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鸦厌厌啼,杯酒只应三分景,还酹天地。岁暮酿,看时清澈,实则百味。一杯落肚,烈的满眼是泪。”

 

  昨晚又梦见了那个女孩,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梦见她了。在以往梦见她的那些梦里,我和她做得最多的事是在一起说说笑笑,东走走,西走走,偶尔会接吻,做爱。在梦里我甚至还跟她结过一次婚,但很快就友好离婚了。昨晚再次梦见她,因为在梦里我能清晰记得以前梦见她时做过的很多事,所以我跟她就像总在一起玩、偶尔接吻、结过一次婚然后友好离婚的好朋友那样默契相处。也就是说,我梦见她的那些梦,因为是不断延续的,感觉它们就像是我的第二人生。抑或是我所谓的真实人生才是第二人生?恰如蝶梦庄生……

  ——摘

supper star!”而我也早就把我们的约定忘到了脑后。
  最后,你在跳舞机上跳了一首十星的《简单爱》,凌乱的舞步把节奏掌握的刚刚好。音乐刚落,四周响起了掌声还有许多爱慕的目光,你定定的看着我,眼神在灯光下有说不出的魅惑。
  你说,“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就这样简简单单没有伤害。”我在人群外微笑的看着你向我走过来,然后我们在众人的艳羡中默契的十指相扣。
  我们那天玩到很晚,凌晨2点的时候你带我去一家小店里喝了一碗热热的馄饨。
  大大的白瓷碗里冒着白白的热气,我把脸贴近碗边深吸了一口气,你在一边看着我,眼睛里盛着满满的宠溺。
  我拿起勺子,舀了一颗馄饨,准备放进嘴里的时候你说:“苏暖,我爱你你爱我么?”一整个滚烫的馄饨就这么滑进我的喉咙,我的脸瞬间变成了酱紫色。我面带各种纠结的表情看着你,震惊,愤怒,惊恐。而你却淡定的拍拍我的背,“我早就晓得你也爱我了。”
  以至于很久以后每每回想起来我都会忍俊不禁的笑出来,如果不是因为那颗馄饨烫的我说不出话来,也许我会高傲的对你说NO。
  第二天选举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你以一票优势领先于我占居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而我是仅次于你的副主席。
  学生科老师在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话,我坐在台下无聊的打瞌睡,朦胧中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屏幕上是可爱的少女体字:
  我是暖间少年,你是初晨姑娘。
  我一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很久以后我在你博客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让我潸然泪下:
  我想做暖阳下的少年,可以融进所有温暖给清晨间站在榕树下的你。
  
  4)南方温暖,我们私奔去南方吧
  高二的时候我毅然决然选择了理科班,当我迈进高二(2)班的时候,你坐在中间的第四排抬起头冲我笑了笑。班主任自然是乐呵的不得了,耐心的听我做完自我介绍后问我想要坐在哪个位置。我装作迷茫的环顾四周的同学,却听你说:“老师,就让苏暖坐在我旁边吧。”我们就那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瞒过老师完成我们的“动机”。
  我们更加的亲密无间,没有争吵,没有不和,没有厌烦。学校交给的任务我们总是可以完成的很好,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就连两个人安安静静的靠在一起心跳也是如出一辙的频率。
  高三的时候,你问我说:“苏暖,剑桥的保送名额你想要么?”
  这曾是我无数次想的问题,剑桥一直是我的梦想,我还记得我一年级英语过六级的时候我对爸爸说,“爸,以后我一定要上英国剑桥。”梦想与爱情,就如鱼和熊掌放在我面前。

  上学时,我和她曾一起看过两场电影,一起去过两次公园,一起吃饭喝酒或夜游聊天的具体次数则多得记不清了。很多年后,我忽然在想,如果我跟她一起看电影时,我在黑暗中握住她的手,或是在黑漆漆的公园里忽然抱住她,强吻她,也许我们就会开始恋爱了。只是当时我竟然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时的我只想跟她在一起说说笑笑,对她完全没有任何与肉欲有关的想法。也就是说,我与她那时的交往是纯精神性的。多年以后,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那时的我完全就是一个性瘾症患者。即使是在多年以后的梦里,和她接吻做爱也是很平静地发生的,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而然,完全没有那种很强烈的肉欲冲动……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后来所有的温暖都不负最初年少且无辜的青春。后来那样放荡势不可挡的青春死的干净。开始安静,变得沉默,到最后那样了无牵挂的奔赴只剩我一人只身前往。

图片 1

  我那时应该是爱过她的,那时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跟她聊天,她把自己从小到大经历的所有好玩的事都说给我听,她还会跟我说她心里的一些梦想,例如她曾跟说她以后想去做间谍,后来又跟我说过她想开一家医院,还有好多诸如此类的梦想。我记得那时的我曾很认真地跟她说以后我会全力帮助她实现梦想。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其实并不清楚说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

