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1900-1999)原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1900年10月5日出生于福州一个具有爱国、维新思想的海军军官家庭,她父亲谢葆璋参加了甲午海战,抗击过日本侵略军,后在烟台创办海军学校并出任校长。冰心出生后只有7个月,便随全家迁至上海,4岁时迁往山东烟台,此后很长时间便生活在烟台的大海边。大海陶冶了她的性情,开阔了她的心胸;而父亲的爱国之心和强国之志也深深影响着她幼小的心灵。曾经在一个夏天的黄昏,冰心随父亲在海边散步,在沙滩,面对海面夕阳下的满天红霞,冰心要父亲谈谈烟台的海,这时,父亲告诉小女儿:中国北方海岸好看的港湾多的是,比如威海卫、大连、青岛,都是很美的,但都被外国人占领了,“都不是我们中国人的”,“只有烟台是我们的!”父亲的话,深深地印在幼小冰心的心灵。

 

古风五十九首

   
在烟台,冰心开始读书,家塾启蒙学习期间,已接触中国古典文学名著,7岁即读过《三国演义》、《水浒》等。与此同时,还读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说部丛书”,其中就有英国著名作家迭更斯的《块肉余生述》等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在读《块肉余生述》时,当可怜的大卫,从虐待他的店主出走,去投奔他的姨婆,旅途中饥饿交迫的时候,冰心一边流泪,一边扮着手里母亲给她当点心的小面包,一块一块地往嘴里塞,以证明并体会自己是幸福的!

第三辑

  其一
  
  大雅久不作。
  吾衰竟谁陈。
  王风委蔓草。
  战国多荆榛。
  龙虎相啖食。
  兵戈逮狂秦。
  正声何微茫。
  哀怨起骚人。
  扬马激颓波。
  开流荡无垠。
  废兴虽万变。
  宪章亦已沦。
  自从建安来。
  绮丽不足珍。
  圣代复元古。
  垂衣贵清真。
  群才属休明。
  乘运共跃鳞。
  文质相炳焕。
  众星罗秋旻。
  我志在删述。
  垂辉映千春。
  希圣如有立。
  绝笔于获麟。
   
  其二
  
  蟾蜍薄太清。
  蚀此瑶台月。
  圆光亏中天。
  金魄遂沦没。
  瞠锶胱衔ⅰ
  大明夷朝晖。
  浮云隔两曜。
  万象昏阴霏。
  萧萧长门宫。
  昔是今已非。
  桂蠹花不实。
  天霜下严威。
  沈叹终永夕。
  感我涕沾衣。
    
  其三
  
  秦皇扫六合。
  虎视何雄哉。
  挥剑决浮云。 ( 挥一作飞 )
  诸侯尽西来。
  明断自天启。
  大略驾群才。
  收兵铸金人。
  函谷正东开。
  铭功会稽岭。
  骋望琅琊台。
  刑徒七十万。
  起土骊山隈。
  尚采不死药。
  茫然使心哀。
  连弩射海鱼。
  长鲸正崔嵬。
  额鼻象五岳。
  扬波喷云雷。
  鬈鬣蔽青天。
  何由睹蓬莱。
  徐市载秦女。
  楼船几时回。
  但见三泉下。
  金棺葬寒灰。
    
  其四
  
  凤飞九千仞。
  五章备彩珍。
  衔书且虚归。
  空入周与秦。
  横绝历四海。
  所居未得邻。
  吾营紫河车。
  千载落风尘。
  药物秘海岳。
  采铅青溪滨。
  时登大楼山。
  举首望仙真。 ( 首一作手 )
  羽驾灭去影。
  飚车绝回轮。
  尚恐丹液迟。
  志愿不及申。
  徒霜镜中发。
  羞彼鹤上人。
  桃李何处开。
  此花非我春。
  唯应清都境。
  长与韩众亲。
  
  其五
  
  太白何苍苍。
  星辰上森列。
  去天三百里。
  邈尔与世绝。
  中有绿发翁。
  披云卧松雪。
  不笑亦不语。
  冥栖在岩穴。
  我来逢真人。
  长跪问宝诀。
  粲然启玉齿。 ( 启玉齿一作忽自哂 )
  授以炼药说。
  铭骨传其语。
  竦身已电灭。
  仰望不可及。
  苍然五情热。
  吾将营丹砂。
  永与世人别。
  
  其六
  
  代马不思越。
  越禽不恋燕。
  情性有所习。
  土风固其然。 ( 固其然一作其固然 )
  昔别雁门关。
  今戍龙庭前。
  惊沙乱海日。
  飞雪迷胡天。
  虮虱生虎虮。
  心魂逐旌旃。
  苦战功不赏。
  忠诚难可宣。
  谁怜李飞将。
  白首没三边。
  
  其七
  
  五鹤西北来。
  飞飞凌太清。
  仙人绿云上。
  自道安期名。
  两两白玉童。
  双吹紫鸾笙。
  去影忽不见。
  回风送天声。
  我欲一问之。 ( 一作举首远望之)
  飘然若流星。
  愿餐金光草。
  寿与天齐倾。   
  (此诗另有一作
  客有鹤上仙。
  飞飞凌太清。
  扬言碧云里。
  自道安期名。
  两两白玉童。
  双吹紫鸾笙。
  飘然下倒影。
  倏忽无留形。
  遗我金光草。
  服之四体轻。
  将随赤松去。
  对博坐蓬瀛。)
  
  其八
  
  咸阳二三月。
  宫柳黄金枝。
  绿帻谁家子。
  卖珠轻薄儿。
  日暮醉酒归。
  白马骄且驰。
  意气人所仰。
  冶游方及时。
  子云不晓事。
  晚献长杨辞。
  赋达身已老。
  草玄鬓若丝。
  投阁良可叹。
  但为此辈嗤。
 
  其九
  
  庄周梦胡蝶。
  胡蝶为庄周。
  一体更变易。
  万事良悠悠。
  乃知蓬莱水。
  复作清浅流。
  青门种瓜人。
  旧日东陵侯。
  富贵故如此。 ( 故一作固 )
  营营何所求。
 
  其十
  
  齐有倜傥生。
  鲁连特高妙。
  明月出海底。
  一朝开光曜。
  却秦振英声。
  後世仰末照。
  意轻千金赠。
  顾向平原笑。
  吾亦澹荡人。
  拂衣可同调。
 
  其十一
  
  黄河走东溟。
  白日落西海。
  逝川与流光。
  飘忽不相待。
  春容舍我去。
  秋发已衰改。
  人生非寒松。
  年貌岂长在。 (年貌一作颜色 )
  吾当乘云螭。
  吸景驻光彩。
  ( 上二句一作
  谁能学天飞。
  吸景驻光彩。 )
 
  其十二
 
 
  松柏本孤直。
  难为桃李颜。
  昭昭严子陵。
  垂钓沧波间。
  身将客星隐。
  心与浮云闲。
  长揖万乘君。
  还归富春山。
  清风洒六合。
  邈然不可攀。
  使我长叹息。
  冥栖岩石间。
  
