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幸福的理由

  篇一:流逝

  篇一:幸福满满

  静萍自打那天下班回家后就一直愁容满面茶饭无心。

  时间匆匆,从我指尖轻悄滑过。

  前几日,母亲生日,我有幸回家小住一日,一大早,我便坐车回去。

  老王好不容易才问出缘由:静萍原本是公司财务部的业务骨干,公司原有意培养她做主管会计甚至财务部长的。可是虽然她工作一直很努力,却忽视了去考一个会计证。最近,上面严格管理制度,要求会计人员必须持证上岗,于是她被从会计岗位拿下,安排做了不起眼的出纳工作。这下静萍受不了了。

  时间匆匆,从我耳畔倏忽而过。

  一进村,全身便淌洋着一种久违的温暖。农村的夏季远远没有城市那么炎热,湿润的空气里带着一缕清香,各种庄稼成熟的香气扑面而来,种瓜种瓜,种豆得豆,如果不是全身心投入,是不会体会到的。路两旁绿树成荫,那些晃动的跳跃的树叶尽情地诉说着生命的欢愉,绸锻般的阳光均匀的洒在每一寸土地上。走在乡间小道上,我的心自由的,我可以自由的呼吸。在这里,尘世间的荣辱富贵显的那么脆弱,城市的一些清规戒律也被消解的无影无踪。缓缓地走在回家的小道上,比走在城市的柏油马路上舒坦的多。天高、云淡、风轻,我感受到了夏天那丰富的色彩和万物蓬勃的生命力。

  老王好心劝慰妻子:“这能算个什么事?会计证以后还可以考嘛。再说了,就是干出纳不也挺好吗,对咱们的生活也没有多大影响啊!”老王很体贴地坐在妻子身边,掰着指头历数他们生活中的幸福元素:“你看,我在公司里大小是个部长,一年少说也能有二十万进项。就是以后不干部长,凭我的技术,到哪儿不能捧上金饭碗?咱女儿上的重点大学热门专业,前景一片大好;儿子上初中成绩优秀,考上理想的大学一点问题都没有。咱们全家衣食无忧、安康美满,大可不必为工作上那点事烦恼嘛!”

  时间匆匆,我触摸不到他的羽翼,来不及感受他的温度,他就这样消逝不见了。谁能告诉我,他为什么不回头?又要到哪里去呢?

  “二丫头,回来啦”一些我熟悉的和我不熟悉的乡亲不停地和我打招呼,于是,笑容定格在我脸上,温暖在我的心里。朴实的乡音、淳朴的乡情,让我久久的感动。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孩子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我,我走上去,轻轻地抚摸着他们的头,熟不知,我也是这个村土生土长的庄稼人。

  可静萍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尽管老王磨破嘴皮,她就是想不开,还是整日郁郁寡欢愁眉不展。

  我不知道他给我丈量了多少日子,只能随着他匆匆的脚步,行走在岁月的路途。蓦然回首中,才知道流逝的日子已很长。怅然间,所有流逝的过往已然缩成记忆的碎片,只能在眼前飘过,最终手里依然空空。

  来到家,迎接我的是我的父母双亲。母亲接过我的包,慈祥的说:“丫头,累了吧!”我笑笑没回答,怎么会累呢,我全身上下涌动着的是温暖与幸福,一种久违了的幸福。

  这天傍晚,上初中的儿子很晚了还没回来。静萍问儿子下午去哪儿了?老王说他说下午要去游泳的。静萍就急了。夫妻俩赶忙与亲戚朋友联系打听儿子的去向,也毫无结果。两人又开车去了儿子游泳常去的云龙湖,围着湖转了一圈也没有儿子的踪影。静萍急得快哭出来了,老王好言安慰她,说可能儿子去哪儿玩忘了告诉家里,不会有什么事吧?

