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嫣然遇见林秋叶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裹在大衣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嫣然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看见了在湖边作画的林秋叶。

男人应声开门的时候,不禁怔住了,不期而至的,竟是已有十几年没有谋面的初恋情人琼。琼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打听了好几位同学,才找到你的住处,你还好吗?”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将琼让进了屋里。

小时候做作业的时候,会语文做一点,数学做一点,这时,妈妈就会过来说,做作业要专一,要先把一科的作业做完再去做其他作业。

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明明已经走过好远的嫣然又转身走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画画。他的画很美,碧水凌波的湖面上,两只鸭子正在戏水。

琼环顾了一下狭窄简陋的屋子,那种刷着油漆的地板上已开始斑驳,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生活现状的窘迫。琼身着貂皮大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男人给来客倒了一杯水,然后推开虚掩的房门,俯向躺在床上的妻子,在女人耳边低声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同学,出去见见好吗?”女人微笑着让男人抱到轮椅上,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多年以后,再次接触到专一这个词,是从一个朋友口中说他的爱情观,所谓的专一就是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只喜欢她,等到分手后再去喜欢其他人。

嫣然点上一根烟,香烟燃尽时,嫣然开口问他:“你画的他们,是夫妻吗?”

“这是我的爱人。”男人的神色自然了许多,将妻子介绍给客人。琼注意到女人的膝盖上盖着毯子,虽然屋子里没有暖气,显得有些冷,但女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灿烂。

这跟我自己概念里的专一有相似之处,我以为,专一是喜欢一个人就老实地喜欢她一辈子,纵然有许多不安分的因素,可只要照顾好你那颗安分的心,也许一切都不会多么难吧,当然,这只是也许、和可能、或许是一个意义上的词,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渐渐被没有也许,不可能所取缔。

林秋叶回头,看着她笑道:“不,他们是恋人。”

简单的寒暄后,琼对女人说:“大姐,我在这座城市不会耽搁太久,想跟你丈夫聊聊,能不能将你的男人借给我一会儿,只需要一个小时。”见男人有些迟疑的样子,还有琼的眼眸间闪过的一丝充满期待的目光,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女人深情地对男人说:“外面风大,小心别感冒了。”说着话,女人给俯下身来的男人开始系围巾,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这有什么不同吗?”嫣然静静的问,青烟从她手指间缓缓飘去。

出了门,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男人带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温暖如春的豪华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都陷入了沉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Part1

“有,恋人之间更珍惜彼此。恋人之间的爱情更纯真更美丽。”

13年前,他们是一对恋人,同学们都说他俩是真正的才子配佳人。可大学毕业后,琼却不辞而别,一声不响地去了东北,没有给男人任何的解释。

几个朋友不知不觉就结婚了,其实也差不多三五个月没联系而已,子感慨别人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之余,不由得想起某个宁静的夏夜,一个孤独的男青年和另一个失恋的女青年在学校的草地上聊人生谈理想的场景。

嫣然展颜一笑,这个画家,很有意思。

后来,男人从分配在东北的同学处打听到琼当时也是有苦衷的,她的父亲当时检查出食道癌,需要一大笔钱来做手术,正好有个东北老板看上了琼,救父心切的琼别无选择。

女青年笑着说,我有一粒好消息和一粒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在一个小咖啡厅里,嫣然喝着咖啡看着他的画,一张张一幅幅,色彩淡雅,线条柔和,不是明月星辰,就是山川河泊,或者就是小桥流水。偶尔有个人影也是远远的,淡淡的。

“这些年了,你还恨我吗?”琼的语气低低的,男人的身子却抖动了一下。“我不恨你,这事儿如果摊在我身上,也许,我也会这么做的。”听了男人的话,琼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这些年来,她就像一个花瓶,给那个大她22岁的丈夫生儿育女,还要忍受他的寻花问柳。琼常常想起自己甜蜜的初恋,就是身边的这个男人,令她想念了这么些年。想着想着,琼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急促地说:“我丈夫去年车祸死了,现在公司、工厂都是我一手打理,你跟我去东北吧!让我们从头开始好吗?”男人摇了摇头,刻意地回避着琼火辣辣的目光,“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家。”男人将这个“家”字咬得很重,“再说,我老婆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丢下她不管的。”在男人的话语中,琼知道了有一次,男人和女人在过马路时,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疯狂地冲了过来,女人推开男人后,被汽车碾断一条腿。

男青年翻身而起,摆了个李小龙的经典姿势,大叫一声,阿打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然后一本正经地坐起来,说:先说那粒坏消息吧

嫣然一抬头,看见林秋叶正呆呆的看着她,那种眼光,嫣然感到熟悉又陌生。三年前,当她还在学校时,很容易就能从周边学生的眼中看到这种目光,这是一种青涩的爱慕,带着一丝羞涩又合着一丝炽热。而此刻,这样的目光来自一个一脸风霜的画家的眼中。嫣然的心突突的一跳,一种久违了的激动和紧张突然的就充满了她的心。

两人呆呆地坐着,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琼猛然扑到男人的怀里,将男人抱得紧紧的,语无伦次地说:“那就让我们圆一个梦好吗?过去我欠你太多,今天全部还给你吧!”一瞬间,面对这个曾经令他痴迷不已的女人,男人的眼神有些慌乱,情不自禁地迎向琼的嘴巴。忽然,男人的脑海中闪过妻子在汽车冲过来的刹那,将他拉向自己身后被撞倒的一幕,他一把推开已经半裸的琼,坐在沙发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女青年全然无视男青年的囧况,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说,我先告诉你好消息吧,我TM瘦了,瘦了好多斤

殷红浮上了她的脸,嫣然低头喝咖啡。缓缓的开口问道:“你怎么只画风景不画人呢?”

