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厌倦了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感觉不到波动的情绪和心跳,太久的麻木甚至让我记不起自己的样子,我尝试过夜店风流或者是认真生活,像是别人穿了我的身体生活,我不过是个观众。我体验不到真实,甚至分不出生与死的优劣。

  “所以呢?”程阳站在我的面前无力的问道,就像是在等待宣判死刑的囚犯,没有挣扎和质疑,只是在询问一个已经预知的结果而已。我站在窗户边,静静地凝视着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轻轻吐出那句酝酿了良久的分手。程阳走到我的身边和我并排站在那座大厦的顶层,外面是这座喧闹城市的光怪陆离,夜生活的糜烂和寂寞蔓延在每一个似曾相识的夜景中变成回忆。

  他和她相爱了,爱得很深很深。

  越来越严重的抑郁让我终于将自己封锁在家与世隔绝,拉上所有的窗帘,我将自己埋进床里。

  一个人的回忆其实就是对一座城市的回忆,在不同的城市里我们制造了各种回忆,而这回忆留给我们的是日后念想起曾经的时光所提承的痛苦。

  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必须马上离开。

  我不断怀疑生活的意义,始终想不出理由,但我也不清楚死亡的内涵,所以我没有选择死去。我在黑暗里行走摔跤,努力忍受绝望的气息。

  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好吗?程阳的心绞痛起来,他这么久以来的坚持最后还是被现实否认得一干二净。我的眼里含着泪水。我努力的上扬起嘴角,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魂落魄。可是,我的眼泪还是出卖了我的感情。程阳紧紧地抱着我瘦小的身躯,哽咽地低声呢喃道,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我会一直在。我无声的哭泣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此刻都与我无关。

  他走时匆匆留给她一张字条:不见,不散。

  越来越严重的消极,有时甚至连控制自己的行为都变得困难。

  当太阳照常升起在第二天的清早时,程阳已经坐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他即将开始他在海外研究生的生活,而我还是要在那所充满追逐的大学里继续扮演大二学生的角色。年龄真的会成为一段感情的障碍吗?早在一开始,我就认真的问过程阳这个问题,程阳看着眼前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学妹开玩笑的说,当然不会,我们只是相差四岁而已,又不是四十岁。我的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被诱惑的小孩子,站在糖果面前不敢伸手索要。

  她以为他们还会在一起,等了一年又一年,可他再也没有出现。

  我也不知道那是第几天。

  程阳已经离开两个月了,我的生活就像以前一样,忙忙碌碌的穿梭在人群中,背着大大的书包,穿着帆布鞋和运动装,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这座象牙塔里寻找自己的未来。何萧经常在放学的时候拉上我一起去全校最高的食堂里吃午饭,我的左手边常常有那个胖胖的身影陪伴左右。“我,你以后要去英国找程阳吗?”何萧走在我的后面,踩着我的影子,天边的火烧云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画,燃烧了那片曾经丰腴的土地和感情。我停了下来,揪着何萧的耳朵:“何萧,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顺带送给他一个大白眼,何萧俯下身来温顺地等着我发完火。路上不时有人经过,他们在路人看来就像是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可是我却只是把何萧当成是好朋友。

  十年后,她在家人的逼迫下结了婚,但她还是那么想念他,希望有一天再续前缘。

图片 1

图片 2

  后来,他回来了,听说她已经结了婚,他黯然伤神,没有再去找她。

  我躺在床上,听见急促的拍门声和sindy的呼唤,我瞥了眼房门,选择了沉默。

  我丢下一句不要再来惹我就愤愤地离开了。何萧无辜地抱怨道“我,我也只是关心你嘛,你对兄弟也太狠了。我,你不要生气。。。”天上有鸟低低地飞过,留下一路的啼叫。风吹过,吹走粘稠的思念。我有点后悔当初的决绝,却又有一点庆幸,如果当初藕断丝连,如果当初继续这段存在着一段隔阂的恋爱,那么,他和他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人在选择的时候就应该果断一点,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这个意思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图片 3

  sindy是冲进房间的,一向高贵冷艳端庄优雅的她,第一次略带狼狈和慌张的出现在我面前,气喘吁吁的模样像个赴初恋约会的少女,但是她不是,她渐渐平息了自己的呼吸,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发,恢复了往日的淡定。

