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老屋

  在寒风凛冽中迷茫,在白霜如雾中迷失方向,可我并不惆怅,因为我正青春。回首如歌之岁月,追忆似水之流年,韶光易逝,须知青春要珍惜。

  很多时候,我们不太想直白地表达我们的情感,会借助景物来抒发我们的感情,于是就有了写景抒情散文了,下面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希望能帮到大家。

  不知怎的,突然怀念起老家的老宅老屋。

  青春是一种资本,青春是动力,青春是一曲动人的乐章。上天赋予我们青春的资本,让我们可以搏击于天地之间;时间给了我们青春的动力,让我们有坚持不懈的源泉;青春如歌,天地之间高贵的生灵正沸腾着热血,演绎着自然界优美的华章。因为青春,所以迷茫之后可以再清醒理智;因为青春,所以迷失方向之后可以再踏上正轨。惆怅是青春者败落的体现,是青春将逝的预兆。

  500字写景抒情散文1

  老家的老宅,已有几年没人居住了。去年春节回家,我还专门回老宅看了看,那里曾是记载我年少时光的地方。也许是冬天的缘故,也许是长久没人居住的原因,院子已显得有些破落,院内一堆干棉花壳、一片干辣椒秧、一二垛干玉米杆和棉花杆,槐树上吊着一些干了的仔夹,那棵石榴树也只剩下干秃的枝条。房门紧闭,堂屋门框上挂的两块光荣军属牌依然显眼,其中一块是为我挂的,已经明显褪色,另一块是为弟弟挂的。

  青春是一首歌,不是因为它的年轻,不是因为它有多美,不是它的繁花似锦、朝气蓬勃。浑然天成的,是因为它的短暂。当许多事,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做,甚至没有来得及想,青春便消失在了现实中,只留那一串串的患得患失在记忆中形成伤痕,让我们若有所思,却不知要从何细细的想起。谁不为之感叹呢?然而感叹有何益?我们须坚信:青春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季节,即便是我们失去了天使的翅膀,只要我们还有一颗青春的心,那么我们的生活依然能够如阳光般灿烂!

  寒来暑往,四季更替,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季节。我也不例外,我爱那冬天,更爱那冬天的雪。

  老宅堂屋比我小两岁,我依稀记得屋顶北侧正中的椽子上刻记着建造年代和泥瓦工、木工组长的名字,这两位组长如今已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其中一位还是我的至亲二叔。老宅的老宅我没有印象,我也没有见过祖父祖母,我记事时那个老宅只剩下那棵大枣树,至今仍铭刻在我的记忆中。每年枣还青绿时,我们一些孩童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去摘枣吃。后来给四叔在那盖房居住,那棵枣树也不知哪年不在的!

  在匆匆的年代,我们失去的东西已经太多,与亲人相处的温馨,桑梓的记忆,无邪的美好等等,可我们不能失去青春,不能失去青春时的壮志,不能失去青春时的热血,更不能失去青春时的方向。珍惜我们美好的青春,珍惜我们的一草一木吧!黑暗是暂时的,而光明才是永恒的!让青春在光明中大放光彩吧!

  当风儿变的猛烈,秋叶已经落光,冬天已经到来。冬天会好不留情的刮起呼呼的北风,让人们不得不穿上厚厚的棉衣,缩在家里,不愿出门。

  老宅的西屋是我上小学时建的,我记不清是哪年哪月了。我只记得有次上体育课,我带了几个同学回去帮忙搬砖,中午干完活吃的是卤面。那时农村盖房只管饭,互相帮劳力。西屋建好后,我和大姐、妹妹在西屋住过。前些年,姥爷(外公)曾在西屋住过几年,直到他离世。

  其实,冬天的雪是最美的,它是冬天美的象征。严冬到来,北风呼啸,大雪漫天飞舞,轻柔、洁白,像鹅毛,像白花。如轻烟、如柳絮,纷纷扬扬的飘洒在大地上,大地成了洁白的世界,一切都变了,变成了白色的空间。冬天,要数最美的就是挂上雪的松树了,它们穿着绿色的衣服,披上银纱似地披肩,一阵风儿吹来,把它们的枝叶吹得摇摆起来,像它们在跳起了轻盈的舞蹈。

