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  
另类的相知

  一番收拾,从眼妆到唇底。千挑万选,试了这件试那件。最后她颓废地倒在沙发上。又不是她大喜打扮得花枝招展给谁看。

  你说,以前的我骄傲,拥有耀眼的翅膀。

 2006年3月,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冬的严寒在春的催促下开始慢慢的退出了大地的舞台,柔和的阳光洒落大地,渐渐融化了冰雪,温暖着人心。

  她意兴阑珊地拨电话给男伴,然后奔赴刑场般认命地走出单元楼。

  你说,曾经的我霸道,自信得让人移不开眼。

 桐庐某一所高校园中花香满溢,翠竹依依,整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校园的林荫道中,操场边,篮球场上时而走过几个学生,或单人独影,或结伴而行,纯真的笑声中洋溢着青春与浪漫,在校园中不断的回荡着……

  初秋冲淡盛夏的余凉,微风一阵,让衣衫单薄的她瑟瑟发抖,她漫无目地走,像是冥界的一缕幽魂。

  你说,现在的我失去了让你为之迷恋为之疯狂的一切。

一日课间休息,易晏百无聊赖的趴在自己座位上面,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耳边的喧嚣似幻如影。那极其稚嫩细腻的声线却溜进她耳朵里。“哥哥,给我买这个拨浪鼓好不好。”那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正撅着嘴巴在撒娇。

  你说,我已经留不下你了……

“这次英语考试不知道能不能拿个第一。”

  她不可思议地回头,恍若看到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用同样温软的口气说“哥哥,我决定了,谁给我买那个拨浪鼓,我就嫁给谁。”

  独自一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坐上末班的大巴,任由泪水们疯狂弥漫。窗外的雨滴狠命的击打着车窗,咚咚,咚咚,就像我的心跳,悲伤而又倔强。有人说下雨是因为云在哭,那么,现在的雨,肯定很悲伤吧,那朵云,一定就在大声地宣泄自己的悲伤,就如我一般。回想昔日的往事,点滴涌上心头,这一年的一切恍若昨日。

“哎,那任务真TMD难做,都挂了好多次了,嗯,下次得组队去做!”

图片 1

  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在读书。

“哎……”

  后来,在她十六岁的生日party上,她收到了一份礼物,是檀香木制成的拨浪鼓,正反面映着的梅花树还有着当年的神采。而署名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字:苏怀锦。

图片 2

“你说毕业后,咱们干嘛去呢?打工?上大学?”

  苏怀锦?这名字好生熟悉,是因为她没忘记前几日的请柬上就有这几个字。还有两个字是什么来着,她蛾眉微蹙,记忆闪现,是……冷月。呵,原来是她,原来果真是她。

  一进图书馆就见到这样的你——乌黑油亮的短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纯白的耳机,有神的单眼皮眼睛柔和的看着手上的英语书,阳光洒在你神圣一切都那么美好,纯洁。我不由得呆呆痴痴地望着,忘了一切。

“哎……”

  秋风萧瑟,她惊觉已泪湿满面。

  你打了个哈切,我看到了你白皙的手指,顿时回过了神,暗骂自己在发什么花痴。恼怒过后,做到一个偏僻的位置,我很享受此时此刻的安静。戴上耳机,听着轻音乐慢慢进入书的世界,仿佛置身于一个神秘却又充满了温馨的地方。当我读到入神时,眼前突然暗下来了,我抬头,以为是灯坏了,殊不知,你已悄悄来到我身旁,含笑的望着我。我呆呆的望着你,大脑一片空白。你微微笑了一声,拍拍我的头:“同学,你叫凌歆吗?你好,我叫严桦。”我迷惑地看着你,你却又轻笑了一声,又摸了摸我的头:“你的书上写着你叫夏宇。”见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勾了勾嘴角,说:“夏宇同学,可以把你手上的这本书借给我吗?我找了好久了。”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心想。“不好意思啊,这本书不是图书馆的,是我同学的,你要接的话,我得问问他。而且,我叫凌歆”不知是不是你温和的笑容晃了我的心神,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番话。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当她一身蕾丝黑短裙挽着男伴的胳膊出现在酒席上时,父母的脸色暗了又暗。

  你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便写下了一串数字,递给了我。我接过,轻轻地问:“这是什么?你的电话?”你依然那样温和地看着我,不知为何,我感到了一种被盯上的感觉。你张开那双微红的嘴唇,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调戏的话:“亲爱的凌歆同学,我突然觉得你真的好可爱。这不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是什么呢?”我被你说得有些脸红,毕竟那时的我们还不熟,找了个撇脚的理由,匆匆逃掉了。

