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海,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为此,我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开始我下半生的生活。

“ 前世若不相欠,今生何来相逢 ”

如果不是王麻来提亲,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这个城市的生活乏味而散漫,生活简单的只有上班和下班。我喜欢下班之后散着步走回家,路上能闻到不远的地方海水淡淡的腥味,那对我来说却是世上最香甜的味道。路边有许多欧式的建筑,有着淡淡的黄色的古老砖墙,有时候我一边走着就会一边产生错觉觉得自己好象生活在一个欧洲小城,恬淡而浪漫着。

在我最失落的时候,遇到了他。

那天,王麻来秀莲家。秀莲要嫁给王麻的消息,就像一阵风,瞬间传遍了整个大队。

有的时候这个城市飘着雨,绵绵的。我喜欢雨水细细的滴落在我身上的感觉,仿佛饱含情感的爱抚,有点像爱情,有丝凉意,却又让人眷恋。

他说:“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守着你!”我以为只是说说而已,人一辈子誓言太多,可是又有几个人能记的当初说过的话?

王麻不仅嘴歪、鼻塌,而且个矮,用当地的话说,只有三兜牛屎高。仗着城里有当干部的亲戚当靠山,在乡里耀武扬威。秀莲呢,是队里最漂亮的女孩,眼睛像桂湖水一样清澈明亮,脸庞像盛开的荷花一样俊俏。但家里姊妹多,劳动力少,娘又病恹恹,靠爹挣那点工分,生活是啃着苦瓜熬日子。王麻掏出三百块钱,摔到桌子上,秀莲爹当场眼睛就直了。

然后有什么挡住了雨水的洗礼,我有点诧异的抬头看着这个递过伞来挡在我头顶的奇怪男人:黑色的大伞底下竟然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因为不喜欢,我几乎不主动联系他,慢慢的他也就没了开始的热忱,很长时间我们甚至连一个信息都不会发,我以为他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匆匆一面,再无相逢。

秀莲的事让我们气愤、难过。她的清纯美丽,就像《林海雪原》里的小白鴿──白茹一样,让我们心动。她常来听我们讲故事,有时帮我们做饭,或者把成堆的衣服洗干净,她是知青点最受欢迎的人。

他说,雨水虽然浪漫,但是感冒可不是好玩的,特别你这样看起来就很虚弱的人。竟然仿佛老友般平淡而随便的关切。

那次,家里的水管爆了,地板下的水蜂拥而出,整个楼道里都是。我束手无策,父亲年纪大了,以前家里东西坏了都是他修理的,可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再趴在地上敲地板,眼睛模糊的他甚至看不清是哪里的问题。

第二天,秀莲看见我们也不说话了,脸一红,头一低,想匆匆离开。四清胳膊一伸,拦住她:“你真的愿意嫁给他?”秀莲想躲开他,不料四清坚决不让。秀莲跺着脚,带着哭腔道:“你以为我愿意?可我不嫁他,我嫁谁?”

图片 1

图片 2

是啊,她不嫁给王麻,还能嫁给谁?谁愿意背她家这个沉重的包袱呢?

他应该是个搭讪的老手,我想着,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走,却没有了享受浪漫的心情。

将近年关,让我去哪里找人?他有如天神一般重回我的视野,默默的帮我把家里的事情一点点的处理好。

图片 3

沉默……

我真的很感激他,可是该说的我也不会含糊。

秀莲的话,让四清和我们都沉默了。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依然让我们愤愤不平。

雨水依然淅淅沥沥,我几乎能听到它滴答在雨伞上面的声音。

“我们只是朋友!”这是我一再强调的,可是他好似不懂,只是傻笑。他的笑温暖着我的心,可是这份沉甸甸的爱却让我却步,我不想因为感动而将就,这是对他的不公平,我怕何时这份感动没有了,生活再无法继续。

几天后,发生了件震动整个大队的事。那天早上,大队黑板上的一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秀莲的爹娘跌跌撞撞跑到黑板前,想把那句话擦了。但根本擦不掉,字是油漆写上去的。

我经常看见你,他说,我猜想你应该也在这边工作,总是看到你走路回家,一脸很享受的表情,很特别,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去享受孤独。

感动一个人很容易,爱一个人却很难。

要死的,做这样的缺德事。秀莲的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道。

我抬头看他的眼睛,想看出一点他的意图,里面却是一汪意外的清澈。

他好似时刻关注着我,总能在我最需要的时刻出现。大雨中为我默默的撑伞,黑暗中为我提起了灯;难过时候逗我笑,无聊时候陪我聊;医院里的时候照顾我,旅行的时候带着我,他以为我重。

秀莲爹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喷在黑板上,气冲冲地往大队部走去。

你应该很喜欢海吧,我也很喜欢。他说,不理会我的无言。不过我更喜欢艳阳高照的天气,总觉得心情也会没来由的变好。

这些年他给了我不少温暖的时光,可是我无以回报。爱,从来都不是等价的。你爱我,我爱你本来就很少,可是我就是不甘心,我想等那个虚无缥缈的人,哪怕是穷尽一生!

