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好久没见。

  1.

  白日里去医院办事时想起一段过往。

  我笑着说,是啊,好久没见。

  上班的时候,手机突然跳出一个微信群消息提醒。

  我记得那日,太阳是暖的,明晃晃的照在每个行人身上,我坐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泣不成声。周围的人看我的眼神有点诡异,他们以为我得了绝症。其实病了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我曾用整个青春去爱慕却在结局时不敢面对的那个人。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

  “嘿姐妹们,我结婚啦。”

  时常有人问起,暖,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样冰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我说,真漂亮。

  随即映入眼帘的,是娇娇和一个帅哥高举着大红本脸贴脸的自拍照。

  每每有人问起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的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当年那样为爱炙热过的自己。我想我再也没有力气义无反顾抑或奋不顾身。是的,倦了,累了,也怕了。

  他对他女朋友说,这是……我高中同学。

  这下,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我们都曾是父母身边的花儿,不谙世事,不知晓社会上的血腥风雨,也不知生活里的材米油盐。至少在23岁以前,我是不知晓生活的千姿百态的。兴许是因为不曾过早触碰过生活的这一面,所以在很多事情面前才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相信爱情相信梦想更相信自己。可也正因为这样肆无忌惮地过度消耗,所以后来才变得小心翼翼。

  他女朋友说,你好。

  “娇爷,这次玩真的啦?”

  看《匆匆那年》陈寻为了能够和方茴上同一所大学而故意考低分时不禁想起曾经为他改高考志愿的自己。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无比天真,以为这样就能够一辈子,无风无雨太平盛世一般美好,而谁知晓命中注定呢?我去了你所想去而未能去的城市,学了你想学而未能学的科目,意欲用这样的认真换你一生长情。而你却阴差阳错来到了北京。可能命里早已注定我们的结局,可是我太过较真,再次颠沛着来等你。现在回头看来,当年的自己真是我执太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我说,你好。

  “卧槽,这哥们好帅!你走的啥狗屎运!”

  后来你要离开,说,和我一起回去吧。

  看着他们手挽手,我故作很淡定的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下次有空再聚。

  “啥时候婚礼?等我们整死新郎的哈哈哈哈!“

  我决绝地说了,不。

  他说,好,再见。

  “他是干啥的?速报身高三围家世背景!“

  你问为什么。

  我说,再见。

  “我们姐妹团还没同意呢,你就这么悄无声息嫁为人妇!太贱!“

  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审视我们这段无比戏剧性的感情,开始得太梦幻,结局得太残忍。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竟然在北京遇见安宁。而且我从未料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他。也从未想过,会在公司的楼下遇上他,看着他和他身边的女人相携离去,隐藏在最心底的记忆,就像被打开了阀门,顷刻之间,关于他所有的记忆涌了出来。

  ……

  从16岁到23岁,整整7年,你占据了我偌大青春。我的每一步成长轨迹里都参与了你。

  遇见安宁,是在我高一。

  看着噼里啪啦的满屏消息,我犹豫了一下,点开娇娇的对话框,发了一句:怎么样?

  16岁时,你无心说的一句话,我虔诚信仰了许久。

  那时的我喜欢古惑仔,喜欢那些看起来有些坏坏的酷酷的男生,不喜欢柔弱的书生似的所谓老师口中的三好学生,也不喜欢那些看起来很老实的男生,总觉得他们不能给予我安全感。

  娇娇很快回我:他,比金哥对我好。

  你说你喜欢独立的姑娘,少不更事的高中生哪里知晓独立的具体含义,以为独立不外乎是能吃苦。所以,背着爸妈去社会体验生活,假装成熟去应聘书店导购假装很有生活经验去饭店洗盘子。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你发现那个看起来傻傻的自己并不是你眼里看到的什么都不会的公主。