如果旁边有熟悉易晏的人,肯定会很惊讶,平日里那么开朗活泼的人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呀。

  她凭借着多年驰骋职场的经验和阅历,收放自如地应付那些商场老手。可凡是劝酒的人多会加上这一句:怀玉与冷月多年姐妹,此次真是锦上添花。

  一个月过去了,我渐渐忘记了那件事,直到高三开学,你笑着轻轻地走到我身旁,安静的坐下,就这样看着我。我看着你,只觉得有些眼熟,也没多想,你欲言又止的看着我,张开嘴想说时,上课了你只好作罢。下课,你堵着我,慢慢地靠近问;”还记得我是谁吗?”我迷惑的眨了两下眼睛,看见他校徽上“严桦”两个大字,记忆便慢慢回笼。

“易晏。”一声细腻的声音从易晏身侧转来。

  她面上平淡如水,心里却冷笑连连。当年的“苏家家丑”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这番话语终究是逃不了挖苦嘲笑冷眼观戏的意味。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越来越熟络,亲密得犹如情侣,不久后,你向我告白了:“歆,我想我喜欢上你了。”你一如既往的用玩笑般的语气说出,我没好气的白了你一眼,郁闷道:“严桦同学,您老人家能别再开这样无聊的玩笑了吗?”忧愁的我,忽略了你眼中的紧张,认真,执着和郑重。你突然站起来,大声地吼了一声:“我眼中的喜欢在你眼中就这么一文不值吗?你喜欢的是夏宇对吧?”你看着满脸震惊的我,本想像昔日一般伸手摸摸我的头,却在半路硬生生的止住了。抑制着悲伤和痛苦的,沙哑着声音对我说:“抱歉,我不会再打扰你了。”从此,你便从我生命中消失了。有好几次在教室中遇见你,你对我都好像对着陌生人,因为临近高考了,我便没多在意你,以为你只是在闹别扭,就在这不冷不热的僵持下,我们谁也没向对方道歉,后来,我们便形同陌路。考试前夕,你有了女朋友,看着你们恩爱的样子,看着你从来只对我露出的样子,只对我说的话,对她全都做了,我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不过他似乎还沉浸在自身的问题之中,并未察觉。

  时隔多年,她再次见到他的情景,竟是她倚在门旁吞云吐雾,而他一如当年丰神俊朗,一样的目若星辰,深邃而平静,像是一口千年古井不起一丝波澜。只是眼角眉梢带了些许不同于往昔的讥讽。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开始疯狂的复习,得偿所愿的考上了我梦想的大学,却在高考完第二天得到了你要订婚的消息,我心中的有个地方塌毁了,我终于明白了我对你的感情。之后我不断尝试联系你,不断去寻找你,都没有你的消息,最后总算找到你了,看着你愈来愈冷冽的眼神,那句喜欢,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强颜欢笑的说了一句:“听你朋友说,你要出国留学,还要订婚了,看不出来啊,你小子,都不告诉我,太不够朋友了,不过祝你幸福。”却听你冷哼一声,走过来挑起我的下巴,说:“你是我朋友?笑话!凌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跟你的夏宇好去吧。”说完,你快速的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留恋。留下还有话说的我。

“易晏!”见易晏不回答,林若涵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势。

  空气凝固在那一刹那,在他似笑非笑的眸中,在她面无表情的伪装里。

  在你走出我的视线以后,泪水模糊了眼睛,我慢慢地蹲下来,抱紧我自己,任由心痛蔓延。严桦,你为什么不听听我的解释?夏宇只是我的哥们儿,我也只把他当做我的哥们儿,我不喜欢他,你为什么不等我说出来?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来找你我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啊?为什么你连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哐当!!!”

