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上官倾。双鱼座,任性怪癖的女孩。
  十五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只会喜欢那个人。十八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永远都是孤独的。二十岁的时候,终于看清楚所谓的爱情,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凭什么你要陷入黑暗里?
  壹.
  你不会了解双鱼座的人为什么总是爱哭。鱼儿生活在水里每天见得最多的是水,眼睛里积攒最多的除了悲伤,就是泪水。我不明白,为什么小鱼呀,你会那么死心眼。总是以为世界是美好的,总是以为只要自己做得够好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你是白痴吗?从不会明白原来世界果然充满黑暗。到处充斥着无情,到处张扬着背叛,到处可循黑暗的痕迹。我不喜,不喜这样的世界。是的,有人说其实因为你生活在水里,遇见太少的阳光,所以是你自己内心黑暗,那么事实如此么?
  你了解吗?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是你这种敏感的人所特有的。为什么看着别人痛苦的故事你会哭得泪流满面?为什么吧别人的痛苦加在自己身上?你以为你是谁?背负那么多你的生活变成怎样?明白?
  如果有人在丛林深处遇见一个满身伤痕,眼泪盈眶的女子,请把她带到我身边,她是我的女孩,走失的谢九九。我是上官倾。
  我遇见她的时候,是在她十八岁的时候。一个人孤独而倔强的站在黄昏下。旁边有个少年,黑发掩耳,眉目俊朗,可是我一眼就看出,他是薄情的。我说,谢九九,你必须随我走,他会让你受伤。可是她红着眼睛挣脱我的双手,孤傲的追寻她的爱情。
  我不喜欢这样固执,伤害自己,这样让我伤心的女孩。
  我离开的时候,她带着笑对我挥着手,手臂跨在少年的手上。着实刺了我的眼。
  那个时候我还不叫上官倾,我为我爱的那个男子改名叫做染卿。那个叫做贺慕白的男子。
  还记得我写的那个故事吗?贺慕白死了,却叫了一个老奴背了包银两跟着我,任我胡作非为,不发一语。被问得紧了只说:少爷说要跟着姑娘,现在少年已不在,我就听姑娘的话。
  那是一个让我至今流泪的名字。慕白。
  再见谢九九是在她二十岁的时候,那天晚上她疯了,拼命的喝着酒,却不知道要为谁而醉。十八岁时的少年早已弃她而去,我却看到她的心里还有一大片深深的,泛着血花的伤口,没有其他人看到,只有她自己悄悄**。心,微微的疼。
  二十岁的时候,少年好像已经离开快两年了,我离开她也就两年。我不知道谢九九是怎么过来的。她的旁边有另一个女孩,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向着九九走过来,嘴里嚷着不醉不归,眼神里流露出点点忧伤。
  那天晚上我看到她们醉得一塌糊涂。看着她们心里的伤痕被麻痹成灰色。

  她问他,如果时光重新来过,你会不会再爱上我,不后悔?

  我叫梁羽涵,别人都说我是个很失败的人。从小到大,一直是普通而又平凡的存在。读书那会儿,年年功课班级里吊车尾,常常成为周围同学的笑柄。等到了工作,又是三番五次地出差错,好几次差点都快保不住饭碗了。而在个人感情问题上,好不容易谈上了恋爱,却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最终还是无奈分手了……而她,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

图片 1

  他双手环住用力的抱紧她,说,如果时光重来,我一定会早点爱上你。

  今天,正是她大婚的日子,我没有收到请柬,但我却自发地去了婚礼现场。为的,就是在她未为人妻时,见上她最后的一面……

  我突然就想起贺慕白死的时候,我对他看过去的憎恶的眼神。他害了我的家人。
  却是为了保护我。
  后来我再也没见到那个少年。后来谢九九再也没爱过谁。
  至少她没说出来过。
  贰.
  已经记不起贺慕白的样子了。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喜欢所有的美少年www.haiyawenxue.com 。所有的。

