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见玛丽昂·歌迪亚是在《盗梦空间》里,那时候我不太喜欢她,尤其是相比于本片另一位女主角艾伦佩吉的清纯甜美,玛丽昂饰演的那位偏执狂妻子,将小李子折磨得死去活来,实在不够讨好。

  某个难得晴朗的冬天下午,我从图书馆头重脚轻飘去学校门口朋友开的奶茶店喝她特别调给我的姜汁撞奶。她用一半埋怨一半撒娇的语气说:“怎么好几天都不来看我?”

  【壹】

  在大屏幕前我对一同去观影的朋友直言不讳,我说法国女演员里,还是阿加莎最美,苏菲玛索也是美的,但她的美不具备侵略性,所以我也不是太喜欢。

 

  下班回去的路上繁华的让我觉得虚无,每每走到房子下面会抬头仰望天空,那个有拖把露在窗外的第四层就是我现在的家了,那两把拖把突兀在一大排漂亮的墙壁上,擎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喜欢细节的唯美

  至于玛丽昂,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朋友说,她就是《两小无猜》的女主角,现在也是法国国宝级的女演员。

  我说最近发烧,安心睡了两天没出门。她却生气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跟我说的话,我可以去照顾你啊”说完又心疼地揉我头发,“下次记得跟我说,无论多晚,只要你说,我都会去陪你照顾你”。这句话的温柔和认真语气,胜过当时我听过的任何一句甜言蜜语。

  窗外街上的车声还有流行音乐要上演到深夜,犹记得我不顾一切一路向北时,这个城市的上空弥漫的是《老鼠爱大米》,而现在却已经换成《香水有毒》,在北上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北方的老鼠最爱的已不是大米,而是玉米亦或面食。我不知道它的下一个曲调会是什么,这个城市不变的曲调也许只有变化。

  S o w h a
t?我还是不以为然——直到《午夜巴黎》中我又看见她。我是因为伍迪艾伦才去看这个片子的,小老头一把年纪了突然开始玩穿越,玛丽昂在片子里美得实在不像话,完全脱离了《盗梦空间》中近乎神经质的狰狞,美丽中蕴含着一种优雅的轻佻。我没有去过法国,可我相信她就是巴黎。

 

  她们都有精致的脸,用化学用品堆出来的脸,让我觉得肮脏。

  直到彻底喜欢上她之后才去看《两小无猜》,虽然这片子已经在我的电脑里存在了很长时间,但从前一直没有想过要打开它。

  大概一个月后的某个中午,她打电话跟我说她发烧了,躺在床上没有力气。身在外地的我匆匆安慰她几句,给她男友电话,他的语气似乎很平淡。后来才知道,那个男生当时在外地实习,挂电话后立刻买了车票奔回去看她,甚至连请假条都是事后补的。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很得意:她本来在发烧的,我回去后大概十分钟,她看到我,病就好了。

  碟还是没有看完,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必要。

图片 1

图片 2

  他和她终于结婚了,而这已经足够了,童话不都是这样子的吗?

  好像人与人之间也是一样,可能已经在你身边很久很久了,你们聊天,你们饮酒,你们推心置腹,可就是要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你才意识到,原来他早就出现了,他早就无声无息地渗透进了你的生活,可在此之前你什么都不知道。

 

图片 3

  我在一个深夜里,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濒临崩溃的时刻,突然关了所有Word文档,打开了它。

  某日,我请了假,从南京飞深圳去找在香港念书的挚友,因为他的生日快到了。

  “他的眼睛在阳光下湿漉漉的,像一面淌着河流的镜子”

  影片一开头就是色彩明艳的画面,还有完全听不懂的法语,可是我喜欢。

 

  “记忆里的你神色紧张地把耳朵贴向我的胸口听我的心跳声,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故事从一个铁皮罐子开始,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的游戏,我提出一个赌约,你敢,还是不敢?就这样一直玩了一辈子。

