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Colombe
Schneck科隆布·施内克法国记者、作家、纪录片导演。她出生在巴黎,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在巴黎第二大学取得了公共法硕士学位。毕业后,她曾在电视台做过几年记者,而后进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参与

摘要:
由金牌编剧申捷操刀,著名导演刘进执导,李小飚任总制片人,刘惠宁任监制,张嘉译担任艺术总监,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戈治均、李洪涛、扈耀之、杨皓宇、郝洋等实力派演员领衔,雷佳音、翟天临、李沁、姬他

摘要: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3
在一个爱情故事的框架里,凝集了丰富的人生内容和社会生活变动的诸多信息。农村青年高加林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回到乡里当了一个民办教师。不久又被人挤回家里当了农民。在他心灰意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Colombe
Schneck科隆布·施内克法国记者、作家、纪录片导演。她出生在巴黎,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在巴黎第二大学取得了公共法硕士学位。毕业后,她曾在电视台做过几年记者,而后进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参与制作了多档文学节目。她也是一位纪录导演,完成了《没有孩子的女人》等四部纪实影片。作为作家,她从2006年至今已出版十部小说,多次入围费米娜文学奖、花神文学奖、雷诺多文学奖。其中,《永不疲倦的施内克先生》获2007年米拉奖,《优雅谷》获2009年《费加罗夫人》杂志女主角大奖,《一位有名的女人》获2011年法兰西学院安娜·德诺瓦耶奖。故事缘起于“我”母亲的请求:给即将出生的孙女起名为莎乐美。莎乐美也是母亲表妹的名字,她于1943年消失于奥斯维辛集中营。通过调查名字背后的故事,“我”逐渐了解到长辈们以及二战时期犹太人的真实经历。他们在面对亲人消失时表现出强大的坚韧,在野蛮面前仍保有快乐、优雅的能力。“我”最终领悟到,对这些伤痛真正的弥补就是继承这段历史。2018年1月,科隆布的中篇纪实小说《弥补》由九久读书人出版。该小说获法国文人协会蒂德·莫尼埃奖,入围费米娜文学奖、《Elle》杂志读者奖等多个奖项,并被翻译成意大利语、波兰语、德语、荷兰语等。小说围绕二战期间犹太人大屠杀的历史展开。作为犹太后裔,科隆布·施内克用文字讲述家族中消失的身影。她尤其关注到女性在灾难中生生不息的力量,这也是这一沉重主题中最明亮、隽永的部分之一。近日,科隆布·施内克受中欧国际文学节邀请来到中国。5月26日下午2点,她将在上海静安大悦城的西西弗书店里与读者们畅谈《弥补》、她的多重职业身份、她对女性话题的关注。文学作品列表:2006,《永不疲倦的施内克先生》L’Increvable
Monsieur Schneck ;2007,《小宝贝》Sa petite chérie;2008,《优雅谷》Val
de
Grâce,获得2009年《费加罗》杂志“女主人公”大奖,入围勒诺多文学奖、行际盟友奖、双叟文学奖;2010,《一位有名的女人》Une
femme célèbre, 入围行际盟友奖、花神文学奖;2012,《弥补》La Réparation,
入围费米娜文学奖、行际盟友奖、《Elle》杂志读者选择奖、FNAC年度小说;2014,《我的小考尔德》
Mon petit Calder;2014,《一九六七年五月》Mai
1967,入选穹顶奖短名单;2015,《十七岁》Dix-sept
ans;2015,《慈悲姐妹》Sœurs de miséricorde;2018,《我父亲的战争》Les
guerres de mon
père纪录片列表:1999,《核,一场漫长的沉默》Nucléaire, un si long
silence;1999,《当我落入电视》Quand je suis tombé dans la
télévision;2014,《没有孩子的女人,可疑的女人》Femmes
suspectes;2014,《年老的恋人们》Les vieux amoureux

飞天奖电视剧《白鹿原》再度上星 5.22广东河北强势归来