  –题记

  因为没有事先安排我的座位,我被凑到了最后一桌的拼桌上,远远地看着新娘,我心里有说不尽道不完的话语,而此刻,我知道,说什么,都已经是徒劳……

  可是后来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明明应该冷漠无情,眼神疏离,可是看着我的眼神却可以溢出水来。看的人心惊。
  谢九九其实变得更花心了。看着身边的男生,都会去引诱一下。心里有着占有欲。
  可是却没有生机勃勃的爱情。
  我看到她对着每一个人虚假的笑,看着她的内心变得越来越迟钝。
  有一天,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说着爱慕,紧跟在她身后。谢九九很迷茫,时间过得太久,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可以爱人。或许不行了吧,不是那个人,不是那个时间,不在那个地点,没有心动的感觉。我看到她喜欢好多人,可是她不懂得要怎样爱。
  心,又疼了。
  你说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她拒绝那个人了。深深地,伤害了他。我劝她接受吧,你总要找个
  人来爱自己啊。九九一脸悲痛,如今再也受不住伤害,不是一辈子的,不如就这样错过。不想多一次回忆。何必浪费时间徒增自己或他人的伤悲。
  将她抱在怀里,用手指抹去脸颊上的泪。这个我爱的女孩总是受伤,有人说过,谢九九是那种扩大痛苦的人,明明可以不那么痛苦,为什么要将伤痛加深,让自己身心疲惫,满身伤痕。
  可是,你听到了吗?她心里的声音。
  拼命喊着要幸福,却离幸福那么远。
  除了那个少年,九九还有一个最爱的男孩。本是一副美丽的摸样,却被病魔缠绕许多年。
  她心里的那个角落里只有那一个孩子。
  是禁忌,是死角,是永远不能触碰的地方。
  苍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温润如玉的少年总是喜欢枕在她的肩上睡觉,长长的睫毛打在眼睑上,让人忍不住触碰,温柔美好的样子。她看着他的眼神爱是最多的。总是安慰着,总是珍视着。她想给他最好的,可是却连最基本的健康都不能给他。
  那个孩子懂她心里的痛楚,用稚嫩的话语安慰着她。可是,明明他才需要安慰的人。
  九九说,为了他,我也不会再爱其他人了。
  只见过那孩子一次,却怎么也忘不了那张倔强的脸,和无奈的眼。是真的心痛了,我以为自己是爱谢九九的,可是……
  九九,你要好好的。
  那孩子说。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夜,经常都是沉寂的。划破夜空的通常是恐怖的尖叫。
  那天夜里,谢九九的尖叫声刺破长空,直击耳膜。
  谢九九失踪了。
  叁.
  我是上官倾,你见过谢九九吗?
  成为情奴,是在谢九九失踪后的第三个月。我遇到一个像贺慕白的人。
  楚慕笙。
  眼神里充盈着睿智的光芒,嘴唇是薄情的弧度。他爱对我讲大道理,讲他的远大理想与抱负,讲他和她爱的女孩的故事。大多时候我只是眯着眼睛微笑着听着。我告诉他,我们是手足。
  终究保持着最淡的关系。许久不问候一句,我却总是用一只耳朵来只关注他的一切,他的周围有几个人,他说了几个字,他的眼神喜欢扫向的地方,关注着。
  不承认是爱上了。也确实不是爱。
  没有刻骨铭心,我们的交往淡的像山边的水,连颜色都没有。好想告诉谢九九,这个人究竟不是他吧。
  喂,你看到谢九九 