  所以每次听说有打群架,或者男生斗殴的事件,别的女生都远远的躲开,我却奔过去,喜闻乐见似的看着。觉得能打架的男生特别的帅。可惜学校管的严,谁能让学生天天打架?倒是宁愿学生天天打打篮球,还能在跟别的学校比赛时争争名次。

  然后又补了一句:好得太多。

  17岁时,你喜欢上了别人,不再写信给我。

  于是打架看不了,那就看球呗。当年流川枫、樱木花道也是我心中男神级的人物。我的座位靠窗,而操场就在教学楼旁边,所以从窗户边很容易看到篮球场上的人。据说有个叫安宁的人特别会打篮球,技术跟流川枫有的一比。当时我还不信,为此还跟班上一个女生差点闹翻。她生气的说,安宁绝对比流川枫厉害。

  2.

  每每此时,那个情商极低的我都会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忙了,所以才想不起我。

  我从窗户远远看过去,有位个子很高,看起来痞痞的男生,球技还真不错。那个女生指着那个男生说,就是他,看看,看看,人家又帅,又会打球。

  娇娇跟金哥谈恋爱的时候,我们还刚上大二。

  这样的自欺欺人真是可笑至极。喜欢你的人想对你好还来不及,怎么会躲起来。

  我嘴上切了一声,可眼却紧紧追随着那个男生。只可惜,距离遥远,再2.0的眼,也看不清楚长相。只见半场下来,立刻有女生上前殷勤的递水。他接过水,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一半,然后把剩下的一半直接从头上浇下去。之后把空瓶再递给女生,下半场开始。

  娇娇是我们宿舍最爷们的姑娘,除了身兼宿舍长、生活部部长、学生会副主席之外,还包了各姐妹宿舍的电脑修理工、下水道通水工、爬窗取钥匙员等等。凡是有姐妹说“啊这怎么弄”时,只要在她视线范围内,她都会跳出来吼一句:“放着我来!“

  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想知道你的动态,打电话给你的好朋友总是不敢随便问起你,怕别人看出我们关系的破裂,怕别人知道自己隐藏的难过。所以总是假装不在乎你忽略你,这样的低情商怎么抵得过那个什么都比我好的姑娘。所以你的离开我并不责怪,我将这些归咎于自己不够好。实在不想再承受这样自欺欺人的失落,借朋友手机发了一条信息你,分手吧,祝你幸福。想来你是早有准备,回答的也言简意赅。原来不爱了连心疼都是多余。

  一日,该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做值日,于是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出了校门口,在等公交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咬着一根烟,跟旁边的人在说着什么。一张帅气的脸,眼睛弯弯的,嘴角带着坏坏的笑意。瞬间像是一张被定格的照片,我愣神似的直愣愣的看着他。像是感受到什么目光,他抬起头看向我这边,四目立刻对上。我和他都怔了一下,随即我移开了目光,恰好这时公交车过来,我逃离似的上了车。

  于是,娇娇成了我们宿舍及众姐妹心中的大神。

  屋里反反复复放着《我会好好的》,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一般无力。后来的后来,我经历过许多次难过,但没有一次像那次那般声嘶力竭。

  之后我才知道他就是安宁,比我们大一级,就是那个篮球场上的风云人物,那个长相帅气,却带着一脸痞子像,完全是我符合心中坏男生样子的男生。于是我也开始去操场上看球,时不时的为他加油,在他投进三分球的时候激动不已。在他扣篮的时候,尖叫。像所有爱慕他的女生一样,只是我们从那次相遇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什么交集。

  但是,娇娇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金哥。

  我就这样默默地,默默地淡出了你的视野,成全了你们。你对我充满感激,充满愧疚,甚至怀念,但我并不稀罕,我欠缺的是,你爱我。但我想我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我流露出不舍,所以你觉得我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会悲伤。