  其十三
  
  君平既弃世。
  世亦弃君平。
  观变穷太易。
  探元化群生。
  寂寞缀道论。
  空帘闭幽情。
  驺虞不虚来。
  鸑鷟有时鸣。
  安知天汉上。
  白日悬高名。
  海客去已久。
  谁人测沈冥。
 
  其十四
  
  胡关饶风沙。
  萧索竟终古。
  木落秋草黄。
  登高望戎虏。
  荒城空大漠。
  边邑无遗堵。
  白骨横千霜。
  嵯峨蔽榛莽。
  借问谁凌虐。
  天骄毒威武。
  赫怒我圣皇。
  劳师事鼙鼓。
  阳和变杀气。
  发卒骚中土。
  三十六万人。
  哀哀泪如雨。
  且悲就行役。
  安得营农圃。
  不见征戍儿。
  岂知关山苦。
  ( 一本此下有
  争锋徒死节。
  秉钺皆庸竖。
  战士死蒿莱。
  将军获圭组。
  四句 )
  
  李牧今不在。
  边人饲豺虎。
 
  其十五
  
  燕昭延郭隗。
  遂筑黄金台。
  剧辛方赵至。
  邹衍复齐来。
  奈何青云士。
  弃我如尘埃。
  珠玉买歌笑。
  糟糠养贤才。
  方知黄鹤举。
  千里独徘徊。
 
  其十六
  
  宝剑双蛟龙。
  雪花照芙蓉。
  精光射天地。
  雷腾不可冲。
  一去别金匣。
  飞沉失相从。
  风胡灭已久。
  所以潜其锋。
  吴水深万丈。
  楚山邈千重。
  雌雄终不隔。
  神物会当逢。 ( 当一作相 )
 
  其十七
  
  金华牧羊儿。
  乃是紫烟客。
  我愿从之游。
  未去发已白。
  不知繁华子。
  扰扰何所迫。
  昆山采琼蕊。 ( 蕊一作蕤 )
  可以炼精魄。
 
  其十八
  
  天津三月时。
  千门桃与李。
  朝为断肠花。
  暮逐东流水。
  前水复后水。
  古今相续流。
  新人非旧人。
  年年桥上游。
  鸡鸣海色动。
  谒帝罗公侯。
  月落西上阳。 ( 西上阳一作上阳西 )
  余辉半城楼。
  衣冠照云日。
  朝下散皇州。
  鞍马如飞龙。
  黄金络马头。
  行人皆辟易。
  志气横嵩丘。
  入门上高堂。
  列鼎错珍羞。
  香风引赵舞。
  清管随齐讴。
  七十紫鸳鸯。
  双双戏庭幽。
  行乐争昼夜。
  自言度千秋。
  功成身不退。
  自古多愆尤。
  黄犬空叹息。
  绿珠成衅雠。
  何如鸱夷子。
  散发棹扁舟。 ( 棹一作弄 )
 
  其十九
  
  西岳莲花山。 ( 岳一作上 )
  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
  虚步蹑太清。
  霓裳曳广带。
  飘拂升天行。
  邀我登云台。
  高揖卫叔卿。
  恍恍与之去。
  驾鸿凌紫冥。
  俯视洛阳川。
  茫茫走胡兵。
  流血涂野草。
  豺狼尽冠缨。
  
  其二十
  
  昔我游齐都。
  登华不注峰。
  兹山何峻秀。
  绿翠如芙蓉。
  萧飒古仙人。
  了知是赤松。
  借予一白鹿。
  自挟两青龙。
  含笑凌倒景。
  欣然愿相从。
  (一本此十句作一首 )
  
  泣与亲友别。
  欲语再三咽。
  勖君青松心。
  努力保霜雪。
  世路多险艰。
  白日欺红颜。
  分手各千里。
  去去何时还。 
  ( 一本此八句作一首 )
  
  在世复几时。
  倏如飘风度。
  空闻紫金经。
  白首愁相误。
  抚己忽自笑。
  沉吟为谁故。
  名利徒煎熬。
  安得闲余步。
  终留赤玉舄。
  东上蓬莱路。 ( 莱一作山 )
  秦帝如我求。
  苍苍但烟雾。  
  ( 一本此十二句作一首 )
  
  其二十一
  
  郢客吟白雪。
  遗响飞青天。
  徒劳歌此曲。
  举世谁为传。
  试为巴人唱。
  和者乃数千。
  吞声何足道。
  叹息空凄然。
 
  其二十二
  
  秦水别陇首。
  幽咽多悲声。
  胡马顾朔雪。
  躞蹀长嘶鸣。
  感物动我心。
  缅然含归情。
  昔视秋蛾飞。
  今见春蚕生。
  袅袅桑柘叶。 (柘一作结 )
  萋萋柳垂荣。
  急节谢流水。
  羁心摇悬旌。
  挥涕且复去。
  恻怆何时平。
  
  其二十三
  
  秋露白如玉。
  团团下庭绿。
  我行忽见之。
  寒早悲岁促。
  人生鸟过目。
  胡乃自结束。
  景公一何愚。
  牛山泪相续。
  物苦不知足。
  得陇又望蜀。
  人心若波澜。
  世路有屈曲。
  三万六千日。
  夜夜当秉烛。
  
  其二十四
  
  大车扬飞尘。
  亭午暗阡陌。
  中贵多黄金。
  连云开甲宅。
  路逢斗鸡者。
  冠盖何辉赫。
  鼻息干虹霓。
  行人皆怵惕。
  世无洗耳翁。
  谁知尧与跖。
 
  其二十五
  
  世道日交丧。
  浇风散淳源。
  不采芳桂枝。
  反栖恶木根。
  所以桃李树。
  吐花竟不言。
  大运有兴没。
  群动争飞奔。
  归来广成子。
  去入无穷门。

   
辛亥革命后,冰心随父亲回到福州,住在南后街杨桥巷口万兴桶石店后一座大院里。这里住着祖父的一个大家庭,屋里的柱子上有许多的楹联,都是冰心的伯叔父们写下的。这幢房子原是黄花岗72烈士之一的林觉民家的住宅,林氏出事后,林家怕受诛连,卖去房屋,避居乡下,买下这幢房屋的人,便是冰心的祖父谢銮恩老先生。在这里,冰心于1912年考入福州女子师范学校预科,成为谢家第一个正式进学堂读书的女孩子。

Venus

  其二十六
  
  碧荷生幽泉。
  朝日艳且鲜。
  秋花冒绿水。
  密叶罗青烟。
  秀色空绝世。
  馨香竟谁传。
  坐看飞霜满。
  凋此红芳年。
  结根未得所。
  愿托华池边。
    
  其二十七
  
  燕赵有秀色。
  绮楼青云端。
  眉目艳皎月。
  一笑倾城欢。
  常恐碧草晚。
  坐泣秋风寒。
  纤手怨玉琴。
  清晨起长叹。
  焉得偶君子。
  共乘双飞鸾。
  
  其二十八
  
  容颜若飞电。
  时景如飘风。
  草绿霜已白。
  日西月复东。
  华鬓不耐秋。 ( 鬓一作发 )
  飒然成衰蓬。
  古来贤圣人。
  一一谁成功。
  君子变猿鹤。
  小人为沙虫。
  不及广成子。
  乘云驾轻鸿。
 
