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世界的最初认识来自童年,对于童年文化及其命运的关注和思考,是人类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组成部分。儿童文学凝结着一个民族和社会的梦想与希望,它给儿童打下精神的底子,养成未来的民族性格。文化的薪火相传、民族精神的代际传递,有赖于儿童文学的发扬光大。以中国现代文学史为例,鲁迅、周作人、茅盾、叶圣陶、冰心、巴金、老舍、丰子恺、张天翼等著名作家,都曾在现代儿童文学的创作或关于童年命运、童年美学的思考方面,立下过筚路蓝缕的开拓之功。这些大作家关于童年记忆的优美文本,至今仍然被读者反复阅读,散发着恒久的魅力与光芒。

图片 1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世界遗产类别最齐全的国家之一,无论是经典的故宫、丝绸之路,还是新加入的贵州梵净山,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文化地标。《时间的礼物》一书精选了中国的40项世界文化遗产,以精美手绘图画的方式向青少年再现这些位于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的真实样貌。长城是怎么建造的?大运河运送着哪些货物?秦始皇为什么要修兵马俑?武则天为什么在龙门石窟刻下了自己的面容?这些孩子们的疑问,文化遗产研究专家都给予生动、权威的诠释。书中还提供了供孩子打卡世界遗产地的旅行手账,可以一边学习。

有志于接续这一文化传统,近日,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一套文本优美、制作精良的儿童文学丛书“大作家·小时侯”。这套书首印10万册,刚一上市就反响热烈,很多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展开讨论、交流,分享阅读心得。这套书还入选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入选湘版好书榜。

图片 2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希望读者打开《时间的礼物》这本书时,“看到的不仅是一个个世界遗产,而是一个古老而伟大的文明。你看到她的五彩缤纷,读到她的滤澜壮阔,你更能呼吸到她的大漠孤烟,聆听到她的鸟语花香”。

精心策划 准确定位

在海拔三四千米的西藏拉萨幼儿园操场上,面对着数百名身穿民族盛装的孩子们,中国儿艺《小吉普·变变变》的演员们载歌载舞、又蹦又跳,不停奔跑、移动、蹲跳,用毛巾、夹子、黄瓜、白菜等各种日用品和蔬菜,像变魔术一样变出大象、小熊、小鱼、鸵鸟……吸引着这些从没看过儿童剧的孩子们聚精会神,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然而,孩子们看不到的是,当演员们躲在桌子后面时,除了要迅速准备好各种道具,还要抽空赶紧吸上几口氧气,才能克服头晕恶心胸闷气短等一系列高原反应,继续表演。这就是发生在“让边疆不再遥远”——中国儿艺优秀儿童剧走进西藏拉萨公益演出现场的感人一幕。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总编辑樊红亮说:“让我们的孩子从小了解世界遗产,将对他们的一生有积极的影响,有利于从小培养他们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

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室编辑周倩倩是“大作家·小时侯系列”的责任编辑。是她建议从孩子们最感兴趣、和他们学习息息相关的作家入手,来做这套书,并着手写了选题策划方案。“几年前,编辑部就有了一个给孩子做名家传记的想法,但是做科学家、艺术家还是作家,是做所有杰出的人物还是专从一个角度切入,有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是我建议从作家入手,并将‘大作家的童年故事’提炼为丛书名‘大作家·小时候’。我还确定了这套丛书邀请作家的标准,那就是从青少年读者所熟知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家中选择成果卓著又风格独具的佼佼者,他们在国内外都获得过有影响力的大奖,作品也必须适合给孩子们阅读。”

●剧组不顾舟车劳顿一天两场

周倩倩认为,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经典文学阅读对于提升青少年学生文学素养来说更加重要。单纯的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已不能满足青少年读者的阅读需求,成人文学作家跨界写作是一种阅读品类的补充。“大作家·小时候系列”完整地展示出作家的一段人生轨迹,较之一般的作家故事,更具阅读价值。作家撰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其文学意义也大于他人编写或改编的作品。从这一点上讲,他们的写作丰富着文学史的史料,也给小读者提供了重要的人生启迪。