  不过,我的目光,总会在校园中寻找他的身影。经常能看到他宽阔的后背,看到他双手插进裤袋里,一个人走路或者两个人一起。

  娇娇追金哥的过程在当年闹得沸沸扬扬。

  18岁时,我上了大学,改了志愿去了你所想去的大学所在的城市。是的,我还心存残念,想要挽回这段中途有人离场的感情。当然,你并不知晓我这样默默的心意。你去了如今我在的北方。在这四年里,你不在,有很多人路过我的世界,可我还是想路过并住进你的世界。当然,我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想,并没有使你为难,也并没有露出端倪。

  一学期就这么过去,我开始住校,和面临文理分科,因为我的理科成绩实在是太差,所以只能选择文科,当我听说安宁是学理的时候,心里有些微微失落。原来他是学理的啊,那我们岂不是能探讨的东西很少么?

  原本金哥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环境工程系,而我们是隔了十万八千里的外语系,连公共课都没有交集。而娇娇虽然经常对着男生花痴,但我们总觉得她只是喜欢嚷嚷,真要谈恋爱还是不可能,因为实话说,我们都觉得她压根不需要什么男朋友,得找个女朋友才对。

  十八岁生日时,我特意去理发店做了发型化了淡妆,想要在生日结束后拍一张好看的照片发给你,让你知道离开你我过得挺好,不用内疚。那天很多人在,也有几个高中时的男同学特意赶过来捧场,我收到了许多祝福,还有礼物,甚至巧克力和鲜花。可是我并不高兴。在许愿时,蜡烛吹灭时我显得有点失落。这么多祝福里,我未曾收到你的只言片语。后来很晚了,那个因为我一句玩笑去了我随口说的城市的男闺蜜电话我说,你住院了,胃出血。我跑到公用电话处一下子大哭起来。电话你,只是哭,不知道说些什么。你看,我所有的孩子属性所拼命掩藏的在乎感一下子暴露了出来。你安慰我说,傻丫头,没事。你一定不知道,我曾对这个称呼多么痴迷。而后来它竟然专属于别人。你说,我像你的妹妹,笨笨的。是啊,我原来只是像你的妹妹,这是你离开的主要原因么。一定不是吧,一定是她比我聪明乖巧懂事。所以我祝福你,祝福你遇见一个比我懂事的人。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当时的自己为何会那样大度地成全你们且毫无怨言?我想是单纯的爱吧,不计较付出也不贪念回报。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就在开学的时候,我怀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开始了文科生活。而在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而且,我们也无法想象娇娇变成小女人会是什么样子。

  19岁时,兼职做了一份家教,遇见一个比男闺蜜还要宠自己的男生。

  “这是新转到我们班的同学,他叫安宁。”咦,他怎么会……

  但据娇娇说,她很早就对金哥动了心。

  他的爱很浓烈,日日接送我去兼职的地方,无论多冷多晚甚至下雨。

  老师还没说完,台下早已经窃窃私语。尤其是女生,一个比一个兴奋。台上的安宁一身黑色的T恤搭牛仔裤,高高的酷酷的。

  娇娇的第一次春心荡漾是因为一瓶养乐多。

  遇见好看的饰品,他送我。

  “我听说他由于经常翘课,成绩越来越差,才会想着不如来学文好了。”同桌满眼桃花跟我说,“现在想想,幸好我选择了文科。”

  那天是校运动会,娇娇参加了女子4000米长跑,10圈。跑到第8圈的时候,娇娇开始加速反超,在刚好超过原本第三名的女生时,这女生拽了她一把,差点把她拉倒。娇娇最后拿了第三,那女生第二。

  遇见好吃的美味,他带给我。

  “安宁,你先坐在苏茉旁边的位置。”老师指了指我旁边隔着一个过道的位置。我睁圆眼睛,他看着我,点点头。

  体育部的同学在终点处拿着矿泉水迎着娇娇,娇娇坐在地上低头喘着气时,旁边不知谁递过来一瓶养乐多。

  遇见好玩的地方,他载我去。

  我故作不认识他,故作很认真的听课,故作很认真的记笔记,故作很认真的跟同桌谈论事情,故作很正经的用余光去看他。他常常在睡觉,不睡觉的时候在看课外书,不看课外书的时候就翘课去打篮球,不打篮球的时候,就是没有来学校。

  娇娇一仰头灌完养乐多,才发现面前站着的清秀男生压根不认识。她低头看了眼养乐多,才觉得莫名其妙——谁会带这种东西来运动会啊!而且,这又是谁啊!