由金牌编剧申捷操刀,著名导演刘进执导,李小飚任总制片人,刘惠宁任监制,张嘉译担任艺术总监,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戈治均、李洪涛、扈耀之、杨皓宇、郝洋等实力派演员领衔,雷佳音、翟天临、李沁、姬他、邓伦、王骁、孙铱、田昊、孙浩、张瑶、斯琴高娃等新生代演员加盟的史诗传奇巨制《白鹿原》将于5月22日登陆广东卫视与河北卫视,进行二轮上星播出。
《白鹿原》改编自文学巨匠陈忠实“茅盾文学奖”获奖同名长篇小说,以陕西关中平原上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之间恩怨纷争的故事。《白鹿原》在第一轮播出时,因其的精良制作与完成度极高的剧情引起了业内广泛的好评,被誉为2017年的“国产剧良心巨制”,并在今年年初获得了飞天奖“历史题材优秀电视剧奖”。《白鹿原》在专业奖项的加持下,二轮播出仍然备受关注。
严格遵从原著 一轮播出广受好评
《白鹿原》从形式上“全景式”还原了这部长达50万字的经典作品。该剧完美的用实景拍摄再现金黄的麦田与弯腰割麦的麦客,有时又会切至连绵的山丘与颠簸行进的马车。除了用实景还原以外,《白鹿原》更是将两大家族的斗争史融进中国历史的发展长河,从侧面反映辛亥革命、军阀混战时期波云诡谲的政治形势,不仅在故事上遵从了原著,也极大的规避了小说改编的违和感。据悉,《白鹿原》剧组秉承着原著作者陈忠实“激荡百年国史,再铸白鹿精魂”的创作精神,力求将剧中近20个主要角色、94个重点人物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在原作者与剧组的严格要求下,《白鹿原》剧中的场景得以经典再现,所有人物充分释放与展示。
《白鹿原》极高的还原度,一经播出便广受好评。在一轮播出时,《白鹿原》便在豆瓣收获了8.8的超高评分,视频网站的单网独播播放量更是突破70亿次,有的观众甚至评价“看张嘉译吃面竟然看饿了”。除此之外,《白鹿原》也树立了业界的小说改编剧标杆。据悉,该剧播出之后便被列为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南方周末》等报刊均以整版篇幅对《白鹿原》进行评论报道,不少专家对该剧给予高度评价,赞誉该剧为“国剧门脸”,名著改编电视剧里程碑式的作品。
谱写中华文化 历史性获权威认可
《白鹿原》以谱写中华精神为核心主旨。全剧以白嘉轩等为代表的关中传统文化精神为主线,同时汲取鹿兆鹏、白灵等角色的精神气质,渗透进特定时代的历史传承,通过历史变革,逐渐觉醒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意识。在这种巧妙编排下,《白鹿原》极具浓郁艺术风范和民族文化气息:大到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传承、封建时代女性权益的抗争;小到白鹿村的家族祠堂,白鹿原人的婚丧嫁娶、生老病死等仪式,中华文化以大套小,以小见大,将中华本土民俗风情在电视剧中展现的淋漓尽致。除此之外,麦地、土窑、戏楼、老腔、秦腔、油泼面、羊肉泡馍等标志性符号也无时无刻的穿插在电视剧的细节里,间接提升了该剧的文化气息。
《白鹿原》独特的艺术气质更是得到了专业奖项的认可。在2018年4月3日举办的“第31届电视剧飞天奖颁奖典礼”中,《白鹿原》获得了“历史题材优秀电视剧奖”。飞天奖评审专家专家指出《白鹿原》承继了原著丰富的文化含量,在把握住原著精华的前提下将文学语言所塑造的形象按照电视剧的视听规律转化,按照电视剧的艺术特征重新塑造人物,实现了文字到视听的完美转换,不仅在历史观上实现了深化,也吸取了今天我们对文化自信、文化自觉新的理解,使《白鹿原》保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更有吸引力、感染力和传播力。
电视剧版《白鹿原》由陕西光中影视投资有限公司、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佳和晖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西安曲江影视投资有限公司、知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东阳三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西安曲江光中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承制,经过了观众与专业评审的双重认可,再度起航可谓是信心满满。究竟《白鹿原》能否再度掀起追剧浪潮?悬念将于5月22日广东卫视、河北卫视黄金档播出时揭晓,敬请期待!