  出发前三天定下酒店、机票、发了状态求去过香港的网友给推荐。三天后我四点半起床打车去赶三小时的飞机,十点我在深圳宝安机场降落,一把抱住他。在落马洲出发的港铁上我翻着网友金怀鱼特别写给我的香港景点推荐。友人问我:香港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么?我说没有,我就是来给你过生日的哈哈哈~

  就是这些文字,让她感动的哭了一晚上的文字,而我,还是不喜欢他的笔调,用放大镜折射出来的悲伤,看后无尽的空洞。

  女孩在课堂上讲最脏的粗话,男孩在校长办公室小便。

 

  【贰】

  女孩把内衣穿在外面,男孩去泡她最讨厌的那个女同学。

  作为回应,在自己生日那天,此人逃掉所有的课带着我去太平山。

  这里的梅雨已经下了一个多月了,脚上一直有膏药味,和着这个城市因为潮湿而发出的霉味。

  然后他们站在车顶上接吻,女孩问他,爱我?男孩说,我敢。

 

  在家的日子指甲开始疯长,像回家的路边的那些野草,不知不觉涨满视野;像傍晚的火烧云,没心没肺的美好。每天看碟看到凌晨2点多,每每在睡觉前很想给谁打电话,哪怕只说一句晚安;开始翻那些我忍了很久没看的书,还是很喜欢她的笔调,简单的没有一点瑕疵,却足够让我流泪。。。。。。。。。。。。。

  从这里开始已经不是游戏,是自尊和责任的角力。

  和姑娘吃饭,问她考试结果如何。她轻笑着说:“就差一分”。

  请你不要原谅我。

  她赌,你永远不可能伤害我。

 

  终于说出想说的话,木阳,是的,就是这个样子。

  一年后在浪漫的餐厅,他说了很多好听的话,拿出了戒指,众位宾客欢腾雀跃,她的眼泪马上就要流下来了,可是他说,来,我为你介绍我的未婚妻,就是那位穿着跟你一样裙子的女孩。他贴近她的耳朵说,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敢。

  笑着造化弄人,从来都是因为心有不甘。她继续说:当时和我对象在打电话,我说的时候就忍不住哭了。当时挺晚的,他那边就没声音了。我再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在来我学校的路上。他学校在浦口那边,特别远,我劝了半天才把他劝住。虽然很难过,但是却感到特别心安。因为仅仅是我掉眼泪就能让他这样,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不舒服,我想,我劝不住半夜要来陪着我的他的。

  【肆】

  她在婚礼上丢出了那个铁皮罐子,要他说不愿意,她搞砸了婚礼,他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在铁轨上她的眼睛被蒙住,可是火车呼啸而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叫她离开。

 

  我要去看他,要和他一起喝一杯茶或者一杯咖啡.

  我相信那一刻她是真的心碎了,于是发了狠,她赌十年内不要见面。十年中他做了很多事情,包括娶妻生子,可3650天里他活得就像一个植物人。

  有个男生说,刚和女友交往不久时,某天在她家吃饭后觉得不舒服,就去床上躺着休息,谁知躺下后就发起烧来。迷迷糊糊中听到女友找东西很吵的声音,他请对方给他倒一杯水,女生给他灌了一大杯自己调的热香草奶茶,又放了一杯热的淡糖盐水在床头柜上。后来他被弄醒量体温,读完度数女生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不算高烧,和他挤着一张并不宽敞的床睡去。他说他很感动。

  没有人相信我是为喝一杯茶或者一杯咖啡而去的。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脸。我想他对我的感觉也应该是如此吧。我们相对而坐,他喝啤酒,我喝茶。心里仍然在回忆刚才相见的一幕:他很惊讶地转过头来,因为我对他说了一句话:可不可以请我喝一杯茶?

