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太阳升了上来,在天空足足高挂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才又起动,继续向西滑行。但温妮早在太阳起动之前便已筋疲力竭,被迈尔抱着走了一段路。阳光把她的两颊晒得通红,也把她的鼻尖晒成滑稽的深红。幸好梅坚持要她戴上绿色草帽,她才没有受到更严重的晒伤。草帽盖到她的耳根下,使她看起来像个小丑,但帽沿下的阴影是那么凉快,因此温妮也就不那么计较外表,而是满怀感激地偎在迈尔强壮的手臂里打瞌睡。
 

  狄家是个很特别的家庭。从外表看来,他们和一般家庭相似──正值中年的爸爸、妈妈,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不过,他们实际上都超过一百岁了,而且还会活到两百、三百……直到永远,因为他们都是长生不老的人。
 

  同样的银白月光也照在树林村这间不可侵犯的屋子的屋顶上,不同的是,这栋屋子里的煤油灯仍燃着。
 

  他们经过的地方,不论是草地、田野或矮树丛,都有数不完的蜜蜂在忙碌着。蟋蟀在他们脚下跳动。他们每走一步,脚下便彷佛喷出一道泉水似的,把蟋蟀像水花般弹向半空。其它东西则都静止不动,它们像饼干那么干,有的几乎都干得快燃烧起来了,它们仅仅保留最后一点元气,以支持到雨季的来临。另外,草地上都开满白花、盖满灰尘,远远看去好像是油画里海面上的浪花。
 

  自古以来,长生不老一直是人类梦寐以求的。许多巫师、道士、科学家、医学家埋头钻研,莫不企图想延长人类寿命,期望找出长生不老的秘方。如果真能实现这个梦想,人们就有无限时间去追求他所想要的东西,不再害怕有天老了,无力去实现理想,或因突然死亡,而灭绝了希望。可是,拥有此能力的狄家人却想放弃这个能力。他们认为长生不老的人,只能算是存在,不是活着。狄家的主人塔克就做了个轮子的譬喻,来表达他对生命的看法──
 

  “没错,”穿黄色西装的陌生人坐在丁家一尘不染的客厅里说:“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他把身体往后靠,翘起细长的腿,悬空的那只腿开始有节奏、轻轻地抖动。他的帽子套在膝上,硬挤出的笑脸几乎把两眼挤成一条线。“你知道吗?我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现在她跟他们在一起。我一看到他们抵达目的地,便转身直接回来。我想你们一定还没睡,而且担心得要命。你们一定找她一整天了吧?”
 

  更令人讶异的是,他们好不容易爬上一座山顶,却发现前头还有一座小山,小山之后则是一丛稀稀疏疏的深绿色松林。温妮的体力总算恢复了,她吸了几口气,挺起腰,又骑上马,坐在梅的后面。“我们快到了吧?”她一再地问。最后,那个令人快慰的答案终于来了:“再过几分钟就到了。”
 

  “太阳从海洋吸了些水上去,变成云,接着又变成雨。雨水落到溪中,溪水不断前行,又把水送回海洋,这就好比一个轮子。”
 

  然后他举起一只手,不理会他们的惊呼,自顾去抚摸他那稀疏的胡须。“你们知道吗?”他蹙眉说:“我打老远来,就是想找一个像你们家旁边这样的小树林。有这么一个小树林,对我的意义很大,而且有你们这样的邻居,是件多么愉快的事啊,你们知道吗?我不会大量砍树的,我不是野蛮人,这一点你们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我只会砍一些树,只有几棵,你们绝看不出小树林有什么改变,真的。”
 

  黑郁郁的松林就在他们前头,离他们越来越近。突然间,杰西大叫:“到了!温妮,这就是我家!”他和迈尔冲向前去,消失在松林间。老马跟在他们后面,转进一条树根隆出路面的小径。午后的阳光,稀稀疏疏地透进林里。林里静悄悄的,彷佛从没有人来过。林地上铺的是厚厚的青苔和会滑动的松针。松树的主干优雅地向四面八方伸展,保护着枝下的一切。在这翠绿的林子里,一切都让人感觉那么清凉与舒爽。老马小心地走着,顺着林路走下陡峭的河堤。河堤之外──温妮别过梅庞大的身躯往前望──是一片灿烂、亮丽的景色。他们摇摇摆摆地走下堤岸。堤岸下有一间简朴的小红屋。房子下方是一个小湖,多皱的湖面闪耀着几抹夕晖。
 