  去的终归去了,来的也终归流逝。就如那雨夜,点点滴滴中碾转反侧的疼痛,已然流逝了;就如那河边的伫立,在清风中飘扬的思绪,已然流逝了;就如那窗边的静坐,袅袅茶雾中的悠闲,已然流逝了;就如那阳光下的奔跑,随风而舞的长发,清朗的笑声,已然流逝了……那么这前方路途所要经历的,也将如这过往,轻悄悄地流逝。再怎么的深刻,也只能压缩成记忆的片段,渐行渐远,渐行渐轻。偶尔的深重撞击,亦没有了当时的震撼。日子终究这样匆匆流逝了……

  放下手中的东西,我干脆把鞋子脱下来,赤着双脚走在干净的院子里,让肌肤感受被阳光抚摸的懒洋洋的快乐。

  静萍越来越担心,就去派出所报了案,请求帮助寻找。警察很快查询到今天下午云龙湖有一人溺水死亡,尸体还在市中心医院。可以去辨认一下。静萍差点没吓晕过去,抱住老王就嚎啕大哭。老王还比较镇静,轻声安慰妻子说:“不会是咱儿子的,不会的。咱儿子从小就命大!”

  站在岁月的路途,远去的足迹,匆匆流逝的人影,我依然孤独。或许人本就是孤独的,孤独的来孤独的去,没有一个人会陪伴自己走到终点。曾经柔柔的笑容温暖过,曾经知心的话语浸润过,曾经有力的手相扶过,也曾经残忍的话语伤害过……更多的曾经,回头,才知已然流逝了。或许在某个瞬间,它会定格,翻涌异样的情绪,但这个瞬间的定格,不也正悄然地流逝吗?眼望前方,我的眼里镌刻太多内容。这以后的岁月,还会遇到许多,有的或许擦肩而过,有的或许在身边短暂停留,更或者有的真心走进内心,但终究都会流逝,生命最终我依然孤独的远去……

  家里的小黑狗围着我左嗅右嗅,不时地把两只前爪立起来,扑在我身上,一幅调皮的样子,像是迎接久别的老朋友。

  两人赶忙去了市中心医院,确认那溺亡者并不是他们的儿子,静萍才缓过气来。

  时间匆匆,流逝的终归流逝。

  搬了一把小竹椅,坐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下,享受看心灵与身体的自由与放松。感受着来自大自然的愉悦与快乐。

  天已经很晚了。折腾一晚上,夫妻俩都精疲力尽了。老王说服妻子回家等待,说儿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时间匆匆,就如这键盘的敲打声,也终将流逝了……

  我想我应该是快乐和幸福的。我有爱我的父母双亲,有牵挂着我的朋友,内心有丰富的思想和高贵的灵魂。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是寂寞的。有时真的想和一个自己相爱的人一起静静而坐,看庭前花开花谢;一起在黄昏里细数,哪些是云卷云舒下淡淡的喜悦,哪些是车马喧嚣声中悠长的思念,哪些是雪夜围炉相拥而坐的温馨。但当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时,是不是简单一点更好呢?是的,要使自己生活的简单而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总是在回忆里徘徊,别老惦记着离目标还有多远。人总要以最舒适的姿态去生活。要多吃点甜点甜甜嘴巴,经常光着脚板溜达溜达,多看看西阳夕下,多点欢笑哈哈,少点泪水滴答,充分享受生活赋予我们的每一天。也许等到白发苍苍的暮年,那些当年的往事,那些曾经爱与不爱的,牵挂的与淡忘的,知心的与浅浅的,除了伤疤,留下的也许该是满满的幸福吧。

  老王好容易把妻子劝回家。到了家,静萍不吃不喝也不说话,老王怎么劝慰她也没有任何反应,两眼直直地看着,像傻了一样。

  篇二:流逝

  “丫头,吃饭了”是父亲打断了我的思绪。哦,又想远了。

  忽然,敲门声响起。老王打开门,儿子一下子蹦了进来。静萍上前一把抱住儿子,泪流满面。

  今年的夏天,是闷热的。因为大多的时间滴雨未落。

  篇二:果香飘飘,幸福满满

  原来,儿子和同学下午去游泳回来,又去同学家玩,正巧那天是同学的生日,同学邀请他一起吃饭。他一高兴就忘了告诉家里了。

  夏天的雨天,是人们所期待的,清凉的风是足以让人回味留恋的。

  露浓压架葡萄熟,日嫩登场罢亚香。

  第二天,静萍像是换了个人,脸上洋溢着多日没见的喜气。一大早起来就忙着屋里屋外打扫卫生,角角落落都清扫得一尘不染。下午,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去逛街,给儿子买了双他渴望已久的乔丹运动鞋,老王添了件夹克上装。到傍晚,静萍又提议晚饭下馆子,说是要好好庆贺一下。老王问庆贺什么?静萍说:“庆贺幸福。儿子平安无事,难道不是值得庆贺的幸福吗?”老王连连点头说:“值得值得!平安就好,平安就是福啊!”