  我的二十岁生日快到了,程阳从英国寄来了一套莱茵河畔的明信片,我坐在寝室里看着明信片上的字迹泪流满面。“我,我在市中心的广场上遇到一个中国女孩,她和你一样喜欢诗歌,喜欢蓝天,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你的影子。你一直与我同在。想你的程阳。”大大咧咧的室友王洁红拎着一大包零食一脚把门踹开:“我,我以为寝室里没有人呢,我,你怎么哭了啊?”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把明信片塞进抽屉里:“洁红,没事。我刚才收到朋友的明信片,觉得很开心而已。”王洁红把话梅糖放到我面前:“我,我给你买了你最爱的话梅糖。”我剥开一颗糖,放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冲淡了心里的苦涩。

  她通过很多渠道打听到他还没结婚,她一直想见见他。可他一直不见她,只是每年在她的生日那天,都会写一封信来:不见,不散。

  “为什么不接电话。”她说。

  日子像溪水一样不急不缓地流淌,在每个人的生活里都流淌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何萧,你毕业以后想去哪里工作?”我坐在偌大的教室里突然问道。何萧若有所思地回答:“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歪着脑袋,认真地看着何萧高度近视的眼睛:“何萧同学,今天不是愚人节。”何萧嘿嘿地笑了起来:“被你识破了,你太狡猾了,我。”我趴在桌子上,丢下一句:“我有点困。”就去见周公了。

  白驹过隙。在她百岁之际,又收到他的来信,信纸上还是四个大字:不见,不散。

  我拿起手机按了按按键,开口道:“哦,没电了。”我将漆黑的屏幕示意给她看。

  “你这个老不死的骗子!”她一下把信纸撕成两半抛到空中。

  她冷冷扯了扯嘴角,打量起整个房间,走到床边双手互缠抚着双臂像个上帝俯瞰着我,嘲讽道:“你在玩什么把戏。”

  突然,她发现撕成两半的“不见”和“不散”所包含的意义,顿时泪流满面。

  “我想死。”

  是啊,错过了的美好,或许只有不再相见,彼此的心才会永久地挂念,彼此的爱才不会在无情的岁月中走散……

  “呵,这算哪门子自杀,你住的是十七楼不是一楼,纵身一跃就够了,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算什么吗,你……”

  她把四个字重新排列黏好,给他回信:不散,不见!

  没等她说完,我的行动打断了她的话。

  我站在离床不过两米远的阳台边,转过身朝面色全失的她璨然一笑。“sindy,你猜我敢不敢。”

  她慢慢朝我走过来,一脸的惊慌害怕。我知道,我吓着她了。

  “夏凯,你过来。”她手足无措的向我伸出手。

  我笑而不语,将身子向阳台外探去。“夏凯!”她一把将没剩多少体力的我拽回去,在被疯狂燃烧的气氛中,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我头晕目眩,我靠着落地窗,朝她讪笑。

  “要死死远点。”她语气决绝,却红了眼眶。

  “不了,我怕。”说着我抱过她,闭上眼吸了口气。大口大口呼吸的感觉真微妙。

图片 2

  其实sindy说的没错,我这么犹豫的方式哪像自杀,到底还对生尚有一丝眷恋。

  眷恋什么呢?我不由想起存在于网络那头的你对我说过的那些充满希望的带着正能量的话,一度我也试着去相信,只是现实总是在我动摇时将我拉回。

  她们都不会放过我,所以你对我说的健康生活,我永远无法拥有。

  这个世界对于我,剩的全是残忍。

 

