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一个人的生日

  当青春渐行渐远,当年华日渐老去,当岁月逐渐荒芜。若你偶然地停住脚步,仔细地回首过往,回望那一路深深浅浅的悲欢,回望那一路的聚散离合,是否,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温情与感动,萦绕于你的心间?其实偶尔多想歇一歇,偶尔停住脚步,怎奈岁月如流水,太多的故事,来不及抒写,就已成为了过去。仍旧有许多人,来不及好好地道别,就已成陌路,各自远赴天涯。只剩下几首佚名的诗篇,在记载着曾经谁与谁曾并肩走过的足迹,只是,到那时,再来翻越这些陈年过往,是否你早已将一切都给淡忘得一干二净?

  篇一:失而复得的反思

  这个恶魔般的日子还是不可抑制的来访,让我无措。浑然不觉,我已走过了多少个春与秋,回首曾走过的路和看过的风景,那些颓废的、绝望的、温馨的、快乐的映像,全然触目惊心的刻在年轮上,待定记忆的轮回。

  喜欢追忆往事的人,或许并非它们太沉溺于过去,而是它们选择在过往的美好中,找寻到最初的、最真实的自己。只是希望能够从残酷的现实中,找寻到一丝心灵的慰藉,造化弄人,世事总是难以遂其心愿,纵然我们遍体鳞伤,却也仍旧不得不同苦难一路奋战,不得不学会坚强。就如一句话所言:“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只是,坚强了太久,也会让你忘记了该如何去哭泣。有人总说,哭泣是最为懦弱无能的表现。然而我却认为,唯有经泪水浸泡过的微笑才愈发美好;唯有经泪水洗涤过的心灵才愈发地澄净明朗。学会在哭泣之后,擦干泪水,微笑前行,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敢与坚强?在现实之中追逐梦想,偶尔身心俱疲时,驻足回首过往,让过往的点滴感动给予你心灵的慰藉,给予你前进的动力与希望,这样的你,才能够更好地迈出脚下的每一步,更好地用自己厚实的脚印来书写自己的人生。

  巧买贵卖,人知常情。作为出售方,总想将货物卖得贵一点,多赚点。作为买受方,总想买得巧一点,多省点。但刻意压价,失之公平,也不是做人之道。

  这些年轰轰烈烈的那些华丽冒险,如叛逆,高考,爱情……虽然结的果总是伤痕累累的悲痛,却收获了很多供给成长,也许这是生活的一种恩赐吧,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但也不是所有的过往都意味着美好,往事再美好,亦不过只是过往,它就像一道柔美凄迷的伤口,它美得凄迷,却是每一段都有伤口的。我们都曾对自己说,要学会去忘记。只是,曾经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遇见的人,萍水相逢的过客,错过的缘分,又怎能轻易地就将它忘掉?那些途经你时光里的人,无论与你的相遇是早是晚,与你的缘分是深是浅,只要曾与你同行过那么一段旅程,便会一直铭记于心,铭记那份初时的美好。

  具有这种心态的人,恐怕不在少数。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可是你想过没有?你所争的只不过是一钱一两、一分一角。有时买卖双方争得面红耳赤,即便占了几角钱的便宜,也索然无味,没有了好心情。在众人面前,既丢了面子,也失了风度。

  流年无情的推移,昨是今非,现在更多时候,我选择徒留在彼岸,观望着那些往事纷飞,“我们真的回不去了”逼迫自己不再驻留原地选择转身,虽然有诸多的不舍和难忘。

  每一天,每个人,在每座城市,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抒写着不同的人生。所交付出的情感不同,所发生的故事亦不同。当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里点亮的是冷暖不一的人生,今日我在这讲述着别人的故事,而明日又是谁把我编入他的故事中?昨日,你是途经我时光的归人,今日,我是与你擦肩而过的过客,那么明日的你我,又该去往何方,行至何处?

