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一场危机让世界骇然变色,嫌疑人竟是美国总统!更让人揪心的是,总统失踪了!危难当头,“消失的总统”人在何方?《纽约邮报》20日报道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初次“试水”的白宫悬疑小说《总统失踪》将于近日面市,届
…一场危机让世界骇然变色,嫌疑人竟是美国总统!更让人揪心的是,总统失踪了!危难当头,“消失的总统”人在何方?《纽约邮报》20日报道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初次“试水”的白宫悬疑小说《总统失踪》将于近日面市,届时将为读者揭晓答案。此次克林顿和美国“惊悚小说大王”詹姆斯·帕特森强强联手:一个作为深谙美国政治内幕的知情者提供一手的素材,另一个作为写作高手,将这些素材打磨为令人毛骨悚然却又欲罢不能的故事。根据媒体“剧透”,该书以美国全境面临的一场重大灾难为主线,从网络恐怖袭击、间谍活动、美国政府出现叛徒逐渐展开剧情,直至总统本人都成了“头号嫌犯”,从公众视野消失。该书最大的卖点在于,书中引人入胜的情节是建立在一位前总统的视角之上。《纽约时报》援引书籍出版公司的声明称,《总统失踪》充满了悬念和阴谋,还涉及全球性事件的幕后猛料,“书中的细节内容只有当过总统的人才知道。”
媒体认为,这本书能反映出美国政府高层内部的运作模式,以及美国国家安全的“短板”所在。《总统失踪》一书的英文版总长528页,目前它已在“亚马逊”网购平台上架,分为平装版、精装版和电子版多种版本,售价从8.4美元到20.99美元不等。这部小说将被翻译成多种文字,面对全球读者。中国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早在去年就已买下该书版权,目前已基本完成翻译工作,正在为该书的上市做最后准备。克林顿和帕特森将于6月3日开启新书巡展,足迹将遍布美国和加拿大多地。在美国媒体看来,此次巡展将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吸金之旅”,所有场次基本都要对外销售入场券,普通票售价10美元,VIP席价格则高达1500美元。事实上,克林顿于去年刚刚公布《总统失踪》的撰写计划时,很可能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业界认为出版商至少向他支付了七位数的预付款。去年秋季,该书的影视剧改编权又引发了美国好莱坞的一场激烈竞拍,起拍价高达500万美元,包括斯皮尔伯格和朗·霍华德等不少知名导演均参与了竞拍。最终,隶属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Showtime电视网以数目不详的价格夺得拍摄权,该媒体直到上周都表示不愿公布具体金额。克林顿也算是一位畅销书作家,他在2004年出版回忆录《我的生活》。该书在成书前就打破了当时全球出版业的一项世界纪录——预付款高达1500万美元。这本书面市后在全球大卖,共售出225万多册。相关阅读:年逾七旬克林顿圆作家梦:惊悚小说《总统失踪》即将出版

摘要:
在言情小说日渐狗血的今天,很多书迷逐渐吧视线转向了耽美小说。这并不是大家的审美出了问题,而是耽美小说相比于言情小说没有那么多的套路,而且更注重于故事本身。说起耽美文,不得不说一下最近炙手可热的耽美大神

摘要: 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
很久很久以前,听一个远方的朋友推荐,而且是推荐给别的朋友,被我看见,我就好奇也买了一本。买来后也没什么特别兴趣着急读,包着塑封在书架上躺了好久。
一日兴致就顺手 …