  大雨哗哗的下着。

  和以往的婚礼一样,司仪上台致完了词,接着是倒香槟酒,互换戒指。等这一系列的程序都走了一遍,最后就是新郎新娘下场敬酒。

你看到谢九九了吗?那个我在乎的女孩。
  他用奇怪的目光看了我好久,奇怪中夹着不屑。他怎么可以?当然不可以。
  他可是我爱的人啊。
  不,他只是像我爱的那个人。
  我只是很久没有人关心了,所以渴望被在意。
  告诉自己,贺慕白不在了,一个人要勇敢的活着,走过每一个美丽的地方。
  可是眼泪却不自觉流下。
  那天我碰到一个女孩,有可爱的脸和明亮的眼。可是她却说谢九九疯了,我问她谢九九在哪里,她打了我一巴掌。
  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憎恶,是真的恨到骨髓。我不明白,她是恨我呢还是恨着谢九九。那个女孩的心里有一个恶魔,我看到它吐着火焰将女孩淹没,纯真一点点消散,留下了一地阴影。
  我说,楚慕笙你看她,是邪恶的。
  他用恶毒的目光瞪着我,嘴里念着我不懂的话,我的心就那样疼起来。
  眼前这个人的脸,明明就是我最爱的那个人。
  你这个疯子,还要疯到什么时候。上官倾也好,谢九九也罢,都是疯子,是恶魔,是鬼怪。
  因为都是不存在的。
  我看到天突然就塌下来了,世界变成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前方好像是贺慕白的背影,可是追上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一大片荆棘张牙舞爪的向我扑过来,我看到有血红的大口将我吞下。
  耳边是一个凶狠的声音。
  你这个疯子。
  肆.
  对不起,我没有爱过你。请放我离开。
  我离开,未转身看那个男人一眼,他,毕竟不是我要的那个人。
  仿佛沉睡了很久,梦里我遇见两个女孩,有着刻骨的悲伤,温顺的眉眼里透漏着深邃的神色。好似双生花,她们相爱,相亲,保护着彼此。可是那两个女孩,那忧郁的神情,我不想见到,好似看穿人心的眼神,本来是一片清澈,可是细看的时候,染上了狠绝的迹象。

  烟雨朦胧中,婉约秀丽的江南小镇隐隐约约伫立着,朱红色漆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茶馆里人头攒动,西院外是一阵咿咿呀呀的说唱喝着弹唱声,都把这小镇特色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时,我头脑忽然一热,觉得必须得做些什么。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两手攥紧拳头,只见我的屁股慢慢离开了座位,故作镇定地朝台上走去……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一样的脸庞,那个叫做上官倾的女孩总是在寻找一个叫谢九九的姑娘。
  她说,九九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她说,九九是温顺的,九九是孤单的,九九心里有着深邃的悲伤,可是我想让她快乐啊,可是我想让她幸福啊,可是。

  街头的咖啡馆里,一个精致的女孩偷偷的跟在一个男孩身后,她听从男孩的建议来到这个江南小镇度过这个她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假期,这是男孩所不知道的,她本想和男孩度过这段美好的时光以留作回忆,但是刚到了这里,男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接着着急的出门了,对她视若无物,她跟上去想要给男孩一个惊喜,却见男孩来到了这里。