  老宅的东屋是厨房,是在堂屋西侧草房不能用时盖的。我经常在门上比个子,每长一点就划道杠,后来离乡后再回去时我已比门高了,进出不小心就会碰头。

  雪后又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空气清新,地上的雪花积了厚厚一层,像白糖,捧起一把雪来,看着六角行的雪花,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但快乐是短暂的。漂亮的雪花被我们手中的温暖融化。我注视着雪地不忍心踩上去,但就在这时,小狗胖胖却从窝中走出来,在雪地上高兴的打了几个滚,我刚想训斥它,却看见在它的身下滚出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笑了。

  老宅留下的是我的记忆,有儿童时代的,有青少年时代的,也有背井离乡后的;有美好的,也有苦痛的;有清晰的,也有模糊的。

  有句谚语: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雪,用它的生命去滋润大地,人们珍视你,盼望你,不但是因为你可以带来丰收,更是赞美你那默默的奉献精神。

  老家除了老宅,还有个西院,也被家人称为新院,是九十年代初建造的。那年父亲开砖厂挣了点钱,也为了给我将来取亲用,把自家的自留地改成了宅基地。那座房子盖好后我曾住过一段时日,但每晚都非常害怕,前面曾是村里的土窑,当时是孤零零一栋房。我离乡后回去也再没去住,那栋房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后来姥爷姥姥(外公外婆)在那住了些年,姥姥去世后,姥爷就搬到了老宅西屋。他们只有母亲一个独生女,我们姊妹几人也曾为此多享受了他们更多的疼爱。

  雪,我赞美你,我热爱你!

  前几年,在我们再三劝说下,父母终于搬去了西院,我们回去也很少去老宅看了。母亲一直舍不得离开老宅,毕竟生活了几十年了。

  500字写景抒情散文2

  我儿时的记忆,也大都是在老宅留下的。记不清那是哪年哪岁,那一天是我生日,我坐在院子边拿个小棍看着晒的麦子,母亲给我煮了两个鸡蛋,她没舍得多煮一个给其他人吃,那时的我倍感到了幸福,其实我当时并不知幸福是什么!儿时记忆中,父亲是非常严厉的,母亲是爱唠叨的,但那时的我也是无忧无虑的。曾记得有次为想让大人带去吃席,因父母让自己去而又不敢去哭闹,曾记得有次为要和同学上兰考县城买衣服而被罚跪,曾记得多少次饭后蹲在灶台旁听父亲上”政治课”……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父母经受的艰难困苦,不明白父母的用心良苦。那时的我,心中有太多的不满、太多的苦楚,如今皆释怀了,留下的只是记忆,只是怀恋,只是感恩。父母养育之恩,恐终生难以回报!

  我喜欢北方的初冬,我喜欢初冬到郊外,到公园去游玩。

  老宅老屋,今日还在,昔景难现,记忆永存,留作怀念!

  地上的落叶还没有扫尽,枝上的树叶还没有落完,然而,大树已经摆脱了自己沉重的与快乐的负担。春天它急着发芽生长,夏天它急着去获取太阳的能量,而秋天,累累的果实把枝头压弯。果实是大地的骄傲、大树的安慰,却又何尝没有把大树压得直不起腰来呢?

  作者:武清波

  潮水或者池水或者河水,凌晨时分也许会结一层薄冰,薄冰上有腾腾的雾气,雾气倒显得暖烘烘呢。然后,太阳出来了。有哪一个太阳比初冬的太阳更亲切、更妩媚、更贴心呢?雾气消散了,薄冰消融了,初冬的水面比秋水还要明澈怡远,不再有游艇扰乱这平静的水面了,也不再有那么多内行的与二把刀的垂钓下钩者的贪婪,连鱼也变得温和秀气了,它们沉静地栖息在水的深处。

