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第一章华丽的出场》在如今飞速发展的世界,繁华的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何况还是炎热的夏天,但总会有一抹清凉出现在你的视线在机场的出口处,一抹艳丽出现在所有的人眼前,她上身紫色吊带背心,下身蓝色牛仔裤,

摘要:
字言:因为是故事,所以在一开始已经死去。这是一片生灵字符,没有人会去拯救他们,只有在哪一天他们被我记起,我才会去怜悯他们,给他们生命(那年我在高三,当所有人都在那些他们手中纤细而坚固的笔杆子敲打着自己

摘要: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

《第一章华丽的出场》

字言:因为是故事,所以在一开始已经死去。这是一片生灵字符,没有人会去拯救他们,只有在哪一天他们被我记起,我才会去怜悯他们,给他们生命(那年我在高三,当所有人都在那些他们手中纤细而坚固的笔杆子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之时,我却行走在大沙漠里)

〔云之城,云上之城墟,不在人间之境。情事皆幻境而生。谨叙吾之年少理想国〕

在如今飞速发展的世界,繁华的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何况还是炎热的夏天,但总会有一抹清凉出现在你的视线……

人物介绍①一滩沙漠②暴风③我

蓝小鲸离开云之城第一百零二天。

在机场的出口处,一抹艳丽出现在所有的人眼前,她上身紫色吊带背心,下身蓝色牛仔裤,把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一条纤细的长腿,不难看出她的身高在170以上,

①一滩沙漠——渐行渐远的自我,明明还能认认真真地努力,而沉溺与暴风给自己的惊险刺激的快感里,荒漠了自己。之后的悲凉的梦境成为了现实。错误越积越多,失败越来越近,希望越来越渺茫,人生越来越无味。②暴风——现实的诱惑。华丽的外表,盛装地展现自己的最美,华而不实。强大的吸取着青春的年华。生活的毒瘤,人生的毒害,污染着青春的灿烂的笑脸。③暴风过去后走在沙漠里的自己。

在他离开的第二十三天,我在城外遇到一只瘫痪的鲸鱼。正当我准备磨牙开宴,思忖着哪一块膏脂最厚,可以制作明烛。但这头鲸鱼幽幽的醒来,一明亮透澈的双眸瞬间俘获我的心魄,我闭嘴不再谈吃,我害怕我这骨瘦如柴的身体还不够大鱼怪塞牙缝的。

如婴儿般的皮肤,一头淡紫色的长发,最最特别的是她那双紫色的大眼睛,在人群中她仿佛是一个天使

沙漠静静的守候在荒芜生命的大环境里,等待着日出与日落,枯燥乏味的兴趣,看得到他们的咆哮,听得到沙砾的嘲笑,我的愚味与无知。走在沙里曾经走过的脚印上,我害怕过去所以不想去回忆,也许这就叫做懦弱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但我却安安稳稳善良的原谅了自己并给自己找到了完美无瑕而易碎的借口“我们要面对的是未来,我们赌注在未来,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向前,而非要回顾自己已走过的路,我们既然已经走过了过去,那么也就无所谓回忆不回忆了”。

我准备潜逃之时,背后传

她就是我们的女主紫洛,她走出人群,但人们的视线依旧没离开她分毫,直到她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记得那是第一次暴风卷袭着曾经无限生机的沙漠,巨大而强劲的漩涡,极速地旋转着,周围弥散围绕的尘沙漫天飞舞,闪烁着几滴光芒,照耀脚下无动于衷而可伶的生命,点点上升。如同梦境般飘飘如乎,浅浅淡淡黄如巨柱般移动在死寂的沙漠里,旁边的沙子却感到另一翻的寂寞,或许它也无法体验到那种恐惧而暗暗自喜的妙。或许在这个死如一滩臭水般的宁静里,只有暴风可能给他们带来一场盛宴,当他们经历死神的洗礼之时,他们已有死亡的觉悟,他们知道自己将会改变,而在迅雷不及耳的死亡倒计时速度下享受着死亡。

来慵懒的声音:“你就是这么对待伤患的吗?你要宰我,也得拖回去涮洗干净了,不是吗,安?”