  她似乎察觉到了,顺着我皮鞋碰触地板发出的脚步声,面露难色得望着我。因为她感觉到了,接下来,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为什么她离开了?  是的,谢九九离开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伴着一声尖锐的啸声,没了踪迹。
  于是她一直寻找,企图寻到九九的蛛丝马迹。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顾西城,一个有着如九九般温顺眉眼的男子。他的声音很熟悉,就像我以前爱的那个电台DJ的嗓音。
  他说我昏迷在他家门口,拽着他的袖子喊着慕白,慕白,别离开。
  他说,看着我哭花的脸,心里阵阵抽疼。
  他说,我是他一直寻找的女孩。
  多么温暖的眼神,这样俊朗的面容,蛊惑人的嗓音,就像,就像贺慕白。
  我说,顾西城,我的名字是燕,只是燕。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吧,所以你才会遇见我。是吗?
  那么我们在一起吧,燕,让我照顾你。
  好,一辈子,幸福。
  顾西城笑的像个孩子。我猜他一定没有被伤过。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纯净的笑容。让人无地自容。
  顾西城,你不知道吗?
  我是一个疯子。
  伍.
  我离开了顾西城。就在那个被唤作云的少年出现时。
  我抓住他的衣领咆哮,你把谢九九弄到哪里去了?
  忽的,眼前的脸又变作了楚慕笙,伤害上官倾的那个人。
  我的头好痛啊。
  原来他叫做云。
  上官倾说,是好久以后九九才把那个薄情少年的事告诉她的。
  她以为九九终于从回忆里脱离,于是她带她认识楚慕笙,是她喜欢的人。或许是。
  可是那孩子离开的时候,九九就失踪了,她才明白,原来九九的伤好深。
  从顾西城身边离开,我漫无目的的走着。
  脑海中是凌乱的画面。鲜艳的,黑色的,还有,纯白的。
  呼呼……
  是风声。
  这里是上官倾和谢九九离开的地方。顾西城说过,这是这座城市里最高的山。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拾缘。
  她们是在这里相识的。
  她们是在这里分别的。
  如今她们又在这里重逢。
  我张开双臂,在跃下山崖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出戏。
  我明白了很多事。
  耳边是顾西城的声音,越飘越远,最后散在了回忆里。
  我是燕。
  陆.
  拾缘。
  小岛  的西北部有一个很小的城镇,小镇的最南边有一座山,它的名字很美丽,叫做拾缘。
  关于拾缘山,有一个传说。
  据说这里是一个被诅咒的小镇,每一个来过拾缘山的人都会被异世界的生灵带走灵魂。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拾缘山已经在了,那时候这里有两个原本相爱的仙人,他们在此生活的很自在快乐。可是神帝突然命他们到凡尘间想办法造出有灵性的生灵,受命的仙人就到了山下去完成使命。他们约定完成使命之**们就在此相会。
  几百年过去了,山下有了各种生灵,可是,仙女的伴侣却始终不见身影。
  又是几百年过去,仙女下山去寻那仙人,却在山下的绿萼镇中见到了他。还是一样的丰神俊朗,一样的深情眉眼,可是他的身边有了另一个人,在仙女面前,仙人紧紧握着女子的手,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仙女。他说这才是他的最爱,长寿又如何?没有心爱之人也只能做行尸走肉,仙人说,可以放过我吗?就让我在这世间做一个有血肉的人。
  仙女独自一人回了仙山,从此再无欢颜。
  她习惯了在悬崖边望着远方,她习惯了在悬崖边等待。
  时间就那么流逝着。仙女终日的郁郁寡欢,虽是仙体,却还是病了,最后在一个有着花香的日子里香消玉殒。
  到死,她都没露出一丝欢愉,神情是空洞的,像是无心般。
  不知道仙女心中是否怀着怨恨,只是从那以后这座山就被命名为拾缘,绿萼镇一直在拾缘山下。这里就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因着仙女对仙人太执着,所以她的精魂一直都在拾缘山上等着,如有人上山扰了仙女,就会被异世界的生灵带走。
  柒.
  澜烬。
  可是燕澜烬从不相信世上的鬼神之说。
  从医院里逃出来的那天天上有着墨黑的阴云,燕澜烬跌跌撞撞的从病床上爬起夺门而出,身后是医生护士一声声震耳的呼唤。她就在众人的追赶下仓皇的来到了被云雾环绕的拾缘山。
  身后追赶的人看到山的一刹那就震惊了,此刻的这座山显得格外诡异,在瓢泼的大雨中,散发着淡淡的光。为首的是燕澜烬的主治医生,他阻止了众人继续追赶,带领着他们回了医院。
  豆大的雨滴打在燕澜烬的脸颊上,及腰的长发就那样垂下来,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
  她蹲在黑夜里,放声大哭。
  医生说她有精神分裂症,说她有多重人格,说她是危险人物。可是,可是,  澜烬只是想要找回爱人的心。
  燕澜烬和楚慕笙是在十七岁时就订婚的,那时澜烬的父母都还在。两人的双亲商议着等澜烬大学毕业就给他们办喜事。楚慕笙单手搂住澜烬的纤腰,神色间尽是宠爱,向四位老人承诺会一生一世对澜烬好。
  事情的变化是从大二开始的。那时楚慕笙已经从医科大学毕业,被分到家乡的镇医院工作。原本以为他回去家里的父母也有人照料,却不想澜烬等来的却是双亲的死讯,悲伤之余还有震惊,因为回家的时候楚慕笙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眼中闪烁着血腥的光芒,看着澜烬的眼神有着某种难以说明的欲望。
  待在绿萼镇的时候,澜烬的身体越来越差。有一天楚慕笙带着医院的几个医生护士将她绑进了医院,说她是精神病人,有着多重人格,并且在夜里出门伤了人。
  他们说她害死了镇长的儿子慕云,害死了她以前的主治医生顾西城,如今还妄图伤害楚慕笙。
  燕澜烬的眼神就在那一刻迷离了。她推开护士跑出了医院,顶着大雨又来到了拾缘山。
  她站起来,踉跄的走到了悬崖边,深不见底的黑渊寂静无声。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了,只觉得好熟悉啊。崖边的一草一花,每一寸土,仿佛抚摸过好多次。心底生出几许深深地眷恋。
  她在那里站了一夜。
  晨曦落在她身上,她猛的跌坐在地上。抓起了身旁的一撮土扔进了深渊。
  此时的拾缘山沐浴在晨辉里,从远处看来,是若隐若现的。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般。
  一缕白烟从燕澜烬身体里飘出来,不多时便聚集成了人形。她是一名有着惊人之姿的女子,眉目间无比安详,她伸手虚摸了一下澜烬的脸颊,在晨曦里慢慢的消失了。
  楚慕笙站在拾缘山不远处看着它越变越矮,最后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竟然成为了平地。燕澜烬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楚慕笙走过去,抱她在怀里。美丽的侧脸在她的鬓边摩擦。不只是自语还是在和她说话。
  他说,上官倾也好,谢九九也罢,都是不存在的。你是澜烬。
  他看了看曾经拾缘山所在的位置,想起那个总爱穿白衣服的仙女,终究是他负了她。
  拾缘,拾缘,这名字还是他取的。是在这座山脚遇到燕澜烬的,活泼娇俏的女子,一笑就让他死寂了好几个轮回的心鲜活起来。
  女子问,你长得这样好看,是这座山的山神吗?它叫什么?  他轻轻的笑笑,这山叫做拾缘。
  我叫做慕白。
  女子咯咯的笑出声,俏生生的说,我是燕澜烬,你真好看。
  后来他有过好多名字,慕云,顾西城,楚慕笙。可是他还是最喜欢慕白。
  摇摇头,他抱起怀中早已没有鼻息的女子向着小岛的东南方走去,走着走着就在也看不见身影了。