图片 1

图片 2

在言情小说日渐狗血的今天,很多书迷逐渐吧视线转向了耽美小说。这并不是大家的审美出了问题,而是耽美小说相比于言情小说没有那么多的套路,而且更注重于故事本身。说起耽美文,不得不说一下最近炙手可热的耽美大神“墨香铜臭”,很多人都是看她写的《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从而喜欢上耽美的。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墨香铜臭的小说风格,看看她的小说特点是什么。风格一:回忆和现实不断穿插我们知道的叙事方法有正叙、倒叙和插叙,由于小说的篇幅比较长,一般集中方法都会用上,但主要的叙事方法还是有基调的。比如《阿甘正传》,前半部分是回忆,用的是倒叙,后面是回忆结束,开始正叙。而电影《神话》则是一会是正叙一会是回忆,相互穿插。墨香铜臭的小说风格,有点类似于电影《神话》,回忆和现实不断穿插,也就是双线写法。回忆和现实不断穿插的手法,有什么好处呢?首先现实中的主角经历一些事,然后抛给读者一系列疑问,然后通过回忆来一点点揭开迷雾,让读者读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种写法能不断勾起读者的阅读欲望,而墨香铜臭可谓是此中高手。风格二:甜蜜和虐人并进墨香铜臭的笔下,大部分CP最终都以悲剧结尾。拿《天官赐福》这本小说为例,里面除了谢怜和花城这一对CP圆满了,其他的都饮恨收场,死的死,伤的伤,无一例外。然而虽然结局很悲,但是过程中却充满了甜蜜。比如风师和贺玄,两人也算是一对活宝,风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每当这时候,贺玄都赶紧否认,说我不是。最后因果揭晓,两人还真不是,不仅不是朋友,还是生死仇人。另外主角的经历也是甜虐结合,印象比较深的是主角做的饭,然后大家吃的时候都被毒翻了,实在是太难吃了,每次写道做饭,都很有喜剧效果。然而主角的经历很悲催,同时这又和他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形成强烈对比。用十六个总结这种风格就是:身在无间,心在桃园,一手握刀,一手握糖。风格三:对人性的挖掘很深现在的网络小说很多,脑洞很大的不少,故事讲得好的却不多,塑造人物塑造得好的更是少之又少。很多小说塑造的人物都太脸谱化了,比如坏人的形象,这些人从一出场到结束,一直都是坏人的形象,无论是说的话还是办的事,给人一种感觉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坏人”。而墨臭铜香笔下的人物则不一样,所有的坏人一开始都不是坏人,都是被逼的,都是有苦衷的。比如上面提到的《天官赐福》里面的贺玄,他之所以处心积虑的复仇,那都是风师的哥哥给逼得。再比如《魔道祖师》里面的薛洋,他之所以这么偏激,只要是儿时留下的阴影太深了。而那些明面上的好人,很多又都被揭开了那层皮,读者一看,原来他们比所谓的坏人还坏啊。就人性的深度这一块,墨臭铜香的小说还是蛮写实的,试想谁天生就是坏的?有果必有因啊。而那些真正的坏人,往往却隐藏得很深。这就是人性的复杂,也是作者塑造人物塑造得很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就文笔方面来讲,墨香铜臭算不上顶尖,在网络小说这一块,只能算得上是中上水平吧,而且小说有点情节写的太干,不是特别圆润,这方面还是稍稍有些欠缺。听说今年她的第四本书要写了,不知道耽美迷们期不期待?期待的给我点个赞哦。

