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三个月前,一晚在我的手机浏览器上出现了关于古钱币的文章,乍一看,令人欣喜若狂,因我有一枚双旗币(我也是看了许多的这类文章后才知道这叫双旗币),价值在80——90万,我真是兴奋异常,随即迫不及待地告诉了爸爸妈妈,也好让他们高兴高兴。那一晚,我是多么的扬眉吐气哦,觉得我的好梦变成现实了,从此我不必再担心我的未来了,有了钱即便不是有了一切,而老婆我不用再害怕娶不到了。于那晚的第二天,我又陆续发现了一些文章的介绍有我收藏的古钱币中的一些很有价值的钱币,像大清铜币、光绪元宝、民国银币等,我于是更心花怒放了,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变成富翁了,要有车有房,不再是梦想。我想象着自己开着跑车的样子,定然光彩夺目,吸引多少少女少妇的目光,又有多少漂亮的女人排着队等着我挑选,我的人生理想,我的希冀,我未来的所有,皆因我自小起先知先觉的暗自收藏在一夜之间全部成了现实,那样的我,是多么的春风得意与满心开怀啊,幸福,不再是我的空虚的幻影了,我是这样想着的。而我因为发了财,如果有同学聚会,定然是一颗亮丽的新星,开着几百万的跑车,最好是法拉利,那是多么的酷炫与荣耀,王者归来的感觉吧。我觉得整个天下几乎就是我的了。我曾经的倒霉就会一笔勾销,成为同学们欣羡的人与崇拜的人物了。当时我确实有此想法。

  篇一:当爱成为往事

  篇一:蜕变

  然而,我的好梦不久就宣告破灭了,不是不相信我所收藏的古钱币不值钱,而是不知道如何出手它们,因为在那些文章的最后,全是一些说它们骗人的评论,说骗鉴定费啦,某某人又上当了啦,几乎没有一条评论不大叫骗子的,这无疑给我浇了一头的冷水,也浇灭了我那火热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类文章也天天有之,我也仍浏览着,因我太想得到一些踏实感了,我的发财梦仍没有熄灭。

  累了,才会放手,爱过了才懂得回首…

  一次远方同学来电,欣喜畅谈一番。临了扔下一句话:“毕业前xxx和我打赌呢,说你绝对不会踏上通往城市的道路,结果自然是我赢了。可我当时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会在城市里呆这么久。”

  又过了许久,那些文章也仍是天天有,吊人胃口,而我的古钱币却始终没有出手,连迈出出手的一步都没有,因我也越来越怀疑了那类文章的真实性了,所以,我的发财梦醒了,以至都不太相信自己具有发财的资格。什么别墅,跑车,全是自己痴心妄想,痴人说梦而已。梦醒了,仍旧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梦里走了许多许多的路。

  总是不经意地,又想起你,说好要忘记的…却又那么那么地想你-猪XX

  昨日,离休的一位忘年交约我吃饭,说为我首都之旅饯行。同席还有几位曾一起受苦受难的同龄人。新年的喜庆尚有余温,万不能以我一己之事搅扰了大家的兴致。于是,回顾了当年深夜捉鼠,冰水美容,盗贼光顾,大葱大蒜,唱歌打球,海鲜盛宴,谈到了妊娠反应,孕妇保健,新生儿落户,乃至人中为什么会叫人中,应该先看《周易》,后看《皇帝内经》,展望了假期身处海滨,看海天茫茫,脚踏黄山,望云卷云舒……临了老友拉着我,把手腕上的一串佛珠悄悄地送了过来,说是在千山寺庙里求的,我是个好人一定会平安。

  我就安分些好了,是你的始终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也强求不来,命里有还是无,全凭天意,全凭自己的头脑与一双手。当他日闲看云卷云舒之际,有你喜欢的人在,有你身边的朋友,你便已很富有。

  我知道不可能回到过去了,因为爱为已成往事。但是却仍止不住去想你想你…

  慢慢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发现求学的当年我的思想憧憬居然把同窗骗了。

  曾经给自己洗过脑,说好要忘记你我的一切的。删除你的号码,删除你的地址,删除一切属于你我的记忆…不记得你的好你的微笑,不记得你曾在我害怕的时候说:不怕,有我在呢!不记得你在我想逃脱的时候说:你想跑去哪?在这呆着不就好了?不记得你曾经说过你会珍惜我,会爱我到我不爱你那一刻止……曾经,就是那样,你让我以为你就是我的归宿!真的好爱好爱你!猪。真的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我不知道人好和生死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我希望不久的将来,一切的一切离我都不要像现在这般遥远,精神焕发的我发现游离于生死之间的我的生理状况和心理状态居然把大家还有我自己都骗了。

  原来没有爱的女人是不漂亮的,心境不同,笑容也是那么不一样,不是真的快乐!变的不开心不自信。我是为爱而生存的女孩。没有了爱与被爱,那感觉真的只剩好空虚好空虚啊!