  其二十九
  
  三季分战国。
  七雄成乱麻。
  王风何怨怒。
  世道终纷拏。
  至人洞玄象。
  高举凌紫霞。
  仲尼欲浮海。
  吾祖之流沙。
  圣贤共沦没。
  临歧胡咄嗟。
 
  其三十
  
  玄风变太古。
  道丧无时还。
  扰扰季叶人。 ( 季叶一作市井 )
  鸡鸣趋四关。
  但识金马门。
  谁知蓬莱山。 ( 谁一作讵 )
  白首死罗绮。
  笑歌无时闲。
  绿酒哂丹液。
  青娥凋素颜。  
  ( 上二句一作
  萋萋千金骨。
  风尘凋素颜。 )
  
  大儒挥金椎。
  琢之诗礼间。
  苍苍三株树。
  冥目焉能攀。
  
  其三十一
  
  郑容西入关。
  行行未能已。
  白马华山君。
  相逢平原里。
  璧遗镐池君。
  明年祖龙死。
  秦人相谓曰。
  吾属可去矣。
  一往桃花源。
  千春隔流水。
 
  其三十二
  
  蓐收肃金气。
  西陆弦海月。
  秋蝉号阶轩。
  感物忧不歇。
  良辰竟何许。
  大运有沦忽。
  天寒悲风生。
  
  夜久众星没。
  恻恻不忍言。
  哀歌逮明发。
  
  其三十三
  
  北溟有巨鱼。
  身长数千里。
  仰喷三山雪。 ( 雪一作云 )
  横吞百川水。
  凭陵随海运。
  锖找蚍缙稹
  吾观摩天飞。
  九万方未已。
  
  其三十四
  
  羽檄如流星。
  虎符合专城。
  喧呼救边急。
  群鸟皆夜鸣。
  白日曜紫微。
  三公运权衡。
  天地皆得一。
  澹然四海清。
  借问此何为。
  答言楚征兵。
  渡泸及五月。
  将赴云南征。 ( 征一作行 )
  怯卒非战士。
  炎方难远行。 ( 行一作征 )
  长号别严亲。
  日月惨光晶。
  泣尽继以血。
  心摧两无声。
  困兽当猛虎。
  穷鱼饵奔鲸。
  千去不一回。
  投躯岂全生。
  如何舞干戚。
  一使有苗平。
 
  其三十五
  
  丑女来效颦。
  还家惊四邻。
  寿陵失本步。
  笑杀邯郸人。
  一曲斐然子。
  雕虫丧天真。
  棘刺造沐猴。
  三年费精神。
  功成无所用。
  楚楚且华身。
  大雅思文王。
  颂声久崩沦。
  安得郢中质。
  一挥成斧斤。
 
  其三十六
  
  抱玉入楚国。
  见疑古所闻。
  良宝终见弃。
  徒劳三献君。
  直木忌先伐。
  芳兰哀自焚。
  盈满天所损。
  沉冥道为群。
  东海泛碧水。 (泛一作沉)
  西关乘紫云。
  鲁连及柱史。
  可以蹑清芬。   
  ( 此诗一作
  竭来荆山客。
  谁为珉玉分。
  良宝绝见弃。
  虚持三献君。
  直木忌先伐。
  芬兰哀自焚。
  盈满天所损。
  沉冥道所群。
  东海有碧水。
  西山多白云。
  鲁连及夷齐。
  可以蹑清芬。)
 
  其三十七
  
  燕臣昔恸哭。
  五月飞秋霜。
  庶女号苍天。
  震风击齐堂。
  精诚有所感。
  造化为悲伤。
  而我竟何辜。
  远身金殿旁。 ( 一本无此二句 )
  浮云蔽紫闼。
  白日难回光。
  群沙秽明珠。
  众草凌孤芳。
  古来共叹息。
  流泪空沾裳。
 
  其三十八
  
  孤兰生幽园。
  众草共芜没。
  虽照阳春晖。
  复悲高秋月。
  飞霜早淅沥。
  绿艳恐休歇。
  若无清风吹。
  香气为谁发。
 
  其三十九
  
  登高望四海。
  天地何漫漫。
  霜被群物秋。
  风飘大荒寒。
  荣华东流水。
  万事皆波澜。
  白日掩徂辉。
  浮云无定端。
  梧桐巢燕雀。
  枳棘栖鸳鸾。
  且复归去来。
  剑歌行路难。 ( 行一作悲 )   
  ( 此诗一作
  登高望四海。
  天地何漫漫。
  霜被群物秋。
  风飘大荒寒。
  杀气落乔木。
  浮云蔽层峦。
  孤凤鸣天倪。
  遗声何辛酸。
  游人悲旧国。
  抚心亦盘桓。
  倚剑歌所思。
  曲终涕泗澜。)
 
  其四十
  
  凤饥不啄粟。
  所食唯琅玕。
  焉能与群鸡。
  刺蹙争一餐。 ( 刺蹙一作蹙促 )
  朝鸣昆丘树。
  夕饮砥柱湍。
  
  归飞海路远。
  独宿天霜寒。
  幸遇王子晋。
  结交青云端。
  怀恩未得报。
  感别空长叹。
 
  其四十一
  
  朝弄紫泥海。
(泥一作沂)又 ( 一作朝驾碧鸾车 )
  夕披丹霞裳。
  挥手折若木。
  拂此西日光。
  云卧游八极。 ( 卧一作举 )
  玉颜已千霜。 ( 已千一作如清 )
  飘飘入无倪。
  稽首祈上皇。
  呼我游太素。
  玉杯赐琼浆。
  一餐历万岁。
  何用还故乡。
  永随长风去。
  天外恣飘扬。
  ( 一本无此二句 )
  
  其四十二
  
  摇裔双白鸥。
  鸣飞沧江流。
  宜与海人狎。
  岂伊云鹤俦。
  寄形宿沙月。 ( 形一作影 )
  沿芳戏春洲。
  吾亦洗心者。
  忘机从尔游。
 
  其四十三
  
  周穆八荒意。
  汉皇万乘尊。
  淫乐心不极。
  雄豪安足论。
  西海宴王母。
  北宫邀上元。
  瑶水闻遗歌。
  玉杯竟空言。
  灵迹成蔓草。
  徒悲千载魂。
 
  其四十四
  
  绿萝纷葳蕤。
  缭绕松柏枝。
  草木有所托。
  岁寒尚不移。
  奈何夭桃色。
  坐叹葑菲诗。
  玉颜艳红彩。
  云发非素丝。
  君子恩已毕。
  贱妾将何为。
 
  其四十五
  
  八荒驰惊飚。
  万物尽凋落。
  浮云蔽颓阳。
  洪波振大壑。
  龙凤脱罔罟。
  飘摇将安托。
  去去乘白驹。
  空山咏场藿。
  
  其四十六
  
  一百四十年。
  国容何赫然。
  隐隐五凤楼。
  峨峨横三川。
  王侯象星月。
  宾客如云烟。   
  ( 以上六句一作
  帝京信佳丽。
  国容何赫然。
  剑戟拥九关。
  歌钟沸三川。
  蓬莱象天构。
  珠翠夸云仙。)
  
