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也许都能在过去的记忆里找到她,那个声音甜美清亮的燕子姐姐,当年主持过少儿节目“燕子姐姐讲故事”,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燕子姐姐讲故事”的磁带曾经畅销不衰。6月2日,著名主持人、“燕子姐姐”陈燕华来到上海浦东图书馆“学习读书会”现场,为观众带来了一场声情并茂的分享会,为大小读者分享讲故事的艺术。

核心阅读

为了推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发展,奖励在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方面取得杰出成绩的青年作家,浙江师范大学与武义县人民政府在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指导下,共同主办“蒋风儿童文学奖”(青年作家奖)。

听故事是孩子接触真善美的第一课

过去10年,我国童书发展迅速,但少儿人均出版物拥有量不高,童书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较为突出,具体表现在相同主题偏多,新作品偏少,原创力不足。国内各出版机构切实体会到了原创的不易,纷纷采取举措进行鼓励、扶持,同时不断发现、培养创作人才,拓宽原创作品成长空间,为童书出版提供充足的发展后劲。

一、设奖宗旨

现在很多媒体和家长都强调阅读或亲子阅读对孩子的重要性,但陈燕华认为在“读”之前,还有“听”,“听”和“读”是两种功能,没有开头的“听”就没有后来更好的“读”,对孩子来说,电影、电视、绘画是直观的,是有画面的,文字、书本是平面的,是平面的描述。而声音可以带来直接的联想,触动内心的想象。

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儿童群体,他们对图书和阅读的旺盛需求推动我国成为童书出版大国。据统计,2017年我国出版新版少儿图书2.3万种,共有8.2亿册,无论是品种还是印数,都稳居世界第一。但出版界在迎来童书黄金时代的同时,也面临着创新不足的困扰。

蒋风先生1925年10月出生,浙江金华人,曾任浙江师范大学校长,是目前国际格林奖中国唯一获得者。蒋风先生是新中国儿童文学学科建设的开创者和主要奠基人之一,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儿童文学研究机构,率先在全国招收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蒋风先生致力于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他是第一位中国籍的国际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亚洲儿童文学学会副会长、亚洲儿童文学研究会共同会长,连续八届担任国际格林奖评委,在对外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蒋风先生曾先后荣获中国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冰心优秀儿童图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特殊贡献奖、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儿童文学人才培养一等奖、全国艺术科学国家重点研究一等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特殊贡献奖等荣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被中宣部评选为“德艺双馨”的哲学社会科学者。

听故事是孩子接触真善美的第一课,是他们构建人际关系,感受快乐忧伤,体验微妙感情的第一课。从孩子一两岁就可以开始。而且好的故事除了展示真善美,也向孩子展示了愤怒、无聊、恐惧、挫折、嫉妒等等各种各样的情感,使得孩子从故事当中认识这些情感,从而逐渐学习掌握和调解自己的情绪情感。

现状

设立蒋风儿童文学奖(青年作家奖)是为了表彰在儿童文学创作上已取得一定成绩、并具有创作潜力的青年作家,鼓励广大儿童文学工作者为推动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繁荣哲学社会科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听”过故事的孩子,将来往往是学习好手

新书多、新作少,原创力不足

二、评奖方案

因为听故事让孩子获得的能力,包括口语丰富了,对语音敏感了,还会激发了解文字知识的渴求。有一位著名学者说过,每一个人本能用母语思考,对母语的修养越深,能调动的资源词汇以及联想就会越丰富,因此听故事是为了孩子们的母语学习,是为了引导他们最终走上阅读之路,拓展他们的阅读视野,让他们带着问题自主阅读思考,养成自己的语言特色,不落入语文课本的俗套。

2018年,在开卷公司的少儿图书畅销书排行榜中没有新书,出版时间最晚的是2016年,还有5种图书出版时间接近或超过10年,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网络书店。在当当网2018年童书畅销书排行榜销量前20名中,只有3本(套)书是2018年出版的,其余都是出版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老书,一套2014年出版的《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仍然占据着畅销书排行榜的首位。

