢,喝你最喜欢的星巴克焦糖玛奇朵算不算亲吻?吹你吹过的风算不算相拥?

  如果老天让我选择爱你两天,我选择有你的那天和没有的那天。

王钰在北京待了几天之后,
在一个飘雪的傍晚回到了沧州,那一夜,风格外的温柔,约出来宋琦,的烛光摇曳的清吧里,他为她亲自点了一杯缀着樱桃的天使之吻,他为自己点了一杯伤感的遗言。她们交换着杯子,品尝着个中的滋味,就像你不懂我的深情,我不怪你的娇嗔一样。

图片 15

图片 16

  part3:《很高兴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

他把从北京带回来的龙猫和阿狸玩偶送给了宋琦,宋琦笑的完成月牙的眼睛里,盛放着星辰大海,闪闪发亮。那一夜的风吹的特别坦然,从没有过的轻松。

  毕业后的沫沫因为工作需要被调度到了上海半年。

那句我爱你,没有说出口。

  来的时候,这座城市正在降温,10月的太阳脆弱的如同扉页,署名被时间染黄,打开就能看见秋天,从阳台一路滑落,成为全书的最后一篇。

却许了她一场想见如故,眉目成书。

  半个月后的傍晚,何先生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她暂住的楼下。

他爱她,像待了很多年故人的老城门

  何先生说他想来看看带走她两个女人的城市。

茕茕孑立。

  沫沫同单位请了假,带着何先生去淮海路去外滩去田子坊去城隍庙,一起走过南京西路,穿过南京东路,爬上东方明珠263米观光层,在悬空长廊里,他指着陆家嘴向南的方位说,那里应该就是王琼的家吧。

后来王钰给我说,是宋琦让他彻底从很久之前的那一段感情里面走了出来,他才能彻底的忘记了清秋,把他们之间彼此的伤害,彻底的散落在了风中。

  他们经过豫园老街的时候,何先生突然停下了,呆呆看着橱窗里那个黄花梨木的发簪,说王琼有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经过新天地化妆品专柜的时候,他闭上眼睛说,空气中弥漫的味道好熟悉,沫沫知道那是香奈儿coco小姐特有的香甜,适合嗲嗲的女生,正是王琼的最爱。

而对于清秋,他只是喜欢却不再爱她

  晚上回家后,他们促膝长谈,她说,“何,我们分手吧,你去把王琼找回来。”

像钗头凤搁下的最后一笔

  念旧的人总是容易受伤,喜欢拿余生来等一句别来无恙。

痴怨成疾。

  她说:“何,我也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放不下她,你放不下他也就不能够完全接纳我,这样的爱情我不要。”

图片 17

  有一种选择叫放弃,再挣扎也逃不过现实。

文:傻的可以

  有一种轮回叫孤独,再重复也到不了终点。

微信QQ :360193904

  有一种永恒叫生死,再努力也打败不了岁月。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有一种痛苦叫不甘,再奢望也要说再见。

  沫沫同何先生说了再见,纸条上留下的是王琼家的地址。

  何先生在茶几上留下了一张银行卡和便条离开了。便条上写着卡的密码和一段话,那是王琼的幸运数字,读着读着,沫沫的眼泪就滚烫的落了下来,他说,“我走了,你要好好的,我知道你爱猫,但是你对猫毛过敏,以后养狗吧,去买条贵宾陪着你,就当是我一直你身旁,原谅我的自私,谢谢你的爱。”

  何先生走的匆忙,打翻了沫沫手里所有的时光,它们零散的去了角落。

  沫沫每天清晨都去公园暴走,听说心有多大就能走多远,可是后来,她却发现她的心真是够大的,都走丢了,丢在那个何先生离开的初晨。

  有泪水和着汗水,滴进公园的小路上。

  有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吹散的是晨雾,吹不散的是眉弯。

  后来听说何先生和王琼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沫沫以匿名的方式寄回了那张银行卡,里面的钱一分钱也不少,署名是西风。

  听说,他们婚礼那天,有西风一直在吹。

  微信/QQ: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