  人们总盼望着夏雨的到来,期待总是让记忆变得珍贵。雨过天晴,村前村后都是乘凉的人。突然间乡村的静被打破,似乎一下子变成了闹市。你一句,我一句,永远也道不尽。不知是凉爽带来的激动,还是久日未见得关心。

  一阵凉凉的北风,透过窗纱直扑挂在门上的风铃,沿着风儿吹过的方向,风铃儿摇摇晃晃,唱起了好听的铃铛歌。又一个秋来了,风儿委婉地提醒我,收获的季节到啦。我急冲冲地背上挎包,穿上老布鞋,一阵风似的出了家门。开车,前往早就心仪的地方――天宫庄园。

  篇二:选择幸福的理由

  热闹总是短暂的,流逝在岁月中,仅仅只是夏日的几笔而已。(中国散文网-)

  说是庄园,还真有点名不符其不实,它与我所见过的庄园相比,小得可怜,惨兮兮地夹在纵横交错的公路中。但它也有可爱之处,小巧精致,不太大的面积里,满是果树和藤本植物,四季交错中,三季果飘香,秋来更胜之。

  如今的影视剧关于“幸福”的话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什么《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老大的幸福》、《幸福来敲门》、《守望幸福》、《更年期的幸福生活》、《幸福像花儿一样》等等,令人眼花缭乱。其实,关于“幸福”,说小不小,要温暖要爱心要勇气要坚持要追求要努力要付出要得到,有时候甚至还要天时地利人和;可说大却又不大,一个眼神一段回忆一抹微笑一通电话一行文字,或许都能使我们在瞬间就感觉到“幸福”的味道,收获满满的快乐。

  我躺在床上,听着歌曲,回忆着。外面的太阳火辣,村里村外应该没有人吧!人在静时,一般会丢下一切,回味着自己的种种。无意间,我望见了小学时的毕业照,回想着那时的一切。令人感慨,我竟然回忆起老师、同学的名字都很困难。才过了不到十五年,有些人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到底是岁月让我成长了,还是成长的代价就是忘记。岁月的流逝,让人难过。

  一路上心情好好,哼着跑词走调的曲子摇头晃脑,一个刹车,潇洒地一转弯,把车子停在了庄园前的野地里。拎着挎包,走过满是草茎的小道,眼光聚焦着果园,影子像风儿一样忽左忽右,蹦蹦跳跳地走近了葡萄园,忽地一阵葡萄香直入心肺,撩得心痒痒,抬头一望,一挂挂玫紫中带着翡翠绿的葡萄在秋风下耳语,饱满的果实含汁欲滴,托住一挂葡萄,刚想采摘,一片微黄的叶儿颤颤悠悠地飘离了葡萄藤,带着欣赏和大度,慢慢地扑向大地,我的心猛然一收,感到了秋的负重,果实的不甘,采摘的手停了下来,就势坐在了葡萄藤下。

  前几天参加一个同学为孩子操办的婚礼,见到了几个近30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他们都不在本市工作,远在天南地北,但同学相聚用不着过多的寒酸,都会在很短时间内情不自禁地找到当年的影子,于是“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做的嫁衣?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自然成了大家感叹的主题。一同学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问我:“你的家电生意咋样?有几个连锁店了?”,我有些尴尬地说早就不干了,他十分惋惜:“原来是这样,还记得吗?当年我家的落地式音响还是你给组装的呢!你起步早应该有发展,现在还好吗?幸福吗?”,面对老同学连珠炮似的发问,我不知所措,甚至没有勇气告诉他我现在终于混到事业单位工作还管点事,我知道这不是他说的那种幸福。不过,我理解的“幸福”就是简单的快乐,不论何时何地,如果你能拥有一个幸福的理由,淡去那种种烦恼和寂寞,远离那种种伤害和痛苦,那么幸福就会真真切切地常伴在你生活的左右,与你风雨同行。(中国散文网-)

