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

  篇一:你认识自己吗

  记得第一次和你说话,是为了问你在哪个班级。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你身后,一次次伸出手想拍你肩膀,又一次次缩回来。许久之后,才鼓起了勇气。你转身看着我,而我却低着头不敢看你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出了想说的话。那是我一生之中最慌张的一次。得到你的答案以后,我木讷地站在原地,忘了跟你说声再见,只是呆呆地看着你消失在人海中,心软绵绵的。

  文/淡水泉

  近日,一位博友在微薄发了一句话:“你认识自己吗?”

  我怎么都想不到,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

  对于窗,我有多种的想法和情感。

  让我想起了徐志摩的那篇《自剖》。他剖的痛快,剖的释然。不由得让我举起白刃一般的笔将自己狠狠剖一次。

  你的班级有我的旧朋友,通过她,我加到了你微信。我慢慢地了解到,你很少玩手机,只有周末才会偶尔玩一会。你总是抱怨你的成绩差,我开玩笑道:“那好呀,我们可以进同样的大学了。”你说:“我是文科生,你是理科生,我们怎么可能进同一个大学?”我笑着回答到:“有综合性大学的呀,大不了我去读个中文系呗。”就那样,我用开玩笑的语气,立下至死不渝的约定。

  人一躲进屋子,虽不是顿然与世隔绝,但在某种心境上,至少会觉得似乎与外界纷纭的事物分别了一下,这时的窗,仿佛是一道看不出形象但又具有模糊意识的桥,维系着你和窗外世界若断若续的姻缘。但如果从窗口往下望,是一幅杂乱的街景和烦嚣的人声、车流声,就会立刻使你的心不安宁起来。

  想来这许多年,活的着实的不易。不说为了生计的忙碌,不说病痛的折磨,单就是我这颗炙热的心,经历的冷风冷雨,一次次的考验,被扎得满目的疮伤。还依旧是这般的炙热如火,苦苦追寻着…..

  高三上学期期末,你退步了很多,哭了。在那个寒假里,我都没去打扰你。高三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发了条信息给你,没有回复,我又疯了似的发了几十条,依旧没有回复。在那个学期里,放学时,我不再走你喜欢走的路,打饭时,也不再排你喜欢排的那个队。其实我何尝不想看见你呢,可是我怕,我怕看见你又会止不住地心动。

  窗的方向最好是不要临街,往下望只是一条寂寥清幽的青石小巷,长日里很不容易听到人的足音。而往上望呢?则是玉兰树丛中,被绿荫覆盖的屋顶,红色的,黛色的,点缀在明朗的阳光之下。这样的天空是晴好的,淡蓝的,不见一片浮云,仿佛一张不着色的画布,偶尔在远方现出几点翱翔着的羽翼。

  我常想,我的这条生命真的就要白白的在这世上走一遭。还好让我庆幸的是我的青春还不曾完结,此时的身子必须咽下一切的苦,一切的我不忍看到的景象。

  我常常会梦见我在大学的时候和你相遇。我拼命地学习,语文成绩从全级倒数到前列。

  这时候,便会有一缕异样轻松愉悦的情绪浮上心头,这轻松,这愉悦,是因为这窗外的景色而来的,倘若这窗的方向换了个位置,朝着大街,那就变成了令人失望和厌恶了,于是乎你就会忿然地重重把窗关上。

  与风来说,我没有风一般的自由。我这受万物缠绕的身子,无一时不再渴望着自由。如同云摆脱了风的束缚。可自在的翱翔在空中,直至潇洒的飘散了自己的身子。

  高三期末考试之后,我们遇见过一次,在学校的林间小路上相对而行。我远远地看见你,你也看见了我。我假装和旁边的同学聊着天,眼睛却一直看着你,而你只是轻轻地转过脸,和我擦肩而过。我们,像两个陌生人。我转身看着你匆匆而去的背影,肝肠寸断。

  深冬的时节,窗对于你也缺少了闲雅的兴致,或许,带来的更多是阴郁沉闷之感。因为窗外有昏暗的天空,有风霜飘摇下迷离的落叶,因为一年又挨近了尾声,而自己在这一年里所收获的只是几张留着苍白文字废纸,不由得使你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望着苍茫灰霾的窗外,思念忽然格外沉重了起来。