  斗鸡金宫里。
  蹴鞠瑶台边。
  举动摇白日。
  指挥回青天。
  当涂何翕忽。
  失路长弃捐。
  独有扬执戟。
  闭关草太玄。
 
  其四十七
  
  桃花开东园。
  含笑夸白日。
  偶蒙东风荣。
  生此艳阳质。 ( 生一作矜 )
  岂无佳人色。
  但恐花不实。
  宛转龙火飞。
  零落早相失。
  讵知南山松。
  独立自萧瑟。   
  ( 此诗一作
  芙蓉娇绿波。
  桃李夸白日。
  偶蒙春风荣。
  生此艳阳质。
  岂无佳人色。
  但恐花不实。
  宛转龙火飞。
  零落互相失。
  讵知凌寒松。
  千载长守一。)
 
  其四十八
  
  秦皇按宝剑。
  赫怒震威神。
  逐日巡海右。
  驱石驾沧津。 ( 驾一作架)
  征卒空九寓。
  作桥伤万人。
  但求蓬岛药。
  岂思农扈春。
  力尽功不赡。
  千载为悲辛。
 
  其四十九
  
  美人出南国。
  灼灼芙蓉姿。
  皓齿终不发。
  芳心空自持。
  由来紫宫女。
  共妒青蛾眉。
  归去潇湘沚。
  沉吟何足悲。
 
  其五十
  
  宋国梧台东。
  野人得燕石。   
  ( 以上二句一作
  宋人枉千金。
  去国买燕石。)
  
  夸作天下珍。
  却哂赵王璧。
  赵璧无缁磷。
  燕石非贞真。
  流俗多错误。
  岂知玉与珉。
 
  其五十一
  
  殷後乱天纪。
  楚怀亦已昏。
  夷羊满中野。
  皙裼高门。
  比干谏而死。
  屈平窜湘源。
  虎口何婉娈。
  女媭空婵媛。
  彭咸久沦没。
  此意与谁论。
 
  其五十二
  
  青春流惊湍。
  朱明骤回薄。 ( 明一作火 )
  不忍看秋蓬。
  飘扬竟何托。
  光风灭兰蕙。
  白露洒葵藿。 ( 洒葵藿一作委萧藿 )
  美人不我期。
  草木日零落。
 
  其五十三
  
  战国何纷纷。
  兵戈乱浮云。
  赵倚两虎斗。
  晋为六卿分。
  奸臣欲窃位。
  树党自相群。
  果然田成子。
  一旦杀齐君。
 
  其五十四
  
  倚剑登高台。
  悠悠送春目。
  苍榛蔽层丘。
  琼草隐深谷。
  凤鸟鸣西海。
  欲集无珍木。
  □斯得所居。 【学子换鸟】
  蒿下盈万族。
  晋风日已颓。
  穷途方恸哭。   
  ( 以上六句一作
  翩翩众鸟飞。
  翱翔在珍木。
  群花亦便娟。
  荣耀非一族。
  归来怆途穷。
  日暮还恸哭。)
 
  其五十五
  
  齐瑟弹东吟。 ( 弹一作挥 )
  秦弦弄西音。
  慷慨动颜魄。 ( 魄一作色 )
  使人成荒淫。
  彼美佞邪子。
  婉娈来相寻。
  一笑双白璧。
  再歌千黄金。
  珍色不贵道。
  讵惜飞光沈。
  安识紫霞客。
  瑶台鸣素琴。 ( 素一作玉 )
 
  其五十六
  
  越客采明珠。
  提携出南隅。
  清辉照海月。
  美价倾皇都。
  献君君按剑。
  怀宝空长吁。
  鱼目复相哂。
  寸心增烦纡。
 
  其五十七
  
  羽族禀万化。
  小大各有依。
  周周亦何辜。
  六翮掩不挥。
  愿衔众禽翼。
  一向黄河飞。
  飞者莫我顾。
  叹息将安归。
 
  其五十八
  
  我到巫山渚。 ( 到一作行 )
  寻古登阳台。
  天空彩云灭。
  地远清风来。
  神女去已久。
  襄王安在哉。
  荒淫竟沦替。 ( 替一作没 )
  樵牧徒悲哀。
 
  其五十九
  
  恻恻泣路歧。
  哀哀悲素丝。
  路歧有南北。
  素丝易变移。
  万事固如此。
  人生无定期。
  田窦相倾夺。
  宾客互盈亏。
  世途多翻覆。 ( 一作谷风刺轻薄 )
  交道方险颉
  斗酒强然诺。
  寸心终自疑。
  张陈竟火灭。
  萧朱亦星离。
  众鸟集荣柯。
  穷鱼守枯池。
  嗟嗟失权客。 ( 权一作欢 )
  勤问何所规。 ( 规一作悲 )

   
1913年父亲谢葆璋去北京国民政府出任海军部军学司长,冰心随父迁居北京,住在铁狮子胡同中剪子巷,次年入贝满女中,1918年升入协和女子大学理预科,向往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五四”运动的爆发和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使冰心把自己的命运和民族的振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她全身心地投入时代潮流,被推选为大学学生会文书,并因此参加北京女学界联合会宣传股的工作。在爱国学生运动的激荡之下,她于1919年8月的《晨报》上,发表第一篇散文《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和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后者第一次使用了“冰心”这个笔名。由于作品直接涉及到重大的社会问题,很快发生影响。冰心说,是五四运动的一声惊雷,将她“震”上了写作的道路。之后所写的《斯人独憔悴》《去国》《秋风秋雨愁煞人》等“问题小说”,突出反映了封建家庭对人性的摧残、面对新世界两代人的激烈冲突以及军阀混战给人民带来的苦痛。其时,协和女子大学并入燕京大学,冰心以一个青年学生的身份加入了当时著名的文学研究会。她的创作在“为人生”的旗帜下源源流出,发表了引起评论界重视的小说《超人》,引起社会文坛反响的小诗《繁星》《春水》,并由此推动了新诗初期“小诗”写作的潮流。1923年,冰心以优异的成绩取得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奖学金。出国留学前后,开始陆续发表总名为《寄小读者》的通讯散文,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20岁出头的冰心,已经名满中国文坛。

  我把你这张爱嘴,

   
在去美国的杰克逊总统号邮轮上,冰心与吴文藻相识。冰心在波士顿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研究院攻读文学学位,吴文藻在达特默思学院攻读社会学,他们从相互的通信中,逐渐加深了解,1925年夏天,冰心和吴文藻不约而同到康耐尔大学补习法语,美丽的校园,幽静的环境,他们相爱了。1926年冰心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回国,吴文藻则继续留在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社会学的博士学位。冰心回国后,先后在燕京大学、北平女于文理学院和清华大学国文系任教。1929年6月15日,冰心与学成归国的吴文藻在燕京大学临湖轩举行婚礼,司徒雷登主持了他们的婚礼。

  比成着一个酒杯。

   
成家后的冰心,仍然创作不辍,作品尽情地赞美母爱、童心、大自然,同时还反映了对社会不平等现象和不同阶层生活的细致观察,纯情、隽永的笔致也透露着微讽。小说的代表性作品有1931年的《分》和1933年的《冬儿姑娘》,散文优秀作品是1931年的《南归――献给母亲的在天之灵》等。1932年,《冰心全集》分三卷本(小说、散文、诗歌各一卷),由北新书局出版,这是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第一部作家的全集。1936年,冰心随丈夫吴文藻到欧美游学一年,他们先后在日本、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苏联等地进行了广泛的访问,在英国,冰心与意识流现代派小说创作的先锋作家吴尔夫进行了交谈,他们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谈论着文学与中国的话题。