  地阔而又天高,所有的庄稼地都腾出来。大地吐出一口气,迎接自己的修整,迎接寒潮的删节。当然,还有瑟瑟的冬麦,农民正在浇过冬的“冻水”,水与铁锨戏弄着太阳。场上的粮食油料早已拉运完毕,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在整理谷草。在初冬,农民也变得从容。什么适时播种呀,龙口夺粮呀,颗粒归仓呀,那属于昨天,也属于明天。今天呢?只见个个笑脸,户户紫烟,炕头已经烧热,穿开裆裤的小孩子却宁愿呆在家门外边。

  这时候到郊外、到公园、到田野去吧,游人与过客已经不那么拥挤。大地、花木、池塘和亭台也显得悠闲,她们已经没有义务为游人竭尽全力地显示她们的千姿百态。当她们完全放松了以后,也许会更朴素动人。而这时候的造访者,才是真正的知音。连冷食库里的啤酒与雪糕也不再被人排队急购,结束了她们大红大紫的俗气,庄重安然。

  到郊外、到公园、到田野去吧,野鸽子在天空飞旋,野兔在草窠里奔跑。和它们一起告别盛夏和金秋;告别那喧闹的温暖,去迎接漫天晶莹的白雪,迎接那盏盏冰灯,迎接房间里跳动的炉火和火边的沉思絮语,迎接新年、迎接新的宏图大略。

  初冬,拨响了那甜蜜而又清明的弦,我真喜欢。

  500字写景抒情散文3

  人生最美的时刻,莫过于下一秒的太阳。

  ——题记

  晨曦

  当万籁俱静的世界迎来第一束阳光时,她又恢复了以往的美好。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我爱晨曦的美好,不仅是因为他的崭新与活力,他更预示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新的开始新的起点,我便可以忘记忧伤而重新面对挫折。

  薄雾、云丝、露珠、阳光,如此美好的一切,谁又可以不为之一动?

  拥抱美好,拥抱美丽的晨曦。

  夕阳

  最美不过夕阳红。我也认为的确如此。

  当天地万物都褪去他的荣光,展现出来的才是原来最真实的模样,或单纯,或疲劳,但都让人流连忘返。

  看那彩光下的片片云翳,点点星光在天际的那一侧,瞩目,赞叹。

  太阳落山时的遐想

  哪怕是再崇高的峻山在此时也会显得温柔无比吧!

  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旷野凝望未来,身后是已被斜阳拉得长长的影子,思索着:尽管未来不是一帆风顺,尽管太阳在不久后也即将垂落,可明天的黎明,还是照常升起,开始新一轮的美好。

  夕阳都如此,更何况是悲欢离合的人们呢?

  收拾好行李,将记忆中的不愉快藏在心底,带上一对可以拥抱美好的翅膀。飞翔吧!

  500字写景抒情散文4

  楼下花坛里有两株月季,一株艳红的,一株鹅黄的。

  那株红得似乎总开得那么艳,那么盛,好像一团团火红的绣球,被它高高举过头顶。那鹅黄的倒是矜持了些,只是它只偶尔开一两朵花。

  一群孩子跑过来,看着花坛里的两株月季,七嘴八舌的开始评论起来,我经过他们身边,几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

  “我喜欢那株红的,多漂亮啊。”

  “我也是,你看那黄的,一年才开几朵花呀。”

  那株红月季,在夏日的微风中,摆了摆身子,更显得婀娜。

  孩子们跑开了。说真的,我也蛮喜欢那株红月季的。

  然而——

  一场大雨倾盆而至,一下便许久,直到傍晚才渐渐停下来。

  我从外面回来,一眼便望见花坛里的两株月季,不由吃了一惊——

  那红的已被砸倒在地,俯身于泥土之上,一条枝子痛苦地向前伸,平日里它引以为荣的火红花儿皆凋零,花瓣落满地。而那株鹅黄月季竟让人难以置信的依然挺立着,向风雨展示它的不屈。

  我心中不由涌起了对鹅黄月季的无限喜爱。

  孩子们又来了,依旧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交谈着——

  “这株黄月季居然还活着。”

  “你看,现在这黄的比那红的更漂亮呢。”

  我笑了,其实真正的美丽并不在于外表有多华美,而在于经历风雨时的不屈。

  人亦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