1.奖项设置

陈燕华说,孩子听故事都是重复的,会一遍遍反复听,但对他们来说其实不是重复,每次听都是新的经验,他们在用自己内心的力量,慢慢地把自己的小房子搭起来,所以对学龄前孩子来说,示范性的语言表述,精彩的语言演绎,对他们的联想是有多重要,这是决定性的。她所作的工作就是通过声音,小心地领着孩子,一步步走进画面,让他们身临其境在声音的描述中展开想象的翅膀。

“这个现象一方面反映了原创力不足,新人新作不多;另一方面也说明出版社打造的精品童书质量过硬、经久不衰。”接力出版社总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白冰说。

每两年评选一次,逢单年评选。

把每个字当作音符来修改

“跟风出版、重复出版也是原创力不足的具体体现。”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学谦说,跟风、模仿一直是我国少儿出版的一个顽疾,导致市场上同质化图书不少。

2.评奖对象

正因为认识到“听故事”的重要性,陈燕华在录制“燕子姐姐讲故事”前,要做大量的案头工作和文字修改工作。哪怕是一篇几百字的短故事,都要反复研究。从文字到故事其实是二度创作,要把原本适合“看”的文字改得很流畅,简洁、活泼、有情趣,琅琅上口。每句话出来就要直击小朋友的心,而且是对小朋友有用的,可以让他们想象,让他们觉得这是好听的,如果这个是废话,就毫不犹豫拿掉。

近年来,幼儿情绪管理图书很受欢迎,但市场上此类选题图书多达上千种,既有引进版也有原创版,既有绘本也有故事书,不但给家长造成选择困难,也导致彼此之间竞争激烈。此外,童书中的公版书版本也极其繁多。据开卷公司统计,目前在售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各有2000多种,诸如注音版、绘本版、双语版等,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中国作家,年龄在50周岁以下。

陈燕华曾经为《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结尾增加了一段文字——“……但是没有人会想到,她曾经看到过多么美丽的东西,也没人有预料到新年里她和她的老祖母一起进入了多么美好的天国啊。”因为她觉得在为孩子讲述悲惨的关于死亡的故事时,要突出温情的一面,增加的这个结尾是为了缓和孩子的不安和紧张,也希望孩子在童话故事当中学会善良、同情和珍惜。

“新书多,新作少。如果只看书号,我国童书品种确实很多,可是其中不少书是同一本书的不同版本,如果再去掉选题重复的书,那么新作其实并不算多。”白冰说。

3.奖金

好人的声音要好听,坏人巫婆的声音也不能太吓人

在童书出版大热的情况下,一些出版单位放松了质量管理。之前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出版物“质量管理2018”专项工作,查出65种出版物编校质量不合格,其中少儿类和教材教辅类有20种。

获奖者1名,奖金10万元。

文本的修改只是完成了讲故事的第一步,声音的演绎则更为重要。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的停顿、重音、笑声都要很准确,就像一根无形的线把字串联起来,变成活蹦乱跳的精灵。有的时候陈燕华会为一个词语或一段情节的表达方式苦恼很久。

过去10年我国童书发展迅猛,年增速保持在20%至30%以上,童书销售码洋占到了图书零售市场的1/4,是市场表现最好、发展潜力最大的板块。但近年来童书市场的增速在放缓,据统计,少儿图书零售市场2018年增幅为13.74%,2017年为21.18%,2016年为28.84%。

4.评选说明

之所以要这样费力去思考每一句话怎么样念得更好,陈燕华说她是完全站在小朋友角度去考虑。在她看来,小朋友的耳朵和身心都很稚嫩,给他们讲故事要有韵律,要有语感。此外,用什么音调语气也要非常小心。好人的声音要好听,坏人巫婆的声音也不能太吓人。她把每一个字都当作音符修改,把不和谐音符换掉,最后一气呵成,流畅地像唱歌一样说出来。