《第二章陌生的亲人》

然而,一片的沙漠还是一片沙漠。虽然最初的模样已经有所产生了微妙而又显得吃惊的变化。之后,暴风如期而至,沙子们没有达到自己所想象的效果,更让他们不安的是,沙漠在一次次的扩大,周围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沙漠的触角慢慢伸向渺茫,静静地躺,而我在沉重的走着,面无表情。

他以伤患为由,害我背他入城时像拆散了筋骨。当我在悲戚之时,想到童话中有一美丽的田螺姑娘,但为什么我捡到的却是一只很胖很胖的鱼。我只好默默咽泪长叹。

紫洛推开10年未进入的“家”,她还记得七岁她离开时的样子,这是一栋很美丽的别墅,也略显奢侈,但并不影响什么,这里和十年前没什么变化很大的房子,寂静的可怕,好像没有一个人,但屋子里却整洁干净,

——精彩生活,美丽人生。

而他正微笑地看着我说:“你可以叫我阿蓝。你可以替我更衣沐浴了。但,你刷牙了没?不过鲸鱼肉不怎么好吃。”他隐匿了嘴角浅浅的笑,双眸含情。

紫洛这次回来只有一个人,因为她那对狠心的父母把她丢下去所谓的重温蜜月之旅,找回逝去的青春,都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了,还搞这些,而她偏偏属于未成年被“遣送”到她的哥哥这里,

在云之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颔骨越长越尖,脸上的横肉渐渐隐去,身体日渐瘦削

虽是兄妹但他们却也有十年未见,但却是真的亲兄妹,她也曾怪过她的父母狠心,当年怎么忍心把只有比她大六岁的哥哥独自一人留在这里

颀长。他日渐长得像蓝小鲸。他有琥珀蓝的双眸,却看不到光亮。这是他的一个秘密。但他生气时两颊会浮现隐隐的鳃,他还是一个腹黑魔王。而蓝小鲸不会。

也许其中的内幕只有那对夫妇知道,她也不敢想她的哥哥是怎么生活到现在的,但这就是事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陌生的哥哥”,

人们都说胖子是一种温柔的动物。但却不知瘦下的胖子很凶残。

但她会努力让他接受她,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紫洛也很累了,便不知不觉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除夕之夜。

工作了一天的许流年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熟睡的人儿,看着她安详的睡颜,不自觉露出容,随即消失不见,露出邪魅的笑,有些诡异……

“阿蓝,新年快乐!”

这个就是他所谓的妹妹吧,的确美的像天使,不过游戏也开始了,我要把我这些年所缺失的和被你夺走了一一讨回来,

“笨蛋,不要离烟火那么近啦!”

其实你不应该…不应该再回来……他故意放大脚步声想要惊醒熟睡的人儿,的确不出他所料,紫洛被惊醒,睁开朦胧的眼睛寻找声音的始作俑者,

“可是,阿蓝,我只想让你…你…听一听烟火的声音……”

咦?怎么只看到一双高档黑皮鞋,抬起疑惑的眼睛,好美的男孩,清晰可分的轮廓,长卷的睫毛,一头银白色微卷的中长发,一双蓝色带有威胁的眸子,这无疑是个倾城美男,

他的颜色瞬间温柔下来,嘴角漾开笑意,半明半澈的夜空中,美丽的烟火也不及他一分的美丽。

紫洛看到他,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妹妹,睡醒了没”富有穿透力的声音,特别加重了妹妹两个字“呃…呵呵,还好,噢,不…不不…睡醒了”紫洛有些语无伦次,以为他是因为她睡觉而生气了

“阿蓝,你相信有年的存在吗?”

“那就好,还没有吃过晚餐吧我带你出去吃,顺便带你熟悉我们生活的范围及习惯”许流年依旧不冷不热的说仿佛他们是真正的多年未见的兄妹一样

“傻瓜,那是人间的传说。不过如果有年出现的话,我也会不管你的。”说完,嘴角浮现朵朵的笑漪。

不!他们本来就是兄妹,只是……怎么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他们十年未见,相处下来应该不会很融洽吧,紫洛很不解,但也没仔细想,而且这样似乎他已经接受她这个妹妹了,

“你……你……”我涨红了脸,心里被他憋气得半死。

却不知,一切只是预谋的开始……

但很快,他清润的声音透过耳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好像是烤乳猪……”

《第三章同床异梦》

在万火升天的一瞬,我低头发现烟火落在我的裙子上,留下了一个洞有令人销魂的场景。顿时,气血挤破胸腔,面色潮红,迅速熄灭了烟火,但难掩难堪。

许流年带着紫洛吃完晚餐,又带着她逛了许多个地方,

“阿蓝,你快看,身后有年!我。先走了,再见!”