  很多人甚至我自己都以为自己会喜欢上他,可我发现自己喜欢不上。

  他的成绩一直很差,最后老师忍无可忍,罚他打扫卫生,罚他在后面的黑板前站立上课。期中考试前,老师说,如果这次的成绩还是很低,就让他叫家长。他似乎很苦恼的看看自己干净的就像刚发下来的新书一样的课本。

  娇娇正疑惑时,第二名女生那边有个人冲这边喊道:“金哥,走了!”

  他的好,使我内疚。

  我看了看自己的笔记,然后又看了看他,接着我把自己的笔记递给了他。他愣愣的看我,沉默的接过笔记。

  清秀男对娇娇笑了下,走向第二名那堆人群中,然后上了环境系的观众台。

  一日,我说,你不用去接我了,也不要再送我东西了。我不需要这些停留在表面的好。可能会有很多姑娘喜欢甚至感动,可是我不是。

  “我帮你补习吧。”

  我靠!娇娇默念了句,心里却开始荡漾起来。

  他问为什么,他哪里不好。

  他挠了挠头,看了看密密麻麻的笔记,说,“好。”

  这件事之后,娇娇在宿舍里念叨了好几天养乐多,扬言“要追养乐多男”,我们谁也没把她当回事。以她的性格,每个星期换着“可乐男”“雪碧男”“奶茶男”都不足为奇。没想到,不久之后,娇娇真的再次碰见了金哥,还是因为一瓶养乐多。

  我没有回答,我不能告诉他我的心里还藏着一份爱而不能。

  于是,每天自习完了,我跟他还留在教室,帮他补习功课。一切都像那些青春电影里演的一样,我们慢慢变得很熟,互相开玩笑,互相买早饭,他翘课的时间也慢慢的少了。

  那天在图书馆,娇娇在一楼的自动咖啡机买咖啡时,发现旁边的小桌子上放了一瓶养乐多。娇娇环顾四周发现没人,便走过去拿起瓶子端详了一番。正看得起劲时,金哥在她背后说,想喝呀?我就上了个厕所,养乐多就要被抢走咯。

  20岁时,第一次一个人去上海体会你随口所说的都市浮华。我想我不能去你在的城市体验,那么去一个同样繁华的地方吧。在那座城市里,我幻想我们能重新偶遇一次,记起彼此的前世今生。

  冬天很冷,他会为我准备暖水袋,有同学开始开我们的玩笑。

  娇娇吓了一大跳,但她淡定地一把撕开瓶口喝了个干净,然后把空瓶子递给金哥,说了句,不客气。

  从上海回来,我一个人去市里用暑假打工的钱给你买了你喜欢的卡西欧电子词典。让我们共同的朋友捎带给你。你无心说的一句话,我当真了去对待,尽管只是朋友。

  在圣诞节的时候,他带我去公园,我们一起坐过山车,一起坐海盗船。

  那是娇娇第二次碰到金哥,但那之后,俩人并没有顺理成章相识相交,甚至那时金哥还不知道娇娇叫娇娇。

  你们的感情开始出现问题,每每此时,你都会找我诉说。诉说你们的快乐和难过。而我呢,是怎样一个角色呢。我安慰你们的同时有点替自己难过。真是个傻瓜。可是我做不到对你不闻不问。

  我经常胃疼,他每次都能从口袋里像变戏法一样,拿出胃药给我吃。

  不过,娇娇从此便走上了搞定金哥的路。

  我想,我真的是希冀你幸福的。尽管心有不甘,可是我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安慰自己。