  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自那以后,凡是我去买菜,从不还价。要是买农人卖的菜,我总是多买点,如果对方需要找给我一两角零钱,我也总是说不用找了。

  ——我总是勇敢的转身,忍不住频频的回首,可是转身很容易,转身不回头,却真的需要太大的勇气,反复多次,我依然做不到那份淡定从容。

  那些曾经柔美凄迷的过往,那些时光,究竟去了何处呢?曾经那个不谙世事,天真稚嫩的我,又去了何处呢?昨日之我,又成为了今日的谁?今日之我,又属于谁呢?我想到,岁月就那样,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往事在我们的面前一点一点淡去痕迹,而我们的未来和前景,却反而在我们的背后一滴一滴地淡出,我们总是不知道下一站该在何处落脚,甚至不知道后面的视野怎么样,不知道之后的路该如何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那一天早上大概九点多钟,我从银行取款后,便到菜市场逛逛。刚要到菜市场时,见马路边一位老农的临时菜摊上有野生荠菜,我便弯下腰来,称了两斤。刚要起身离去,卖菜的老农说:“先生,我这两个甲鱼是野生的,今天早晨现捉的。”我问了价,老农说八十元一斤,我坚持四十元一斤,通过讨价还价,憨厚的老农好像忍痛割爱似的说:“好吧,卖给你!”我以八十元,买了两只两斤重的大老鳖,自认为捡了个便宜,便“打的”回家。见了爱人就高兴地说:“这一下可以大饱口福了。”可是刚一放下荠菜和甲鱼,我猛地一惊,我的包呢?我马上意识到,我从银行取的两万元还放在包里。我惊出一身冷汗,对妻子说:“我两万元丢在菜摊上了!”妻子催促我赶快去找,我失望地说:“现在已快十二点了,不可能了。”

  拟比小时候无忧无虑:

  当岁月的灯火都睡去的之后,有些往事却仍鲜明地烙印于心田之中,我们看着它一幕幕地浮现于眼前,又一点一滴地流淌干净,慢慢地逝去。再美好的过往,也终究只是过去。或许,这世间所谓的永远,到不了的便是永远;回不去的便是过去。最好的时光,其实就是现在。活在当下,安于今朝。心存向往,珍惜每一桩缘分,珍惜身旁的每一道风景,所遇见的每一个人,全力以赴每一件事情,努力去实现心中美好的愿望与梦想,行自己所喜之事,爱自己所爱之人,纵算历经颠沛,尝尽苦楚,亦无怨无悔。

  在妻子的鼓励下,我只好怀着侥幸心理趁出租车去碰碰运气。刚下出租车,远远地就看见一位老农站在路边,扁担、菜筐背在肩上。我快步向前,老人见到向他走近的我,伸头打量着我:“你是买我甲鱼的先生吗?”我激动地说:“是的,老伯,你见到我的包了吗?”老人毫不犹豫地从蛇皮袋中取出我的小包,因为在讨价还价中,他对我的印象是深刻的。“请你点一点!”老人的态度仍然是敦厚的、和蔼的。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元给他,以十分激动的心情连连说“谢谢您!”老人有风度地说:“谢谢可以,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很不情愿地说:“那好吧,你还按八十元一斤,补我八十元吧!”一句话羞得我无言以对,只得从命。我递上一百元,他还坚持找了我二十元。

  心思单纯而简单,那些日子幸福而短暂,似水年华,锦年如歌,终于唱响了我的三十岁,而今褪去年少的青涩,如蛇蜕皮一般,疼痛着、叫嚣着,却义无反顾的决绝。

  一直都很喜欢丰子恺的一句话:“不念过往,不惧将来。不乱于情,不困于心。如此,甚好。”过去的一切,皆已成为过去,无论成败,无论得失荣辱,都已回不去了。与其执迷,不如就让它成为云淡风轻的记忆,随风而来,又随风消散而去吧。

  在这位已略有点驼背的、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农面前,我显得多么龌龊、藐小。我是一个工薪阶层,每月的收入也许是他的几倍,可是我的人格和风度却只是他的几分之一。他的这一本能的真诚、和风度,是用金钱无法兑换的。他的这种对人的真挚情感,令我震憾、反思……

  成长的过程,五味俱全,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因为,成长是一个人的事,如爱一样,悲剧往往都是这样产生的,久违的日子往往只有自己记得,幕然回首是那么的悲哀……

  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过好自己的生活,把握好今朝的每一分每一秒,才是最为重要的。现在的时光,亦是最美好的时光。惟愿尘世间的你我,都能够做到不恋过往,不负这似水流年。

  在离开老人之前,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紧紧地握着他那双粗糙而又温暖的手。

  真的累了,遍体鳞伤,我想要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整天迷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篇二:失而复得

  岁月的沧桑却显得那么无力……

  娟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苦于找不到一个好男人。好男人都到那儿去了呢?要找个好男人,可好男人是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不过,大多数人认为“四不一有一早”男人(不喝酒、不一抽一烟、不赌|博、不花一心,有事业心,早早回家)就是好男人。

  亲情?友情?爱情?我到底得到什么?