6月10日至16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成语魔方》系列剧第二部和《小吉普·变变变》剧组在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副院长赵寒冰的带领下,来到了美丽的雪域高原开展“让边疆不再遥远”公益演出项目。拉萨海拔3650米,很容易出现缺氧头晕的高原反应症状。中国儿艺的演出队伍到达西藏后,大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不少人感到头晕恶心胸闷气短,还有人出现了呕吐情况。但是迅速调整之后,第二天,他们就精神抖擞开始在拉萨进行公益演出。由于演出日程紧张,为了让更多孩子看到演出,两个剧组每到一地,不顾舟车劳顿便开始装台工作;一天两场高强度的演出,演员们没有一丝懈怠;由于大部分是露天演出,在高原强烈日晒的情况下,演职人员依然敬业地工作着。

专业编辑 制作精良

6月11日、12日两天,《成语魔方》系列剧第二部和《小吉普·变变变》剧组分别在藏戏艺术中心和西藏自治区实验幼儿园、拉萨城关区游乐园幼儿园演出6场,带给西藏不同年龄的孩子们难得的戏剧艺术享受。

因为一开始就将选题宗旨确定为“不为孩子做浅显的读物”,所以周倩倩建议作家们在写作时突出对个人经历的书写以增强作品的趣味性与真实感,避开枯燥的说教。在编辑时,她准确地把握青少年成长阶段的心理特征,精挑出了集文采和思想深度于一体的文章,为小读者提供具有精神营养与文化底蕴的文学范本。她还特别选取那些入选中小学教材的原创文章,像赵丽宏是入选教材最多的作家,谢宗玉的散文在高考、中考阅读理解中随处可见。这些作家的作品紧扣青少年阅读需求和写作实际,使广大青少年的阅读更为纯正、更有深度,写作也更有标杆、更有高度。

《成语魔方》演出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几位观看演出的小观众,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走进过剧场,更没有看过儿童剧。而这第一次的剧场感受,给他们都带来了愉快而难忘的感受。小学五年级的拉姆措告诉记者:“剧中的几个成语我都学过,但这次看演出,才对这些成语有了更深的理解。今天的演出非常精彩有趣,特别吸引人。演出中,很多同学都特别愿意回答演员们提的问题,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演出,希望以后还能看到这么精彩的儿童剧。”

为了把握好这段跨越70后、60后、50后作家将近半个世纪的非虚构书写的特色,周倩倩和插画师张卓明、段颖婷多次沟通。她让插画师细细品读文章,从作者当年的老照片和文件中找寻插画绘制的灵感。插图构图、装帧设计、纸张选品、印刷、装订各个流程都是高标准,全套书系采用从我国台湾引进的特种纸,护封用纸用稍带泛黄的特种纸展现光阴易逝的年代感,书付印下厂后周倩倩和设计师特意到印厂跟色3天,最终出来的效果不错。

●看北京的演出就像过节一样

拥抱童心 立意深远

和剧场里演出的《成语魔方》不同,适合低幼孩子的《小吉普·变变变》走进了西藏各个幼儿园进行露天演出。有的幼儿园特地让孩子们都穿上了重大节日才会穿上的民族服装,整个幼儿园都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气氛。

收入韩少功的《湘水谣》、雷阳平的《风雪除夕》和鲍尔吉·原野的《红绸子滚筒》等10部作品的“大作家·小时候丛书”推出后,受到业界和读者广泛关注。也引发读者探讨现在的孩子们到底喜欢读什么样的文学作品,“大作家·小时候”这种回忆童年的作品是否能引发当下小读者的共鸣这一话题的讨论。对于这个问题,作家赵丽宏的回答令记者印象深刻。他认为大作家回忆童年的作品,如果写得好,即便是写以前的时代,现在的孩子也会喜欢,也会产生共鸣。不管我们所处的社会和生活状态发生多大的变化,在儿童的世界中,有些情感和憧憬是不会变的,譬如亲情,譬如友谊,譬如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幸福人生的向往。童心的天真单纯和透明澄澈,也是不会改变的。

拉萨城关区游乐园幼儿园园长杜川霞说:“中国儿艺能来到我们这里,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是过节一样。我们这个幼儿园,一共有三个园区,每个园区都想让孩子们来看演出,因此我们特地组织校车,把其他两个园区的孩子都接到我们园区,让更多孩子们都能看到演出。有一些孩子是大班的,很快就要离开幼儿园了,这么精彩难得的演出,也是送给他们童年的一份礼物。”

赵丽宏还认为作家应该写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儿童文学也如此。能保持着赤子情怀,保持着童真和少年之心,这对一个写作者,尤其是儿童文学作家,至关重要。作家回忆童年生活的文字有两种:一种是历尽沧桑的老人回忆往事,也许很深沉,但无法打动孩子;另一种,作家写作时仿佛又回到童年时代,变成了孩子,用儿童的视角和情怀描绘童心的天地,这样的文字,小读者会产生共鸣。

