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坡一角 罗沧
唐朝杜牧《山行》云: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题记
先前龙塘村庙坝的半坡上,曾有一座供人们朝拜的山王庙,乃是村里人逢年过节祭祀的场所。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却在破四旧之时,该庙宇遭受到毁于一旦了。该庙里原有一个木雕的山王菩萨,此时被人悄悄地背去藏在半边梨一个无名山洞里,最终也遭到刺猬所啃而腐烂毁掉了。庙坝曾经的寺庙所在地半坡,如今也成为村里一户人家的竹林用地了。
贵州省德江县平原镇龙塘村龙塘组,有一块水源充沛的全村唯一的平坦坝子,家乡人们习惯上称作为庙坝。庙坝由于在清朝末年坝上曾建立过山王庙,于是庙坝因而得名。人们可以沿着庙坝东面弯弯曲曲的泥土小路斜上,就可以走到我家的世代住地庙坝岩了。
我家世代居住在一个小地名叫作庙坝岩的地方,因为龙塘村里的坝子叫作庙坝,所以我家居住地庙坝岩由此得名。庙坝岩位于平原镇龙塘村的东侧山坡,我家虽然世代居住在庙坝岩上,其实并非是一座悬崖峭壁的岩,实际上是一座较为平缓的坡。因为龙塘村是一种环滁皆山也的地形,全村唯有一个较为平坦的坝子是庙坝,所以就龙塘的坝子相对而言,我家的住地也是在岩上了。
中国解放前夕,在我家的居住地,曾有王姓人家居住过,后来也搬迁到庙坝上去了。曾几何时就有萧姓人家,在此地居住过,因而有些人将我家的居住地庙坝岩,又古称作为萧家岩了。由于我们家乡人,对姓氏萧字和俗体肖字不分,于是又将庙坝岩,讹化称作为肖家岩了。又因在我家居住地庙坝岩的半坡中,有一个口径方圆一丈左右宽的深坑,我们家乡人俗称作为消坑,从而有少数人又将庙坝岩,再讹化称作为消坑岩了。
我家居住在一座从庙坝到山顶,为八百米左右的半山腰上,住地从井沟林山脊至纸草湾山脊横切面,约为五百米左右的三分之一处。如是从我家对面公路沿线上观看,这座山如同一个很大的金字塔,活似一个巨大的天然金字。然而山坡上的花草树木与各级梯土,就像金字里的一道道笔画,记载着我家世世代代的辛酸苦辣。这座山两侧延绵不断,后面有许多小山峰,一直延伸到杉园地界才到尽头了。
我家住所原是在曾祖父青年时代,就从庙坝搬迁到庙坝岩上,搭建起茅屋而定居。后来曾祖父四处奔波教学谋生,最终还是在庙坝岩上落叶归根了。自从曾祖父起至今,唯一有我家在此地居住。庙坝岩虽然是自古以来就交通不便,但是从古至今都是环境优美。
我家居住地庙坝岩的四周环境,原来是春风杨柳万千条的成片繁茂树林,然而在建国后的小土群炼钢中,一度遭受到极大的生态破坏。后来我的祖父经过几番周折,采取各种保护措施,如今又因退耕还林,使得生态保持较为完好。
我家住处的四周树木,主要是柏香树,一部分枫香树,还有其他多种树木丛生。如今在我家房屋四周,还存活着一些合抱大的柏香树和枫香树。如是从对面马路上眺望我家,高达的树木将我家遮挡在山坡之中,看不见房屋的任何一个角落,活似深山藏古刹的一般境界了。
虽然我家世代居住在大山的深处,但是可以欣赏着一年四季各具特色的美丽山景。在一年四季中不同的时节,可以欣赏着不同的自然风光。此地山坡上的各种鸟鸣乌啼,如同是草原上那原生态的一曲曲牧歌,唱出了一种山村的田园情趣。
春天来临之时,庙坝岩就别有一番景象,各种花草树木显得盎然生机。有春姑娘在大声歌唱,我家可以感受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热闹景象,将我家笼罩在一片欢乐的歌海之中了。
夏天来临之时,庙坝岩就是苍山翠绿,各种高大的树木,遮挡了骄阳直射住地。我家可以观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风光,将我家笼罩在一片绿树成荫的林海之中了。
秋天来临之时,庙坝岩更是充满着一种喜悦之情,各种花草树木显得格外鲜艳夺目。我家可以感受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丰收情景,将我家笼罩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中了。
冬天来临之时,庙坝岩更是具有不一样的景象,皑皑白雪将各种树木穿上了银装素裹。我家可以欣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自然雪景,将我家笼罩在一片白皑皑的雪海之中了。