  看着小学毕业照,同学们傻傻的笑,老师敬慕的表情。我努力的在记忆中搜索小学的生活,遗憾的是,留下的仅仅是一些残留的画面。我并未真想忘记这些,可是真的有些已经忘记了。此时,感觉自己像一个没有开始的人。不知道我的朋友们是不是这样的感觉?拿着这张照片,我自言自语,但愿小学的同学们今后的人生道路顺利,生活能够幸福。

  手机铃响了,摸出手机,按下接听,手机中传出了母亲苍老的声音:“生啊,还好吧?你在干什么呀?”一股暖心的热流浸透了全身“妈,我在果园摘葡萄。”“还这么贫玩呀,一个人在外,星期天多歇歇,别累着啦。”“唉呦,我都当奶奶了,你还把我当小孩,不累的。”“我不放心……”声音中传来了明显的担忧。“我没事,这里的葡萄好好吃,我采些,让快递给你们捎去尝尝。”“别花钱!太贵了!你爱吃自己多吃点,我这里很好,不愁吃的,只要你好,我就放心啦。”“我很好,你别老担心我”“嗯,嗯,好就好,我挂了啊。”“好的。”母亲在那头挂机了。(中国散文网-)

  我像所有幸福的人一样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打记事的时候家里就有一台电子管收音机,俗称“戏匣子”,因为父亲是通信兵,复员后自己组装的,壳子是在旧物市场买的40年代前苏联产的,挺漂亮。那时我每天必须听“小喇叭”广播,听孙敬修讲“西游记”、刘兰芳讲“岳飞传”、袁阔成讲“三国演义”,那玩意儿成了我享受童年乃至学生时代快乐的唯一,幸福的伙伴。

  放下记忆的包袱,也许失去的终归会失去,不过留下的是生命的厚重。虽然现实的生活,总让人茫然,但是时间从未停止过,我们的脚步也不能停下来,憧憬着,也许下一个人生过点上,记忆会多一点。

  望着满架的葡萄,看着皱纹满身的葡萄藤,体会到了有一种爱不用求,无微不至常伴身旁,只是我们常忽视,此时,脑子里蹦出了读书时读到的句子;“母爱是一株树,在季节的轮回中固执地坚守家园,撑一树浓荫默默付出。……母爱是无私的,她将永远罩临着你,伴随你一生。”想着脊背逐渐佝偻的母亲,在风烛残年仍然牵挂着女儿,不免一阵酸楚,但无奈,此生索取太多,无法回报,也无从回报。近花甲之年,还能享受母爱,实是人生之大幸!就像眼前,藤是葡萄的根,葡萄是藤理想的果,藤把所有的精华付出,为的是果的生长快乐,哪怕沉重得把腰儿扭弯,也要让果儿结实美丽……

  受父亲的影响,我自然也喜欢上了无线电,喜欢看《无线电》杂志,喜欢制作“电子产品”。70年代,盘山县城市场上的电子元件特别少,什么变压器、线圈、中周、线路板、耳机之类都需要按照技术标准自己制作。我的第一个“作品”是一部矿石收音机,虽只能收到2、3个台,但那种成功后的喜悦会使人飘飘然然想入非非。以后便不断升级,总是不满足摆弄那些“小玩意”,完全痴迷于神奇的无线电波里,什么电阻、电容、二极管、三极管都成了我“制造”快乐的宝贝。

  岁月流逝,自古多怨。过分的伤感只是多余的,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满脑子小资的情愫开始澎胀,在摇碎的阳光下慢慢梳理,耳边又响起了《春江花月夜》的曲声,又是手机响了,谁又来电话啦:“今天是星期天,你怎么没上网啊?病了吗?”电话那一端传来了老伴焦急的询问声。好一阵感动:“没病,我在郊外葡萄园采葡萄。”“又是开车去的呀,小心点,注意安全,最好自己少开车。”“放心吧,我现在开车技术不错。”“那也不能大意,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车有故障呢?”“我知道了。”“葡萄园漂亮吗?又有什么感叹了吧!”“那是,刚接了妈妈的电话,望着天空发呆呢。”“我就知道你!早点回去,别太晚了,让我担心。”“好的,我摘了葡萄就走,回去就给你信息。”“嗯,好的。”“我挂了哈。”叭嗒一声,我把手机挂了,整个心都掉进了爱的甜蜜中。空气里满是静谧的氧分子,让我陶醉,让我遐想,这是一份牵手的爱,琐琐碎碎,陪伴终身,在大把大把的时光里,活生生地徜徉在周围。

