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伞青衣野村,白墙灰瓦残灯,柳巷里青衫凄冷,谁又岂肯,为我弹一曲古筝;
薄雾清风路人,清风涟漪惊晨,梳妆台青丝绾正,谁又听闻,梦中人醉入红尘;
昨夜细雨销魂,长亭十里幽深,林荫处执伞离分,谁又痴等,繁华声遁入空门;
月色唯美古城,诗情画意传承,红尘里浮生无痕,谁又心疼,石桥外烟花易冷;
落叶终究归根,姻缘走过青春,诗文里缘浅情深,谁又可能,听说过三生年轮。

林间月下你回眸一眼,乱了手中惊羽暗弦。
针翎钉棘十指牵,已惯于将悲喜隐于假面。
我不会说,遇见你那一瞬,真的开始奢求一世长安。
杀手的生死,从不会以笔墨铭刻于世间。
若注定参商离散,不如初遇便天涯两断。
我只是,想要你一世长安,我生死长念。

曾月下抚弦,看你舞过秋水长天。 而今,不过一句曲终人散。
曾点墨三千,同你温酒共饮花间。 而今,不过一句天涯两断。
曾断桥执伞,听你低语不负流年。 而今,不过一句人心易变。
曾策马扬鞭,共你看遍塞北江南。 而今,不过一句江湖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