  喝不尽的葡萄美酒,

   
1938年吴文藻、冰心夫妇携子女于抗战烽火中离开北平,经上海、香港辗转至大后方云南昆明。冰心曾到呈贡简易师范学校义务授课,与全民族共同经历了战争带来的困苦和艰难,1940年移居重庆,出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不久参加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热心从事文化救亡活动,还写了《关于女人》《再寄小读者》等有影响的散文篇章。抗战胜利后,1946年11月她随丈夫、社会学家吴文藻赴日本,曾在日本东方学会和东京大学文学部讲演,后被东京大学聘为第一位外籍女教授,讲授“中国新文学”课程。在日本期间,冰心和吴文藻在复杂的条件下团结和影响海外的知识分子,积极从事爱国和平进步活动。冰心作为一位忠诚的爱国知识分子,继承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追求光明,永不止息。在抗日战争时期,她与周恩来就有过接触,应约在进步刊物上发表文章,周恩来曾邀请她访问延安,虽然未能成行,但他们的心是相通的。解放战争时期,冰心拒绝参加“国大”代表竞选,支持亲属投奔解放区。新中国成立之初,她身居日本,心向祖国,坚决支持吴文藻毅然摆脱国民党集团的正义之举。

  会使我时常沈醉!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新形势鼓舞下,吴文藻、冰心夫妇冒着生命危险,冲破重重阻难,于1951年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国。从此定居北京。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吴文藻、冰心夫妇,并对他们的爱国行动表示肯定和慰勉。冰心感受到新中国欣欣向上的民心,以百倍的精力投入到祖国的各项文化事业和国际交流活动中去。期间,她先后出访过印度、缅甸、瑞士、日本、埃及、罗马、英国、苏联等国家,在世界各国人民中间传播友谊。同时她发表大量作品,歌颂祖国,歌颂人民的新生活。她说:“我们这里没有冬天”,“我们把春天吵醒了”。她勤于翻译,出版了多种译作。她所创作的大量散文和小说,结集为《小桔灯》《樱花赞》《拾穗小扎》等,皆脍炙人口,广为流传。

  我把你这对乳头,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冰心受到冲击,家被抄了,进了“牛棚”,在烈日之下,接受造反派的批斗。1970年初,年届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咸宁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直到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即将访华,冰心与吴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党和政府交给的有关翻译任务。这时,她与吴文藻、费孝通等人,通力全作完成了《世界史纲》《世界史》等著作的翻译。在这段国家经济建设和政治生活极不正常的情况下,冰心也和她的人民一样,陷入困顿和思索之中。在十年“文革”的动乱中,尽管受到不公正对待,她坦然镇静地面对一切,坚信真理一定胜利。她时时密切关注社会主义祖国的进步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她曾在《世纪印象》一文中写到:“九十年来……我的一颗爱祖国,爱人民的心,永远是坚如金石的”。实践证明,冰心是长期与党患难与共的亲密朋友。

  比成着两座坟墓。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祖国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冰心迎来了奇迹般的生平第二次创作高潮。她不知老之将至,始终保持不断思索,永远进取,无私奉献的高尚品质,1980年6月,冰心先患脑血栓,后骨折。病痛不能令她放下手中的笔。她说“生命从八十岁开始”。她当年发表的短篇小说《空巢》,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接着又创作了《万般皆上品……》《远来的和尚》等佳作。散文方面,除《三寄小读者》外,连续创作了四组系列文章,即《想到就写》《我的自传》《关于男人》《伏枥杂记》。其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创作风格之独特,都使得她的文学成就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出现了一个壮丽的晚年景观。年近九旬时发表的《我请求》、《我感谢》、《给一个读者的信》,都是用正直、坦诚、热切的拳拳之心,说出真实的话语,显示了她对祖国、对人民深沉的爱。她身体力行,先后为家乡的小学、全国的希望工程、中国农村妇女教育与发展基金和安徽等灾区人民捐出稿费十余万元。她热烈响应巴金建立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倡议,捐出自己珍藏的大量书籍、手稿、字画,带头成立了“冰心文库”。冰心作为民间的外交使者,经常出访,足迹遍布全球,把中国的文学、文化和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带到世界各个角落。她为国家的统一和增进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做出了卓越贡献。她是我国爱国知识分子的光辉典范。1995年,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八卷本的《冰心全集》,同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出版座谈会,赵朴初、雷洁琼、费孝通、韩素音、王蒙、萧乾、谢冕等出版座谈会并发言,高度评价冰心巨大的文学成就与博大的爱心精神。

  我们俩睡在墓中,

   
冰心是世纪同龄人,一生都伴随着世纪风云变幻,一直跟上时代的脚步,坚持写作了七十五年。她是新文学运动的元老。她的写作历程,显示了从“五四”文学革命到新时期文学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伟大轨迹。她开创了多种“冰心体”的文学样式,进行了文学现代化的扎扎实实的实践。她是我国第一代儿童文学作家,是著名的中国现代小说家、散文家、诗人、翻译家。她的译作如黎巴嫩凯罗.纪伯伦的《先知》《沙与沫》,印度泰戈尔的《吉檀迦利》《园丁集》及戏剧集多种,都是公认的文学翻译精品,1995年曾因此经黎巴嫩共和国总统签署授予国家级雪松勋章。她的文学影响超越国界,作品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得到海内外读者的赞赏。

  血液儿化成甘露!

   
冰心同时是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建国以来,她历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二、三届理事会理事和书记处书记、顾问,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至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和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至五届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至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委和第八、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全国少年儿童福利基金会副会长,中国妇女联合会常委等职。她总是以爱祖国、爱人民、爱孩子的博大爱心,关注和投入各项活动。她为我国的文学事业、妇女儿童事业的发展、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19年间作[①]

   
1992年12月24日,全国性的社会学术团体冰心研究会在福州成立,著名作家巴金出任会长,此后开展了一系列的研究和活动。为了为了宣传冰心的文学成就和文学精神,由冰心研究会常务理事会提议,经中共福建省委和省政府批准,在福建省文联的直接领导下,在冰心的故乡长乐建立冰心文学馆。内设大型的《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冰心研究中心,会议厅,会客厅等,占地面积13亩,建设面积4500平方米,1997年8月25日正式落成开馆。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Venus(维纳斯),罗马神话中司美与恋爱的女神。

   
1999年2月28日21时冰心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9岁。在她报病危之后,亲自到医院看望冰心的人,其中就有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同时代表江泽民)、李岚清和中央各部门的领导、有中国作家协会的领导和作家代表。