“哥哥,我真的不行了,我们回家吧”紫洛气喘吁吁的说,她不久刚下飞机就被许流年拉着一直徒步走了三个多小时,不累才怪何况她还是女孩子脚底顶着六公分的高跟鞋

他一脸神色复杂地留在原地,或明或暗的夜空中隐隐绰绰留下了他无奈的笑。

许流年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看来这小丫头不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本来还想折麽她一下,随即一脸温柔的说

在奔跑中,我听到了雪仿纱裂开的声音……但愿他不知道!

“好吧,洛洛,我们回去吧”

终于回到了云之城,城中蓝色玫瑰已妖娆开绽,除夕已过。这里离人间很远很远,烟火在城市上方寂灭,空托快乐,而云之城上听不到,瞬间即逝的美,就轰然倾塌在宇宙的奇点,我只能在云之城上遥远观望。此刻,孤树守城挨明月。

“嗯,哥哥,可是我走不动了”紫洛尴尬一笑

月临九阙天时,阿蓝回到了云之城上,他从人间带回了一篮子的贡品和一匹红绸。

许流年现在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没有开车来,现在这里偏僻的没有几个人手机也没有信号,难道要他背她回去吗

我便想取笑他说:“阿蓝,你拿了人家的贡品,莫要是当人家的祖宗,可你青丝还没绾正……”我捂着肚子,直不其腰来,更惊奇地发现他身上佩戴着许多香草,胸前还饰有一串紫玉兰。七分则美,三分近妖。我笑得更欢
了。

紫洛看他这么久没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哥哥,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其实,在人间,女子见我貌美,以瓜果投之,又赠我香草。莫非,你是在妒忌,抑或说是……”

许流年也觉得自己今天栽在这里了,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无奈一笑,蹲下身

我打断他说:“才没有呢!”不过生得好看的男人,确实让人妒忌,但他是肉食动物。

“来,洛洛,我背你回,看你这样,休息一会不会好的”

“于是我到商铺以瓜果换以三尺红绡,后来到了城隍庙。那和尚见我是一问我,为何抱着红绡。我回答说,只因家中祭祀用的神猪偷看人间的烟火,翻下贡台,被香火所焚,……”

紫洛惊愕,他说什么,背她回去???“你在不上来,我就走了,你在这里发呆吧”许流年有些不耐烦

不等他说完,便知他要取笑的便是我。我一把夺过红绸裁新裳。不过最后,我落荒而逃,没再敢问他贡品之事。

“啊,你说背我?”紫洛有些错愕

云城月下,他留下了一弯浅笑,美醉蝶月花树。

“你在罗嗦当我没说过”听完这句话,紫洛立刻攀上许流年的背,他的背很温暖,给她一种安全感,这种感觉和她小时候攀在哥哥的背上一样

我握着温软的红绸,想着他和蓝小鲸模糊的面容隐隐重叠。我有些想念蓝小鲸了。

月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狭长的影子映在路上,很是和谐,紫洛因为太累的原因趴在许流年的背上又进入了梦乡……

听说阿蓝种下的狐狸树开花了。

“紫洛,你醒醒,该死的,竟然敢睡觉”许流年有些恼怒,这小丫头竟然还敢睡觉,

“啊,怎么了”紫洛朦胧的醒来,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你说呢,妹妹,睡的可好?”许流年带有威胁性的说

“呵呵,我……”紫洛意识到许流年是个危险人物

“你怎么,嗯?”许流年依旧不打算放过她

“哥哥,我先去休息了,你……也累了吧,呵呵”紫洛想转移话题

“是啊,我的确累了”他哪有那么容易被打发,然后他还故意拍了拍肩膀,好像再说背某个无良女背的,

“呃……”她无语了,许流年看她这个样子很是可爱,便打算继续逗逗她

“那好我们休息吧”

“可是哥哥,我的房间?”

