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1-金色阳光下,那杯氤氲着热气的奶茶,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在空中勾勒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偶尔看到这句话,思绪有些发散,晕开了视线一个人的身影总会浮现,在萦绕。心的角落似乎缺了什么,有些迷惘。不过,今天遇见

摘要: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安,公元3025年。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

摘要:
我看过一部电影,深受感触,那是一个被摩托车撞得四肢几乎不能动的小姑娘,她才三岁,每天就趴在阳台上看着别的小朋友的美丽童年,小朋友们上学,玩耍,是她最羡慕的,她没有手没有脚,靠着坚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可是

-1-

在遥远的星球,住着一位可爱的小王子,他一年又一年种着玫瑰,他偶尔会去地球拜访。小王子是所有孩子的曾经。

我看过一部电影,深受感触,那是一个被摩托车撞得四肢几乎不能动的小姑娘,她才三岁,每天就趴在阳台上看着别的小朋友的美丽童年,小朋友们上学,玩耍,是她最羡慕的,她没有手没有脚,靠着坚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可是教导处主任,没法收这个不能自理的孩子。爸爸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请求,可是她还是不能上学,坚强的欣欣自己走路,摔了不知多少次,终于学会了走路,她可以上学了。可是,同学们都看不起她,欺负她,她心善,帮同学补课,叫同学做好事,帮助他人,小栗欣成了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金色阳光下,那杯氤氲着热气的奶茶,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在空中勾勒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偶尔看到这句话,思绪有些发散,晕开了视线…一个人的身影总会浮现,在萦绕。心的角落似乎缺了什么,有些迷惘。不过,今天遇见了一个有趣的人,深邃的眸子有种熟悉的感觉。呵呵…这应该是糟糕一天,灰暗世界里的曙光吧。

——安,公元3025年。

这个孩子,原本应该拥有快乐的童年,可上帝没有这样对待她,而是让她四肢不能动,这个可怜的孩子,用毅力告诉了全世界,她活下来了。

2014年2月12日

现是公元2013年,一切都处于眠觉之中。

我们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孩子,他们没有美好的生活,生活在阴影里,可人们却瞧不起他们,说他们没有脚没有手,我想让说这句话的人,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他们本来就这样了,在往他们伤疤上撒盐,他们还有活路吗,让我们一起牵起手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更温馨,让人与人之间没有区别。为他们种下一个美丽的太阳,实现他们美好的愿望,让他们感觉到世界的温暖,人与人之间本该拥有的友情,亲情,爱情。

那条小巷,两旁是树木,阳光圈圈点点的,很温暖。

今天书展上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小王子,他从遥远的星球而来。他手里捧着玫瑰,橙色的围巾,还有他在人群中跌跌撞撞的模样,手心里护着他的玫瑰。不过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是小王子。

让我们一起让残疾人感觉到幸福。

“奶奶,我出去了。”

我好不容易跟着他走出人群,他发现了身后的我,转身:“Hi,你又是第几朵玫瑰呢?”他好像很懊恼的模样,笑着说,“哦,你怎么知道我存在呢,不过我要离开了,时间快让我赶不及,我要再时间之漏种下玫瑰,那里的天空会掉下兔子呢!”他留下了一番奇怪的话,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哦,这就是小王子。

“恩,早点回来。”

从书展回家后,喝了一杯咖啡,独自坐在天台上,看这城市像一台引擎强大的碎纸机,将今天和明天一同强制纳入它的法则,吞吐着真实和虚无。又想到了小王子,蓝小鲸身上有他的气息,我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其中的微弱,就像静脉中的血液,一张一弛收缩的微弱,它仅具意识成形。

仰起头,望着澄净的天空,在奶奶面前强忍的泪还是落了下来。

十年前,小王子还在种他的玫瑰。十年后,我长大了,现实不断撞开对世界陌生的缺口,生命在浮木之上沉浮不定,神秘的力量将我抛弃于大海,求生,灭亡,重生。

刚才,妈妈来电话了,说是她和爸爸这个周末不过来吃饭了,工作很忙,没时间。仿佛每次都这样,早已习惯的我还是…有时候看别人能够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坐一起吃饭,挺羡慕的。