  哥……新婚大喜……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终于,她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

  “轰隆隆”一道刺眼的闪电伴随着陈儿的雷鸣声,把沉浸在回忆中的我拉回了现实。下了大巴,回了家,明天就要开学了,我想着回家好好睡一觉,今天过后开始新的生活。人不能活在过去。

一阵桌椅翻倒的声音传来。

  ”你说呢?我亲爱的怀玉——妹妹。”他猛地靠近,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眼神锋利如刀,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开学当天,起晚了,胡乱吃了点什么,便向学校冲过去。远远地,之间校门口站着有一个人,暗自想到:会是严桦吗?跑近一看,是……夏宇。夏宇看见我灰暗的延伸,自嘲的勾起嘴角:“很失望吗?等你的人不是他?”我笑笑:“失望嘛——”看着夏宇紧张的眼神,却假装镇定的样子,我玩心大发:“说实话真挺失望的。”夏宇苦笑一下,我终究还是抵不上他。“不过失望的原因却是——咱迟到了!”夏宇猛然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我勾起嘴角,柔和地说:“夏宇,我们在一起吧。如果不是严桦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从小跟我青梅竹马的你暗恋我。”看着你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我说:“说吧,暗恋我多久了?”夏宇,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幸福的笑了,我张开肩膀,他走过来轻轻地抱住我,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我也回报了他,至于那个什么严桦嘛,就滚一边去吧!姐还要珍惜眼前人呢!

“我KAO,你知不知道吓我一跳,没事叫那么大声,想吓死老子!”,正在认真思考“人生大事”的易晏,被林若涵这突入其来的大吼声着实吓得不轻。

  他蓦然伸手掐住她的脖颈,她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他疯狂的举措“就这样,每天窒息般地生活在背叛的仇恨和心痛中,你说我过得好吗?”他嘲弄地看着她渐渐眼中噙满泪水。他贴近她耳侧咬牙切齿说,苏怀玉,我恨你。

“我自行车坏了,今天放学你带我回家。”

  她知道,因为那懵懂的年少。

“凭什么带你,我又不是你车夫。”易晏没好气的说道。

  十几年的朝夕共处,感动与心动交织的点点滴滴。那时他们还一个恃才放旷,另一个不懂世态炎凉。却毅然地双手紧握,像是飞蛾扑火,寻求一瞬的温暖,却也不自量力。

“你!……”

  当年月下缠绵缱倦,如今已化作烟尘,随风而去。

“你什么你,老子要思考人生大事,出了任何一丁点差池你可担当不起。”

  年少痴情,在父母歇斯底里地哭喊中消失殆尽。海誓山盟,在父母步步为营地算计里支离破碎。明明他们之间无亲缘血故,却牵扯出不忍回首的一宗宗一件件。

“易晏,你好样的!”

图片 3

说完,林若涵鼓着腮帮子气嘟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她永远都忘不了冷月刀片划过的手腕上一串串如盛开的蔷薇般妖冶的红。那些伪造的书信录音和照片,那些自以为是救赎他人,伪善丑陋的嘴脸。

“活着到底是为了个什么东西呢?”易晏双手拖着下巴,一副专心思考的样子,还故意自语起来,让旁人听到。

  记忆定格在那一刻,离别前的争吵。他怒不可遏地将那些ps出她和陌生男子亲密的令人发指的照片悉数甩到她脸上。他一瞬间面目狰狞的可怕”苏怀玉,这就是你给我的不离不弃。”

林若涵回到自己座位后一声不响,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易晏则继续着他的“人生大事”,只是时不时地会朝林若涵的座位方向撇个几眼泄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

“嘿,林裸男?”

  她努力地让泪水倒流,同样的冷笑着质问“苏怀锦,这就是你给我的此生不疑。”而后决绝地转身,所有的苦果让自己细细品味。

“喂,裸男?”

  多少年后再回首,他的恨意让她入坠冰窖。她只能让泪水肆意打转,强忍着悲痛欲绝说“或许,我本就不该回来,就该按照当年所说的……此生不见。”

“……”

  他侧身的手掌紧握,青筋暴起。她一闪身脱离了那个愤怒的气场。

“林小姐,涵姑娘,刚才不是开玩笑来着嘛。”

  她打定主意迅速逃跑,他目光停驻,一字一句敲打在她心上“玉儿,回来吧……我们不计前嫌,从新开始好不好……”

“喂,不用这么小气吧?”

  生平第一次,听到他用祈求的语气和她说话。

“我答应你还不成。”

  她回头看见他悲痛中闪耀着希冀的眸子,她多么多么想回应一声简单的好。可是在那一瞬间过往的记忆如放电影般一幕幕闪现,冷月的痛彻心扉,苏母的苦苦哀求,苏父的咄咄相逼。匹夫无罪,怀玉有罪。她爱他便是罪。这样的爱情穷途末路,像梦一样无边无际没有终点。再一次的重蹈覆辙,谁又知是死是活。安静地,在耳边呼呼的风声中泪水花了妆容。

“林若涵,我答应晚上带你回家了。”

  那年,她十六,他十八,他说“等我,等我娶你,带着你最爱的铃木花。”

“……”

  这年,她二十六,他二十八,她说“哥照顾好嫂子。她才应是你一生的牵挂。”

“哎,好吧,我面壁去。”

见林若涵依然是不动如山,易晏讪讪一笑,正要回自己座位。

“不止今晚,我自行车没修好前,你都要带我回家,而且早上也要带我来学校。”

“喂,你太过份了吧,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早上你可以坐公车的啊!”

