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蜜蜂正忙碌着把采好的蜜送回房去。一只趾高气扬的鸵鸟截住了去路。

我叫白羽。

小燕子第一次出现在河马眼前,是在1997年的秋天。

“喂,小蜜蜂,”鸵鸟叫道。“同你谈个问题好不好?

自天上的神仙在我的体内注了一缕碧色的仙气,我便成了世间少有的灵物。

做为清溪小学新任校长的千金,小燕子一出场便轰动全班,不仅因为她是校长的女儿,还长得好,穿得好,据说学习也好。

小蜜蜂放下活计,“谈什么问题,请先生指教。”

我的主人已经不知换了多少,他们争夺着、厮杀着,我早已习惯了饮血的日子。

两条可爱的小辫子,一晃一晃。

鸵鸟歪着脖子问:“小蜜蜂,听说你是最有功劳的小昆虫,人们给了你很高的荣誉,你看看我在鸟类中算不算是伟大的?”

直到她抚摸着我的扇骨和羽面,轻笑着说,“你这般纯洁如羽,我叫你白羽可好?白羽,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成败在此一舞,你要助我夺得花魁。”

干净白皙的脸蛋儿,笑起来还有小酒窝。

“从那一方面说呢?”小蜜蜂眨了眨眼睛。

那夜,怡红阁出了一位卖艺不卖身的绝世花魁。

坐在第一排的河马,此时正把红领巾含在嘴里嚼,被路过的小燕子瞟见,羞得低下头,一只手不自觉地撕掉语文书的一角。

图片 1

多少公子王侯千金一掷,只为一曲白羽扇舞。然而,她却不曾为任何人独舞过白羽扇舞。

图片 2

“我可以如骏马那样一奔千里,你说那种鸟有这惊人的
举动?”鸵鸟狠狠的跺了跺脚。

图片 3

“大家好,我叫林小燕,你们可以叫我小燕子······”

“是啊,先生此举世上少有啊。”蜜蜂随声附和着。

她总是双手托着两颊,望著红木桌上的琉璃灯,痴痴念念。

小燕子在做自我介绍时,河马故意别过头,假装望着窗外。

“可是,”鸵鸟忿忿然。“鸟类们却瞧不起我,就连那小公鸡、老母鸡、小莺儿,还有那野鸭子,见了我睬也不睬,真真缺乏涵养,看来应该选个领导认真治理整顿了!”鸵鸟用眼盯着小蜜蜂,“听说你参加过不少次劳模代表大会,是见过场面有修养的人,你看我该如何组织鸟儿王国?”

我知道,她在想他。

八月初秋的早上,一眼过去,是一片落叶的暖黄,除了老树枝干上点缀着的青苔绿,和操场中央旗杆上飘扬的五星红旗。


嗤”,蜜蜂撇了撇嘴。“凤凰不是贤明的鸟王吗?先生的问题应该在你们内部解决啊。”

就像无数才子佳人的故事,她本是宰相府的小姐,却与一个穷书生私奔。为了让书生有足够的盘缠上赶考,她入了青楼,卖艺不卖身,期望着那许她一生一世的人能金榜题名,予她十里红妆。

在小燕子下讲台时,河马还是没忍住,偷偷看了一眼。

“可我提出的问题根本得不道重视,那老凤凰还训斥了我一顿,说什么母鸡能下蛋,公鸡能报个晓,莺儿能唱
婉转的歌,大雁还能传递季节的变化,大骂我是个平庸之辈什么正事不会做,就会搬弄是非等等,这公平吗?小蜜蜂,我想打个报告直送动物园联合国,要求罢免鸟王,重新改组,你支持我吗?假如我做了鸟王,一定选你做王后,中不中?”