  那将完成一场新的蜕变!

  上周日不小心走到充满我们的回忆的笔架山,那里风景如常,风和日丽,然而我的心境却是那么地不同,看到别人一对对一家家一群群的说说笑笑,真的好怀念过去,好怀念我们一起在这笔架上度过的时光,就算那时只是普通朋友感觉也是快乐!好想一直拥有那样的快乐啊。但是,回不去了!这次到来,我不快乐!是的,我不再快乐!我除了想你想你剩下的就只有无境空虚。

  篇二:漫谈心境——–蜕变

  终于去了“卡萨布兰卡”西餐厅,想着你讲的故事听着你曾弹唱给我听的歌,感觉那里真的好美!好浪漫!可惜想和你来的愿望没达到,呵!我们曾约定一起来这感受这种浪漫的。

  曾几何时,我是如此的忧伤,总是用微雨浸泡自己,我懂得那时自己很苦,仿佛陷入地狱般而无法看到天日。终日在无望的思念和期盼中度过,整个的人整个的心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一个虚无缥缈的人身上。使自己如同死去一般,机械的重复着千篇一律的生活。总是无奈,痛苦,伤心,绝望,失落——-

  当爱成为往事,我却还没走出去故事的结局。我不知道你究竟哪点好,但是我却是那样地爱着爱着,也许,我是没能碰上我想要的,但是要碰上真的好难好难,也许我就只有这样地孤单,尽管我是真的好想找个人陪……

  那时我喜欢李清照的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仿佛只有如此才能略表心境。所以整个人落入寒冰中,闭目时感到自己在千年的冰山上独舞,四周除去冰雪别无他物。我不懂的真爱,不懂的亲情友情,只有绝望的爱情来刺痛着自己。

  当爱成为往事,留下只有记忆而已。写下此文,我不希望自己再去回忆,再做无谓的挣扎,真正学会放开自己。

  直到被无情的丢弃,我的痛苦到了极致,不想在体验那撕心裂肺的痛了,于是假装无所谓,可还会在午夜独自哭泣,那时我形容自己是女鬼。

  爱,已不再是事实!再见,我的爱及往日的回忆!

  是的电影里小说里“有情却被无情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是事实,是事实,我不能在骗自己。既然是事实那我也用电影里安慰人的话安慰自己,“没什么大不了,这样的人是不值得自己为之悲痛,离开是好事,我要坚强的活着等待着自己的幸福”我这样安慰这着自己,可总是一句安慰的话而不能真正走入自己的心田。幸福?它怎么可能恩泽到我的头上?

  篇二:往事一则

  我总是怀疑着幸福的公平性,在无望的度日。(中国散文网-)

  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小孙和我同一年参加工作,我16岁,他15岁,因年龄不够,他父亲给他虚报了一岁。

  有一天,我懂得了亲情,懂得了这个世界上无论自己犯多少错,无论自己多狼狈,总有一个地方可以温暖自己,总有那么几个人会无条件的接受自己的好与不好,痛苦和悲伤。在与妈妈的谈话时,我才恍然大悟,每次自己躲在角落里歇斯底里的哭泣时,爸爸和妈妈是怎样的自责和心痛,可他们又是如此的了解我。不敢走近安慰我,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这个不懂事的女儿带来的伤心,在每次父母灿烂的笑容后有多少伪装出来,故意寻我开心-的——想到这些我心好痛,内疚自责。好长时间我在这种内疚中度过。

  还都是稚气未脱的孩子,可我们就已远离家门,成了一所地勘单位的钻探工人。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随钻机一起来到了秦岭巴山地区的安康市平利县——那可真是一个山大沟深的地方。

  那天我听了一个讲座,老师说到父母不需要子女给他们多么丰富的物质生活,他们只要孩子在家吃顿饭就满足了。那时,我才懂得父母为自己操心、难过,不是让自己自责的。他们是希望我快乐幸福。我不要再自责了吧,只有自己快乐幸福了父母便一样真快乐幸福了。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情有伤,父母一样会忧心。我又何必这样做个让父母忧心的不孝之女?

