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们,平时喜欢读书的请举手。”主持人提出这个问题后,台下数十个孩子中有近十个举起了手;“爸爸妈妈会陪你一起读书的请举手。”这时举手的有四五个。

在日前举办的“另一颗星球”科幻大会上,中国科协科普部部长白希表示,科幻是科普的重要环节,可以普及科学知识、宣传科学方法、弘扬科学精神、宣传科学思想。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兴街39号住宅楼,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楼的外部和内部都显得十分老旧。然而在这栋住宅楼内,有一个办了23年的“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伴着一代又一代孩子快乐成长。朱秀云从50多岁起就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孩子王”,如今她已经75岁。她的57平方米“阵地”走出了1000多名孩子,这些孩子在感受到爱和温暖的同时,更感受到了一个普通共产党员博大的胸襟。

——这一幕发生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在京举办的“亲子阅读微论坛”上。该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主办,活动邀请了文学、脑科学、出版等领域的多位专家学者与儿童家庭一同探讨亲子阅读。

科幻作家刘慈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幻是国家发展的晴雨表,当前中国充满未来感,是科幻成长的肥沃土壤。”

“我1944年出生,年龄越来越大了,前几天我儿子对我说,妈妈,你这个书屋就别干了,要不找个接替你的人,你到我们身边好能照顾你。”5月14日,见到来书屋采访的《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朱秀云说起儿子的建议时,当着儿子的面顿时哭成了泪人。“这个书屋凝结着我20多年的感情,同时也是1000多个孩子的精神家园,我哪能不办下去呢?”

连续18年平均两位数高速增长,年出版童书4万多种,我国童书出版总量已成为世界第一,2018年,仅当当一家平台就售出童书6.2亿册。高速发展的中国童书出版业背后,是中国家庭对于儿童阅读的重视,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选书难”、亲子阅读等话题的关注。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禹东川在论坛中说,亲子阅读很重要,而如何科学地进行亲子阅读则是更值得讨论的话题。

科学研究也因为科幻文艺的火热而被公众关注。刘慈欣表示,引力波的发现、黑洞照片面世等基础科学领域的发现都引发了出乎意料的公众讨论。“中国基础科学领域的发现是最容易被科幻吸取的资源。”

“小阵地”里的“大守望”

童书购买热潮引发亲子阅读受关注

给孩子们的梦想插上科技的翅膀,才能让未来科学的浩瀚星空群星闪耀。“据调查,现在孩子们长大了想当科学家的比例还不如1978年我小时候的比例高,而现在掀起的科幻浪潮一定会对无数青少年起到重要的影响。”白希说。

1991年,因为在工作中受伤,朱秀云提前退休了。因为是一名老党员,她被南岗区沙曼社区任命为第八党支部书记。在工作期间,她发现一些居民家的孩子没有人看管,缺乏传统的文化教育。后来随着网络的兴起,一些受教育程度不高,还有离异家庭的孩子、孤儿等沉迷于网络不能自拔。

两组数据见证了中国亲子阅读的发展:2018年,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亲子共读调研报告》显示,2017年,“非常了解亲子阅读并和孩子一起进行亲子阅读的家长仅占三分之一。”2019年4月,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0~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68.7%。可以说,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认识到了亲子阅读的重要性。

“很多科学家都是在青少年时期迷上科幻的,当今中国许多青年科研工作者也说,因为爱上科幻才选择了今天的职业。”“另一颗星球”科幻大会主办方未来事务管理局创始人姬少亭说。

“原来我们这片居民都住地房,环境很艰苦,直到1994年,动迁后住上了楼房。”朱秀云发动居民找来砖石,在小区内的一处空地上砌上了一个底座,又找到施工单位立起了旗杆。就这样,每逢重大节假日,朱秀云都在小区内带领孩子们升国旗。“每次都有50多个孩子参加,增强了他们的爱国意识。”

“阅读是一个人联结历史、现在和未来,获得精神成长的重要途径。”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认为,坚持亲子阅读对培养终身阅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朱秀云还发现,不少孩子放学后没有学习的地方,也没有课外书可读。由于老伴过早地去世,于是,她回到家和儿子商量,能否把家中变成一个读书屋。得到了儿子的支持后,朱秀云找人把厨房挪到了阳台上。

儿童文学家葛冰分享了自己的亲子阅读经验,葛冰的作品《小糊涂神》《蓝皮鼠和大脸猫》是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女儿葛竞曾是中国作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年轻的代表。葛冰认为,为儿童创造阅读环境非常重要,女儿葛竞从小生活在充满书籍的家庭环境里,为其后来的文学创作提供了最初的土壤,书香家庭能够培养儿童对书籍的亲近感。

1996年6月,朱秀云的免费读书屋正式“营业”,狭小的房间里,每天来学习读书的孩子挤满了屋子。为了让孩子们真正学到知识,朱秀云还找到哈尔滨师范大学、东北林业大学、东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一些大学生志愿者,他们每天到书屋来,义务为孩子们辅导功课。平时组织孩子们写散文、诗歌,激发孩子们的阅读兴趣。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和中国教育报家庭教育周刊联合发布《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2018)》结果表明,亲子阅读频率越高,孩子在阅读兴趣、阅读时间、阅读量、运用阅读策略能力等方面的表现越好。另有研究表明,幼儿的语言敏感期是0~6岁,阅读敏感期是4.5~5.5岁。在敏感期,家长的引导与互动,能激发幼儿阅读兴趣和提高阅读能力。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将专业的儿童研究与童书开发相结合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就觉得,应该实实在在为社会做一点事。”那时朱秀云家地处城乡接合部,疏于教育孩子的家长很多,部分孩子逃学、乱打乱闹,甚至抽烟喝酒。朱秀云心想,不管想什么办法,不能让这些孩子走向犯罪道路,一定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选、翻、指、说、听、看、思、讲是进行亲子阅读的重要方式。”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从事出版业近40年,每次到国家图书馆,他都会去少儿馆观察孩子们的阅读行为。他认为,家长对儿童阅读的指导方法非常重要。