只是,如同无数故事里的风韵一样,三年了,他不曾寄过一封家书,只是留了一盏琉璃灯,害她相思一夜又一夜。

第二节课前五分钟的唱歌时间,班长故意起头一首《小燕子》。

“对不起鸵鸟先生,我不是鸟类,如何做你的王后呢?我还有事要忙呢,拜拜了。”

这三年的岁月里,我最爱幻化作她的模样,游湖吟柳,玩赏烟霞。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小蜜蜂轻飘飘的远去了,只剩下一只连飞还没学会的大鸵鸟在夕阳下发呆。

这日,趁她小憩,我又溜出了精致的扇匣。

河马唱着唱着,嗓门儿越扯越大,不一会儿就压过班上所有人。

夜伴皎月,石桥楼台,我按着记忆里的舞步,跳起了扇子舞。

冥冥中,河马感觉心里有个声音,正在小声对自己说:从此以后,《小燕子》这首歌,除了我,谁都不许唱。

许是有些得意忘形,竟然没有察觉到身后正站着一男子,水湖色的蓝袍,手执纸扇。

晚上刚一回家,河马就扯下脖子上的红领巾,放进水池里,拼命用手搓。

翩翩然,独立于世。望见他的一瞬间,我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这样一句话。

妈妈路过看见,先是吃惊地一愣,而后笑着心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昨天还是嚼红领巾的小屁孩儿呢,今儿竟然学会洗衣服了。

他毫不避讳地直直望着我,羞恼间,我刻薄道:“这样深的夜,出现在这里的男子,想必不是登徒浪子,就是采花大盗。”

“妈妈,下次把我的衬衣洗白一点,不够白。”

他笑了笑,悠悠然地说:“这样深的夜,出现在这里的女子,想必不是狐媚妖姬,就是青楼戏子。”

河马说,然后,像模像样地把红领巾晾起来。

我怒极,挥了衣袖向前走去,他闪了身影,挡在我面前。

2

我方要怒斥他,却见他撷了一朵四月的桃花,插进我的发鬟。

这之后,河马再也没有嚼过红领巾,也不再用嘴啃铅笔。

“三年翘首,定不负相思忆。”说罢,他便转身消失在了迷茫的夜色里,独留下一支似曾相识的璎珞。

只要穿上白衬衣来上学,总喜欢在课间以各种方式去小燕子面前晃一圈,比如找同学借削笔刀,抢着发作业本,一趟一趟上厕所。

第二日,八抬大轿,十里红妆,状元郎迎娶了怡红阁里的花魁。

图片 4

图片 5

发作业本时,要是看见小燕子的,河马总是悄悄放在最后,等发完所有人,看似心如止水其实慌的一匹地走到小燕子面前,喊一声:“林小燕。”

她凤冠霞帔,却不忘将我带在身侧,红盖头下,她笑靥如花,“白羽,他终究来接我了。”

小燕子性格温柔,宛如小家碧玉,爱笑,却不爱说话,对每个人都亲切,但又不亲近。

洞房花烛,门扉轻响,我才知道,原来,那夜赠我桃花的男子,就是她等了三年的书生。

一开始河马觉得,小燕子看自己时的眼神,是和看别人不一样的。

入了状元府的第四个春天,他坐上了宰相的位置。

慢慢的河马发现,好像又是一样的。

有人告诉她,他是为了博得前任宰相的信任,才娶她为妻。如今,前任宰相已经失势,他成了万人之上的人,只是,她再也不是他最宠爱的妻。

这让河马很是伤心,每天放学回家,总会叮嘱妈妈一遍:“把我的白衬衣洗白一点儿,要很白那种白。”

她打翻了桌上的琉璃灯,汹涌的大火吞噬了一切。

妈妈问:“很白那种白,到底是什么白?”