  五一节前后,我们到了施工地,很快就竖起了高高的钻塔。这里两山夹一沟,山势险峻,云飘雾绕,沿着公路七零八落地住着十几户人家。机场一边靠着上坡,一边紧依公路。公路再向外是四五米深的河沟,潺潺流动的河水终年不绝。机场向山坡那边,上一两层梯田的玉米地里,有好几个杂草丛生的坟堆。沿着沙石公路,隔着一条小山溪,距离机场数百米,是一户新修不久的农舍。

  相亲了,我的第一条件就是要通过父母,才要见面。我知道这样做好多人不认可。可我知道这是对父母的信任,相信他们多年识人的能力,相信他们爱我的心绝对纯粹。

  这一天,钻机停工待料,班长派小孙去看守机场,时间是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小孙本来胆子就小,我们钻机进驻这里后,老乡讲的当地荒诞不经的鬼怪故事更使他胆怯。(中国散文网-)

  后来出嫁了,出嫁前一天晚上爸爸哭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爸爸抹泪,他硬撑着不让泪水流出来,之后妈妈悄悄走出屋,我知道她去干什么了。于是片刻的安静——-才有人说着喜庆的话来恢复气氛。出嫁当天我被新郎抱走那一刻我寻找爸妈的身影,可是找不到————我们当地的风俗,女儿上花轿时父母和兄弟姐妹是不可以送别的。我想这风俗便是对为人父母之心最好的安抚吧。送别是痛苦的,女儿又怎能让父母痛苦。

  这天晚上,皓月当空,四周黑色的大山清晰可见。机场周围悄然无声,只有沟底的河水在潺潺流动。偶尔有河里的野鸭子,不知受到什么惊动,突然间用翅膀拍击着水面,振翅飞向远方。银色的月光透过机场篷布的缝隙洒落进来。一阵凉风吹过,坐在机场内钢丝床上的小孙不禁打了个寒噤,心里莫明地有几分害怕起来。看看表,还不到十点,离下班还有漫长的两个小时呢。

  我总是很恋娘家,是因为我知道父母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我们能陪伴左右。于是我到假期不会去游玩,总是第一时间回到父母的身边。只为见到他们那幸福的笑脸,我好高兴。有一天老公说你不必如此伤感,你爸妈嫁个女儿又得个儿子有什么不好。这话听起了来很好听。他也那样做了,家里有什么活抢着干,业余时间帮爸爸打理生意,帮妈妈收拾碗筷。当然他用他那颗不太懂什么情调和浪漫的心悉心的呵护着我,逐渐温暖着我。这时我感到幸福。一家人其乐融融。以前的痛真是变为了浮云。

  就在这时,机场外山坡上的坟堆后边,传来几声怪叫。小孙顿时头发倒竖,紧张起来。再仔细听时,又无声响。他定了定神,走出场房向坟堆方向望了望,并未发现什么,以为是自己耳误,又返回钢丝床上。屁股尚未坐稳,“吱吱”的怪叫又在坟头响起。小孙大惊失色,强壮胆走出场房,向坟堆张望,还是未发现什么。他想到坟头那边看看,又无胆量,只好忐忑不安地再次折回场房。这次他尚未走近钢丝床,坟头的怪叫再一次响起。此时的小孙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两腿已不听使唤。他确信自己是遇见鬼了,心惊胆战地一步一抖地走出场房,对着坟头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说:“在这里打钻,惊动你们,这是国家的决定,与我无关。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呢?”

  我还要学习很多的东西,要学会爱公公婆婆。他们是丈夫的父母,我爱我父母有多深,丈夫爱公婆就有多切。婆婆也是妈,公公也是爸。如同婆婆朴实的话语,养你的养他(她)的都要好好待的。

  未等小孙说完,坟堆后边响起女孩子“咯咯”的笑声,随即露出两个小孩的脑袋来。这是机场边老乡家的两个小丫头。当地人重男轻女,这姐妹俩一个9岁,一个12岁,虽已过了入学年龄,但都未上学。白天她们经常来机场玩耍,时间稍长,也就和我们混熟了。那天,她们见小孙是一个人值班,方演出上述恶作剧捉弄小孙。

  窗外小鸟在树上喳喳叫着,又是黄昏时分。看着古老的村庄里袅袅的炊烟,和夕阳里归来的稀疏人影,我深深的沉浸在这生活的气息中,不想醒来。这便是幸福吧。用心爱着至爱的人,用心付出着,用心体会那些幸福的笑脸———