  是的,任何东西都好比轮子,但它们从没有一刻与上一刻相同,总是在成长、更新、前行,而且总是有新的东西在交替。这是万事万物运行、生生不息的自然法则。参与这法则本是一种福气,只是这份福气,却跳过了狄家,使狄家退出这轮子。无怪乎塔克要说:“如果我知道如何爬回转轮的话,我会马上爬回去。你要活着,就不能脱离死亡。”因为死亡也是转轮的一部份,就在诞生的旁边,一个人不能只挑选他喜欢的那些,而不管其它部份。
 

  他一边挥舞着雪白的长手指,一边低头微笑,接着又说:“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嘿,你们的小女孩和我就已是好朋友了。能看到她安全回到家,真是令人欣慰啊,不是吗?”他皱起眉头,说:“啧啧,真可怕,绑架!还好是被我碰到。嗯,如果没有我,你们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带走她的人,可是些粗野的乡巴佬喔,像这种目不识丁的人会有什么举动,实在很难说……”他叹了口气,挑了挑眉毛,然后又笑着说:“看起来我好像是世界上唯一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她的人了。”
 

  “哦,你们看!”温妮大叫出来:“水!”
 

  本书的作者奈特莉·芭比特(Natalie
Babbitt)是写少年幻想小说的高手。“永远的狄家”是她的成名作。本书描述一位十一岁的少女温妮,因意外获知长生不老的泉水秘密,而遭狄家人绑架,进而有机会去了解这具有长生不老能力的狄家人的内心世界。起初,温妮先是感到惊讶(世上居然有长生不老的人)、惊喜(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去喝)、然后转为恐惧(没想到长生不老会带来那么大的痛苦和危机),终至同情(为狄家人的命运难过)。在此之前,生命对年少的温妮是新鲜而神秘的;在此之后,生命已不那么虚幻,它是一个有轨迹可循的转轮,会成长、更新、前行。而这正是作者在这则有趣的寓言故事中,所要揭示的主题。

  穿黄西装的陌生人忽然将身子往前一倾,长脸上的表情霎时僵硬起来。“嗯,对于像你们这样的聪明人,我也不用拐弯抹角了。有些人,遇到问题,就是不会动动脑筋把问题想出个究竟,这种人只会使问题变得更复杂。但是你们呢?我就不用多费唇舌去解释了。我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而你们也有我想要的东西。当然,没有我,你们可能也找得到那孩子,只是……等你们找到时,可能太晚了。因此……我要小树林,你们要小孩。这个交易就这么简单。”
 

  登时,她们马上听到两次好大的落水声,及两个人快乐的呼声。
 

  面对眼前这三张受惊的脸,他反倒是搓着两手,快乐地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他们已默许了。“成交,成交了,”他说:“我一看你们就对自己说:‘你们是一群聪明而讲理的人!’我看人是很少看错的,我很少让自己失望。好,就是这样!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它写在纸上,给我小树林,并且在上面签个名。你们不会反对吧?这是让事情合法和清楚的最好方式。填好这个,剩下的就简单了,没有什么。你们去把本地的警察找来,我和他骑马去把小孩和犯人带回来。不行哦,不行,丁先生,我知道你很担心,但你千万不要跟着来。这件事情就这么办。你瞧!你那可怕的折磨不是要过去了吗?真高兴我能帮你们脱离困境。”

  “他们没两下子就冲到小湖里去了,”梅开心地说:“唉,这种大热天,也难怪他们。如果你想泡泡凉水的话,你也可以去。”
 

  他们在小红屋的门口停下,塔克正站在那儿。“小家伙呢?”他问道,因为温妮被他太太遮住了。“男孩们说,你带回一个又纯真又漂亮的小家伙。”
 

  “是啊,”梅一边说,一边溜下马来:“在这儿。”
 

  温妮初见到眼前这位有着忧伤的脸、穿着宽松袋状裤子的大男人时,立刻就害羞了起来。但是当她再度和他的目光相遇时,她全身却又不自觉地温暖、喜悦了起来。塔克歪着头,温柔地看着她,他双颊上忧郁的皱纹,也被脸上最温和的笑容抚平了。他走向前把她从马背上抱下来:“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你,见到你,我真有说不出的快乐。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件事情教人这么的快活,想想看,都已经……”他立刻把话打住,将温妮放到地上,转过身问梅:“她知道了吗?”
 

  “她当然知道,”梅回答说:“不然我为什么要把她带回家来?温妮,这是我的丈夫塔克。塔克,见见我们的温妮。”
 

  “你好,温妮。”塔克一边说,一边很正经地跟温妮握手。“嗯,那么──”他挺直身体,低下头望着她,温妮也回看他。他看她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是件用精美的包装纸和缎带包裹着的神秘礼物。“嗯,那么,”塔克又重复了一遍:“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就把话说完。这是……哦,至少是八十年来最教人快活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