  男孩跨进咖啡馆,环顾四周,径直走那里坐着一个背对着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背影。夏柠檬紧张的看着他们,那个女子转过身来,竟是那个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刘臻。夏柠檬惊讶的看着她,吃惊的望着她,她怎么会在这里,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果然,男孩和刘臻相拥在一起,夏柠檬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她冲上前去,男孩看见他赶紧把刘臻护在怀里,唯恐她伤害了怀里的人,眉目紧皱,质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怀疑她跟踪自己。

  我走上台阶,脑袋里一下子空了,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做出什么……

  夏柠檬听到他如此着问自己,指着刘臻说:“那她呢,她怎么会在这里,你们为什么抱在一起,你……你们……”

  我轻拍了下麦克风,然后从固定在桌面的底座上取下话筒,“大家好!我是今天婚礼女方的朋友。”我一边说着,只见台下的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认识我的人,在奇怪怎么还有这一环节;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是来砸场子的……“我和她认识已经有快十年了,一直到一年前,我们两个还在一起……”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我知道我已经闯祸了,而现场的宾客,则是一阵哗然。因为,现在他们都知道,我是来砸场子的……我赶忙话锋一转,“很高兴今天看到她能有了自己的归宿,祝她今生幸福……”说着说着,我哽咽得有些说不出话了,但我还是咽下了这口气,“最后我只想说一句——我依然爱着你……”说完,我放下麦克,匆忙朝酒店电梯走去。剩下在酒店的那群人,一阵错愕……