我家居住地的房屋是坐东向西,朝阳每日从正东方向冉冉升起,夕阳每天从正西方向徐徐落下。早晨是霞光万丈,晌午是光芒四射,傍晚是残阳如血。庙坝岩在一天之中,可谓是阳光普照了。
在我家住所的正南方向,现在有一个大湾,大地名叫作纸厂湾,据传曾经造过纸而得名。后来讹化为纸草湾,或谓曾有纸草而得名,可是如今却没有见到过了。这里主要是本村人家的田土,或是邻村人家的柴林,从中有一部分则是我家的耕地和田地。
在我家住所的正北方向,如今有一大片地方,大地名叫作井沟林。井沟林既有一汩水源,又有一片树林,然而大片土地和部分柴林,则是邻村人家住户所有。先前我家的生活用水,来自房屋当门一个四周全是天然石头长成,在底部唯有一个小孔出小水,深宽一米见方的椭圆形水井之中。后用井沟林的一弯山泉水,就是我家生活用水的来源。我记得是在孩童时代,父辈就用木桶从井沟林水源处取水自用。大概是在我就读小学之时,我家就按装上了胶管自来水,从此就沿用至今了。
我家居住地的正北方一侧,乃是一级级的梯土,成为我家种植蔬菜或玉米等的用地。由于我家田地全部在庙坝上或纸草湾,在这里全是旱地,自从我曾祖父时就世代耕作于此地上了。我家每年在这一片土地上,种植出了一株株绿油油的蔬菜,一棵棵茁壮挺拔的玉米,一个个肥大的土豆,一根根嫩绿的马铃薯。
我记得在很多年之前,下过一场非常大的积雪,将漫山遍野染成了一片白色。由于积雪特别之大,一些较小的树木承受不了重量,于是就遭受到了压断,不时听见噼里啪啦的响声。因为我家住在缓坡上,本来就难以承受的树木,加上已被压断的树木,结果是上面断枝压在下面树木上,造成了一大片的树木被折断,从而给木材资源带来一定的无辜损失了。
后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凝冻之时,寒冷残酷的鬼天气,无情地封住了我家出行的去路。然而在近一个月之中,造成我家取暖的柴火与生活用水等资源,都带来了严重的困难。那时如是我家人出行,走一步就是摔一跤,每一步都是在艰难跋涉了。
虽然我家居住在一座大山的山腰之上,但是在房屋周围却被树林覆盖,一年四季都笼罩在林海之中。由于我家住地自古就交通不便,于是时常一些资源要考人工艰难地扛进搬出,从而我家世世代代都在此都过着艰苦的山里生活。我家居住地不但没有世外桃源的一番景象,而且也没有小国寡民的特殊境地,更不可能是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绝地了。
我家居住地所在的这座大山,只不过是一座普通的无名大山是了。根本就没有泰山天下雄、黄山天下奇、华山天下险、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的各种山势,更不必说会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奇特胜景了。可是就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大山,我家世世代代都生长于斯,养育了我家几代人,记载着我家世代走过的风雨历程。
我曾经就是在庙坝岩一带放牧樵柴,到处留下了我一处处淡淡的足迹。我后来为了走出农门的困境,就是所谓的读书成才,便从庙坝岩出发,一直奔波在人生旅途的事业道路上。如今我千里迢迢在异地他乡四处闯荡,真让我有一种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感慨,记述着自己许许多多的辛酸苦辣。
我站在遥远的远方向庙坝岩眺望,眼中饱含着苦涩的泪水,却是记忆深处最真诚的凝望。曾经无情岁月改变了庙坝岩的迹象,当自己融入那一片故土时,却有太多的情感流露和喜悦徜徉。每当我不得不起身作别庙坝岩时,在自己心灵的那一片故土上,卸下了自己多年的倦意与郁闷,托上了自己最美的期望和梦想。
龙塘村是中国广袤之地的一座偏远小山村,庙坝岩则是龙塘村的一个弹丸之地,属于山坡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庙坝岩是自己的住地,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在我心中向来是一片温暖的故土。我可爱而温暖的庙坝岩,永远铭记在我的心窝里,我只能是永不忘怀了。

遥远的从前 埋在土里偶然地漫流 现出棱利伴随着时间 它变得高大如一名卫士
坚守在这里坚守这里就等同 守望沧桑于是它把一切 都曾经历多少个春天
无边地浇淋多少个夏季 滂沱而无忌多少个深秋 断叶的悲凉多少个严冬
寒流与冰封然而,岁月的洗礼抹不去
坚强的锐气它更像一尊战神威武不屈那沉沉的根基 山洪没奈何那牢牢的躯体
震灾撼不动长长的岁月 依然矗立深山的巨石 能经风雨!