别离

   
冰心逝世后,党和人民给她以高度的评价,称她为“二十世纪中国杰出的文学大师,忠诚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也就是说,冰心的成就和贡献是多方面的,她把她的一生都献给了孩子、祖国和人民,献给全社会和全人类。冰心的名言是“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她的一生言行,她的全部几百万的文字,都在说明她对祖国、对人民无比的爱心和对人类未来的充沛信心。她喜爱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经过历史积淀下来的一切优秀文化成果。她热爱生活,热爱美好的事物,喜爱玫瑰花的神采和风骨。她的纯真、善良、刚毅、勇敢和正直,使她在海内外读者中享有崇高的威望。中国人民为有冰心这样的文学大师而自豪。

  残月黄金梳,

   
1999年3月19日,在八宝山第一告别室,人们以独特的方式送别冰心。这里没有往日的肃杀,没有黑纱,没有白花,充溢着灵堂四周的,是大海一般的蔚蓝和玫瑰一般的鲜红。告别室的门前,大红横幅上写着“送别冰心”四个醒目的大字,灵堂内摆满了鲜花和花篮,冰心老人安卧在鲜花丛中,花丛前是冰心生前共同为中国文学事业奋斗的好朋友、中国作协主席巴金的花篮和家属们精心编织的大花篮。冰心生前最喜爱红玫瑰。她在一个世纪的生涯里,始终如一地将玫瑰一般的爱献给祖国、献给人民,献给这个美好的世界。于是,热爱冰心的人们从昆明、从广州空运来了二千余枝最鲜的红玫瑰,以玫瑰的方式向冰心做最后的告别。

  我欲掇之赠彼姝。

   
灵堂正面在一片浅蓝色和蔚蓝色的背景之下,衬托出冰心老人手书的“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几个大字,周围是松柏,是用红玫瑰织成的红心图案。走进灵堂,耳边响起大海的波涛声,还有海鸥翱翔的欢叫声,管风琴与小号的幽雅旋律从遥远的天际飘摇而来……这是冰心最喜爱的外孙陈钢精心为姥姥准备的音乐。他从美国赶回来时,特意带回来大自然的音乐素材,由李焕之的儿子经过音乐合成而成,乐曲分为“大海”“生命”“光明”和“晚霞”四个乐章。

  彼姝不可见,

   
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丁关根、李铁映、贾庆林、温家宝、乔石等送来了花圈。李瑞环、李岚清、丁关根、王光英、程恩远、吴阶平、何鲁丽、许嘉璐、王兆国、赵朴初、钱伟长、陈俊生、孙孚凌、经叔平、罗豪才、张克辉、王文元、雷洁琼等领导同志前来向冰心老人告别。

  桥下流泉声如泫。

   
冰心去世之后,唁电如雪片一般飞来,表示哀悼的,既有文学界的老前辈、也有充满童心的小读者,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朋友,此时,灵堂外排着长长的队伍前来向冰心作最后送别的,他们中有的是专程从外地赶来送别冰心的,前来送别的多达数千人。正在参加中国作协第五届第四次全国委员会议和中国文联第六届第四次全国委员会议的作家艺术家们也来向冰心老人告别。福建省副省长潘心城等,代表家乡人民向冰心送别。向冰心送别的每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枝红玫瑰,向冰心老人三鞠躬,然后轻轻地将红玫瑰搁在冰心老人的身边,渐渐地冰心在一片红玫瑰的海洋中升腾、升华。

  晓日月桂冠,

  掇之欲上青天难。

  青天犹可上,

  生离令我情惆怅。

  〔附白〕此诗内容余曾改译如下:

  一弯残月儿

  还高挂在天上。

  一轮红日儿

  早已出自东方。

  我送了她回来,

  走到这旭川桥上;

  应着桥下流水的哀音,

  我的灵魂儿

  向我这般歌唱:

  月儿啊!

  你同那黄金梳儿一样。

  我要想爬上天去,

  把你取来;

  用着我的手儿,

  插在她的头上。

  咳!

  天这样的高,

  我怎能爬得上?

  天这样的高,

  我纵能爬得上,

  我的爱呀!

  你今儿到了哪方?

  太阳呀!

  你同那月桂冠儿一样。

  我要想爬上天去,

  把你取来;

  借着她的手儿,

  戴在我的头上。

  咳!

  天这样的高,

  我怎能爬得上?

  天这样的高,

  我纵能爬得上,

  我的爱呀!

  你今儿到了哪方?

  一弯残月儿

  还高挂在天上。

  一轮红日儿

  早已出自东方。

  我送了她回来

  走到这旭川桥上;

  应着桥下流水的哀音,

  我的灵魂儿

  向我这般歌唱。

  1919年3、4月间作[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一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春愁

  是我意凄迷?

  是天萧条耶?

  如何春日光,

  惨淡无明辉?

  如何彼岸山,

  低头不展眉?

  周遭打岸声,

  海兮汝语谁?

  海语终难解,

  空见白云飞。

  1919年3、4月间作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

司健康的女神

  Hygeia哟![①]

  你为什么弃了我?

  我若再得你蔷薇花色的脸儿来亲我,

  我便死——也灵魂安妥。

  Hygeia哟,

  你为什么弃了我?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新月与白云

  月儿呀!你好象把镀金的镰刀。

  你把这海上的松树斫倒了,

  哦,我也被你斫倒了!

  

  白云呀!你是不是解渴的凌冰?

  我怎得把你吞下喉去,

  解解我火一样的焦心?

  1919年夏秋之间作[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新月与白云分别为二题。

死的诱惑

  一

  我有一把小刀

  倚在窗边向我笑。

  她向我笑道:

  沫若,你别用心焦!

  你快来亲我的嘴儿,

  我好替你除却许多烦恼。

  

  二

  窗外的青青海水

  不住声地也向我叫号。

  她向我叫道:

  沫若,你别用心焦!

  你快来入我的怀儿,

  我好替你除却许多烦恼。

  

  〔附白〕这是我最早的诗,大概是一九一八年初夏作的。[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火葬场

  我这瘟颈子上的头颅

  好象那火葬场里的火炉;

  我的灵魂呀,早已被你烧死了!

  哦,你是哪儿来的凉风?

  你在这火葬场中

  也吹出了一株——春草。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鹭!鹭!

  你自从哪儿飞来?

  你要向哪儿飞去?

  你在空中画了一个椭圆,

  突然飞下海里,

  你又飞向空中去。

  你突然又飞下海里,

  你又飞向空中去。

  雪白的鹭!

  你到底要飞向哪儿去?

  1919年夏秋之间作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鸣蝉

  声声不息的鸣蝉呀!

  秋哟!时浪的波音哟!

  一声声长此逝了……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十月十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原注写作日期为十月二日。

晚步

  松林呀!你怎么这样清新!

  我同你住了半年,

  从也不曾看见

  这沙路儿这样平平!

  

  两乘拉货的马车从我面前经过,

  倦了的两个车夫有个在唱歌。

  他们那空车里载的是些什么?

  海潮儿应声着:平和!平和!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春蚕

  蚕儿呀,你在吐丝……

  哦,你在吐诗!

  你的诗,怎么那样地

  纤细、明媚、柔腻、纯粹!

  那样地……嗳!我已形容不出你。

  

  蚕儿呀,你的诗

  可还是出于有心?无意?

  造作矫揉?自然流泻?

  你可是为的他人?

  还是为的你自己?