  “是的,就如你所看到的,我心里爱的是刘臻,只有刘臻,我不爱你,本来想告诉你,现在你知道了,正好,免去了一顿口舌,省去了你的无理取闹,所以,我们分手吧。”

  叮!电梯到了,我失落地走上电梯,两只脚像失去重力一样,如果不是靠在电梯边上,我想,我一定会软趴下来……我一边自责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用,一边按着电梯上的按钮。

  夏柠檬见他不留一丝情面,心里一阵心寒,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正好,我也想要跟你说,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你和我分手,如此正好。”说完深深望了他们一眼,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的走了出去。

  电梯门缓缓地合了起来……这时,只见新娘拖着长长的白色婚纱,两只手挡在电梯门边沿,使劲撑开了门……“我有话要对你说……”一边说着,新娘一边走进电梯。门,合上了……

  走了不知有多远,在无人的地方靠着墙抱着膝盖缓缓下蹲,压抑的感请一下子如决堤之水奔涌而来,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浑身湿淋淋的,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是她经历了四年的爱恋啊,四年,

  难道?难道是她回心转意了?我喜笑颜开,心中的喜悦不由地表露在了脸上。此时的新娘突然又转过了身,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眼睛,她到底要说什么,我还是摸不着头脑。“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你给不了别人幸福,就请你放手……”话音刚落,电梯门又开了,这次是在一楼。从她语气里,我听出了她的抽泣声,当我刚想接上她的话时,只见她两只手拎着礼服的裙子,头也不回地朝对面的楼道跑去……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连最后一次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留下……

  雨停了,但突兀的雨声告诉她雨并没停下,她抬起头,一把雨伞承载她的上方,一双骨节分明的白皙双手支撑着雨伞,顺着手望去,穿着白衬衫的他就这样闯入了她的视线,他伸出另一只手到他的面前,她犹豫了一下,随即坚定的握上他的手,支撑起身体,她望入他清澈乌黑的眼瞳,望入了他平静的内心中,夏柠檬怔了一下,但立即回过神来向他道了谢,便转身走了,不过是一个路人罢了,何必在意呢。

  我走出电梯门,出了大门,拦了部出租车回了家。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她说的那番话。幸福?什么是幸福?是物质基础和精神层面都达到一定的高度,才会产生的感觉。而我,作为一个失败者,也许,真的是该放手了……

  九月,美国首都机场里,一架私人飞机从远处飞来,降落在滑翔道上,打开机门,夏柠檬仰头望天,这里的天似乎比那里的更蓝,更纯澈。

  她转学进入了美国的一所高中,在那里将会是她新的生活。

  办完了入学手续,夏柠檬紧跟在老师后面进入了教室,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老师指着最后一排的空余位子上,对她说,那时你的位子。

  当她恍惚的走到位子边上时,猛然抬头,看到了他,他也愣了下,但随即笑了,笑容温暖如春,他说,他叫苏洛哲。

  从此,他就成了她的同桌,他百般帮助她,他帮她辅导,帮她处理琐事,帮她带饭……而她,也发现原来他是如此的受欢迎,当他和他在校园走过时,总会有一大群金发碧眼的女生狂热的看着他,而他也对她们微笑颔首,看到他对待自己和对待别人一样,心中竟有一丝酸涩。

  却陡然转醒,笑着对自己说,别傻了,可这心思好似野草一样往外窜,抑制不了疯长的速度。

  三年后,毕业聚会上,全班同学从酒店转战到KTV,出来时已是深夜。

  他送她回家,她烂醉如泥的瘫在他的身上,一路相依无言,到了她租的公寓下,她对他说,再见了,

图片 5

  他扳正她的身体,望着她的眼眸,拥入怀里,说,你难道还没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那一刻,他的眼眸在黑夜中竟似绽放的烟火亮如星辰。

  后来,她记得,她对他说,我也一样。

  后来,他们终步入了结婚的教堂,在神父面前许下白头到老的誓言。

  后来,当他们生出华发时,她靠在他的怀里,对他说,若时光倒流,我一定会早点遇到你。他说,是的,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会早点爱上你,不让你等这么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