李学谦分析,和国际相比,我国少儿人均出版物拥有量不高,童书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比较突出。如果能够破除结构不合理等弊病,大力发展原创,我国童书仍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

本奖项为作家综合大奖,一位作家只能获得一次该奖。所提交的评选作品不分文体,提名者可提交小说、诗歌(含散文诗)、童话、寓言、散文、报告文学(含纪实文学、传记文学)、科幻文学、幼儿文学等任何文体的代表作。

音乐是故事的延伸,没有人是不喜欢古典音乐的

成因

  1. 评选办法

以前的燕子姐姐讲故事,后期是别人做的,现在陈燕华开始尝试自己为故事配乐,她并不是找一首古典音乐就在后面循环放,而是从大量音乐当中摘选出符合故事主題的曲子,在讲话的时候音乐在后面轻轻地陪衬,在不讲话的时候,音乐就是故事的延伸。当然,故事是最重要的,音乐一定要能帮助孩子更好地理解故事,要不然就不要音乐。陈燕华想把燕子姐姐讲故事配上古典音乐,使音乐成为故事中的一个角色,帮助孩子在熟悉故事的同时,又喜欢上古典音乐,培养他们的审美品位和习惯。

原创成本高、周期长,缺乏人才

在作家自我推荐和评委提名的基础上,每届遴选10名儿童文学作家进入复评,得到提名的10位作家需向“蒋风儿童文学奖”办公室提交3部新世纪(2000年)以来的代表作,每部寄送样书10册供评委评审。经评审委员会两轮评审后,确定“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的最终得主。本奖项不唯权威,不唯名望,唯重作者提交的三部作品质量和综合创作实力。评选结果在各类媒体和平台上公布。

配乐虽然在故事里面是一段段的,但是跟故事反复听以后,对孩子来说就耳熟能详,以后再听音乐会,如果他听到很熟悉音乐就会觉得很熟悉,就像老朋友一样,因为这些音乐曾经打动他,这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国内外日益重视创新的背景下,发展原创已成为我国出版业的共识。近年来,原创童书不论是品种还是印数都大幅提升,各出版单位也深深体会到了原创的不易。

6.授予仪式

想做到古典音乐和故事的完美结合,并不容易,甚至比改编故事的工作量更大。例如《海的女儿》,陈燕华找了10段古典音乐的选段,可是用哪一个来开场,她花了大量的时间反复斟酌,最后选择了德彪西的《牧神午后》。而《小兔彼得的故事》,陈燕华选用了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作为配乐。实践下来,陈燕华发现古典音乐和讲故事的结合,受到了很多小朋友的欢迎。有小朋友在听完《小兔彼得的故事》就跟妈妈说,要学小提琴。这也让她感悟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不喜欢古典音乐,或者听不懂古典音乐的。它可以带给人慰藉,也可以释放情感。

图画书(绘本)是我国起步较晚的童书品种,为了发现和培养更多创作人才,出版机构爱心树童书从2017年开始与一家绘本工作室合作培训图画书作者,4期培训班共计招收了100余位学员,但最终签约的作者只有一位。“既要能画画,又要能讲故事,还要能积极主动配合编辑反复修改,能坚持下来的人很少。”爱心树童书总编辑李昕说,很多学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画绘本只是业余爱好。这位签约作者的作品历经两年半的打磨,修改了无数遍,至今才只到初稿阶段,离正式出版尚有距离。

“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获奖者公布后,将在武义县举行颁奖仪式,授予证书和奖金。获奖者还将被聘为浙江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授予其武义县“荣誉市民”称号。评选工作从2019年4月下旬启动,6月初完成作家自荐和评委推荐程序,9月份完成评选,10月中旬颁奖并召开获奖作家作品研讨会。