  

  蚕儿呀,我想你的诗

  终怕是出于无心,

  终怕是出于自然流泻。

  你在创造你的“艺术之宫”,

  终怕是为的你自己。

  本篇最初见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出版的上海《新的小说》二卷一期。在这一期中载有作者一九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致陈建雷的《论诗》通信,信中录有题为《春蚕》的诗,但与收入《女神》的本诗在字句上有较大的不同。

蜜桑索罗普之夜歌

  无边天海呀!

  一个水银的浮沤!

  上有星汉湛波,

  下有融晶泛流,

  正是有生之伦睡眠时候。

  我独披着件白孔雀的羽衣,

  遥遥地,遥遥地,

  在一只象牙舟上翘首。

  

  啊,我与其学做个泪珠的鲛人,[①]

  返向那沈黑的海底流泪偷生,

  宁在这缥缈的银辉之中,

  就好象那个坠落了的星辰,

  曳着带幻灭的美光,

  向着“无穷”长殒!

  前进!……前进!

  莫辜负了前面的那轮月明!

  1920年11月23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三月十五日出版的北京《少年中国》(季刊)第二卷第九期田汉所译《沙乐美》之译文前。发表时和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另有副题:“此诗呈Salomé之作者与寿昌”。Salomé(《莎乐美》),英国诗人王尔德(O.Wilde,1856-1900)所作剧本。作者原注:密桑索罗普(Misanthrope),厌世者。

霁月

  淡淡地,幽光

  浸洗着海上的森林。

  森林中寥寂深深,

  还滴着黄昏时分的新雨。

  

  云母面就了般的白杨行道

  坦坦地在我面前导引,

  引我向沈默的海边徐行。

  一阵阵的暗香和我亲吻。

  

  我身上觉着轻寒,

  你偏那样地云衣重裹,

  你团无缺的明月哟,

  请借件缟素的衣裳给我。

  

  我眼中莫有睡眠,

  你偏那样地雾帷深锁。

  

  你渊默无声的银海哟,

  请提起幽渺的波音和我。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晴朝

  池上几株新柳,

  柳下一座长亭,

  亭中坐着我和儿,

  池中映着日和云。

  

  鸡声、群鸟声、鹦鹉声,

  溶流着的水晶一样!

  粉蝶儿飞去飞来,

  泥燕儿飞来飞往。

  

  落叶蹁跹,

  飞下池中水。

  绿叶蹁跹,

  翻弄空中银辉。

  

  一只白鸟

  来在池中飞舞。

  哦,一湾的碎玉!

  无限的青蒲!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九月七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岸上

  其一

  岸上的微风

  早已这么清和!

  远远的海天之交,

  只剩着晚红一线。

  海水渊青,

  沈默着断绝声哗。

  青青的郊原中,

  慢慢地移着步儿,

  只惊得草里的虾蟆四窜。

  渔家处处,

  吐放着朵朵有凉意的圆光。

  一轮皓月儿

  早在那天心孤照。

  我吹着支

  小小的哈牟尼笳,[①]

  坐在这海岸边的破船板上。

  一种寥寂的幽音

  好象要充满那莹洁的寰空。

  我的身心

  好象是——融化着在。

  1920年7月26日

  

  其二

  天又昏黄了。

  我独自一人

  坐在这海岸上的渔舟里面,

  我正对着那轮皓皓的月华,

  深不可测的青空!

  深不可测的天海呀!

  海湾中喧豗着的涛声

  猛烈地在我背后推荡!

  Poseidon呀,[②]

  你要把这只渔舟

  替我推到那天海里去?

  1920年7月27日

  

  其三

  哦,火!

  铅灰色的渔家顶上,

  昏昏的一团红火!

  鲜红了……嫩红了……

  橙黄了……金黄了……

  依然还是那轮皓皓的月华!

  “无穷世界的海边群儿相遇。

  无际的青天静临,

  不静的海水喧豗。

  无穷世界的海边群儿相遇,叫着,跳着。”[③]

  我又坐在这破船板上,

  我的阿和

  和着一些孩儿们

  同在沙中游戏。

  我念着泰戈尔的一首诗,

  我也去和着他们游戏。

  嗳!我怎能成就个纯洁的孩儿?

  1920年7月29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发表时和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题为《岸上三首》。

晨兴

  月光一样的朝暾

  照透了这蓊郁着的森林,

  银白色的沙中交横着迷离的疏影。

  

  松林外海水清澄,

  远远的海中岛影昏昏,

  好象是,还在恋着他昨宵的梦境。

  

  携着个稚子徐行,

  耳琴中交响着鸡声、鸟声,

  我的心琴也微微地起了共鸣。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

春之胎动

  独坐北窗下举目向楼外四望:

  春在大自然的怀中胎动着在了!

  

  远远一带海水呈着雌虹般的彩色,

  俄而带紫,俄而深蓝,俄而嫩绿。

    

  暗影与明辉在黄色的草原头交互浮动,

  如象有探海灯在转换着的一般。

  

  天空最高处作玉蓝色,有几朵白云飞驰;

  白云的缘边色如乳糜,叫人微微眩目。

  

  楼下一只白雄鸡,戴着鲜红的柔冠,

  长长的声音叫得已有几分倦意了。

  

  几只杂色的牝鸡偃伏在旁边的沙地中,

  那些女郎们都带着些娇慵无力的样儿。

  

  海上吹来的微风才在鸡尾上动摇,

  早悄悄地偷来吻我的颜面,又偷跑了。

  

  空漠处时而有小鸟的歌声。

  几朵白云不知飞向何处去了。

  

  海面上突然飞来一片白帆……

  不一刹那间也不知飞向何处去了。

  2月26日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

日暮的婚筵

  夕阳,笼在蔷薇花色的纱罗中,

  如象满月一轮,寂然有所思索。

  

  恋着她的海水也故意装出个平静的样儿,

  可他嫩绿的绢衣却遮不过他心中的激动。

  

  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笑语娟娟地,

  在枯草原中替他们准备着结欢的婚筵。

  

  新嫁娘最后涨红了她丰满的庞儿,

  被她最心爱的情郎拥抱着去了。

  2月28日

  本篇收入《女神》前未见发表过。

新生

  紫萝兰的,

  圆锥。

  乳白色的,

  雾帷。

  黄黄地,

  青青地,

  地球大大地

  呼吸着朝气。

  火车

  高笑

  向……向……

  向……向……

  向着黄……

  向着黄……

  向着黄金的太阳

  飞……飞……飞……

  飞跑,

  飞跑,

  

  飞跑。

  好!好!好!……

  1921年4月1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原题《归国吟》。

海舟中望日出

  铅的圆空,

  蓝靛的大洋,

  四望都无有,

  只有动乱,荒凉,

  黑汹汹的煤烟

  恶魔一样!

  

  云彩染了金黄,

  还有一个爪痕露在天上。

  那只黑色的海鸥

  可要飞向何往?

  

  我的心儿,好象

  醉了一般模样。

  我倚着船栏,

  吐着胆浆……

  

  哦!太阳!

  白晶晶地一个圆珰!

  在那海边天际

  黑云头上低昂。

  我好容易才得盼见了你的容光!

  你请替我唱着凯旋歌哟!

  我今朝可算是战胜了海洋!