  从医院出来,sindy未看我一眼,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发动车子离开了。我知道她生气了。

  我抬头看了眼骄阳,揉了揉脸,将手上的胶布撕掉。

  回到家里,一切又恢复了往常。干净的房间,撒了一室的阳光,桌上沾着水珠的新鲜水果。

  房子又有了家的模样,却没有家的温度。sindy办事一如既往的有效率,但是有些事她永远无法了解。

  我用力吸了口气,胡乱将郁结吐出,倒了杯水,倒出几颗药,我看着手心里明明普通却又格外昂贵的药,心里复杂。她这次特意为我约到了心理科上数一数二的专家孟医生,许多为我用心的好一时占据了我的脑海。

  有时候我也会思索,如果我和她之间没有经济上的往来,我会不会正视我对她的情感会不会爱她?但如果没有这层关系,我根本不会和她产生交集。我不过只是个明码标价的铃铛,每每见她,都是现实对我的羞辱。

  对这种生活的厌倦又一次袭来,我自嘲着吞下药丸走到卧室,给手机充电开机。倒回床上看着天花茫然。

  还没来得及迷失在发呆中,铃声突兀的在死寂里响起。

  “喂。”我接起电话。

  “是我,茵茵。”那头响起你软软的声音。“我以为你不理我了。”

  “我为什么不理你。”我好笑的开口,18岁的你,永远有着我无法理解的想法。

  “因为我给你发的那些消息。”

  “消息?哦,我这几天和外界断了联系,有什么事么?”

  你安静好久,犹豫着开口:“我,我喜欢你。”

  我失笑。我们才认识一年,我只是好奇于你温暖的柔情和乐观的心态是如何存活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为了等待你被这个世界伤害,赞同我告诉你的那些道理并告诉我你是绝望的,才一直和你保持联系,没料到我还没得到答案,你竟然说你喜欢我。真是可笑荒谬。

  “你喜欢我么,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不如你来陪陪我吧。”我刻意刁难。

  那头的你又开始沉默,就在我准备挂掉电话从此和你断绝来往时你说: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好,我明天就去。”

  你说你明天就来。

  你对我说的那些打动过我的话从记忆深处涌来一遍遍将我沉没,“尝试”的闪念像箭穿过我的思绪飞向天边。

 

 

  二茵茵

 

  “夏凯,我们朝着我们对幸福的理想走去,我庆幸有你。”我枕着你的胳膊,默默面朝黑暗感慨流泪。

  “茵茵,谢谢你。”我听到你声音里略带哽咽的沙哑,必是你也为这改变动容。

图片 5

  这些日子以来,你不愿意出门,我强拉着你去散心去看电影,你容易失神陷入阴暗的情绪,我便靠着你的肩感叹电影里的编排微妙,一直和你交流吸引你的注意力。你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的兴趣却多不胜数,我带你去打球,你笑我技术拙劣,有时还会指点我,你遗忘的兴趣我都替你记着,比如你以前打篮球很厉害。闲时我就讲笑话给你听,为今**早已准备多时。

  我期待某一天我们履行假设过的时光,你主动带我去熟悉这个城市,给我介绍风景美食,我们照顾彼此适应彼此,陪着彼此一直过下去。你允过我的口头承诺,不管是你对承诺的一时兴起还是打趣,我都愿意去完成。

  你总说我太傻,你却没有发现现在的你已经在观察我的习惯照顾我,知道我忍受不了烟味去阳台抽,知道吃饭时提醒厨师菜里不要放我不喜欢的姜和蒜,知道出门带把伞防止我的皮肤被太阳晒出疹,你让我提醒你我的禁忌,让我不要只是一味迁就你的喜好纵容你的习惯,你用心融合我们的生活方式,虽然依旧有些消极,但是你已经努力在朝我走来。