琼愣了一下,悄然穿好半开的衣服。她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一会儿,琼出来了,将一支笔递给男人:“我打算搭今天晚上12点的飞机回去,这支笔送给你的妻子,做个纪念。”

男青年:你是不是吃‘随便果’了(可以排毒减肥帮助便秘)?

林秋叶如一个被发现偷吃糖果的孩子一般,慌忙转头看着窗外说道:“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再说,像我这样没有多少名气的流浪画家,也不可能去找那些模特,你知道的,那要很多钱。”林秋叶说着,又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男人回到家时,女人还坐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见男人进门,女人笑了,“真准时啊!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小时。”

女青年:去你的,这次完全是自然减肥,我发明的,情感减肥法,OH,我本来就很美

嫣然一笑,她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她是一个可以改变他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个可以改变她的人。

从回到家起,男人一直有些心神不宁。深夜,男人终于按捺不住,想对女人坦白自己差一点就要背叛她的事情。女人拦住了他的话,“都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相信你呀!”接着,女人将琼送给她的那支笔拿出来,按动了笔上的一个地方,寂静的午夜,传出了男人和琼在酒店房间的对话,末了,是琼的一段话:“大姐,我想告诉你,这次来,我是有私心的,我爱你的男人,很想把他带走,甚至想造成一种既成事实,为此,我准备了这支录音笔,想将我们在一起的‘罪证’记录下来,达到带走他的目的。但我错了,你丈夫是个好男人,你也是个好妻子,你为他做出的一切,相信我是做不到的。好了,请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今晚就要走了,真心祝福你们一生幸福,白头偕老。”

男青年:吁…我说你啊长成这样还臭美,不怕被雷劈吗?快说说的坏消息吧,比你这个好笑

嫣然愿意做他的模特,免费的,而且还为他提供自己的住所作为他的画室。当然,这只有在画她的时候才成为画室。

琼的声音停止了,男人和女人的眼里,都有了晶莹的泪花。

女青年:呵呵,老娘失恋了啊,我发现啊,人只要失恋,就可以在短期达到减肥的目的,你看我的腿是不是细了

林秋叶欣喜若狂,虽然嫣然与他约法三章,不准在“画室”过夜,不准问她的过去现在,还有,画画必须预约,不可尚自来“画室”。

男青年:额,这样不太好吧,我怕一不小心看多了

这一些对于林秋叶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关心的是,他多了很多和嫣然见面的机会。

女青年:滚!

第一次画嫣然时,嫣然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在他的客厅里,透过窗户,以窗外的城市作为背景。画出了第一副城市丽人图。

男青年:请允许我采访一下你吧,请问莜莜小姐

嫣然以为很多画家都很喜欢画裸体画,一旦需要某个模特或者想要画一个新潮的风格,都肯定是裸体。看着画布上自己若隐若现的笑容。嫣然问道:“你画过裸体女子的吗?

女青年:你才小姐呢

林秋叶点点头。

男青年:莜莜少妇,不对,莜莜姑娘,你还相信爱情吗?

嫣然又问:“你想画我的吗?”

女青年瘪瘪嘴,望向四十五度的天空,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当然相信啊,说不定以后我会闪婚,遇上个有感觉的人就嫁了……

林秋叶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即使以自然为衣服,也是最美丽的。”

图片 4

图片 5

所以呢,期待还是要有的,说不定哪天就出现了。

嫣然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让你画!”

时过境迁,女青年已经嫁为人妻,而男青年依然孑然一身。

林秋叶一怔,慢慢说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Part2

嫣然没有说话。转身看着窗外的落日。

你像一只风筝,而我是放风筝的人,虽然线在我手中,却永远掌控不了你远飞的方向,因为你在空中,随风不随人。

林秋叶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眼泪缓缓的落下。林秋叶觉得,他从来就没有懂过女人的心。

再次和她相遇是在五年后的电影院门口,她一个人,我一个人。

林秋叶遵守着和嫣然的约定,一周或者三次或者四次为嫣然作画,作画以外的其他话题,他从来不问,嫣然也不同他说。两人在一起有时海阔天空有时就是默默画画。

风把她的头发吹乱了,脸通红通红的,很想上去捧住她的脸,却在看见一个男人笑着走过来之后,硬生生把扬在半空的手收了回来,结果那人径直走向了我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

每个星期天,林秋叶都在街头画画,卖画。都是山和水。

像许多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我们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好久不见。

二月的一天,林秋叶为嫣然画完一个侧影,放下画笔看着她美丽的长发,轻轻一声叹息。

陌生而熟悉的问候,跨越时间的不将就。

“怎么了?”嫣然看着他。

当初把爱情看得太过简单,觉着只要彼此是相互喜欢的,任何缺点都可以包容,任何想法都可以跟随,因为爱情是可以包容所有的,可两个人却在不知不觉中走散了。

散开了六年之久,又被一场电影给吸引在了一起。

像是两朵被风吹散的蒲公英,在偌大的世界飘啊飘,最后还是回到一个地方落脚,只为当初许过的约定。

虽然她那天是被闺蜜爽约了,而我却确实是一个人去的。

像我们都不明白当初为何分开一样,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会让我们重逢。

而这一次的重逢,不会是上一次的后续,是一次新的开始。

这一次,

风把你吹回到了我的手里。

我们的故事只有一次,请允许我孤注一掷。

Part3

好感是短暂的,爱情是永恒的。

爱情就是把恋爱时所有的好感持续一辈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