老人讲到这里,停了停,又继续说,大队书记吉山听了很气愤,拍着桌子说,成何体统,一定要严查。

不过海和雨水,也是不错的搭配。他自言自语。

我狠心的将他推开。我怕任性的我把他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我怕自己把他当成生活里的万能钥匙,我怕自己让他成了我感情的备胎。相处久了,所有的一切都会变的没有最初的纯粹,而忘记了初衷。

老人是我的乘客,几次坐的士过桂湖时,总要说,开慢一些!然后,眼珠子一眨不眨地往窗外看。桂湖这几年成旅游休闲地,众多的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

走到街道拐角的时候,我说我到了,然后径直往里走,他追上我,把雨伞放到我手里,说那这个给你,然后转身离去,留下我一脸愕然。

我告诉他:“等了也没用,何必在等,我不会嫁给你的!”

今天,他又来坐我的车。桂湖现在变漂亮了,那时这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的景象。他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对我说。

以后的一个礼拜,我每天都带着这把伞上班,想着也许还会遇上那个奇怪的男人,可以把伞还给他。每一次却是失望。

他很认真的看着我,问我:“有一天,你父母老去,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你怎么办?我怎么办?”这问题我真的回答不出来。

“你对桂湖很熟悉?”我问他。他嘿嘿一笑:“岂止是熟悉,简直是刻骨铭心。”

这个城市只有一家星巴克,而我爱极了这里的煮咖啡。

他说:“我等你。”

见我好奇,他就说:“年轻人,给你讲段故事吧。”

每个星期天下午我都会到这里来喝一杯咖啡,看完一本喜欢的小说,享受从外面窗户透过来的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的舒适感。

我转过身,怕他再多说一句,我就心软了。他未说,我亦装不知。

就这样,我一边开车,一边听他讲故事。

当我翻过几页书想要看看窗外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一张阳光般的笑脸,刹那间竟然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等不到的!我轻轻的叹了一声。

吉山果然带民兵来查这件事。他找了一些嫌疑人来对笔迹,根本就对不出来,查了几天查不出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可我今天没有带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终究我是个心硬的人,过往的一切让我为自己的心装上了盔甲,刀枪不入;可是却再难心动,我是个坏人。

虽然没查出什么,但这件事把秀莲推上风口浪尖,一时谣言四起,秀莲成了个不正经的女人。王麻知道后,坚决要退婚。秀莲遭受沉重的打击,没几天就憔悴了,像霜打的荷叶。我们好不心痛。

你身上总让我觉得一种疏离感,明明在身边,却总觉得离我很远。想靠近,却无能为力。这男人总有唐突又奇怪的言语。

等不到又如何?如果你遇到合适的人,我会悄悄的走开,再也不会打扰你;如果你就这么孤独到老,那我守着你,以后照顾你。

“没想到会这样啊。”老人叹气道,“一年后,我离开了这里,后来出了国,在国外一晃就是几十年啊。”

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说他只是开个玩笑,有没有觉得他很有文采。

风吹乱了我的发,吹落了我的泪。我常恨那个负我的人,暗自问:上辈子我欠了他多少,让我此生如此痛苦!而今,对着他我不由的想问一句,上辈子,你又欠了我多少?

“近乡情更怯啊。”老人激动地说,“不知道秀莲现在咋样。”

图片 4

图片 5

的士绕着桂湖走了一圈,在一个岔道口,我把车拐向了另一条路。

我说我今天没有带伞,不能还你了。

前世若不相欠,今生何来相逢。无期的守候,前世的孽缘,今生的情伤,我低着头,假装看不见他。

图片 6

那你把电话写在这,我会找你拿。他伸出手掌递过来。

轻柔的风儿拂过湖西,带来阵阵清凉。后座上,老人闭上眼睛,好像还沉浸在往事中。

我犹豫了一秒钟,从包里掏出钢笔,他的手很大,大的都可以完全包住我的,我忍不住想,而且,他手心的纹路很清晰,三条手纹形成了一个川字。

吱的一声,的士停在一座三层小楼前,老人睁开眼,问:“这是哪里?”

“这是当年的知青点。”我搀扶着他下了车。

“哦,好漂亮的房子。”老人指着房子问我,谁家的?

“秀莲家的。”看见老人惊诧的表情,我说。“她后来和一名知青结了婚。为了纪念那段日子,修了这幢房子。”

“哪个知青?”老人一把拽住我的手,表情异常激动。

“四清。”我说,“那一年,知青们都返城了,只有他留下来,对秀莲说,黑板上的字是他写的,他愿意照顾秀莲一家。”

“不对。”老人摇摆着手,大声说道,“字不是他写的,是我。”

“是你?”我诧异道。

“是我。”老人说着,脸上涌上一抹羞涩的红晕,“那句话一辈子都忘不掉:秀莲,我爱你!”

“好浪漫啊。”我呵呵一声笑了。

“年轻人,不要笑。”老人有点愠怒了,“在那个连男女拉个手都是作风问题的年代,这句大胆示爱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是真心喜欢秀莲,又不甘心王麻提亲,才冒险写了这句话。却让秀莲遭罪了。我想向她道歉,又没勇气,这么多年,我一直内疚啊。”

“老人家,其实,四清也喜欢她。那句话反而成全了他们。”我边走边对他说。

“是嘛!那我也算做了件好事。”老人长长舒了口气,突然,转头问我,“你咋知道的?”

我笑着说:“我是他们的侄子,偶尔听他们提起过这段往事。哦,您看,他们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