周伯通道:“兄弟你怎么如此没出息?《九阴真经》中所载的武功,奇幻奥秘,神妙之极。学武之人只要学到了一点半滴,岂能不为之神魂颠倒?纵然因此而招致杀身之祸,那又算得了甚么?咱们刚才不说过吗,世上又有谁是不死的?”郭靖道:“大哥那你是习武入迷了。”周伯通笑道:“那还用说?习武练功,滋味无穷。世人愚蠢得紧,有的爱读书做官,有的爱黄金美玉,更有的爱绝色美女,但这其中的乐趣,又怎及得上习武练功的万一?”
郭靖道:“兄弟虽也练了一点粗浅功夫,却体会不到其中有无穷之乐。”周伯通叹道:“傻孩子,傻孩子,那你干么要练武?”郭靖道:“师父要我练,我就练了。”周伯通摇头道:“你真是笨得很。我对你说,一个人饭可以不吃,性命可以不要,功夫却不可不练。”郭靖答应了,心想:“我这个把兄多半为了嗜武成癖,才弄得这般疯疯癫癫的。”说道:“我见过黑风双煞练这《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十分阴毒邪恶,那是万万练不得的。”周伯通摇头道:“那定是黑风双煞练错了。《九阴真经》正大光明,怎会阴毒邪恶?”郭靖亲眼见过梅超风的武功,说甚么也不信。
周伯通问道:“刚才咱们讲故事讲到了哪里?”郭靖道:“你讲到天下的英雄豪杰都要抢夺《九阴真经》。”周伯通道:“不错。后来事情越闹越大,连全真教教主、桃花岛主黄老邪、丐帮的洪帮主这些大高手也插上手了。他们五人约定在华山论剑,谁的武功天下第一,经书就归谁所有。”郭靖道:“那经书终究是落在你师哥手里了。”
周伯通眉飞色舞,说道:“是啊。我和王师哥交情大得很,他没出家时我们已经是好朋友,后来他传我武艺。他说我学武学得发了痴,过于执着,不是道家清静无为的道理,因此我虽是全真派的,我师哥却叫我不可做道士。我这正是求之不得。我那七个师侄之中,丘处机功夫最高,我师哥却最不喜欢他,说他耽于钻研武学,荒废了道家的功夫。说甚么学武的要猛进苦练,学道的却要淡泊率性,这两者是颇不相容的。马钰得了我师哥的法统,但他武功却是不及丘处机和王处一了。”郭靖道:“那么全真教主王真人自己,为甚么既是道家真人,又是武学大师?”周伯通道:“他是天生的了不起,许多武学中的道理自然而然就懂了,并非如我这般勤修苦练的。刚才咱俩讲故事讲到甚么地方?怎么你又把话题岔了开去?”郭靖笑道:“你讲到你师哥得到了《九阴真经》。”周伯通道:“不错。他得到经书之后,却不练其中功夫,把经书放入了一只石匣,压在他打坐的蒲团下面的石板之下。我奇怪得很,问是甚么原因,他微笑不答。我问得急了,他叫我自己想去。你倒猜猜看,那是为了甚么?”郭靖道:“他是怕人来偷来抢?”周伯通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谁敢来偷来抢全真教主的东西?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郭靖沉思半晌,忽地跳起,叫道:“对啊!正该好好的藏起来,其实烧了更好。”周伯通一惊,双眼盯住郭靖,说道:“我师哥当年也这么说,只是他说几次要想毁去,总是下不了手。兄弟,你傻头傻脑的,怎么居然猜得到?”