“坐公车时间不准,会迟到的,你到底是答不答应!”

“……”

“还有,以后不许叫我林裸男!”林若涵撅着嘴,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看着林若涵貌似生气的表情,易晏愣了那么一瞬。

“喂!臭易晏!?”

“好吧好吧,林大小姐有命,小生乃敢不从……”,易晏立马露出一脸无辜相说道。

就这样,在林若涵修理自行车的几日当中,易晏便给她充当了车夫一职。于是,每日上学放学时,同学们总会看到这样一番场景:一辆自行车,两个人。后座上面坐着一个不停指手划脚的女孩,在前座男生一脸“委屈”中缓缓前行着。直到后来易晏才知道,原来林若涵压根就没打算去修自行车,而白白充当了数个星期之久的车夫,这点让易晏郁闷之极。

唯一让易晏平衡的是,至少这么几个星期以来,因林若涵的原因,倒也稍稍的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间。还有就是,“林若涵这丫头除了有点野蛮不讲理以外,倒还是蛮可爱的”,易晏当时这么想着。

 

Part 5
 情愫初生 

  随着时光的流逝,平静中又带着些许新奇的高中生活即将走完。在这最后两个月中,一个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如期而至,摆在了易晏他们面前——未来。 

 未来的路该走向何方,又该如何走?这个问题对于当时稚气未脱的易晏而言,显然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继续上大学读书?还是踏入社会工作?”

 “如果去上大学,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这对家里的负担增加了不少,如果不去,我走进社会又能做什么呢?”

 “哎,还是去大学吧,听说大学生活比起高中而言更加精彩有意思,况且长点见识总是好的。”

 有了这个想法,易晏就犹如溺水将死之人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心安理得的被自己轻易说服了。

一日午时饭后,林若涵双耳塞着耳塞,静静地听着MP3中的音乐。这时,易晏大步走了过来,并大马金刀的在其旁座位上面坐下,流里流气的问道:

 “喂,你毕业后还去不去读大学的?”

 “不去,大学又没什么用。”林若涵一脸不屑。

 “听说大学里学生很自由的,一个星期下来都没多少课,而且可以带电脑,想想都爽啊。”

 “花个几万块钱去其它地方玩也很爽的。”说着,林若涵白了他一眼。

 “那个……”

 “什么?”

 “而且大学里可以自由恋爱,老师都不管,多自由啊。”见林若涵似乎一丁点都不想去大学,一种莫名的失望在易晏心中滋生,故而他始终不遗余力的“开导”着林若涵。

  “你那么想叫我去大学干嘛啊,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哈哈?”林若涵翘皮的问道。

 “你说什么呢,林裸男?太自恋了吧?”

 “反正我不想去大学。”

 “切,懒得理你了。”

 似乎为了回避林若涵的问题,易晏慌忙的结束了这段对话。只是,唯有易晏知道,在林若涵问出那个问题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没由来的紧张了一下,不过被他迅速的掩盖了过去。只是无人知道,易晏的这种紧张,还能掩盖多久。

(至此,小蒋在这弱弱得问一句,大家看到这里,对于“易晏”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否有了猜测。相信现实中认识我的朋友,也早已猜到这两个字的含意。在后文中,也会出现很多角色,透露一下,只要是在我笔下出现的每个角色,在现实生活中,都能够找到他们的蓝本。像王辰风,宋君杰等人,哈哈!)

 

Part 6
  夕阳之色

几天后的某日清晨,易晏早早的来到班级,以弥补昨晚因玩游戏而落下的英文作业。强拼恶补中,教室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同学。各自坐定之后,开始了日常的闲聊。其中两个女同学的对话,引起了易晏的观注。

“艳琳,昨晚林若涵带来的那个男的是他男朋友吗?挺帅的呀。”一个名叫李思思的同学一摆弄着她手中的手机一边说着。

“是啊,好像叫何什么来着?”说着,那位名叫艳琳的女孩露出思忖的神色。

“何靖,似乎和你一样都是分水人。”

“思思啊,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我们也要努力啦。”

“急什么,又不是没人要了。”