  他没了心。直到十年期满,他双眼含泪地看着那个相似的背影,刑罚太过漫长了,好像非要到这个时候才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最重要的人是谁。

 

  我说过我要来看看你的家乡的。我找到了你工作过的地方,也找到了你住过的地方。我一站一站地找过去。想象已经变得很苍白,因为此刻我正面对真实。每经过一站,我都用手机拍下来:银行、邮局、数码城、菜场、饭店、广场、广告牌,一切能够代表这个地方的标志都被我拍到镜头里.

  不不不,他们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为了一些愚蠢的理由,不敢面对。最后他们被混凝土包裹在一起,终于结束了这个游戏。

  这个故事的女生讲述版是这样的:那天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他说不舒服去睡一会儿,等我收拾完厨房去看他,一捏脸,滚烫滚烫的,我知道他发烧但是没有体温计不能判断到底是什么状况。他说没事儿没事儿可是我越来越担心,只好先给他灌了热水、敷好毛巾。稍微安顿下来后出去找药店买体温计和退烧药。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附近的药店都不是24小时营业的,我就打车让司机带我去附近的24小时药店。可是最近的那家药店看店的人说没有退烧药卖,我就买了体温计和一瓶酒精回来给他物理降温。折腾到一点终于确定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放心睡下。结果这家伙第二天一直说对不起啊,昨天和我一起睡你没睡好吧,我觉得他好萌…

  那个写纸条的女孩,现在仍然生活在北方的这个城市里,我站在北方的人流中,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不知道哪一张曾经也给过你温暖。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那些讨厌这个片子的人提起它会深恶痛绝,因为它实在是太不讲道理,太欠缺责任感,太没有逻辑,并且太过疯狂。

 

  一个人最想去的地方一定藏着自己的梦想。而每个人的梦想又是多么的不同。可是这样的道理我们往往需要付出很多的代价才能明白。

图片 4

图片 5

  两个人名字的笔画相减,剩下的数字有人说代表两个人的关系。

  同样我也明白喜欢这个片子的人为什么推崇它,因为它太热烈,太纯粹,太与现实生活背道而驰,它有一种理想主义的光芒。

  倘若他知道真相,会不会感动到疯掉?

图片 6

  大多数的人一生都欠缺这样去爱的机会,大多数的人从未,也不可能,这样众叛亲离地去爱一个人,所以我们只能在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寻找这种几乎把整个人生都摧毁的爱情。最后他说,你从来没跟我赌过,敢不敢像个疯子一样去爱你。

 

  用南方减去北方是否就是我和你的关系?

  反正我知道,我敢。

  我曾喜欢炫耀性的浪漫故事,比如用蜡烛摆心形表白,或者放烟火求爱,或者普希金式的爱情决斗,生死相随的殉情。我迷恋这样的疯狂就好像女人总也会喜欢路易威登的经典monogram或者香奈儿五号的名声。因为城市中口口相传的爱情奢侈少见得像鬼一样——听说过的人多,真正见过的少。

  【伍】

 

  “拉钩 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曾读过的一段话:无论我们之间隔着怎样的距离,当你需要我时,我愿意为你飞过寒冷的冰原,跨过一切阻碍,来到你身边。或许我什么都不能帮到你,但是如果你脆弱、孤独、空虚、寂寞、崩溃的时候我都不在你身边,我怎么可能是爱你的呢?

  记忆中的我们在街角做拉钩的动作,记得当时我们的笑容,却怎么也想不起我们是因为什么或恪守什么而拉钩。

 

  电影一样的美好镜头,却忘记了它的内容,所有情节都是零碎地拼凑起来的,被时间糊住了的过去也被记忆越裹越小,越变越模糊。

  想起这段话忍不住走神很久想起上面的那些故事。是的,若我爱你,当你需要我而我不在你身边,我猜我正在去你身边的路上。

  黑将城包围

  我低头穿过柳枝尖

  斑驳街灯洒在街面

  把地撕裂

  我也许是有点喝醉

  吻你每寸剪之念

  无论如何都熄不灭

  焚身想念

  若爱只能像个电池的寿命短得可怜

  那么她的吻怎么会索然无味

  若爱只能像个电池的寿命短得可怜

  你怎能在我喝醉时浮现

  听着这样的音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用他的方式保护她,她用她的方式爱他,仅此而已。