  于是,娟子亲朋好友打着“灯笼”四处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还别说,真让她找到了这么一位完全符合条件名叫石磊的男人。很快,他们喜结良缘。

  一个人的夜特别的漫长……

  过了若干年舒心的日子后,石磊出情况了。不知何故,近来,石磊几乎天天头痛脑胀,腰酸腿疼,周身乏力,精神不振,见了饭菜没有味口,人也消瘦了许多。最痛苦的当属失眠多梦,“性*”福全无。

  一个人的夜特别无奈……

  来看医生。医生问:那里不舒服?石磊说:感觉浑身是病,那儿都不舒服。这位医生给他做了好几项化验检查,结果什么病也没有。医生笑了笑,问了几个问题:喝酒吗?一抽一烟吗?打牌吗?唱歌跳舞吗?偶尔也到外面放松一下吗?石磊的回答都是一个个“不”字。

  一个人的夜特别的孤单……

  哦,是这样呀,最后医生说:你可以走了。(中国散文网-)

  一个人的夜特别的思念……

  石磊生气了:我的病你还没查出来呢,怎么就叫我走了?世上那有你这样的医生啊!

  篇二:一个人的生日

  医生说:你是典型的抑郁症,也可以说你根本就没有病。也许改变一下生活习惯,对你会有好处。

  每个人都有生日,而且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生日。

  改变一下生活习惯?说的倒容易,怎么改变?一个人长期以来所形成的生活习惯说改变就能一下子改变得了吗?

  难忘的日子来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一个人的生日过得静悄悄,这是我习惯了的生日。不管怎样,我生日这天,过得蛮开心的,真的。

  这天,石磊与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提到此事时,朋友为他分析医生的用意:还别说,这位医生说的很有道理。成天两点一线下班就呆在家中不出门,那怎么行?不是有一句名言,说是生命在于运动吗?所以医生说你可以走了,因为你这不是用一药可以治好的病,主要是要多多锻炼才行的。还有一层意思,朋友停顿了一下,诡秘地笑了笑:人生在世,图个快乐。可你天天就像个苦行僧似的把自己关在家中,人生的一点乐趣都没有享受到。既然这样,那你活100年与活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看不看病,对于你来说,不就都无所谓了吗?

  昨晚我就在琢磨,生日这天,得为自己做点好吃的,特别是要做一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来吃。我想到,我要吃鸡。我已经好一段日子没吃鸡了。(中国散文网-)

  石磊听出了朋友的话外音,但他还是喜爱自己的生活方式。

  买了鸡,怎么做呢?白切、酱油、炒凤梨、焖咸菜,还有炒姜酒。我最后决定炒姜酒。这是一道十分好吃的菜。

  这些天来,娟子对于一个好男人的标准进行了反思:一个把自己封闭在家中、身体又不好的男人,算是一个好男人吗?当然不算。哦,知道了,好男人是要走出去的!走出去就不免要与烟、酒打交道。于是,她开始劝说老公出去广交朋友,一抽一抽一烟、喝喝酒。然而,石磊还是不为所动。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

  一个人,一顿丰盛的午餐,半斤鸡、两个煎蛋、二两甜糯米酒,一锅熟,也不需要饭,吃得很开心。

  就有这么一件小事,一下子就打破了石磊坚固的防线。一位当官的朋友同爱人星期天来家串门,女的无意中谈到另一对朋友。

  现代年轻人过生日喜欢开个Party什么的,一群人热热闹闹,也是图个快乐。有的过“上寿大生日”时大摆宴席,还请邻里街坊。我想,应该把生日改成“感恩日”,因为自己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所以要有感恩之心。我现在已经没有父母了,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感恩:但愿在天堂的父母能为我祝福,我永远是他们引以为荣的女儿,我永远不会为父母丢脸,我永远会珍爱他们赐给我的宝贵的生命。

  老公,你哪样都好,就是从没吃过你炒的菜。女的娇嗔地说:你看人家小梅多幸福,老公天天炒菜给她吃。你要多多向人家学学。

  当然,我也渴望有人来祝福我,况且,我的孩子也记住了我生日的时间,在每年我的生日到来时,他们也会祝福我。但是,孩子们工作忙,老公健忘,我的生日有时会被忘记。这个我都理解了,而且也包容了,以前家婆过生日,我都会提醒丈夫,还做了好菜,煲了好烫,带上孩子一起去祝福。现在她老人家也走了。

  学她老公做什么?朋友意含讽刺地说:她能与你比吗?小梅在亏损企业上班,你在开发区工作,工资比她3倍还要多。这是炒菜能炒出来的效益吗?一个男人成天呆在家中炒菜,这算什么男人?你难道不觉得,这是无能的表现吗?