  我画了一张他的漫画,他放在书包里,夹在我送给他的本子里。

  她先是找到学生会的朋友,打听到环境系的同学,再通过同学的同学的同学,一路问到认识金哥的人。然后,她并没有直接要金哥的联系方式,而是复印了一份金哥班级的课程表。只要她有时间,就悄悄蹭金哥的课。最开始她只坐在教室最后排,后来发现金哥总坐同一个位置,她就挪到了金哥后面。

  21岁时,我剪了短发,开始为着毕业忙碌。

  我数学很差,他英语很差,我们就互相补习。

  在日复一日的蹭课之路上,金哥的室友们终于注意到了娇娇的存在,开始起哄。而金哥只是对一切起哄一笑置之,甚至都没跟娇娇说过几句话。

  恰巧这时的我们再次遇见,你终于发现我的一些些好。

  我逼他背历史。

  后来,娇娇就做了件让整个环境系惊天动地的事儿。

  其实最好的我早已被你错过。而此刻我所遇见的你也不再是最好的你。

  他逼我背数学公式。

  3.

  可能很多人会困惑,一段感情中途有人离场为何后来还可以得以继续。其实这与时间机缘都有关。所以早年的我们都各自疯玩之后回到起点,再来审视彼此,自是更全面些。无所谓谁背叛谁,谁原谅谁。无关病症,只关乎心。

  我时常看到有女生投过羡慕嫉妒的眼神,可我不在乎。现在每天安宁去打篮球,能递水的只有我一个。

  谁也不知道娇娇是怎么贿赂思想道德课的老师的。

  就这样,你再次走进了我的世界,而我早已不再是当年你眼中的小丫头。你对我的变化感到诧异,而我也对你的认知有了更深一层。原来这么多年我所喜欢的你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你所看到的我也是停留于表面的。

  然后在一次补习完回宿舍的路上,他突然把我拉到黑暗的地方,快速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说,苏茉,我喜欢你,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就三两步的跑开了。

  那天环境系上大课,两个专业的人都在阶梯教室里,上课开始时,老师站在讲台上对大家说,今天的课,我们先请一位同学上来做个演讲。

  我们终于开始互相探索彼此的内心世界。

  剩下我站在黑暗中,看着已经看不清楚的背影。

  娇娇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走上了讲台,拿着满满三页演讲稿,开始了她面对几百号人盛大的一场公共告白:

  22岁时,我毕业,去了你在的城市,和你一起颠沛流离。

  我一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跳的很快很快,脸上像是烧着一样,心里像是有道声音想要尖叫,尖叫。

  “今天,是我18周岁的生日。

  那是我的黄金时代,也是你的黄金时代。

  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宿舍,自己怎么洗漱完躺在床上,只是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黑暗中安宁一双乌黑晶亮的眼睛看着我,对我说,我喜欢你。我不自觉的摸着唇,依然觉得温热。

  我是外语系XX级XX班的学生,我叫XX娇。

  喜欢你的人还是很多,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受到威胁。可能失去过的人更懂得珍惜。

  那是我住校以来第一次失眠,无论怎么睡都睡不着,在想第二天怎么面对安宁,要怎么再给他补习……

  今天,我站在这里,是为了一个男生。

  然而,可能是想要弥补那段亏欠,你对我越来越好,好到有一天,我无力偿还。

  然而一切都是我多想,安宁压根不给我机会。第二天他没来上课,他是走读生,住在家里。据说老师给他妈妈打了电话,他妈妈说他打电话说他住学校了。

  从我第一次见到他起,我想,我就开始喜欢他了………

  那是一段一无所有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勇气,愿意和你一起一无所有。起初,这里只有你,没有朋友圈没有喜欢的文字没有好看的华服没有多余的人民币。尽管,我们没有太多,但依然开心。好像有了你其他的这一切显得不那么重要。

  一直到第十天的时候,安宁才出现,他的右眼被包扎着。我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老师已经把他叫到办公室,然后一整天过去,直到上自习的时候,他才回到座位上。

