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由《儿童文学》杂志社、浙江省作家协会、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武义童话大会:新时代中国原创童话论坛”在浙江举行。儿童文学作家、批评家蒋风、徐德霞、孙建江、纳杨、汤汤、吴翔宇,以及《儿童文学》擂台赛之“温泉杯”短篇童话大赛的获奖作家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围绕
“气质、格局与境界——中国当下原创童话艺术探寻”展开深入讨论。论坛由《儿童文学》杂志主编冯臻主持。

由新蕾出版社主办的“跨越国界的爱与温情——《泥土里的想念》”特别活动近日在四川成都举行。现场不仅有精彩的节目,中国和以色列两国小朋友还一起亲切交流,并互换礼物。

图片 1

当代童话的三个转向

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潘立文表示,《泥土里的想念》这个故事非常感人,诠释了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之间的紧密联系,诠释了中国人和犹太人之间深厚的友谊。

一家藏书丰富、有独特人文气质的书店,对一个地方、一座城市会产生多少精神影响力,是我们无法精准衡量的事。但在实体书店运营环境艰难的当下,有勇气去运营一家承载人文启蒙理想的儿童书店,无疑是需要强大支撑力的。

冯臻对本次短篇童话创作大赛的351篇参赛作品、24篇入围作品、9篇最终获奖作品做了分析和评述。他认为,本次比赛的评选结果是中国当代原创童话发展史的缩影。在童话观念、艺术手法、情感维度、思想感情方面,这次比赛表明了日益发展的童话美学观念嬗变与不平衡、不充分的童话创作实践之间的关系,“本次比赛不乏非常优秀的参赛作品,但稚嫩的、观念化的、平庸的作品也不少,中国当代原创童话,亟待艺术上进一步‘脱贫攻坚’。”

作者宋安娜说,希望这本书不仅能成为孩子们的好朋友,感受故事中传递的人间大爱,也能激发起小读者们最初始和稚嫩的文学审美兴趣。

魔法象童书馆位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部所在地广西桂林,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童书品牌“魔法象”为0-14岁孩子打造的儿童书店。童书馆于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正式开放。出版团队运营实体书店,在业内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了,但在广西,这却是首家由专业出版团队运营的儿童阅读空间。

在与会专家们看来,本次童话创作大赛,体现出了三个创作转向。首先是创作思维上从“给予”到“认同”。多年来,中国童话“以儿童为本位”的思想在创作中有了基本的实现,从把童话视为给予孩子的“产品”,到寻找自己内在的童心,并通过创作表达出来,感染孩子与成人,原创童话作家在这方面已经有所努力。但如何真正触及儿童内心深处柔软的世界,作家们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魔法象”的童书历来以小众的选品为人所知,继承了其母社的气质,颇为看重童书的人文内涵。由这样一家儿童出版品牌悉心打造的儿童书店,会有什么独到之处呢?记者前往探访了这家开业不满月余的书店。

在创作文化上,有了从“西式”到“中式”的文化转向。近年来的原创童话发展,从过于欧式、日式,变得开始注意中国元素的存在,原创作品越来越多包含了中国式的气质与禀赋。中国文化、中国思维、中国情感,融化在童话故事的点点滴滴之中,构成中国文化有机的支撑。而童话的中国文化逻辑,越发体现在作家们的创作之中。

整个童书馆不算很大,设计简洁,以原木色为主色调,但因书架的活泼设计及灯泡、玻璃、鲜艳的沙发等元素的有机结合以及整个书店五颜六色的童书陈列而油然生发出儿童书店特有的甜美气息,打眼就觉得颜值很高。

在创作哲学上,体现了从“孩子”到“人类”的转变。童话是用幻想建构起物与物、物与人之间的联系。儿童文学对孩子的成长有重要作用,但它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此。童话要朝更开阔深远的方向迈进,更需要经由它带领孩子到达人类认识世界的本质属性。在这个意义上说,童话具有天然的哲学属性,当下的原创文学创作,有着新的创作追求,朝着童年精神认同、民族身份认同与哲学维度的转向,将使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更加丰富多元,创作新探索与新追求,也将推动儿童文学艺术品质的提升与飞跃。

四个装置设计橱窗,搭配着本季主推的主题:梦境、自然、关于书的书……

回到自身,赋予童话生命感

顶灯的设计也非常特别,像一个个小星球。

与会的获奖作家们梳理了自身的童话创作经历,分享其创作观,并表达了对当下原创童话创作的困惑与期待。高源强调“幻想”在童话创作中的重要作用。她认为,在看似虚无缥缈的想象里,在荒诞神奇的故事里,却有着比现实更坚固、更长久的力量。黄文军认为,随着人年龄与阅历的增加,对童话的理解会更丰富立体。童话的创作中,涉及到主题的大与小、思想的厚与薄、语言的深沉与清浅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都是技术性问题。童话作家要做的是回到自身,赋予童话生命感,也要勇敢去尝试,探索更多可能。两色风景要求自己保持创作的纯粹真心。无论日常如何平庸,每个人的浪漫梦想一直都在,童话是理想主义精神,写作童话的人,就是去点亮一个个拥有信仰的灵魂。