郭靖涨红了脸,答道:“我想,王真人的武功既已天下第一,他再练得更强,仍也不过是天下第一。我还想,他到华山论剑,倒不是为了争天下第一的名头,而是要得这部《九阴真经》。他要得到经书,也不是为了要练其中的功夫,却是相救普天下的英雄豪杰,教他们免得互相斫杀,大家不得好死。”周伯通抬头向天,出了一会神,半晌不语。郭靖很是担心,只怕说错了话,得罪了这位脾气古怪的把兄。周伯通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怎能想到这番道理?”郭靖搔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想这部经书既然害死了这许多人,就算它再宝贵,也该毁去才是。”
周伯通道:“这道理本来是明白不过的,可是我总想不通。师哥当年说我学武的天资聪明,又是乐此而不疲,可是一来过于着迷,二来少了一副救世济人的胸怀,就算毕生勤修苦练,终究达不到绝顶之境。当时我听了不信,心想学武自管学武,那是拳脚兵刃上的功夫,跟气度识见又有甚么干系?这十多年来,却不由得我不信了。兄弟,你心地忠厚,胸襟博大,只可惜我师哥已经逝世,否则他见到你一定喜欢,他那一身盖世武功,必定可以尽数传给你了。师哥若是不死,岂不是好?”想起师兄,忽然伏在石上哀哀痛哭起来。郭靖对他的话不甚明白,只是见他哭得凄凉,也不禁戚然。周伯通哭了一阵,忽然抬头道:“啊,咱们故事没说完,说完了再哭不迟。咱们说到哪里了啊?怎么你也不劝我别哭?”郭靖笑道:“你说到王真人把那部《九阴真经》压在蒲团下面的石板底下。”周伯通一拍大腿,说道:“是啊。他把经文压在石板之下,我说可不可以给我瞧瞧,却给他板起脸数说了一顿,我从此也就不敢再提了。武林之中倒也真的安静了一阵子。后来师哥去世,他临死之时却又起了一场风波。”郭靖听他语音忽急,知道这场风波不小,当下凝神倾听,只听他道:“师哥自知寿限已到,那场谁也逃不过的瘟疫终究找上他啦,于是安排了教中大事之后,命我将《九阴真经》取来,生了炉火,要待将经书焚毁,但抚摸良久,长叹一声,说道:‘前辈毕生心血,岂能毁于我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要看后人如何善用此经了。只是凡我门下,决不可习练经中武功,以免旁人说我夺经是怀有私心。’他说了这几句话后,闭目而逝。当晚停灵观中,不到三更,就出了事儿。”郭靖“啊”了一声。周伯通道:“那晚我与全真教的七个大弟子守灵。半夜里突有敌人来攻,来的个个都是高手,全真七子立即分头迎敌。七子怕敌人伤了师父遗体,将对手都远远引到观外拚斗,只我独自守在师哥灵前,突然观外有人喝道:‘快把《九阴真经》交出来,否则一把火烧了你的全真道观。’我向外张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一个人站在树枝上,顺着树枝起伏摇晃,那一身轻功,可当真了不起,当时我就想:‘这门轻功我可不会,他若肯教,我不妨拜他为师。’但转念一想:‘不对,不对,此人要来抢《九阴真经》,不但拜不得师,这一架还非打不可。’明知不敌,也只好和他斗一斗了。我纵身出去,跟他在树顶上拆了三四十招,越打越是胆寒,敌人年纪比我小着好几岁,但出手狠辣之极,我硬接硬架,终于技逊一筹,肩头上被他打了一掌,跌下树来。”郭靖奇道:“你这样高的武功还打他不过,那是谁啊?”周伯通反问:“你猜是谁?”郭靖沉吟良久,答道:“西毒!”周伯通奇道:“咦!你这次怎地居然猜中了?”郭靖道:“兄弟心想,并世武功能比大哥高的,也只华山论剑的五人。洪恩师为人光明磊落。那段皇爷既是皇爷,总当顾到自己身分。黄岛主为人怎样,兄弟虽不深知,但瞧他气派很大,必非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花树外突然有人喝道:“小畜生还有眼光!”郭靖跳起身来,抢到说话之人的所在,但那人身法好快,早已影踪全无,唯见几棵花树兀自晃动,花瓣纷纷跌落。周伯通叫道:“兄弟回来,那是黄老邪,他早已去得远了。”
郭靖回到岩洞前面,周伯通道:“黄老邪精于奇门五行之术,他这些花树都是依着诸葛亮当年《八阵图》的遗法种植的。”郭靖骇然道:“诸葛亮的遗法?”周伯通叹道:“是啊,黄老邪聪明之极,琴棋书画、医卜星相,以及农田水利、经济兵略,无一不晓,无一不精,只可惜定要跟老顽童过不去,我偏偏又打他不赢。他在这些花树之中东窜西钻,别人再也找他不到。”郭靖半晌不语,想着黄药师一身本事,不禁神往,隔了一会才道:“大哥,你被西毒打下树来,后来怎样?”周伯通一拍大腿,说道:“对了,这次你没忘了提醒我说故事。我中了欧阳锋一掌,痛入心肺,半晌动弹不得,但见他奔入灵堂,也顾不得自己已经受伤,舍命追进,只见他抢到师哥灵前,伸手就去拿供在桌上的那部经书。我暗暗叫苦,自己既敌他不过,众师侄又都御敌未返,正在这紧急当口,突然间喀喇一声巨响,棺材盖上木屑纷飞,穿了一个大洞。”郭靖惊道:“欧阳锋用掌力震破了王真人的灵柩?”周伯通道:“不是,不是!是我师哥自己用掌力震破了灵柩。”郭靖听到这荒唐奇谈,只惊得睁着一对圆圆的大眼,说不出话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