  1978年初,我自己组装了一台9英寸晶体管黑白电视机,这在当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的“新鲜玩意”,每天晚上我们家都挤满了街坊邻居看电视,由于人多电视荧光屏小,就买来一个塑料放大镜板放在前面。那时没有闭路电视,要在屋外架上自制的天线才能收看,也只能收到中央一台,每天晚上7点正式开始,首先是15分钟的《新闻联播》,那时候是没有主持人图像的,后来出现了大家都熟悉的赵忠祥、邢质斌,电视节目非常简单,除了一些戏剧,翻来覆去就是几部新拍的国产电影和很少的外国片,什么《青松岭》、《艳阳天》、《闪闪的红星》、《流浪者》等,节目一般在晚上10点多钟就结束了。在那个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还十分匮乏的年代里,这些“短暂”的精彩足以让人们激动不已。

  春夏秋冬,循环往复。在人生的道路上,珍惜时间,才是真理。因为时间一旦逝去,丢失的不仅仅是时间本身,生命也会因此而残缺。

  我又望着满架的葡萄傻想了,看着在渐老的绿叶中呵护的葡萄,心中升腾起一种幸福的温暖,他就像那绿色的葡萄叶,小心地围护在我的身边,为我遮风挡雨,为我增彩加油,让阳光的照耀不多不少,让雨露的滋润不偏不倚,让爱不独行,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年春节值班,我将自制的电视机搬到单位,想让班组的弟兄们享受享受这“高科技”的快乐,结果差点影响工作,害的大家一起受到厂里的通报批评。不过,我成了会组装电视机的“名人”,自学成才的“土专家”,很多人都求我帮助组装电视机,我当然乐于助人,一方面可以提高自己的技术,一方面还有“小恩小惠”。后来,电视机逐渐普及,我成了大家挑选电视机安装电视机修理电视机的帮手,我十分珍惜期待那种“付出”的快乐。我还自己组装了一台“功能齐全”的“落地式”音响,与电视机、电唱机、录音机相连接,随意“扩大”其声音,别提多“牛”了,绝对有那种“震耳欲聋”的感觉,让当时许多“发烧友”们羡慕不已。闲暇之余,一些同事好友都喜欢到我家来玩,听流行歌曲跳“的士高”,享受时髦“现代人”的“幸福生活”。

  篇三:流逝

  收拾起继继续续的思维,在好个秋风里,断然剪下串串葡萄,我要让这饱满的爱去甜蜜远方的母亲和老伴,让他们也感受这份悸动的真爱,没有语言,只有心,只有甜蜜汁水的流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3年,我所在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开始减员,曾经踌躇满志以堂堂工人阶级为自豪的我,莫名其妙地成为厂里最年轻的“下岗职工”。不过,厂里考虑到我有修理电器的“手艺”,特别关照帮助办理了一个家用电器修理部的营业执照,但是租不起门市,还好那时我们家住的是较为临街的不到30平米的平房,于是,我在电视天线杆上挂了个招揽生意的小喇叭,门口立了块电器修理的牌子,便风风火火地“开业大吉”了。由于我早已“名声在外”,人缘又好,修理部很快就“火”了起来,在一些好心人的介绍下,我和很多商店建立了电视机、半导体收音机等家用电器保修维修业务。那时,我的家境还比较困难,母亲早逝,父亲带弟弟在外地工作,我和两个上小学的妹妹在一起,那小小的“家庭修理部”为我们兄妹开启了新的生活之门,给了我生存的勇气。

  盛年不重来,

  生活的真实或许会使很多人的心灰意冷,但最终都是自己的选择。无须去抱怨生活的不公,面对选择时的懦弱和逃避,会造成接连的不幸和阴霾的难散。不过,我始终坚信生活是公平的。在我“自谋职业”的日子里,时常会看到一些工作和地位都“高高在上”的人对“个体户”鄙夷不屑的眼神。于是,没有多久,心中始终不甘心当“个体户”的思想终于促使年轻气盛的我“急流勇退”,还是凭着会无线电的特长,找到了一份平淡而稳定的工作。后来,又凭着自己拥有的那么一点点文字基础,通过函授学习圆了大学梦,成为一名事业单位公务人员。在繁忙的工作中也渐渐地“丢掉”了修理电器的“手艺”,开始“冠冕堂皇”地舞文弄笔享受新的“手艺”给予的快乐。

