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雁

**    弹琴

**    望蓟门

    钱起**

    刘长卿**

    祖咏**

    潇湘①何事等闲回,

    泠泠①七弦②上,

    燕台一去客心惊,笳鼓喧喧汉将营。

    水碧沙明②两岸苔。

    静听松风寒③。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

    二十五弦③弹夜月,

    古调虽自爱,

    沙场烽火侵胡月,海畔云山拥蓟城。

    不胜④哀怨却归来。

    今人多不弹。

    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诗人简介】

   
刘长卿:
(709?-790?),字文房,郡望河间(今属河北),籍贯宣城(今属安徽)。青少年读书于嵩阳,天宝中进士及第。肃宗至德年间任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尉,因事贬潘州南巴尉。上元东游吴越。代宗大历中以检校祠部员外郎为转运使判官,任淮西鄂岳转运留后,被诬贪赃,贬为睦州司马。德宗朝任随州刺史,叛军李希烈攻随州,弃城出走,复游吴越,终于贞元六年之前。其诗气韵流畅,意境幽深,婉而多讽,以五言擅长,自诩为“五言长城”.

    作者简介

    钱起:(710?-782?),字仲文,排行大,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天宝十载
(751)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安史乱后任蓝田县尉,与退隐辋川的王维唱和。终考功郎中、大清宫使。与郎士元、司室曙、李益、李端、卢纶、李嘉佑等合称“大历十才子”,又与郎士元齐名,有“前有沈、宋,后有钱、郎”之誉。擅长五律,七绝亦含蓄清丽,颇饶韵味。有《钱仲文集》,《全唐诗》存诗四卷,混入其孙钱羽(左应加王旁)《江行一百首》等诗。

    【注释】

    祖咏,
唐代诗人。洛阳(今属河南)人。生卒年不详。少有文名,擅长诗歌创作。与王维友善。王维在济州赠诗云:“结交二十载,不得一日展。贫病子既深,契阔余不浅。”(《赠祖三咏》)其流落不遇的情况可知。开元十二年(724),进士及第,长期未授官。后入仕,又遭迁谪,仕途落拓,后归隐汝水一带。

    【注释】

    ①泠泠:洋溢貌。

    【评析】

    ①潇湘:二水名,在今湖南境内。等闲:轻易、随便。

    ②七弦:古琴有七条弦,故称七弦琴。

   
诗是吊古感今的。开首两句说北望蓟门,触目惊心。起句突兀,暗用典故,说燕自郭隗、乐毅等士去后,即被秦所灭,故客心暗惊。又汉高祖曾身击臧荼,故曰“汉将营”.因而清人方东树说:“岂是时范阳已有萌芽耶?”(《昭昧詹言》卷十六)怀疑这是对安禄山的叛乱有所预感。颔联、颈联写景雄丽。全诗扣紧一个“望”字,以“烽火”承“危旌”,以“雪山”承“积雪”.写“望”中所见,抒“望”中所感,格调高昂诗。从军事上落笔,着力勾画山川形胜,意象雄伟阔大。为尾联抒发从戎之志做好铺垫,使人读了慷慨非常。

   
②水碧沙明:《太平御览》卷六五引《湘中记》:“湘水至清,……白沙如雪。”苔  
鸟类的食物,雁尤喜食。

    ③松风寒:松风,琴曲名,指《风入松》曲。寒:凄清的意思。

    ③二十五弦:指瑟《楚辞·远游》:“使湘灵鼓瑟兮。”

    【评析】

    ④胜(音升):承受。

   
这是一首借咏古调的冷落,不为人所重视,来抒发怀才不遇,世少知音的小诗。前两句描摹音乐境界,后两句抒发情怀。全诗从对琴声的赞美,转而对时尚慨叹,流露了诗人孤高自赏,不同凡俗,稀有知音的情操。

    【评析】

   
诗咏“归雁”,雁是候鸟,深秋飞到南方过冬,春暖又飞回北方。古人认为鸿雁南飞不过衡阳,衡阳以北,正是潇湘一带。诗人抓住这一点,却有撇开春暖北归的候鸟习性,仿佛要探究深层原因,一开头便突发奇问:潇湘下游,水碧沙明,风景秀丽,食物丰美,你为什麽随便离开这么好的地方,回到北方来呢?

   
诗人问得奇,鸿雁答得更奇:潇湘一带风景秀丽,食物丰美,本来是可以常住下去的。可是,湘灵在月夜鼓瑟,从那二十五弦上弹出的音调,实在太凄清、太哀怨了!我的感情,简直承受不住,只好飞回北方。

   
钱起考进士,诗题是《湘灵鼓瑟》,他作的一首直流传到现在,算是应试诗中的佳作。中间写湘灵(传说是帝舜的妃子)因思念帝舜而鼓瑟,苦调清音,如怨如慕,结尾“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尤有余韵。这首七绝,则把“湘灵鼓瑟”说成鸿雁北归的原因。构思新奇,想象丰富,笔法灵动,抒情婉转,以雁拟人,相与问答,言外有意,耐人寻绎,为咏物诗开无限法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