  高一那年,第一次见你,你坐在宿舍的上铺从深色调的床单上抬起头对我微笑,你知道你当时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那时候我能想象你的眼睛在暗处如同夏天的光芒。外面是赫然的楼房,天空在边缘勉强拼盘。那时候,我认识了你。那时候,你成了我上铺的“兄弟”。那时候,天地尚清,未解哀伤。那时候,兜头灌下来的经年,在我们一恍惚间成了过往。

  我笑了笑去转移话题,你眼里的落寞却撒了一地。
  高三下学期的时候班里转来一个叫做许言若的女生,我还记得她站在讲台上像一朵洁白的小百合。
  用榆凉的话来说,“如果说苏暖像一朵牡丹,高傲典雅,让男人都敢看不敢想,那许言若就像一朵百合,恬静温和,是那种站在女生前也会让人有保护欲望的女孩。”
  许言若三个字落入你耳朵中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你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你便抬起头惊愕的看着许言若。我用胳膊肘轻轻碰碰你问你是否认识她,你干咳了一声,摇摇头说不认识。可是你眼里的闪躲却让我有了一丝慌乱,我抬头去看许言若,却发现她从进来以后就一直看着你,目光柔柔的。
  周日晚上的晚自习你没有来,我打电话给你却一直是关机。班主任临时找我说学校临时要画黑板报,我拿着粉笔独自去走廊的大堂上画黑板报。以至于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兜里,蓝色的屏幕亮了很久,最终暗了下去。
  黑板报全部完成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我掏出手机才发现你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把手上的粉笔末擦了擦给你回拨过去。等待的滴滴声响了很久,快要断掉的时候你终于接了电话。电话里是你略带疲惫的声音,你说“苏暖,我在操场,我想你了。”
  我笑你怎么像个孩子一样还撒娇,挂掉电话却向操场飞奔。你是魏楚晨,是无论怎样我都爱的魏楚晨。
  我站在偌大的操场上寻找你的身影,一个趔趄却跌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你从后面抱着我。下巴埋在我的肩膀上,浅浅的呼吸把我的耳朵吹的痒痒的,我大口大口的吸着你身上熟悉的柠檬香,笑嘻嘻的问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离不开我了。
  你沉默了很久,然后你用湿润的唇轻轻亲亲我的脸颊,你说:“苏暖。你愿意跟我一起么?”
  我使劲的点点头。
  你说:“苏暖,我们一起放弃剑桥的保送名额好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用温热的手去触摸你凉凉的脸颊。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初你站在墙头下你坚定的表情,如今,我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你,我说:“魏楚晨,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你还记得么?”
  你低下头用冰凉的鼻尖蹭我的脸,“记得,当然记得。”
  “我们在一起,无论去哪都好。”我眯着眼仰着头去触碰你。
  那时我便已经想好,我要同你一起,天涯海角相随。梦想固然重要,但若是我站在英国剑桥的校园里身边的人不是你,我想我也不会快乐。爱情小说
  
  5)我就这么一个苏暖,我当然要惯着养着宠着
  我天生并不是怎么孤傲的性格。所以上体育课时许言若红肿着眼睛站在我面前时,我也有些心疼的问她:“言若,怎么了?”
  我的话音刚落,许言若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大颗大颗的向下掉,我立即有些慌乱的问她:“怎么了?告诉我好么?”
  她看着我,许久,她说,“苏暖姐,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我扑哧一下笑出来,只觉得她真是单纯可爱。我帮她把凌乱的头发别到耳朵后,“言若,那个不喜欢你的人一定是没有审美观,你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
  她突然笑了笑,凄凉的看着我说“苏暖姐,你说,如果有人和你抢楚晨哥哥你会怎么样?”我恍惚了一下,却看到不远处正在篮球场上一脸笑容的你,如此好的你怎会不让人动心呢?
  “言若。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是不怕别人抢的。”
  我相信我们的感情,我相信你,就像当初相信你说的,“苏暖,勇敢点跳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我就那么放手一搏跳下来,不顾一切。
  就是因为相信,所以在许言若跑步扭伤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拉着你说“楚晨,快点,背言若去医务室啊。”你看着我愣了许久,而我却只顾着低头问许言若脚疼不疼。最

  多年以后,我会想,如果那时我去握她的手,也许我们会像演戏一样假模假式地谈恋爱,只是那太不自然了,而且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分手的。

  世界戏剧的充满每个相遇的概率,就像很多提前书写好的情节。而你,却是这情节里必不可少的角色。你看,世界那么大,我们都分在了文理。你说,真巧,以后我两要记得相依为命。阿位,如此有幸,我又遇见了你。大学几年,我们也确实相依为命,我甚至还很清晰的记得,大二我柱着拐杖在校门看见你一脸惊讶的表情,看见我发心情不开心就打电话来表示你心疼的语气,还有每次你坐我床边对我喋喋不休看我走神就给我一巴掌的神情和我发抖动窗口后你开视频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阿位,我如此有幸,得你知己。你总说我永远都像个神经病,说我最会讲鬼故事,最会制造恐怖气氛,最会在群里乱七八糟的捣乱。你还说要我脚快点好,然后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去逛古镇,还要像你随时来我们宿舍一样去你们宿舍串门,把你们舍友郑重其事的介绍给我,还说我们一定都合得来。你一定不知道,我在医院的时候与你们宿舍的一起守着你,真的如你所说了,我们一见如故了,一起为你抱头痛哭了。可是你看你却失约了。