面对快餐式录音的现象,陈燕华有些许无奈,却坚守着自己用工匠精神讲故事的初心,因为在她看来,儿童时代很短,是感受期、形成期,非常容易受影响,并且正因为时间很短,所以儿童相对于成人更不能接受平庸之作,更不能浪费时间,并且儿童时代的印象是持久的,这些印象积累起来就成了他们长大成人后表现出来的人格类型,正如谚语所说儿童是成人之父,一位美国著名儿童文学家曾经说过,孩子们所听到的故事,所讲的故事,决定了他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童年很快就过去了,这是一段最自由,最充满诗意的时光,我们要让孩子人生变得快乐、丰富,有健全人格发展,就要给他们最好文学、音乐、电影熏陶,从小培养他们有一双能够辨别的眼睛,会欣赏的耳朵和一颗挑剔的心。

“和引进版图书相比,做原创成本高、投入大、周期长、收益不确定,需要编辑和作者静下心来打磨。”李昕说。

7.申报方式

去年年底,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的新作《有鸽子的夏天》一出版就受到高度评价。刘海栖曾带着尚未完成的稿件请评论家、同行和读者座谈提意见;作品最终出版前修改了8遍。中国出版协会原副主席海飞认为,这本书是“慢写作、精出版”的代表。“有的作家写得太快,结果半部好书很多,一整部好书太少。”海飞说,作家们要敢于“慢下来”,不要为了经济效益而放松对品质的要求。

请申报者自行下载自荐表,填写后发至邮箱jfetwxj@163.com,截止日期为2019年6月5日。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近日推出了我国第一部以蛟龙号深潜器为主题的儿童文学作品《深蓝色的七千米》,青年作者于潇湉用了整整1年的时间深入位于青岛的国家深海基地采访,与相关科研人员深入交流,搜集研究了蛟龙号的所有纪录片、资料,在此基础上才动笔写作。

联系人:黄欣
0579-82282956,13750987686。

“培养和发现人才是当务之急。”李学谦说,只有新人不断涌现,我国童书出版才能具备充足的发展后劲。

联系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迎宾大道688号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蒋风儿童文学奖评选办公室”收,邮编:321004。

近年来,各大出版社纷纷设立童书奖,通过作品征集评比活动来吸引更多童书作者。在儿童文学作家左昡看来,在各出版社争抢名家的环境下,相关奖项的设立不仅仅是对儿童文学作家的鼓舞,而且能够召唤那些潜在的写作者,壮大创作队伍。

更多资讯可关注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官方网站:

举措

严管书号,绩效考核向原创倾斜

在各方努力下,童书出版过多过滥的问题有所缓解。据统计,2017年新版童书品种比2016年减少了2588种,降低10.2%;重印少儿图书增加了1390种,达到2万种,增长7.6%,结构调整初显成效。2017年,《没头脑和不高兴》《狼王梦》《草房子》《米小圈上学记》等18种少儿图书当年累计印数均达到或超过100万册,较2016年增加13种。

据分析,在严格管理书号等措施的调控下,去年和今年的童书新品种有可能继续下降。利用有限的书号资源深耕细作,原创作品的成长空间将更大。

白冰表示,为了扶持原创,接力出版社在绩效考核办法上向原创倾斜,即使原创作品印数少、周期长,没有达到平均利润率,也要按照平均利润率给编辑奖励,“就是要鼓励编辑们甘坐冷板凳,精雕细刻做原创。”

“创新是活力的源头,我们必须把原创力和原创资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李学谦说:“我们也呼吁国家加大对原创少儿出版的支持力度。”

李昕认为,政府对于原创绘本的扶持应该更加开放,对民营出版机构和国有出版社要一视同仁,“大家都在为中国的原创而努力,在评奖、政策扶持、资金扶持上应该坚持相同标准。”她说。

“提倡原创不是不要引进版童书,不能走向极端。引进版童书对于原创起到了很大的借鉴作用。我们的孩子要培养起全球视野,就必须和世界同步阅读。”白冰提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