“没有吃的你就到我家给你改善伙食,没有住的地方你就到我家来住,平时没有地方去你就在我家学习、看书。”赵博(化名)从小失去父母,最后由姑姑一家抚养。2001年,赵博迷恋上了上网,常常整夜泡在网吧里。朱秀云知道后,发动志愿者多次从网吧里把他叫出来,并告诉他:“只要你好好学习,过年还给你压岁钱。”

为什么要亲子阅读?禹东川从脑科学的角度解读了亲子阅读的科学性,“亲子阅读的理论依据是‘共同注意’(joint
attention)”。“共同注意”是指两个人共同对某一事物加以注意,以共同分享对该物体或事件的兴趣及知觉体验,“共同注意”是儿童早期形成的一种心理过程,其发展将影响儿童语言、社会认知、模仿学习等技能的发展。禹东川认为,王勤所说的“指”这个行为,就是培养“共同关注”的表现。

后来,赵博上了初中,因为没有钱,他每天从这个同学的饭盒吃一口、那个同学的饭盒吃一口。朱秀云听说后,主动和社区联系,为赵博办理了低保。“那时候低保一个月200元钱,我让社区每个月给他姑家交100元,另100元让学校每天给他发2元钱吃饭,剩下的作为学费等花销。”就这样,赵博得以完成了初中学业。如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每每说起“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他总是满含感激地流下热泪。

儿童脑发育状况与阅读行为息息相关,禹东川呼吁,当下应当关注脑科学对分级阅读的指导推进作用。“例如,为什么儿童早期要看线条书?因为儿童早期视觉没有发育成熟,色彩分辨能力弱,所以在几个月大时要看黑白线条书;为什么要阅读科普类图书?因为可以培养儿童精准、定量的语言描述能力。”禹东川认为,应把学术界专业的儿童研究与出版界的儿童图书产品开发结合起来,评估儿童的阅读行为,制定精细的分级阅读方案。

小磊(化名)从小父母离异,没有人照看他,朱秀云把他叫到书屋里学习,让他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后来,小磊参军入伍,并在部队光荣地入了党,回到地方后分配了工作。小云(化名)是一个女生,也是孤儿,经常在班级里打架,同学们都很怕她。朱秀云把她叫到书屋来,和孩子们一起读书学习,这让小云的思想转变很大。如今,小云在上海做服装生意,事业有成。

有家长提出,在如今的互联网、多媒体的成长环境下,儿童存在注意力分散、难以专注于阅读的情况。华中师范大学青少年网络素养与行为研究中心主任王伟军说,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亲子阅读可以在亲子之间构建共同体,如今,互联网已成为“数字一代”的生活方式,网络依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王伟军认为,对于家长来说,应当认识到数字生活的正面作用,数字时代的亲子阅读,要注意提高儿童的网络素养,探索、发展儿童的创新能力,对于家长来说,提升网络素养也十分重要。孙柱说,在互联网+阅读的大环境下,针对儿童阅读方式的改变,中少总社正积极探索童书符合出版,将传统阅读通过多媒体形式进行展示,为家庭阅读提供新场景。

唯愿将爱传递下去

“书屋的爱心志愿者每天都一对一辅导孩子们学习,现在有7个孩子在这里。”朱秀云介绍说,这些大学生文化功底好、个人素质高,孩子们愿意跟着他们学习。杨晨(化名)今年8岁,由于妈妈在外地打工,爸爸开出租车,平时照看他的重任落在爷爷奶奶身上,有些功课却辅导不了。自从一个多月前来到书屋后,他逐渐爱上了学习。

12岁的阳阳(化名)和8岁的光光(化名)是一对表兄妹,和朱秀云住在一栋楼,每到放学和节假日,他们经常手拉手走进“朱秀云爱心读书屋”一起学习、读书。

2009年,朱秀云的儿子准备结婚,这让朱秀云失眠了好几天。这个57平方米的房子是她唯一的住处,如果儿子成家,就意味着这个书屋要“黄了”。后来,朱秀云了解到,儿媳妇家还有空闲的房子,于是就做通了他们的工作,小两口到儿媳妇家去住,把书屋给“保住”了。

“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一些孩子放学后没有人接,有专门的老师看着写作业;而且社会上有专业的课后辅导班,一个月也就二三百元。”朱秀云对记者说,尽管一分钱不收,来她书屋里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少了,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三个孩子。

记者了解到,近日,黑龙江出版集团所属东北数字出版传媒公司,在其运营的龙版阅读微信公众平台组织社会各界向“朱秀云爱心读书屋”捐赠了100多册图书,这项活动将持续开展下去,目前书屋内图书达到3000多册。

从1996年至今的23年间,朱秀云获得了“全国铁路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等50多项荣誉。随着年龄的增长,朱秀云最大的心愿就是将爱心读书屋办下去,让更多的孩子感受爱、传递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