收藏 收藏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3
在一个爱情故事的框架里,凝集了丰富的人生内容和社会生活变动的诸多信息。农村青年高加林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回到乡里当了一个民办教师。不久又被人挤回家里当了农民。在他心灰意冷之时,农村姑娘巧珍炽热的爱情使他振足起来。一个偶尔的机会,他又来到县城广播站工作,当他抵挡不住中学同学的城市姑娘黄亚萍的追求,断绝了与巧珍的爱情后不久,组织上查明他是通过不正当途径进城的,于是取消了公职,重又打发他回到农村;这时,即将迁居南方城市的黄亚萍也与他分手,而遭心灵打击的巧珍则早已嫁人,高加林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回到村里,扑倒在家乡的黄土地上,流下了痛苦、悔恨的泪水。路遥说过,他始终关注的焦点是“城乡交叉地带”。
其实,他所说的“乡”果然是名副其实,但“城”却并非“城市”而只是“城镇”,但与乡村相比,两者的文化落差还是十分明显的。社会文明的发展变迁,总是从“城市”、“城镇”而后波及乡村,所以,关注城乡地带变化,即便从反映80年代农村变革的角度,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小说《人生》就是通过城乡交叉地带的青年人的爱情故事的描写,开掘了现实生活中饱含的富于诗意的美好内容,也尖锐地揭露出生活中的丑恶与庸俗,强烈体现出变革时期的农村青年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中所面临的矛盾、痛苦心理
.小说的主人公高加林是一个颇具新意和深度的人物形象,他那由社会和性格的综合作用而形成的命运际遇,折射了丰富斑驳的社会生活内容。借助这一人物形象,小说触及了城乡交叉地带的社会的、道德的、心理的各种矛盾,实现了作者“力求真实和本质地反映出作品所涉及的那部分生活内容的”的目的。在高加林的性格中,错综复杂地交织着自尊、自卑、自信等方面的性格因素,好象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四边形”在互相冲突,互相牵制,从而在一次次骚动和斗争中决定着他的选择,产生一个总的结果。这个结果似乎不以旁人的意志为转移,也是与高加林的本意相对立的。小说通过高加林和刘巧珍的爱情悲剧多层次地展现了高加林这种的悲剧性格的形成过程。高加林与传统道德观念有着千丝万搂的联系,他对爱情是相当严肃的,他对巧珍也有着真实的感情,但在变动着的现实中,在他对城乡生活的差异有了强烈的感受之后,他被实现个人愿望的可能而引起的骚动所折磨:一方面他留恋乡村的淳朴,更留恋与巧珍的感情,另一方面又厌倦农村传统落后的生活方式,向往城市文明,希望能在那里实现自己新的更大的人生价值。对他来说,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甜蜜而痛苦的矛盾。由于偶尔的机会,他的命运出现了转机,他对生活、对自己作了重新的估量。最后,他与刘巧珍的爱情终于被与黄雅萍的世俗爱情所替代。他与刘巧珍的分手标志着与土地和它象征着传统乡村生活的决裂,他在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上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一步合法却似乎不尽赶理和合情,特别是它对巧珍所带来的伤害更令人遗憾,就是他自己也难免内疚和不安,他在心里谴责自己:“你是一个混蛋!你已经不要良心了,还想良心干什么?……”自我谴责背后是一种痛苦搏斗后的自我肯定。最终他把来自内心的良心发现和来自外部的责难全部否定,“为了远大的前程,必须作出牺牲!有时对自己也要残酷一些。”这里个人主义的排他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表现,在这一两难选择中,人生的含义终因被他误解,社会变成了一座动物化了的竞技场。但作者并没有回避高加林选择的合理因素,高加林的悲剧同样给读者这样的启示:倘若古老而淳朴的乡村文化不能产生更高的物质和精神的要求,倘若刘巧珍诚挚又深沉的爱情始终不能满足高加林个人愿望中的合理部分,那么,传统生活哲学如何说服他、束缚他呢?这里,作者显然已经超越了早期“改革文学”中对人物及其处境作二元对立的简单化处理方式,而是深入到社会变化所引起的道德和心理层面,以城乡交叉地带为了望社会人生的窗口,从一个年轻人的视角切入社会,既敏锐地捕捉着嬗递着的时代脉搏,真切地感受生活中朴素深沉的美,又对社会变迁的观察融入个人人生选择中的矛盾和思考当中,在把矛盾和困惑交给读者的同时,也把启示给予了读者。路遥的小说叙述,朴实、深沉、厚重、蕴藉,其中的人物大多元气充沛,除了高加林之外,另一个主要人物刘巧珍的形象也被塑造得生动感人,她那“像金子一样纯净,像流水一样柔情”的性格和灵魂,也给人予深刻的印象。作者始终认为,文学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以后的相当长时间内,仍然会有蓬勃的生命力。这样的自信力在《人生》中已经得到了证明,在他的长篇遗作《平凡的世界》体现得更加有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