他愧疚至极,跪在门外,哭声惊天动地。

河马说:“总之就是要很白,很白很白才行。”

“相公?”一声熟悉的轻唤,他回过头来,紧紧抱住眼前的妻子。

一转眼,小燕子已经转学快半年了,和班上很多人都熟了起来。

我依偎在他的怀中,嘴角绽开幸福的笑容。

却不包括河马,这让河马一天比一天,着急又难过。

那盏灯是我打碎的,终于,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作业本已经抢着发一学期了,去厕所的里程加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白衬衣也已经不能再白了,可小燕子还是小燕子。

多年后,我为他生了个儿子。我将我们初遇时,他遗落的璎珞系在儿子的衣襟上。

小小年纪的河马,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心累。

他看见了,满目柔情地问我:“哪里来的璎珞,好生熟悉。”

直到有一天,体育课上,老师组织跳长绳,五人一小组。

我温柔地回道:“这是成亲前一日,你我石桥重逢,你遗落在石桥上的。”

小燕子那一组,摇绳的男生太调皮突然用力加速,把小燕子绊倒在地上,摔破了膝盖和手腕,一下子就哭了。

“成亲前一日,我见过你吗?我连夜赶路,进了城,便去了怡红阁娶你为妻啊。”

一直在旁边不时偷看小燕子的河马,正好看见这一幕,冲上去就和男生扭打在一起,但男生比河马高,还比河马壮。

他执起璎珞,恍然大悟道:“我说怎这般熟悉,这是我赠予你的琉璃灯上系的璎珞。”

不一会儿,河马就被按在地上来回摩擦,白衬衣滚成黑衬衣,干净的小脸青一块儿紫一块儿。

曾经有一只琉璃灯,仰慕了一只白羽扇七年,爱恋了那只白羽扇七年,只是,那只白羽扇并不知道。

后来,老师让河马和打架的男生,一块儿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旗杆下罚站。

小燕子挽着另一个女生路过时,小心翼翼地看了河马一眼。

河马无比确定,小燕子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是和看别人不一样的,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瞬间乐开了花。

心想:打架真好。我以后还要打架。

小燕子也觉得,河马身上脏兮兮的白衬衣,今天格外白。

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白。

3

小燕子和河马第一次从眼神交流过度到语言,是在第二学期开学几周后。

春天来了,一阵清凉的柔风,吹开了漫山遍野的桃花树,生物老师要求同学们亲自去采桃花制成标本,做为一次期中小测验。

河马把一张纸条偷偷放进作业本里递给小燕子。

“我知道哪儿有桃花树,和我一起去采吧。”

小燕子一个人不敢去后山,全班又只有河马家离学校最近,想了想,只好答应河马。

自从上次河马为小燕子打架后,两人就成了大家起哄的对象,这让河马很苦恼,小燕子虽然面无表情,小心脏也会跳个不停,

放学后,等教室里所有人都走完,河马才回过头去叫小燕子。

三月的风是明亮的,温柔地吹动着大地。

图片 6

绿的树,粉的花,蓝的天,白的云,好一场春天的童话。

采完桃花的河马和小燕子,来到溪边的大石块儿上,一个抬头望着纷飞的桃花和潺潺的小溪水,一个躺下,嘴里叼一根树枝望着湛蓝的天空发呆。

“上完这学期的课,我就要离开清溪小学了。”

“为什么?”

“我爸爸又要被调走了。”

“哦。”

河马觉得自己很难过,很难过,那种感觉,就像去表哥家玩了一个暑假,被妈妈接回家上学,和表哥分别前的心情。

想哭,又害怕心事被看出来。

4

“大风车吱呀吱溜溜的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
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

小燕子第一次来河马家,是为了借闹钟。

河马正趴在沙发上看《大风车》栏目的动画片,听见院子里小燕子妈妈的声音:“河马妈妈,我家闹钟坏了,想把你家闹钟借来用一晚上,明儿早上过来等车放你家窗台上。”

河马家住在马路边上,一般人家搭早班车,都要起早来他家门口等着。

“林校长真的调走了吗?”

“是啊,调来调去,这回又要调到保南去了。”

“河马,去屋里把闹钟取出来。”妈妈冲屋子里的河马喊。

“等一下。”

河马答应着,起身往卧室里走,心想马上就要和小燕子分开了,心头仿佛一下子堵上了什么。

看见闹钟的一刻,河马突然想到有个暑假,表哥来家里玩,离开的前一晚,河马突发奇想:要是把闹钟往后调两小时,表哥就会错过班车,错过班车,就能多待一天。

只可惜,闹钟放在妈妈卧室里,河马想到时已经太晚了。

这时门外传来妈妈的喊声:“河马,你找到闹钟没有?”