  4月3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黄浦江口

  平和之乡哟!

  我的父母之邦!

  岸草那么青翠!

  流水这般嫩黄!

  

  我倚着船栏远望,

  平坦的大地如象海洋,

  除了一些青翠的柳波,

  全没有山崖阻障。

  

  小舟在波上簸扬,

  人们如在梦中一样。

  平和之乡哟!

  我的父母之邦!

  4月3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上海印象

  我从梦中惊醒了!

  Disillusion[①]的悲哀哟!

  

  游闲的尸,

  淫嚣的肉,

  长的男袍,

  短的女袖,

  满目都是骷髅,

  满街都是灵柩,

  乱闯,

  乱走。

  我的眼儿泪流,

  我的心儿作呕。

  我从梦中惊醒了。

  Disillusion的悲哀哟!

  4月4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西湖纪游

  沪杭车中

  

  一

  我已几天不见夕阳了,

  那天上的晚红

  不是我焦沸着的心血吗?

  我本是“自然”的儿,

  我要向我母怀中飞去!

  

  二

  巨朗的长庚[①]

  照在我故乡的天野,

  啊!我所渴仰着的西方哟!

  紫色的煤烟

  散成了一朵朵的浮云

  向空中消去。

  哦!这清冷的晚风!

  火狱中的上海哟!

  

  我又弃你去了。

  

    三

  火车向着南行,

  我的心思和他成个十字:

  我一心念着我西蜀的娘,

  我一心又念着我东国的儿,

  我才好象个受着磔刑的耶稣哟!

  

    四

  唉!我怪可怜的同胞们哟!

  你们有的只拚命赌钱,

  有的只拚命吸烟,

  有的连倾啤酒几杯,

  有的连翻番菜几盘,

  有的只顾酣笑,

  有的只顾乱谈。

  你们请看哟!

  那几个肃静的西人

  一心在勘校原稿哟!

  那几个骄慢的东人

  在一旁嗤笑你们哟!

  啊!我的眼睛痛呀!痛呀!

  要被百度以上的泪泉涨破了!

  

  我怪可怜的同胞们哟!

  4月8日

雷峰塔下[②]

  其一

  

  雷峰塔下

  一个锄地的老人

  脱去了上身的棉衣

  挂在一旁嫩桑的枝上。

  他息着锄头,

  举起头来看我。

  哦,他那慈和的眼光,

  他那健康的黄脸,

  他那斑白的须髯,

  他那筋脉隆起的金手。

  我想去跪在他的面前,

  叫他一声:“我的爹!”

  把他脚上的黄泥舔个干净。

  

  其二

  菜花黄,

  湖草平,

  

  杨柳毵毵,

  湖中生倒影。

  

  朝日曛,

  鸟声温,

  远景昏昏,

  梦中的幻境。

  好风轻,

  天宇莹,

  云波层层,

  舟在天上行。

  4月9日

赵公祠畔

  钟声,

  鸦鸟鸣,

  赵公祠畔

  朝气氤氲。

  儿童的歌声远闻。

  

  醉红的新叶,

  青嫩的草藤,

  高标的林树

  都含着梦中幽韵。

  白堤前横,

  湖中柳影青青。

  两张明镜!

  

  草上的雨声

  打断了我的写生。

  红的草叶不知名,

  摘去问问舟人。

  

  雨打平湖点点,

  舟人相接殷勤。

  登舟问草名,

  我才不辨他的土音。

  汲取一杯湖水,

  把来当作花瓶。

三潭印月

  一

  沿堤的杨柳

  倒映潭心,

  

  苍黄、绿嫩。

  不须有月来,

  已自可人。

  

  二

  缓步潭中曲径,

  烟雨溟溟,衣裳重了几分。

  雨中望湖

  ——湖畔公园小御碑亭上

  

  雨声这么大了,

  湖水却染成一片粉红。

  四围昏蒙的天

  也都带着醉容。

  

  浴沐着的西子哟,[③]

  裸体的美哟!

  我的身中……

  这么不可言说的寒噤!

  哦,来了几位写生的姑娘,

  可是,unschoeh。[④]

  4月10日

司春的女神歌

  司春的女神来了。

  提着花篮来了。

  散着花儿来了。

  唱着歌儿来了。

  

  “我们催着花儿开,

  我们散着花儿来,

  我们的花儿

  只许农人簪戴。”

  

  红的桃花,白的李花,

  黄的菜花,蓝的豆花,

  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草花,

  散在树上,散在地上,

  散在农人们的田上。

  沿路走,沿路唱:

  

  “花儿也为诗人开,

  我们也为诗人来,

  如今的诗人

  可惜还在吃奶。”

  司春的女神去了。

  提着花篮去了。

  散完花儿去了。

  唱着歌儿去了。

  4月11日,游西湖归,沪杭车中作。

  本篇最初分别以《沪杭车中》、《雷峰塔下》、《赵公祠畔》、《三潭印月》、《雨中望湖》和《司春的女神歌》为题,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二十八日、三十日和五月二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

  注释:

  第 130
页[①]这首诗的写作时间,在作者其他著作中有不同的记载。据作者一九三六年九月四日所写《我的作诗的经过》一文说,这诗(文中诗题作《维奴司》)是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夏秋之交与《新月与白云》、《死的诱惑》、《别离》等诗先后作的,而在《学生时代·创造十年》第三节中则说《死的诱惑》、《新月与白云》、《离别》等诗是一九一八年做的。

  第 133
页[①]这里所注写作时间与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记载的有出入。请参看前首《Venus》注。又一九四一年作者所写《五十年简谱》也说《残月黄金梳》(即本篇)及《死的诱惑》等诗为一九一六年作。

  第 135
页[①]Hygeia,希腊文为Hygieia(许癸厄亚),古希腊神话中司健康的女神。

  第 136
页[①]这里写作时间与作者其他著作中所记载的有出入。请参看前首《Venus》注。

  第 138
页[①]这首诗的写作时间,作者在其他著作中所说与这里所注有出入。请参看前首《Venus》注和《别离》题注。

  第 144
页[①]鲛人,神话中的人鱼,泣泪成珠。见三国魏曹植《七启》和《文选》晋代左思《吴都赋》及注。

  第 150 页[①]哈牟尼笳(Harmonica),口琴。

  第 151 页[②]Poseidon,波塞冬,希腊神话中的海神。

  第 152 页[③]这是泰戈尔的长诗《吉檀迦利》中的诗句。

  第 162 页[①]Disillusion,幻灭。

  第 163
页[①]长庚,即金星。我国古代称金星为太白,晨出东方为启明,昏见西方为长庚。

  第 165
页[②]雷峰塔,在杭州西湖南岸夕照山上,五代吴越王钱俶时建。“雷峰夕照”,是“西湖十景”之一。此塔已于一九二四年倾圮。

  第 168
页[③]西子,原指春秋时越国美女西施。宋代诗人苏轼用她比拟风光秀丽的杭州西湖。有诗云:“欲把西湖比西子,淡装浓抹总相宜。”因此后人也称西湖为西子湖。这里是用双关语意,代指杭州西湖。

  第 168 页[④]unschoen,不美丽、不漂亮。

  〔本集注释者:鲁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