  小孙知道上当了,拔腿就追,可一转眼,俩女孩已越过小溪,跑回家去了。

  第二天,小孙看班夜半遇鬼的事就在30多名工友中传开了。大家拿此取乐开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其实,半夜三更独居野外,即使是成年男人也会胆怯的,何况小孙只是一个半大孩子呢。

  篇三:麦场往事

  昨天给父亲打电话,问老家的麦子收了没有,父亲说就等着机子过来,一两天的事儿。今天上午回老家,地里只剩下一片黄岑岑的麦茬。父亲说,现在的麦天有啥过呀,联合收割机一过去,麦粒就出来了,哪像以前啊,过个麦天,得忙上半个月二十天的,真的能累死人。

  父亲的话把我们带回到了那个忙碌的打场时节。

  首先是矼场。临麦前,在自家地头割掉还不太熟的麦子,腾出半亩来地儿做麦场。先往麦场地上泼水,浸湿场地,再铺上往年的麦秸秆,然后用石碾滚反复轧场地,让地面发挺发硬,以便于以后轧场,晾晒麦子。

  然后是收割麦子。场地做好了,麦子鼓着饱涨的麦穗笑弯了腰。天刚刚亮,便看到忙碌的身影在地里弯着腰,弓着背,挥舞着镰刀割麦子。之所以选早晨收割,一是因为凉快,二是麦穗不炸,不抛洒粮食。一个人一天能割半亩来地吧。割得差不多时,把两把麦秸秆拧在一起,撑开,把割好的麦子放上去,打成捆,便成了一个个的麦个儿,然后用排子车把这些麦个儿拉到场地去。

  接下来,就到了打场的时候了。先把麦子解捆儿摊开,尽量均匀地铺在场地上,晾晒有两三个小时左右,再把麦子从底下翻过来,间隔一小时左右,翻个两三遍。午饭后,就开始轧场了。用带有石碾滚的拖拉机轧上个两三遍,把麦粒都轧出来。然后开始翻场,起场。人们顶着炙热的太阳,流着豆大的汗珠,个个脸红得像关公。女人们用毛巾包住头,挽起裤腿,忙里偷闲时,拿起一把蒲扇,猛扇几下;男人们则只穿一条短裤,裸露着黝黑发红的上身,脖子上搭着一条湿毛巾,时不时地擦去脸上滴答的汗水。只见人们用叉挑麦秸秆起场,把剩下的没有轧净的麦秸秆再抖擞几遍,然后把麦秸秆堆成垛,有方形的有圆形的,既可用来作纸,也可以用来烧火做饭。场地上留下的麦粒和麦糠又被堆成东西走向的麦堆,因为多为南北风,这样便于迎风扬场。用木椠摙起一堆麦子,高高地顺风扬起来,风儿把麦糠飘走,只剩下干净的麦粒,如此反复多遍后,干净的麦粒就可以装进提前准备好的编织袋里了。

  现在依然还记得,天色已黑,人们都还在忙碌着。我们家的麦子正在装袋儿。我那时还小,帮不上什么忙,就倚靠在装好麦子的编织袋上,数天上的星星。一颗、二颗、三颗……唉,怎么数不完呢?天上到底有多少星星啊?就在那时,浩瀚无垠的天空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星星眨着眼睛,好像在跟我说话,她会不会掉下来?天空为什么那么大,那么黑,而且是圆形的……我哼着小曲,漫无目的地蹦蹦跳跳,看着一袋又一袋装好的麦子,拍手叫好。

  过个麦天,把人累得直不起腰来。只记得,大人们来不及在家里吃饭,送饭便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任务。用一个手提篮子,里面放上娘提前蒸好的馒头,有时还有大油饼,再加上娘提前炒好的一盒菜,还有家里腌的老咸菜,如咸萝卜,咸菜疙瘩,咸蒜等。有时还装上一大瓶米汤。把这些东西用毛巾盖住。提到地里时,饭还热着呢!我们还负责送水。用一个大白塑料壶,装满白开水,有时,还往里面放点桔子粉。桔红色的水,看着就诱人,喝到嘴里那个甜劲儿,就更不用说了。还记得,用手蘸点儿桔子粉偷吃,那种感觉太爽了,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是我到现在为止吃到的最甜的东西了!

  “回来了,叔叔。麦子收完了?”姐姐跟邻居王叔打招呼,把正沉浸在麦场往事的我拉了回来。

  “噢,好了。不用我们动手,这麦天就过完了!”王叔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过去的打场让人劳累又难忘,现在的麦收让人轻松又快乐。忆苦思甜,今非昔比。

  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满老百姓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