二楼玻璃桥,可以俯瞰一层,满地的灯泡投影,相当梦幻,是店内最受欢迎的角落。

孙丽萍以自身创作经历提醒童话创作者警惕个人经验的束缚性,不要形成路径的依赖。黄颖曌认为,童话如同一块璞玉,天然带着童年的拙气,童话的儿童性比文学性、思想性更重要。同时,这位来自上海的作家以观察女儿打电话的姿势为例,提醒作家们,这一代儿童习以为常的物件与生活经验,还没有进入写作者的视野,因此作家要思考当下童年的快乐与困境,如何写出具有当代生活气质的童话。

儿童帐篷、小沙发和清新有趣的小摆件错落地布置在店内各处。

贾为把家乡白洋淀视为童话幻想的起飞之地,将民风民俗和中国生活融入童话之中。陈诗哥分享了他童话创作的奥秘,他的想象从日常出发,走向神奇;从微物出发,走向宏阔与无垠。获本次“温泉杯”短篇童话大赛金奖的童话作家赵卯卯在创作中不断否定自我、突破自我,认为童话的本质就是儿童的本质,童话就是从儿童精神世界出发,用儿童愿意听、愿意读的话,去写出童年的意义。

当然,舒适的阅读环境之外,儿童书店的主角是目测近万册的藏书。据了解,书店除了“魔法象”品牌的全品种童书,更多的是出版团队所筛选的、来自国内各家少儿出版品牌的众多优秀童书品种。

以虚构形式把握当代精神

一楼,是0-8岁书区。开辟了“认识世界”“儿童生活”“小小哲学家”“知道我是谁”“想象创意”等多个板块。这些分类,更多是聚焦成长中的现象与话题。

汤汤从审视自己的语言、审视自己的原创力、审视自己的童话逻辑、审视自己的情感四个方面分析了自身目前的创作历程。她认为,要使童话具有独特的气质、深宏的格局、高妙的境界这些必备的条件,只有这样才能写出想象奇妙、故事生动、情感真挚、耐人寻味的好作品。

二楼,则是为8-14岁儿童以及父母打造的。从亲子共读到独立阅读过渡的桥梁书、儿童文学作品,选品确实颇为丰富。

纳杨回应了在场作家关于童话“虚实”问题的困惑。她强调,幻想是童话的基本元素,但童话脱胎于实在的、现实的世界,童话的逻辑也就是人内心的逻辑。无论是《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等经典童话,还是武义本土作家汤汤《门牙阿上小传》等作品,都是基于现实生活的事实与细节而产生的,这让其更显真实而伟大。高水准的作家往往以虚构的形式精准地把握住了当代精神,如果幻想跳出了现实逻辑,无根的幻想,会削弱童话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童书馆还提供图书借阅和阅读咨询,也计划定期举办文化活动,将利用品牌的出版资源,邀请国内外作家、译者、名师、阅读推广人来此举办亲子故事会、家长沙龙、名家讲座、艺术展览等。

吴翔宇教授进一步探讨了童话的经典化问题。他认为,经典的童话具有诗、思、史三个特征。“诗”是指童话具有某种天然的诗性因子,是一种直接的情感牵引;“思”是指童话经典依托于宽阔的思想背景;“史”是指童话的穿透力是在历史时空中不断对话与阐释中生成。经典童话应该具有诗性、有哲思,读之令人思索,既能承载当时历史语境的内涵,又应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而当记者问及开店半月余遇到的问题,童书馆店员有些苦恼地表示,即使再三提醒进店安静的规则,但人流量大时,馆内仍不可避免地有些吵闹,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图书损坏率也很高,读完后把书归位的习惯尚不明确,故而他们相应的工作量就比较大。不过,书店已经陆续以专门的措施来应对这些初运营遇到的问题。比如,给每一类书贴上彩色标签,方便孩子识别并归还等。

整体观照中呼唤求新求变

童书书店的运营或许不易,碰到的具体问题也不少,但记者探店期间,店里随处可见专心致志看着书的孩子,也有很多陪同孩子一起阅读的家长,于孩子而言,一家好的童书馆的意义就藏在一本又一本的书里,那很可能是打开他们未来更多可能性的钥匙。

原创童话的创作无法脱离整体的环境和氛围。当下童话创作的创新原则在于,既要符合当下的时代精神,要遵循自己的创作特色,也要沿着前人的艺术脚步出发。对于童话创作,孙建江呼吁更加重视读者阅读感受,在童话的可读性和可理解性上进行创新。童话作家要知道自身的特点,在把握自身气质、文化结构的基础上,了解自己的创作能抵达的深度、广度与创新的样式。同时也要融会时代精神,写出具有东方文化和东方审美情韵的中国式童话。他认为,目前国内的童话理论研究是滞后的,没有理论研究和创新来呼应当下发展迅捷的儿童文学创作,这是童话整体发展不如人意的原因。他表示,创作与理论“双翼齐飞”,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的生态才能更健全有力。

童话如此纯粹又如此丰富,关于童话的讨论,将随着孩子的阅读需求、创作实践、出版情状、理论建设而不断发展和深入。中国原创童话会越写越好,用童话共同书写我们对生活美好的愿景是所有与会者的共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