  ……

  可是日子久了,渐渐地,内心开始滋生出一些委屈,会觉得自己放弃了太多,尽管你也努力地对我好。我开始有点懂得原来爱情不止是爱情,还有其他。可能是被你宠坏了,所以才在岁月静好的日子里胡思乱想这么多。为了不神经质,我禁止自己想那么多。单纯点总是好的,我不愿相信我曾这么心心念念的一段感情可能是不合适的。当然刚毕业的我们又能有多少成熟呢,总之,不曾经历生活的我一下子在生活面前慌了神。对很多事敏感而过于看重,而失去一颗慢条斯理感知生活的心。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最后,谢谢老师给我这次机会,谢谢同学们听我的倾诉。谢谢每一个人。“

  在那段各种迷茫的日子,你不知疲倦毫无怨言地守护着,而我却没有认真对待。直至后来一个人生活后,才知道原来你肩负了那么难,却从来不曾抱怨。你将生活外面的光怪陆离和血风腥雨拦截在外,只给我海市蜃楼,以至于后来你离开,接触到现实的我再也不能很好适应。

  我看着他,他看了看我。

  演讲完毕,全场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掌声,娇娇走回教室最后一排坐下,心里激动万分。

  比起现在,那段日子真是好极了,有人知你冷暖,并无比细致照顾。

  没有任何的话,就那样的离去。

  没过多久,从前排传来纸条,娇娇打开来看,上面写着:

  23岁时,你说订婚吧,而我却有了迟疑。

  我追出教室,“安宁。”

  “那么,我们就在一起吧。 金X (笑脸)”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迟疑什么,好像内心有一种藩篱逾越不了。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苏茉,对不起。”

  从此,娇娇就开始了史上最长的一场恋爱。

  那段日子,我们的感情好像不太好,确切来说是我不太好。

  “到底怎么了?”

  对了,在那次演讲中,娇娇并没有提及金哥的名字。

  尽管如此,我并未曾想过和你分离。

  “我妈已经为我办理了转学手续。”

  她说,道德绑架是很可耻的。

  可能是缘分就这么多,也可能是命中注定。意外在一个瞬间发生,就改变了你我的结局。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命运无常。

  “……”

  4.

  有时人的长大是一瞬间的事,当你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退时。

  后来听老师说,他当晚没有回家,而是跟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去了酒吧,然后喝醉了,闹事,打架,眼睛差点瞎掉,在医院一直躺到现在。学校准备给他处分,他妈妈求了校长不要给处分,否则档案上将是污点,愿意为他办理转学手续。

  娇娇和金哥的恋爱在这种全系瞩目的情况下,谈得基本顺风顺水。也或许是娇娇从没在我们面前表露过不开心的一面,总之,在我们的印象中,他俩几乎算天造地设的一对。娇娇开朗大方,金哥安静沉稳,似乎两人从不吵架,彼此有独立的空间,每周定期见面约会,一切都十分平和。

  在这段无常里,我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所以在这段关系里,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亏欠了的一方。因为自己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同你一起离开。所以如若有日我不能幸福也是应得。

  以前一直觉得那些古惑仔很帅,一直觉得能打架的男生很酷,一直觉得坏坏的男生,成绩应该很好,一直觉得安宁会和我一起考大学。

  金哥第一次提分手的时候,是娇娇考研失败的时候。

  总之,这一年,我们都过得不太好,时常脆弱敏感和哭泣。

  可是……他就那么的走了,在向我表白,还没听我表白的时候,就那么转学走了。

  金哥毕业后要回南方老家,他希望娇娇能跟他一起去。娇娇在考虑了很久之后,决定考去那座城市读研究生,好跟金哥在一起。

  24岁时,我终于可以一个人做许多事,不再随便难过。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他转到哪所学校,也有人说他出国了,去了英国。但是也有说他在另外一所高中,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翘课去另一所高中,在校园里逛了整整一天,却始终没有看见他,哪怕跟他背影相似的人。