  在丈夫生日的前一天,我就会提醒孩子:明天是你爸爸的生日。男人总是爱面子,见儿子的短信或电话的祝福,就会高兴,见女儿买了香烟给他,心里更是高兴。但是,我的生日,他总是记不住,结婚几十年,他从没祝福过我。他总是说,搞那么多形式干吗,生日了,就煮鸡蛋吃吧。

  恰在此时,石磊从厨房将一盘刚炒的生菜端了过来。朋友自知失言,赶紧补充了一句:哦,石磊,不好意思,我不是说你。

  虽然,我不爱张扬自己的生日,但是,生日毕竟是一个人的大日子,在生日的那天,都难免会显出一些快乐的冲动。有一次,我出差到广州,那天是我的生日。广州的同学见我来了广州,要请我吃饭。在饭桌上,我还是忍不住对同学说,很感谢你这顿饭,我很高兴,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2008年,在惠城区编年鉴,主任请我们吃饭,那次也正巧是我的生日,我也是很高兴,也就忍不住对大家调侃说,感谢大家给我做生日。结果,主任又专门为我做了寿面。

  从此,过去的石磊不复存在。他就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似的,男人所喜好的那些习惯,他全沾上了。

  习惯了一个人静静地过生日,不祈求祝福,只要自己快乐、健康。刚刚接到了儿子从新加坡发来的QQ桌面祝福:祝妈妈生日快乐!不久,又有女儿的祝福信息,就觉得心里暖暖的!虽然是一个人过生日,但并不寂寞。

  不久,好、坏消息不时向娟子传来:小石改叫石副主任了,石主任了,副局长了,局长了。与此同时,石副主任在外面嫖*妓女了,石主任与一位秘书有一腿了,石副局长养了一个小蜜了,石局长有两个情一人了。

  几乎天天独守豪华别墅的娟子,对于好男人的标准开始困惑不解了:好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是过去的石磊?还是现在的石磊?是这两者都不是?还是这两者都是?抑或是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男人……最后,她得出结论:好男人世上还是有的!那就是过去的石磊。

  回想起来,归根结底,老公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也还是有自己的一份责任。

  于是,她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老公回归从前。只要他不再与那些女人来往,她可以既往不咎。至于石磊身上出现的症状,后来她也专门咨询过专家,那是属于亚健康,只要适当参加一些跑步、打球、爬山、游泳等户外活动,加上合理膳食,症状就会消失,身体就会好起来的。只可惜,这一切,她知道的太晚了。最为可恨的是,石磊的心,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再也收不回来了。

  为了达到“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目的,石磊竟把在外面遇到的一位讨饭的年青男子带到了娟子面前。

  石磊对要饭的男子说:给你烟一抽一。要饭的男子说:我不会一抽一。

  给你酒喝。石磊又说。我不想喝。要饭的男子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

  我找个女人送你玩。石磊以为这下要饭的男子会动心。我不愿玩。要饭的男子边答边转身,并且自言自语:污辱人格。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呀?石磊赶紧上前再追了一句。我只要钱。要饭的男子理直气壮地说。

  娟子,你看看,石磊语重心长地说:我算看透了。一个男人,不一抽一,不喝,在外不玩女人,那他活着还有什么乐趣?那不就只是这样一个讨饭的人吗?告诉你,我可再也不想做一个这样的男人。

  娟子知道,现在对石磊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是再也回不了头了。可她就是始终不明白:过去一个那么好的老公,为什么一下子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莫非真的是我,一步步把他往火坑里送,最后把他给活活地废掉的吗?石磊之所以变成这样子,难道其它方面就没有一点责任了吗?是谁夺走了我的老公?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医生,那经商的朋友,那为官的朋友,还有那年纪轻轻就只会要饭的男子……

  具有戏剧意味的是,一场车祸,又把石磊这位瘫痪在床的男人,送还给了娟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