  夏凯,你的心里有一只火把,它虽然是熄灭的,却随时可以复燃。等到有一天,你愿意解下蒙住你眼睛的黑布,我们便重新出发。

  就在我沉醉于回忆里的温馨时,你的手机在宁静的氛围里突兀的响起。我下意识握紧了拳头,仿佛被溺在水中。

  它是呼唤你前往的索铃,对它我已产生一种病态的抗拒。

  你昼伏夜出的工作是我的心病,这个对你呼之则来的号码,也是你讳莫如深的心事。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要跟随你前往,你都以工作无法照顾我为理由拒绝我的同行让我始终不安。

  也许这都是借口,不是你让不让我去的问题,而且我对你工作本质上的不放心。

  “夏凯,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抱紧你,声音略带哽咽。

  “好,好。”你回搂我,带着你生命里所有想要与生活挣扎的力量我一直记得你厌恶你的工作,却又无奈不得不在生活面前低头。

  “夏凯,我会和你分担生活的重负。”说着我拿起你的手机掷到角落,忍不住哭出声。

  你不知道,每次你以你的这个朋友需要你给他带班为理由,匆匆离去放我一个人在家,这个陌生的环境和夜里孤独与黑暗交织的冷漠让我害怕,我怨恨过你的随意,甚至在黑暗里胡思乱想患得患失。

  夏凯,我是为你而来,所以你也一定要为我留下。你都不知道来找你我失去了什么。

 

  一个月前,我连夜收拾好东西留下封信,逃到火车站买了去你城市的车票。

  我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安静下来后才开始反思我的疯狂。我害怕我这么冲动会带来什么后果,我循规蹈矩了18年,乖巧温顺听话,可是这一次,我放弃了一切,奋不顾身只为换一个你。

  你曾经和我说你不相信这个世界,我一直想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依旧盛开着希望。去你身边后,用我对你的爱摧毁你对这个世界的防备,让你重新信任这个世界是善良的,从一开始我便这么去打算。

  那时的我孤零零的站在过廊里,看着转瞬即逝的夜景,为未知和已知的泪流满面。

  夏凯,可能你都无法理解我对你的感情。你陪我的那些日日夜夜,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在另一个与我平行的世界陪着我虚度光阴伴我成长,提醒我人世的险恶,虽然你的一些观点过于偏激,但你和我交给彼此的时光,在我眼里便是无与伦比的美丽,使我勇敢。

  下了火车,我胆怯的跟随人群出站,带着对陌生的惶恐不安,打着车去了你家。

  你不知道,那时我按了门铃后僵硬的站定等待,神经紧绷的甚至有了战栗的倾向,你不是豺狼虎豹,你是住在我心房的那只鹿。我紧紧攒着包,咬了咬唇。

  门发出轻微的响声,你就这么突然的,随意的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夏凯,是我,茵茵。”我朝你微笑,眼睛弯成月亮,嘴角呼应天边。我曾和你说过,你见到我时,我一定会带上我生命里最灿烂的笑容。夏凯,你记得吗?那一刻我看着你,心里想着不管你是否记得,从此我要履行我对你许下的所有的承诺。

  那时的你盯着我看了许久,你的眉头都开始皱起,我的双腿也没骨气的颤抖。片刻长的像永恒。

  “茵茵,你好。”说着你接过我的行李。牵着我进去了。

  我很高兴你没忘记和我设想的相遇,你像你说的那样,牵着我带我走入你生活的世界。

 

  我握上你为我抹泪的手,看着你努力平复自己的哽咽。

  “夏凯,即使我遇见的你不够阳光,我一直相信你对这个世界是认真的。”说着说着我又想哭了,想起你老笑我是爱哭鬼,我觉得幸福,我把脑袋埋进你怀里,情不自禁的笑了。

  夏凯,不管如何,我都挺过来了。

 

 

  三sindy

 

  这个城市此刻就温顺的匍匐在我的脚下,卑微的向我乞讨恩惠,你也是这群无辜里的人员之一,我依然记得我初遇你时,你对现实强加给你的耻辱的抗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