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
很久很久以前,听一个远方的朋友推荐,而且是推荐给别的朋友,被我看见,我就好奇也买了一本。买来后也没什么特别兴趣着急读,包着塑封在书架上躺了好久。
一日兴致就顺手拆了看,看着第一段,我的心就被纠得难受,不自主的代入了作者笔下的那种情境。那种让人内心绷紧的难受,那种无助感,那种哽咽在喉无法呼吸的憋屈,那种泪水盘旋又强忍着胀痛了泪腺的悲伤……
是故事本身的悲情更是作者文字的力量,我称之为力量,用文字让我悲喜的力量,让我能够感同身受的力量,寥寥几字让人悲欢顿然,怎么不是力量。
她写外婆,尽心尽责地帮助他们一家人渡过了许许多多的生活困境。外婆是念过私塾,而且看过许多古典戏曲的人,还能用真正古代吟诵的方式读诗。在那个僻壤的小山村,很多人都不识字,更别说会写字。外婆是一个文化人,有情怀,一辈子,用她的善心,平和智慧的生活。虽然经历了很多的痛苦挫折,战争以及自己无法改变的社会现实对她的打击。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jpg
外婆对他的照顾,对他无需言语,无字可诉,无私至纯的那种爱,超越了他父母对他的感情。外婆去世后,他不相信死亡不可逆转,每晚去坟头点上坟灯,怕外婆不能认得回家的路,次次在坟头痛哭时,他都要把耳朵贴近新土去听,孩子般幻想,听见外婆在棺木里呻吟,立刻就去刨开石子救出她来。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一个人对自己深爱的人才会,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怎样的爱才会再次期待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一辈子不够,需要两辈子再续前缘?希望这一辈子自己受过的美好在下一辈子能够偿还给亲人。
她写母亲,写那逝去的母亲,离他们而去的母亲。留下的那封绝笔,那是心中绷得太紧,以至于怕轻轻一抚,就砉然断裂的弦丝。却又恍若巨石在喉,读后感www.xiaoshuozhu.com耿耿于无数个不眠之夜,在黑暗中撕心裂肺,似乎只需要默默隐匿,便足以砸碎我继承置命尘世这一点点虚妄的自足。为人子女,母亲陪伴我们,经历着所有苦痛的岁月,在即将可以享福的时候,却断然选择了离我们而去。她今在何方?死未找到尸骨,活着未曾享到一天的福,她这一辈子的来和去都是苦。
母亲清高刚烈的性格,让她对她的父亲,一直都充满敌对和仇恨。但又是这样一个让他仇恨的人,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她想洗刷干净的血脉关系,她想脱离干净的姓氏,到最后都给她逃不掉的灾难。
母亲所选择的离开方式——投江,是让子女,让作为唯一的一个儿子,无法面对的悲痛。每当秋水生凉,寒气渐盛时,总想起,那冰冷的水域,我那至今仍暴尸于哪一片月光下的母亲。
写沙塘瓷盆的手艺人刘镇西,徘徊在饥饿线上的刘振西,他的工具箱里放着《楚辞》。这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坚守,在饥肠辘辘中,还想着他的《楚辞》。
写湮没在革命历史大潮中大伯的爱情。
写文质儒雅,永远不卑不亢地微笑着,面对他一切厄运的幺叔。
写君子清且贵,永远穷而不贱故友如波。
写快意恩仇险走江湖,几经沉浮烈士王七婆。
野夫的笔如雕刻的刀,三削两剐一个生动的人物就跃然纸上,聘立读者的心里,随着他的文字,亦喜亦悲。这一个个故人从文字中归来,于野夫是一种故情,愈写愈浓,浓成乡愁。于我是一种感怀,一段特殊历史时期的一方故事。假使连文字都消散于岁月的风暴中,有谁又能证明他曾在此浊世小驻?父辈们动荡战争的历史背景,我辈在历史转型中,经济大潮推涌下快速发展的数字化时代到来,历史俨然已经被淘沥,野夫的文字故事似乎又唤醒我们内心对历史的追溯。
故乡于我是无数的往事堆砌的泥沼,是诗酒猖狂之余,常常失魂落魄地站成的一段乡愁。
———野夫
野夫常以村夫自诩,我却觉得他雅致,平常里他从不与人争锋,席间不讲话,不讥笑人,不争口舌,有他的地方笑声最多,有人说话不得体,他也呵呵笑了,一派烂漫仁厚。
没听野夫说过苦,他只说重复地做一个梦,站在深秋的蓝天下,赤身裸体,抢着收集阳光过冬,那时的冬天太冷了—-残阳越过高墙,把影子放大贴在对面墙上,有电网的投影恰好横过他的脖子,这梦听得真让人难受,是冷透的人世。
这个年头,处处都是精致的俗人,不是因为不雅,而是因为无力,没有骨头。还好,礼失,求诸野,遗失的道统自有民间传承,江湖还隐埋了畸人隐者,诗酒一代。
———柴静 作者:爱百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