虽然面对的是更小的孩子,但《小吉普·变变变》这部戏的体能消耗却极大,演员需要不停地唱歌、跳舞、奔跑,和孩子们互动;还要经常做蹲起运动,从桌子底下“变”出各种道具。平时就是在平原演出,演员们演完之后都气喘吁吁,这次在西藏演出,还要克服各种高原反应,对演员们提出了更高挑战。演员徐丽来西藏之前已经出现感冒低烧症状,到拉萨后又出现了高原反应,但她依然坚持演出。演出中,当她蹲在桌子后面时,会赶紧吸上两口氧气,而当她跳出桌子表演时,则立刻生龙活虎、又蹦又跳,孩子们完全看不出这个姐姐有什么不舒服。

作家葛水平认为一个作家是否能写出好作品,更多的力量来自于他的内心。大作家写小时候的故事可通过作家成长的经历见证一个写作者的“童年启蒙”和“文化启蒙”,观察他的世界观是如何形成并怎样走入文学的怀抱。

演员杨成已经是第三次来西藏了,虽然也有高原反应,但他说自己一表演起来就完全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在这样蓝天白云的环境里演出,让我感觉脚踏大地实实在在。孩子们的反应实在太热烈了,他们的欢声笑语让我们的表演更加激情和投入,这种感受和平时在北京剧场里演出真的不一样。”
杨成还感慨道:“和我十年前第一次来西藏相比,我觉得西藏变化真的是太大了,这些孩子们洋溢出来的非常自信、乐观、聪明,又很有礼貌的精神状态,让我觉得太了不起了!也让我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参与“大作家·小时候”的写作,既是对一个作家的检验,也是对一个作家童心的唤醒。作家任林举认为好的文学作品不仅能够弥合代际的裂隙,而且能营造出新奇感和陌生感,进而对孩子们产生吸引力。。

●“让边疆不再遥远”继续公益

王开林谈到,真金不怕火炼,童心也不怕经历沧桑和阅历,童心就是人们的初心,它的完整度越高,对生命的感受、对世界的认知就越接近本质,因此呈现的童心便能感染人、感动人,让读者找到一种“回家的感觉”。

和孩子们一起坐在台下观看演出的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被现场孩子们的笑容和欢乐感染着,同时也为剧院全体演职人员的优秀敬业而深感骄傲自豪。他说:“63年来,中国儿艺演出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每当我们到祖国的边远地区,更能深刻感受到孩子们需要优秀的儿童剧作品陪伴成长。近12年来,中国儿艺将公益演出逐渐常态化,演出足迹已遍布全国老少边穷地区,为基层的学校、福利院、社区公益演出800余场,近70万名边远地区的孩子因此接触到了高品质的舞台艺术。自2018年初,中国儿艺开启‘让边疆不再遥远’公益演出项目,计划用4年至5年时间走进边疆九省区,以优秀儿童剧润泽边疆,让边疆的孩子享受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服务,欣赏国家级院团高质量的舞台艺术,让他们和大城市的孩子一样有机会享受高质量文化生活。”

谢宗玉说,虽然大作家的经历也许不同于现在的孩子,但一个人成长的心路经历,其实大同小异。好的作品,不但能超越地域,还能超越时空。

据悉,目前中国儿艺已经到广西、云南、吉林的边境地区演出50场,此行将在拉萨和日喀则共演出10场,惠及1万余名西藏各民族少年儿童。这也是由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服务司主办的“春雨工程”——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活动的重要一站,得到了文化和旅游部、西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文化厅的高度重视,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服务司也专门派员参加了此次活动,对活动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高度肯定。

叶梦童年时生活在物质极度困乏的1960年代,所以她在童年时读的书是成人文学作品。叶梦认为人们不要低估儿童的审美与鉴赏,禁忌不要那么多,真正的好的文学作品都适合儿童。我看有的孩子,写文章很规矩,像一个小大人,就感觉悲哀。他还是一个孩子,但是已经没有童心了。

作家回忆自己童年的作品,主要还是作家反思自己成长经历,对自己生命的重返与探索,并不一定是专门写给孩子看的。无论是哪一个时代,“成长”这个命题总是相同的,孩子们作为读者,会引发共鸣,也因为与他们自己成长的环境的不同,而有一些好奇心与陌生感,这些会让他们产生阅读的兴趣。郑保纯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作品,真诚都是重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