  但是,娇娇差了5分。

  一个人找房子,深夜回家。

  回到学校,我被老师狠狠的骂。

  金哥一个人回了家乡沿海城市,也跟娇娇提了分手。金哥走的那天,是我和娇娇去机场送的。

  一个人去医院,半夜排队。

  “我知道你跟那个安宁之前走的很近,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别以为他长的帅点,就觉得他好。成绩那么烂,即使你们在一起,他养活的了你吗?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学生到底怎么想,打架,谈恋爱,要是我是你妈,早打死你们。”

  金哥进安检之前,和我们拥抱告别。娇娇递给他一封信,然后拉着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开始学着记路。

  老师劈头盖脸的骂,我面无表情的站着听。

  我问她,你打算怎么办?

  一个人生活在烟火里,侍弄自己的小情怀。

  “哎我说苏茉,你要是这么作贱自己,你就来,反正大学是你们,又不是我的,你们考不上,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县城,我看你长的还行,就多嘴说一句,什么样的人看不上,偏看上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人。你都不看看,他都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小小年纪竟然去酒吧,这是幸好眼睛没瞎,要是瞎了,就有够受的,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好男人多的是……”

  娇娇看着我说,再考一年。

  我终于能够在提起过往时不再那么惊蛰和内疚,在说起未来时不那么困惑和迷茫。

  “我喜欢安宁怎么了?我就喜欢他打架,我就喜欢他抽烟,我就喜欢他坏坏的,我就喜欢他成绩不好,我就喜欢他这样,怎么啦,你以为你老师就怎么着了?!”

  我又问,你信里写了啥?

  我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自己喜欢的事,自己喜欢的物品,一切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虽然偶尔工作上会遇见许多棘手的事儿,人际关系里会有许多使人为难的情况,但这一切都不能使自己耿耿于怀。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顶撞老师,我也被叫了家长。

  娇娇说,就俩字,等我。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平时总是宠爱我的老爸,第一次打我,过了很久五指印也没消去。

  5.

  我依然被其他女生指指点点。

  毕业后,娇娇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一边当家教一边备考。

  压抑的过完整个高二投奔更压抑的高三,整个高中因为安宁,我过的很沉默。

  我不知道,这一年来每一个孤身一人的日日夜夜,她是怎么顽强地熬过来的。那时我忙于自己混乱不堪的感情纠缠,很少再去看她。但庆幸的是,第二次考研,她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被录取了。

  我也至此再没见过安宁。

  庆祝她考研成功的那天,我们宿舍的六姐妹聚在了一起。每个人多多少少有些小心翼翼不去提金哥,娇娇也心照不宣地没有主动说起。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去,她得带着多大的勇气。

  如今看着他牵着他的女友,他变得温和,变得谦谦,不再是年少时那个弯着眼睛带着痞痞的笑的男生,不再是那个总会叼着烟假装成熟的男生,不再是那个风靡篮球场的“三分王”,也不再是对我轻吻,说从第一眼见我就喜欢我的那个安宁。

  她去新学校报道之后,很快便向我们宣告,她和金哥又在一起了。

  每次走在路上看到跟安宁很相似的背影,都会愣神。

  意料之中的事,我们送上了种种叮嘱和祝福,并以此互相勉励——“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年少总轻狂。

  金哥第二次提分手的时候,是娇娇研究生即将毕业的时候。

  我们念念不忘。

  那时候我们才知道,金哥原来是个官二代兼富二代,家庭背景在当地实力雄厚,母亲是商人。金哥带娇娇回家的时候,父母并没有表态,但也算客气地以礼相待。后来听娇娇说,金哥的父母私底下只对金哥说了四个字:绝对不行。

  娇娇对一切心知肚明。娇娇是外地小县城的,父母是再普通不过的工薪阶层,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在读书。她跟我说,我不怕任何人瞧不起我,瞧不上我的家庭,我只怕金哥瞧不起我。

  但是,让娇娇心寒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金哥没有瞧不起她,但金哥,完完全全在家里没有任何发言权和决定权。

  那时,金哥每次偷偷跑来找娇娇约会,都要掐着时间点赶紧回家。

  有一次,娇娇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你能说服你父母吗?