  一日难再晨,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电子产品早已进入“集成化”,走进商店,各种电脑、DVD、MP5、高清超薄电视,还有洗衣机、电冰箱、微波炉等各种高级尖端家用电器琳琅满目,世界真正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电器时代”,人们可以尽情地享受现代科技、现代文明的快乐,这是当年我们做梦都无法想象出来的。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年继续修理电器,也许现在会成为令人羡慕的老板,拥有自己“辉煌”的事业,过着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还会拥有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朋友、哥们圈,那里也许是一片晴朗纯洁而无太多虚伪浮躁的天空。

  及时宜自勉,

  爱因斯坦说“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我时常拿出家里一直还珍藏的那些电子管、三极管等已经成为“历史文物”的电子元件,还有“万用表”、“信号器”、电烙铁等修理工具,就像看到那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特别亲切。

  岁月不待人。

  永远不后悔当年的选择,随缘而遇,随遇而安,平平淡淡才是真,只有“淡定”功名利禄,才会“锁定”快乐健康,虽然没有“荣华富贵”,但能够实实在在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是幸运的快乐的,也是幸福的。

  ――陶潜

  十月的秋还未淡出绿色,我登上东海边的礁石,遥望大海阵阵涌起的排浪。风儿吹乱了我的发丝,天边的云朵飘来了我的遐想,举起双手,轻轻地合拢,秋风的凉意消逝得无影无踪,指尖的缝隙处,滑落下碎碎的阳光,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排浪过了,还会再起;绿色去了,还会再来;秋天到了,春天不会再远。可是,有谁能告诉我,走过的日子还会再来吗?是谁让它们溜走?它们会走向何方?

  东升的太阳移动起匆匆忙忙的脚步,刚刚还是半张红脸,转瞬间已跃上头顶,没有声响,悄悄地带走了晨光。是地球加速了自转?还是太阳跑得太快?或者是两位比着赛跑?!我默默地数起自己走过的日子,竟然也是那样匆匆,不知不觉就消费了个日日夜夜!在滴滴嗒嗒的时钟声里,毫不吝啬地滑了过去,走得那样伶伶俐俐,真得令我扼腕。

  站在时间老人的身边,我和他握手言和,不知他还会再给我多少时日,但我不指望无限索取,也许逃去如飞的日子里,我有过许多遗憾,但我从不后悔,因为,在跟着时光旋转时,我没有那么茫然,也没有迷失方向,就像排浪涌过之后,多多少少在海滩上留下了斑阑的痕迹,生命的旅程中,虽然也有曲折的心酸,但快乐如歌的日子也如影随行。它们没有溜走,静静地守在原地,等着我来回望,等着我去总结,让我明白,没有白在世上走上一遭。

  让日子无痕地溜走,是我们自己的所为,漠不关心地打发,无所顾忌地挥霍,才在彼岸花开的岸边,忍不住泪珠潸潸。去的尽管去了,来日也不会方长,一枚枚故事,日夜都在空中飞舞,不要仿佛日子里没有爱,那要靠自己的温柔去灌溉,抓紧现在的分分秒秒,力争秀出日子的风采。

  我站在礁石上观海,感受如风的日子,看着排浪滚滚,在岸边细碎出漂亮的浪花,突然有了领悟:那每一朵浪花,就是未来生活的样子,要不成为泡沫,要不就是美丽的水花,虽然都会逝去,但留下的感觉不同。水花是在笑着歌唱,泡沫是在无奈地叹息。谁都喜欢美丽的水花,愿把它的倩影留下。谁都不喜欢泡沫,因为它老带着尸臭。

  在这礁石上的秋风里,我第一次没有感到忧伤。因为大海的慰蓝,让心宁静,让眼明亮,听着海涛的声响,享受的是时光的歌唱,没有哪一曲交响乐,能像大自然的母亲唱得那样恢宏!轻轻地哼着时间的音符,海鸟为我携来了日子的快乐,闭上双眼,我的心在和大海一起歌唱……

  跳下礁石,我奔向浩翰的大海,赤着脚跑向细沙的海滩,看排浪在脚边翻滚,腾起美丽的浪花,盛满那深深浅浅的脚印,然后缓缓地离开,为那脚印边亮出了五彩的贝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