“妹妹我们今晚只能同床睡了,你不会介意吧,你刚刚回来,提前也没有通知,你的房间也没有来得及清理,暂时不能入住”

“呃……呵呵可是……”紫洛还是有点不适应

“没有可是,你是我妹妹,在一起睡又没有什么,而且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睡,难不成你想什么了,嗯?”许流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才没有,我…我先去洗澡,你先休息吧”紫洛脸色微红,虽然是哥哥,可是十年未见,她对许流年还是很陌生

“好”许流年突然解开衣服扣子,脱下外套

“啊!!!”紫洛脸更红了他…他…他怎么可以,许流年婉而一笑,很绅士的说

“妹妹怎么了?”紫洛狠狠瞪了他一眼笑容很礼貌绅士,但行为的确不怎么……

这一瞪脸又红了,许流年脱下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低领TX衫,露出他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身体虽然偏瘦但却有点点肌肉,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摩托身材

“唔!”她在想什么,她什么时候存在这种想法了,摇了摇小脑袋,许流年看着她好笑的动作,煞是可爱,不禁嘴角上扬

“哥……哥哥,我去洗澡了”说完立刻拿起睡衣,跑进了浴室,许流年看着她的动作,没有什么表情,拿出浴衣去了另一个房间的浴室,

许流年沐浴完看见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的紫洛,笑一笑,便躺在床的另一边与紫洛背对背打算休息

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过缝隙洒落在床上的两个人儿身上,某种叫做爱的种子在发芽……

其实,你并不知道,也许就是因为当初那惊鸿一瞥,从此不知不觉便根深蒂固……

《第四章预谋起始》

晨曦的阳光斜射在床上相拥的两个人儿,紫洛睁开朦胧的睡眼“唔!”她什么时候在哥哥的怀里熟睡着了,她记得自己昨晚是与哥哥背对背的啊,

看着身边熟睡的哥哥,没有了冷酷与戏虐,邪恶与危险的气息,如同小时候一样令人亲近,纤细的小手不自觉的点了一下哥哥的鼻尖,然后像逃走似的离开了房间,

在她转身离开的同时,许流年睁开了他那双蓝色深邃的双眼,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有些许贪恋抱着她的感觉,突然不想放开,本来他以为她会大叫,没想的被小丫头给戏虐了一番,伸手摸摸鼻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也许是……

不!他不需要,想法就这样被他扼杀在回忆的愤恨中,熟练的拨通号码

“焰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哇,流年,还有你搞不定的事”电话的那边是一个戏虐的声音,

“烈焰,你在废话,我看我需要打个越洋电话,好好的问候一下伯父伯母,恩?随即顺便透露一下你所在的地点,我想有个女孩很乐意知道?”同样威胁的口气

“哼,算你狠,说吧,什么事”那边的人妥协

“呵呵我要你……”

“我还以为什么刺激的事,幼稚的游戏,没劲,不过……是你妹妹我很感兴趣,反正最近无聊的很呢”

“别高兴的太早,也许你还不能……”他许流年的妹妹,应该不会太容易吧……也许他没有注意,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接纳他的这个妹妹了

“流年,你怀疑我的魅力以及我的能力,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可是她毕竟是你的……”

“好了,我还有事,我会叫翼一起的”挂了电话,穿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么冷傲,笑容里夹杂一丝嘲笑,这还是他许流年麽,呵!早就不是了吧……

离开了房间,他要去看看那小丫头干什么呢

“哇!江嫂,你做的三明治好好吃哦有时间一定要教教我哦”紫洛边吃边笑着说

“好,小姐,有时间我一定教你”江嫂是这里的管家,她可是打心底喜欢她家的小姐呢,听紫洛这么说,笑得合不拢嘴了

“江嫂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洛洛就好了”

“恩,洛洛来,好吃就多吃点”

两人的笑声听在许流年的耳朵里格外刺耳,他讨厌她那种笑

“你们很开心吗,在聊些什么,这么快就熟了吗”虽然在笑着说,但怎么有一点危险气息,不过显然紫洛没有发现

“是啊,哥哥江嫂对我很好呢,而且她很会做食物哦”紫洛依然笑着说,但江嫂却了解他们少爷的性格,只是不知道他因为什么生气呢

“少爷早晨准备好了”,

“恩好”也觉得自己的失态,便不着痕迹的调整了情绪

“洛洛,你该上学的,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虽然我知道你已经修了双硕士的学位,但仍需要历练,一会你就去格林贵族学院在校就读吧”

“好啊”紫洛还沉浸在美味的早餐中,许流年看着她那无辜的样子,好像他的纯洁的无一丝杂质,他总想毁了她,这都是假象,你当初都可以做出那种事,何况现在呢……呵呵……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毁了它……

我是丶泡沫丶

请加我的QQ1628751232

就算世界荒芜丶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信徒……

更新连载小说——

《流年若许,在爱我一次》

精彩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