 

  多年以后,我也曾设想过如果我能跟她结婚,婚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相信她很快就会对我产生厌倦感的,那样的话,我会鼓励她不断去找一些新的情人。这是比较理想的状况,更大的可能性则是我们很快就会离婚,然后重新做回朋友。

图片 2

图片 3

  你或许不知道,在你离开之前,我一直都很笃定这世上是会有奇迹,所以在那一天,我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时候,总是觉得你会是那一个奇迹,可是你看,我们都以为我们抵得过天意,却不知强大的是命运。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哪有什么违逆。我看见你妈妈在我面前哭着说这难道真是命,呵,可是我亲爱的姑娘,如果这真是命,那也是不公平的命,你是那样善良,那样的美好啊。你就那样一睡不醒了,是怪天堂那边太温暖让你不想回来了么。回来的路上我打电话哭着对舍友说这不公平的命,却精神恍惚的不知把公交坐到了何处,你看,若是被你知道定又惹你笑话一场。

  当然,这只是我的假想而已。现实是我和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最近几年,我和她连节日祝福短信也不发了。她很多年前就结婚生子了,后来我也结婚了,也有孩子了。这样的两个人,似乎也不太适合单独见面或经常联系了。

  你走的那天阳光依然漫长如同时光一样。北风吹来隔壁街花店的香味,我看见偶尔经过的人群会在路边树的浓郁下勾勒出一个个移动的背影,然后我在想,那个世界的风会不会也会习惯卷起后院氤氲的花香味,在干净的弄堂口整夜整夜的吹,说不定也会吹起你纷飞的梦境。你会不会梦见我们呢?

  前几天临睡前跟妻子聊天,聊到上学时的那段时光,我说那时我有几个异性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到深夜,她们跟我聊她们爱上某人后体验到的欢乐与痛苦,跟我聊对于未来有着什么样的渴望和期待。毕业后还是会经常在一起说这些,直到大家都结婚了,就联系得越来越少了,只是节日时发发短信。妻子听了沉默良久,我想她可能也想起了她原来的一些异性朋友。结婚后,别说是婚前的异性朋友,即使是同性朋友,也见得越来越少了。结婚前看书时看到契诃夫说的这句话:“如果你害怕孤独,就不要结婚。”当时以为这是一句笑话,结婚后才发现这是一句苦涩的箴言。

  我还记得你曾说过你一四年的时候,一定要去一次一代伟人的故乡,你还等着你的他带你去橘子洲头看烟火。可是,你看,多么遗憾,你未等到一四年的到来,你还没有等到你的他带你去橘子洲头看烟火。甚至,你还来不及,与我们告别。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总是过了那么久,我都还能那么清楚的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你一定不知道,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你的名字曾是我的一个忌讳,没有人敢在我面前主动提起你,甚至连我自己都在努力的试图忘记你。而现在,过去了那么久,我又开始提笔写你,你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深刻,我甚至在想可能你此时正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敲打键盘,看着我一边流泪一边慢慢地回忆你。

  很久以前,你就说过,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骨子里都是个极其恋旧的人,对于旧的东西往往不能控制的想念。而现在,我确信我真的是一个念旧的人,甚至在看见一件东西或者几个数字都可以想到很久以前的人,想到很久以前的你。

  回忆里,你还是乌黑长发,会很单纯的喜欢一个人。回忆里你的笑容温暖,眼神干净,会在课间十分钟趴在课桌上慵懒的用手拂额头上的刘海。回忆里你一身宽大的校服,会站在教室门前的走廊上悄悄地偷看你暗恋的男生走路。回忆里你还是那么好脾气,难过的时候只会轻声地与我坐在校园长椅上抱怨他对你的坏毛病。回忆里你不会化妆,不会穿高跟鞋,但你会扎着马尾满脸自信的对那个人笑的大声。可是现在,陪在我身旁的那个你,已经彻底地变成了回忆。

  所有的遇见和告别似乎都还来不及正式地说再见,却已经剥落在这一整个春日的岁月里了。那么,就让我们安静的说再见吧,在这个静默而安静的午后,我甚至能够很清晰的听见,那些穿透心弦的风声,还有那些散落一地的,关于你藏在眼角的笑意。

  而随着这所有时光的相继老去,你也开始湮没在旧时光的轮回里,而今我们都可以淡然的谈起你,时光的洪流终于还是将你越推越远,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真的在也不会谈起你,可是我想我的生命中,在也不会遇见那样一个你,有着披肩长发,干净笑脸的姑娘,那样一个善良美好而又明媚的姑娘。

  风撕开的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脑海里都是各种神情的你,在左手边,一条街的距离。就像当初,你说我是你最好的闺密。于是,我寻遍这整个春天的痕迹,却在没有看见你。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我,再,也,看,不,见,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