“找到了,就出来。”河马答。

一想到小燕子明天就要走了,一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顺手就把闹钟转了两格。

河马出门,看见拉着妈妈的手的小燕子,眼神交接的一秒,心跳一下子就上来了,怕被大人发现,稍稍愣了一下,就把头垂下了。

把闹钟交给小燕子妈妈时,小手一直在抖,两个大人都以为小男孩儿看见小女孩儿紧张,不仅没在意,反而不约而同地笑了。

小燕子跟妈妈离开后,河马一个人跑到楼顶。

看着小燕子跟妈妈走下马路,走上小桥,走进小学校门,走到消失不见。

看着看着,河马就哭了,也不用手去擦。

反正在楼顶,谁也发现不了。

5

晚饭来了,河马把一大口饭往嘴里扒时,突然想到:闹钟好像转错了方向。

想要让小燕子错过班车,闹钟就要晚点响,想要闹钟晚点响,就要往逆时针方向转两格。

河马越回忆越确信,自己是往顺时针方向转的。

“这下完了。”

河马留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丢下碗筷就跑了出去。

摸不着头脑的妈妈在身后喊:“什么完了,你跑哪儿去?这傻孩子。”

河马跑到小学附近的小桥上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草丛里,虫儿开始唱歌,天空上,星星开始眨眼睛。

河马停下脚步,不停在心里想:待会儿遇见小燕子,该咋说呢?还有小燕子妈妈,怎么办?还有林校长,哎呀完了完了。

一想到林校长凶神恶煞的脸,河马忍不住打个寒战。

“不能去。不能去。”

河马心想,但又觉得应该去,于是就沿着小桥和校门的小路来回走。

直到看见小燕子家窗子里的灯光突然熄灭,才后悔地在心里骂自己一声胆小鬼,不情不愿地往家走。

悄悄爬上来的月亮,照亮一大片天空。

6

第二天凌晨,河马是被小燕子从小凳子上摇醒的。

河马睁开眼睛,看见三双大眼睛正盯着自己,吓得差点摔下来,到把小燕子逗笑了。

“河马,你怎么睡这儿呢?”小燕子妈妈问。

“我出来上厕所。”

“上完厕所为什么不进去睡觉呢,门锁上了吗?”

“门没锁,我不想睡。”

小燕子妈妈心想,都在凳子上睡着了还不想睡?正准备再问什么,被小燕子打断:“哎呀,妈你别问了。”

“河马,我们去楼顶看星星吧。”小燕子说。

“别去了,班车马上就到了。”小燕子妈妈说。

“没关系,班车来之前会有灯,一看见灯光我们就下来。”河马说。

“你们去吧,小心点儿。”

一直没说话的林校长突然开口,似乎早就看透两个小孩儿的心思。

凌晨三四点的夜空,月光皎洁,星辰漫天,不时有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飞逝,不时有小星星眨着眼睛,还有明亮的星星连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夜晚安静如水,只有不肯沉默的夏虫的歌声,和远处田野传来的蛙鸣。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的星星。”

“我也是。”

“好多流星诶,能许好多好多愿望。”

“你许了吗?”

“我许了好几个。”

“那我也许一个。”

河马许愿望时,小燕子偷偷看了一眼河马闭上眼睛时的样子,突然觉得一切真美好。

这时,楼下传来小燕子妈妈和林校长的对话。

“班车怎么还不来?”

“是啊,都等半小时了,也不见其它人来等。”

“还真怪了。”

已经许完愿望的河马,故意不睁开眼睛,心里又紧张又难过,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睁开眼睛,很小声地和小燕子说:“我想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许生气。”

“什么秘密?”小燕子很好奇。

“昨天我悄悄把闹钟往前转了两格。”

“啊?”