……

未过多久,班里的座位渐渐的坐满了。最后,林若涵也在易晏特意的注视下,带着稀松朦胧的双眼步入了教室。

课堂上,易晏了无生趣的拉耸着脸,趴在桌子上面玩弄着圆珠笔。由于早晨时听到的那段对话,易晏整天就犹如没了魂儿似的,心不在焉,数次同学与他打招乎都没什么反应。

平淡无奇的一天在易晏的期盼中终于即将过去,再有十分钟就是最后一堂课下课铃声响起之时了。

易晏坐在座位上,时不时的望向林若涵的座位,手中的圆珠笔被他握得越来越紧,似乎在做一个极为挣扎的抉择。

“叮呤呤!”

“终于下课了!”

“回家喽!”

“邵剑君,今晚别忘了一起下副本!”戴冲叫喊着飞速的跑出了教室。

“喂,戴冲,等我下啊!”邵剑君操起一本小说也飞快追了出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同学离开,教室中只剩下林若涵,易晏以及其它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

“咳……”

“那个……”

眼看林若涵也拿起书包即将走出教室,易晏猛得站了起来,仿佛这一刻他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林若涵!”

“啊!臭易晏,你想吓死我啊!干嘛!”

“不是,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赶紧说,我急着回家看连续剧去。”

“今天我送你回家吧。”

“啊?你怎么会这么好心,主动送我回家啊?”

“这……”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喜欢上我了,想追我!对不对!”

“林裸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自恋好不好,我是有事请教你。”

林若涵伸手看了一下手表说:

“也好,公车要等,还有红灯,自行车快一点,那我们赶快走吧。”迷糊的林若涵什么也没想就拉着易晏往教室门外奔去。

…………

“那个,林若涵,我问你个问题啊。”骑着自行车的易晏耸了耸肩膀说道。

“嗯,什么?你问。”

“我听说你有男朋友了?是不是真的呀?”说这句话时,易晏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越说越轻。

“不算吧,还没确定关系,只是他在追我而以。”

“那个……你喜欢他么?”

“不知道,不过他人挺好的,怎么了?”

“没有,随便问问而已,可别多想,哈哈”说着易晏连忙打了个哈哈。

“哦~对了!你教室里说的事情是什么,不是要请教我什么吗?”

“哦!那个……嗯?我想说什么来着……惨了,忘记了。”

“……”

“算了,等以后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易晏。” 沉默了片刻,林若涵突然平静的问道。

“嗯?”

“那我问你个问题。”

“好吧,你问。”

“我们认识快三年了吧。”

“是啊,怎么了?”

“老实说,你喜欢我么?或者说,对我产生过好感么?……”这一刻,林若涵也害羞了起来。

“林裸……”

“易晏,我在认真的问你!”未等易晏说完,林若涵恨恨掐了他一把说道。

“啊!痛死了。”易晏一边装着痛得死去活来,一边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

“我问你呢!”

这时,他们刚骑上富春江二桥。迎面的江风袭来,吹起了林若涵那乌黑的发丝,青丝略过脸庞,不禁让她眯起了双眼,不得以,伸出了她那细如翠竹的手腕,以此去撩起遮住双眼的长发。在重新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她,具备了一种动人的美。

“我没喜欢过别人,所以,我不懂怎样才算喜欢。只是我知道,在班级里,我只喜欢和你一个女生打闹;在你教我学唱歌时,尽管每次我都学的走音,可是依然很开心;能和你一起回家时,我会觉得满足;当我知道你不想去大学的时候,我会失落;当我听到你有男友时候,我会难过。当你问我喜不喜欢你的时候,我会紧张!当你……”

“我知道了……”

“那……你呢……?”

“易晏,你说天空应该是什么颜色的?”林若涵臻首微抬,仰望天空。

“我想,天空本应是无色的,只因为它有了心情,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色彩。”

“那你现在是什么颜色?”

“我?彩色,就犹如彩虹一般,斑斓多彩。”

“为什么?”

“没说刚才那段话之前,就犹如乌云聚于天空一般,积沉在我的内心之中,渴望某一刻的宣泄。而那段话,就是用来宣泄的雨。风雨过后,自然现出彩虹。”

“那么,金色,就是我现在的颜色。”林若涵低语着。

“金色么……我想,我懂了……”

分开之后,易晏独自一人骑着单车行驶在马路上。抬头望向天边,夕阳的余辉将天边映照的一片金黄,异常美丽。

“金色……”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么?……”

渐渐地,易晏的身影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