长大,说真话,不会再是童言无忌。我用童话垒筑城堡。我打开城门,我以为我接纳的都是善良,我以为我很真实,可是那些我拒绝的假容貌,他们在墙外往里扔石头,一边咒骂着离开,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认为我的梁柱不够精美,最好是描金欲飞的凤凰最好,我放声高歌,他们说要有品味,有格调,最好坐在咖啡店里听disco。最好要是名牌的大学,名牌的爸,名牌的Gucci,Coco……

冬天暖阳洒在小巷,漫步在哪儿,心情似乎好点了。

我说我喜欢田园,喜欢安静。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耕种三亩的玫瑰,阳光,雨露,他们不理解我为何要独行,以至遭受苦痛。他们说,最好……最好……他们在争论不休,他们在残暴地扼杀我的安静,我将他们赶出了城堡,城门紧关,挡住了偏见与俗世。

来到一棵树下,坐下。靠在树背上,眯缝着眼睛,好累啊。

有时我和蓝小鲸也会偶尔窥探着城外的世界。有时会在云之城上,垂钓幕天的星嬉笑着说着未来,那些不具形态的意识。偶尔,同时陷入永恒的静默,看着人间在忙碌创造,他们祈求那可怜的神明,满足巨大的欲望,他们在一点点膨胀,现实渐渐扭曲他们面孔。遵照规则,每天早上,人们出门都会相互看周围的人,若是与众人不同,定是焦急万分地休整容姿,就像将缺掉的鼻子用白色的石膏修补好一样简单,。他们置身于同一容器之中,挤压成相同的模样。而真正的东西,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得到。

“待会去哪儿。”

蓝小鲸,有时会用淡蓝色的双眸,仿佛是静谧地孕含着巨大的湖泊,瞳孔里暗聚凝雾,光在他眼里流转的速度是一千年漫长般,深沉柔软的声音直抵我的心脏:“安,有一天你也会离开吗?成为他们的其中之一?”“啊?哦。我也不知道啦,如果一定非要……”我打着呵欠,忽然脑中的血液流得很慢,黑暗一片冗长。

“随便。”

温柔的少年,在银河之端的云之城上,少女睡容恬静,呼息匀称,她在世界的另一端渐渐苏醒。地球的黎明在重生。

好熟悉,心的角落被触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

蓝小鲸:“安,如果有一天你彻底回到人世,云之城将消逝,我将遗忘。记忆,是时间周期的重演,乃至宇宙毁灭。”

是两个仿佛与我差不多大的男生,一个推着脚踏车,仿佛在哪见过。他很修长,凌乱的发丝盖住了眉毛。他也瞧见了我,霎间,眼神是那么木讷,可一会又恢复了平静…

那深邃的眸子似曾相识,呵呵,很可笑吧。

他移开了视线,继续向前走。而另一人却回过头笑笑,意味深长,接着,转回去与另一个男的说了些什么。

不知为何,眼角发涩,下意识说了一句:“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吗?”

“我说的是另一个。”

“嘿,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这么对你说啊。”

“没有。”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很冷漠。

“不好意思,冒昧了。”

那两个人慢慢消失在视线…

心情莫名得好了许多。

“铃铃铃”手机响了。是钢琴老师,哎呀,竟然忘记了今天还要学钢琴。

“老师,我来了,抱歉。”

“恩,快点。”

“怎么了,难不成你还真认识刚才那个女的啊?不会吧。今天,也有很多女的这么问你,可你却没反应,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哦。”

“不认识,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不过,我觉得刚才那个女孩挺好玩的。”

“切,我有事先走了。”那个男生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只是冷冷的。

男的骑着自己的脚踏车,回到了那个地方,躲在树后,就这么看着刚才那个女孩离开,轻轻地说:“傻瓜。”

“得快点了,晕,竟然今天连上钢琴课都忘了。”

晚上,刚洗了早,卧在床上,好舒适。

那个推着脚踏车的男的在梦里出现了,对着我笑,淡淡的。我就站在他旁边,迷失了。“对不起。”男的喃喃。“什么?”我有些迷惑。

“起床了。”奶奶的声音响起。

我被吵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眼角湿湿的。好奇怪的感觉。我穿好衣服,打开窗户,慵懒地伸伸懒腰,享受阳光地轻抚。

其实,在冥冥之中注定了一切,有一种缘分叫做相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