“我想让你错过班车,可是我转错了方向,结果提前了两个小时。”

“啊?”

“我不想你走。”

河马说这句话时,声音小极了,但小燕子还是听见了。

小燕子说:“你呀。”

这时,楼下又传来小燕子妈妈和林校长的对话。

“不对,天上的星星这么多,一点儿都不像天快亮的样子。”

“肯定是闹钟坏了。”

小燕子妈妈去窗台边拿起闹钟,仔细看了半天,疑惑地说:“没坏呀,指针走的很正常呢。”

“那大概是太阳今天赖床。”林校长很是郁闷。

楼顶的两个小孩儿,此时正捂着嘴巴,生怕笑声太大被发现。

7

只是啊,时间奔腾如流水,越美好的时光,越是短暂。

小燕子还是搭上班车走了。

班车匆匆消失在夜色里,天还未亮,东方已泛起鱼肚白。

送完小燕子,河马一个人回到楼顶,站在凌晨的凉风里,盯着班车消失的方向发呆,突然意识到小燕子真的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胸口一紧,泪水哗一下就滚了下来。

小孩子生命尚短,会把每一个来过的人记在心里,每一个在乎人的珍藏在心底。

不像大人,很多人把很多人都忘了,不管曾经相伴的时光,多少欢笑与泪水。

临走前,小燕子送给河马一个日记本,里面夹着一朵干桃花。

“呐,送你的。”

“谢谢,可是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没关系。”

以后每年春天,桃花盛开的季节,河马都会想起小燕子。

但是河马,再也没见过小燕子。

小的时候,我们总是认为,未来的时光那么长,错过的一切都能再相遇。

却不曾想,在岁月的洪流中,一切变得那样快。

河马小学毕业后,去镇上上初中,以为会遇见小燕子,结果没有。

河马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以为会遇见小燕子,还是没有。

小燕子真的变成了小燕子,在某一年夏天飞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

高二那年,河马才知道,小燕子上了隔壁镇的初中,后来考上了市三中。

而此时的河马,也从看《大风车》的小孩,长大成意气风发的少年,收到情书无数,也有了喜欢的姑娘。

只有在偶尔,或是每年桃花盛开的季节,才会想起小燕子。

小燕子,变成河马记忆里,抹不去,却云淡风轻的一笔。

8

河马再一次很想很想小燕子,是在很多很多年后。

那是个飘着小雨的深夜,加完班回家的河马,拖着疲惫的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

起身坐在阳台上,在有点懵懂的意识里,望着眼前的万家灯火,突然感到特别孤单,仿佛被什么束缚着,压抑的踹不过气,想逃又逃不掉。

恍惚中,想起早已回不去的老家,想起小燕子。

那个一起去采桃花的傍晚,微风吹着山头,桃花在风里自在地飞着。

小溪边的大石块儿,好想再躺上去,望着天空,听着叮咚的溪水。

好好睡上一觉。

小燕子再一次很想很想河马,也是在很多很多年后。

那天,是小燕子考上公务员的日子,也是小燕子相完亲,两家人商量好儿女人生大事的日子,原本应该开心才对,小燕子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恍惚中竟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定格成了曾经鄙视的大多数。

害怕,却又不想再反抗了,就这样吧。

平凡的人啊,长大就像一个跟头,扎进人海里匆匆着。

小燕子想到了河马,想起桃花林边的小溪,还有那个凌晨三点的夜晚。

很久很久以前。

桃花林旁,大石块上,溪水叮咚作响。

绿树红花,蓝天白云,好一场春天的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

月光皎洁,星辰漫天,处处蛙鸣虫闹。

窃窃私语,两小无猜,好一对儿青梅竹马。

9

很久很久以后。

车水马龙,人海茫茫,很多人把很多人遗忘。

难以抵抗,时间的力量,带走白衬衫的少年,和桃花般的姑娘。

突然的老去,竟快得,让人心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