  与雨来说,我没有雨打屋檐的响亮。我这笨到了一定程度的嘴,难有雨一样的畅快的吐出自己一切的声音,更别说有着雨一样或急或缓的如音乐一般的洒落。

  报考志愿的时候,我在微信里发信息问你想报考什么大学,得不到任何回应。其实,我何尝不知道你不会回应,我只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夜幕降临了,凛冽的寒风撼着窗。振得玻璃框子格格作响,打破了室内宁静的气氛,此外,再没有别的声音了。而一个人倾听着那一会重一会儿轻的声浪,心绪便如潮水般地起起落落。这种搅扰,足以让你翻转难眠,只能在一堆堆难堪的冥想中熬到天明。西风漫卷下的窗,往往会使你产生这样的痛苦,但是你的生活中终究是不能缺少一扇窗的。当傍晚,窗外的光线随落日渐渐暗淡,往外一瞥,暮霭浓厚地簇拥着大地,你就知道,夜来了。

  而今的我如同大洋上的一片绿叶,飘飘浮浮,或随着海浪高站于浪尖;或随着漩涡低沉于海底。可我岂是甘心沉于海底呢?只要没将我的轻身打烂,我终将漂浮上来。独自漂浮海上,去寻找可被我供养的地方。

  我依照约定报了中文系,只是不是你在的大学。

  或许有哪只飞鸟能衔着我的轻身,走上一段捷径。这飞鸟必是我心仪的对象,否则我甘愿这样漂浮着。

  一个人,在烦嚣的城市,串街过巷,滑过人潮。

  篇二:认识自己

  一个人,找间冷清的饭馆,忘掉渴望,放心吃喝。

  有没有一个客观的外在世界?我们身处在怎样的世界中?随波逐流还是主导一切?或者我们眼里的世界一直是自己内在的投射而已。

  一个人,畅游异国,再寻寄托。

  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孤独,孤独到有时候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更不要说是认识自己。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无法忘记那个约定和美丽的你。

  我想认识自己始终是生命中最艰难但一定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耽溺在各种事情里面,生存的必需,对名利的渴望,对欲一望的满足,人类相互的诋毁、防御、攻击,甚至是对梦想的追求。是什么让我们蒙蔽了自己的双眼?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随波逐流非常容易,但同样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艰辛和痛苦。但我们宁愿宣称这种痛苦是人生的必然,而不反思这种痛苦来源于何处。面对痛苦,也许我们有惊人的忍耐力,但是我们却对痛苦的源头一无所知。

  是什么造就了我们的愚昧?(中国散文网-)

  是什么让我们一直沉溺,从未清醒?

  也许统治者只是为了便于统治,所以不需要我们人人都具足智慧。

  可是,如果真的人人都具足智慧,那就将是个非常和平和谐的世界。

  只是,人们一刚开始,就自己否定了这一切。

  于是我们再也看不见,看不见自然的美丽,看不见阳光的灿烂,看不见白云的纯净,看不见生命的奇妙,更看不见别人的苦痛……我们活在一个多么狭小的世界里面,从此,自我膨一胀地以为自己知道了一切,自己掌控一切,从而失去了真正的自我。

  教育没有教会我们要看往内心,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走上这条征一途。

  唯有不断认识自己,不断揭露真理,才是我们必走之路。

  是不是高高在上?是不是虚无缥缈?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为何有这般的疑问,你有想过你面对问题本身时,你自己的倾向吗?你的问题,才是说明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分,难道我们的生命不是本来就是一体的吗?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精神追求,什么是修行?我们为什么人为地区分了那么多事情,然后把自己框在一个框子里面?然后面对其他任何事情,就都与我无关。

  你以为生活是真实的吗?你以为你的身体是真实的吗?你以为你拥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那才是彻彻底底的假象啊。我们最终将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星球,就像刚来到的时候两手空空。然而,你的人生又真的虚无了吗?

  这一生,你所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认识自己。

  当你离开的那一瞬,你会发现你已经如此丰盈。你会真正明白没有白白走了这么一遭。

  为什么你历经了如此多痛苦?不要再去埋怨生活本身了,好吗?当你正在经历着苦难,或者已经走过苦难,你有看到苦难的真正面目吗?你有看到人生真正的实相吗?你有看清楚任何事情是怎样地因缘转合的吗?

  生命之所以有苦难,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看清生命,更没有看清自己。

  该是清醒过来的时候了。

  不需要准备,只需要你在这个当下,立刻去了悟。因为任何形式上的拖延,都是对自己的逃避。

  我或许是在胡言乱语。然而,没有语言足以表达我对生命的敬畏和热爱,没有语言足以表达我不断与生命零距离接触的奇妙,和这一趟有起有伏的生命历程。

  所以以上这些字,是我和自己的对话,也是写给有缘人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