  【陆】

  桶桶她们还是要进入现实世界,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用学生还是室内设计的职业来称呼她们,听到她们的艰辛和无奈,晚上会因为这而失眠,我以为我一个人的泪可以换来你们的安稳和不变的单纯。所有悲伤都有幽默的成分。

  大眼 高鼻 桶桶
你们要坚强,我会去看你们的,带这这里的水去会北方的天空。

  离上班时间还有13分钟。

  因为沉默,我们成了经过。

  一切都不算太差。

  6岁那年我说6年前我失忆了。

  那些年转瞬即逝,哭啊叫的笑啊闹啊,过去了也就这样过去了,

  客观地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人,那些话,那些事,出现了,然后消失了。

  那些人,那些话,那些事,出现了,停留了很久,然后也消失了。

  【柒】

图片 7

  每天晚上会起来好几次查看门是否反锁,煤气是否关紧,深夜会听到街上有人在大声地吵架
唱歌 哭 骂人。经常害怕的有被子裹住头恨恨地睡。

  也许是大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晚上会害怕的哭,又不敢哭出声音,只是咬着手指不停地流泪。那时就异常地想念她们,她们住在不是很好的房间,可你们有笑声,我很想你们,经常梦见我们一起去吃饭
,梦中我你们还是原来的样子,连微笑都没有变。

  上班时一直重放小齐的歌和梁静茹的。觉得在今年的夏天快结束时开始恋爱。

  【捌】

  这里的夏天很热,
皮肤开始过敏,连带手表都会红肿,出来的时候因为怕迷路而一直走直线。很用心地记住路上的标志,在经过米兰的夏天时还是忍不住停下来拐进去。

  木阳,记得我和她的相遇,那时我的丑小鸭,而她是公主,在他们的眼光审视下我只能把头低一点低一点再低一点,而她的头高一点高一点再高一点,在高低之间决定我和她的命运,白天我微笑她冷若冰霜,晚上她甜蜜微笑我无声哭泣。晚上和白天的过渡是我和她的分界线,丑小鸭和公主的分界线。

  木阳,听说她变了,我依然是丑小鸭,可是她已经不是公主,他的丑小鸭会是别人的公主,正如她的王子会是别人的青蛙,于是我很庆幸,拥有透明感的表白,我终于错过了你。

  有风吹皱的下午,我 坐在屋顶上,看天上的云简单又明了,幻想那些爱情是否可以像今天的天气,风淡云清。感觉风吹过我,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好了,就这样吧!

  【玖】

  身体往下坠的声音是有节奏的,它接触地面的时候最后停止的是心脏的跳动声,扑通
扑通。

  是否该找一个人见证。

  我要去看他,要和他一起喝一杯茶或者一杯咖啡.

  没有人相信我是为喝一杯茶或者一杯咖啡而去的。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脸。我想他对我的感觉也应该是如此吧。我们相对而坐,他喝啤酒,我喝茶。心里仍然在回忆刚才相见的一幕:他很惊讶地转过头来,因为我对他说了一句话:可不可以请我喝一杯茶?

  我说过我要来看看你的家乡的。我找到了你工作过的地方,也找到了你住过的地方。我一站一站地找过去。想象已经变得很苍白,因为此刻我正面对真实。每经过一站,我都用手机拍下来:银行、邮局、数码城、菜场、饭店、广场、广告牌,一切能够代表这个地方的标志都被我拍到镜头里.

  那个写纸条的女孩,现在仍然生活在北方的这个城市里,我站在北方的人流中,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不知道哪一张曾经也给过你温暖。

  一个人最想去的地方一定藏着自己的梦想。而每个人的梦想又是多么的不同。可是这样的道理我们往往需要付出很多的代价才能明白。

  两个人名字的笔画相减,剩下的数字有人说代表两个人的关系。

  用南方减去北方是否就是我和你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