  金哥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

  那天晚上,金哥在短信里跟娇娇说,对不起,还是分手吧。

  6.

  娇娇没有再主动找过金哥。毕业的时候,她拼命学习准备了半年,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考进了银行。与此同时,她还修了经济管理的双学位。

  金哥断断续续联系了她很多次,每次见面她都去,每条短信她都回。

  她跟我们说,这么多年,金哥是舍不得她的,但是,很多事情真的身不由己。

  或许因为我只是普通家庭出身的身外人,父母从小也格外尊重我,所以我很难理解,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是怎样的强势才会压迫子女连爱情都不能自由选择?又或许,我可以理解金哥父母的决定,但我还是很难理解金哥,是他爱得本就不够才不愿与父母抗争,是他爱得足够却难以违背孝顺的名义,还是,退一万步来讲,他也认同,这种门当户对在婚姻中的重要性?

  欣慰的是,娇娇很争气。

  去银行工作以后,她加班加点学习工作,从金融业务做起,业绩越来越好;而在学校导师的指导和帮助下,她也发表了多篇研究论文,出了第一本自己的论题专著。当她告诉我们这些的时候,看到她与我们在短短几年内拉开的差距,所有人都惊呆了。

  后来,她当上了银行的业务经理,收入翻了几番,成了学校的客串讲师;自己也买了车,存了钱,给父母花20万在老家买了套房。

  这时,她也和金哥订婚了。

  7.

  在群里收到她的订婚消息时,我们还是挺吃惊的。

  她晒了一枚硕大的订婚戒指,银光耀眼的多面切割钻石闪闪发光,香港私人定制。

  她说,下个月1号,就是元旦,我订婚。

  作为一群单身穷苦女屌丝,我们纷纷用史上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她,并满怀恶意心存真挚地祝福她。

  我们每个人都在感慨着时,她说:幸福的路,很漫长啊。

  后来没几天,有一个夜里,娇娇突然在QQ上找我。

  我问她,怎么啦大神,要订婚了激动得睡不着?

  她说,我把订婚戒指退了。

  我大惊,一下子精神起来,爬起来开始八卦盘问。

  她说,要订婚的时候,我跟金哥商量结婚问题。现在不是12月了吗,金哥说,他父母说明年年份不好,要后年结婚。

  我说,我靠!这得拖多久!

  她说,我跟金哥说,先领证也行,我不在意形式。但他父母也不同意,说婚礼后再领证。

  我问她,那你父母怎么看?

  她说,我父母什么都随我,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我不高兴的是,这件事金哥自己不跟我父母说,要我自己跟父母开口。

  她接着说,我开不了这个口。

  我和娇娇聊了很久,很多细节已经随时间淡去不再清晰,但我知道,她绝不是因为结婚日期推后这种事才草率做的决定。我记得她对我说的最后一段话:

  “我从来没奢求期望过他会给我什么好的生活,我只是拼了命想跟他在一起,想靠自己的努力去做我想做的事。等我真的做到了这一切,终于等来了金哥的求婚,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不再想要这个结果了。我原以为他递上戒指的那一刻我会喜极而泣,可回过头来看看,我已经不需要再向谁证明什么了。他好像从来没有理解过我。这么多年,金哥还是没有改变,可我变了。”

  虽然她几乎很少跟我们说心里话,但是,那天晚上,当我最后对她说“你受委屈了”时,她在电脑那端,哭了。

  那时,距今已经整整一年。

  8.

  没有什么终点,是永远无法企及的地方。

  也没有什么人,是天生就散发洋溢光芒。

  亲爱的姑娘,你那么拼命,不是为了要嫁给他,

  而是成全了那个,更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