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哲学意义上,人的一切回忆都是美妙而美好的;因为,人假若是回忆美好的过去,它可以让人锦上添花;人假若是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它可以让人庆幸今日的可贵。
我是在70年代的乡下上的小学。在我的印象里,一般字写得好的老师就没有学问;而大凡有点学问的老师,也许是他们一心在钻研学问的缘故,一般字就写的不太好。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在我上小学时,我的老师们基本全都是这样。而这种情形的出现,也许是由于在当时那个年代的历史条件下所造成的。因为在那个年代真正有学问的人,一般都有问题!所以,在当时那个年代只要是字写得好点的,一般就能当老师。当然,这也许只是我因我们那个地方的个别现象而对整个社会产生的狭隘印象或偏见而已。
我记得我们学校有个男老师,就是这种情形的一个典型代表。他只读了五年书,但他的字却写得非常漂亮。那么,他的字又为什么会写得非常漂亮呢?因为,他是由于在之前那个年代写大字报、写标语操练出来的。然而,我说他没有学问,可并不是因为他只上了五年学才这么说的。
他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兼《科学常识》课。我记得,他在一次讲地球构造的课程时,是这么讲的:地球是分三个部分组成的,那就是地壳、地幔和地核;而我们人类是居住在地幔上的当时我听了后就立马站起来举手问:不对吧?要是这样,那请问老师太阳是怎么照射进来的呢?当时,只见我那老师的脸、瞬间满面彤红的嗔怪我说就你什么都懂!。这事致使我对自己当时的鲁莽行为有一生的悔恨!我真后悔自己不该弄得我的老师如此尴尬和难堪!
当然,我说字写得好的老师就没有学问,也决不仅仅只是我的这位老师;其他,如教错别字和读音错误的那更是不胜枚举。这虽然是我读小学时的悲哀,但我的老师们却不乏可爱和朴实!他们最可爱和朴实的一件事,至今还让我忍俊不禁。
那是我的老师们的一次斗伙故事。在我们当时的乡下,人们总是喜欢一起凑份子办伙食、共同吃一顿饱饱口福;这在我们那里就叫斗伙。我记得,那次我的老师们是把米凑在一起磨成米粉,然后做带点汤的米糊糊疙瘩吃,这在我们那里叫吃烂食泡球;然而,当他们把米粉磨好后,其中有一位老师便轻轻地自言自语的说:等一下我们怎么分呢?;真没想到,这位老师轻声嘀咕的这个问题,立刻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于是有的老师就说:是啊,这怎么分呢?这要是按重量分嘛,它会有汤多汤少的;这要是按坨数分嘛,它会有坨大坨小的。这怎么办呢?。是时,我的老师们围绕这个米糊糊疙瘩的分配问题为难了很久很久
最后,至于我的老师们到底是怎么分配的我也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已经放学了。对不起!没办法,这个故事的结局只能交由大家去猜想和分析了
作者 /市隐

欧阳克一怔,黄蓉已缓步出圈子。她怕夜长梦多,再生变卦,加快脚步,只见她发上金环闪闪,身上白衫飘动,已奔到门边。欧阳克暗呼:“上当!”只是有言在先,却也不便追赶。沙通天、彭连虎等见黄蓉又以诡计僵住了欧阳克,忍不住捧腹大笑。黄蓉正要出门,猛听得头顶风响,身前一件巨物从空而堕。她侧身闪避,只怕给这件大东西压住了,但见空中落下来的竟是坐在太师椅的那个高大藏僧。他身穿红袍,坐在椅上竟还比她高出半个头,他连人带椅,纵跃而至,椅子便似乎粘在他身上一般。黄蓉正要开言,忽见这藏僧从僧袍下取出一对铜钹,双手合处,当的一声,震耳欲聋,正自诧异,突然眼前一花,那对铜钹一上一下,疾飞过来,只见钹边闪闪生光,锋利异常,这一打中,身子只怕要被双钹切成三截,大惊之下,铜钹离身已近,哪里还来及闪避,立即窜起,反向前冲,右掌从上面铜钹底下一托,左足在下面铜钹上一顿,竟自在两钹之间冲了过去。这一下凶险异常,双钹固然逃过,但也已跃进灵智身旁。灵智巨掌起处,“大手印”向她拍去。黄蓉便似收足不住,仍是向前猛冲,直扑向敌人怀里。众人同声惊呼,这样花一般的少女眼见要被灵智巨掌震得筋折骨断,五脏碎裂。欧阳克大叫:“手下留情!”哪里还来得及?眼见灵智的巨掌已击在她背上,却见他手掌立即收转,大声怪叫。黄蓉已乘着他这一掌之势飞出厅外。远远听得她清脆的笑声不绝,似乎全未受伤,料想灵智这一掌击出时力道虽巨,但不知如何,他手掌甫及对方身子,立即迅速异常的回缩,掌力竟然来不及发出。众人一凝神间,但听得灵智怒吼连连,右手掌中鲜血淋漓。他举起掌来,只见掌中竟被刺破了十多个小孔,蓦地里想起,叫道:“软猬甲!软猬甲!”叫声中又是惊,又是怒,又有痛楚。彭连虎惊道:“这丫头身上穿了‘软猬甲’?那是东海桃花岛的镇岛之宝!”沙通天奇道:“她小小年纪,怎能弄到这副“软猬甲’?”欧阳克挂念着黄蓉,跃出门外,黑暗中不见人影,不知她已逃到了何处,一声呼哨,领了众姬追寻,心中却感喜慰:“她既逃走,想来并未受伤。好歹我要抱她在手里。”侯通海问道:“师哥,甚么叫软猬甲?”彭连虎抢着道:“刺猬见过吗?”侯通海道:“当然见过。”彭连虎道:“她外衣内贴身穿着一套软甲,这软甲不但刀枪不入,而且生满了倒刺,就同刺猬一般。谁打她一拳,踢她一脚,就够谁受的!”侯通海伸了伸舌头,道:“亏得我从来没打中过这臭小子!”沙通天道:“我去追她回来!”侯通海道:“师哥,她……她身子可碰不得。”沙通天道:“还用你说?我抓住她头发拖了回来。”侯通海道:“对,对,怎么我便想不到。师哥,你当真聪明。”师兄弟俩和彭连虎一齐追了出去。
这时赵王完颜洪烈已得儿子急报,得悉王妃被掳,惊怒交集之下,父子两人点起亲兵,出府追赶。同时汤祖德率领了卫队大呼小叫,搜捕刺客。王府里里外外,闹得天翻地覆。郭靖又在墙边遇到梁子翁,怎肯乖乖的将头颈伸过去让他吸血?大骇之下,转头狂奔,不辨东西南北,尽往最暗处钻去。梁子翁一心要喝他鲜血,半步不肯放松。幸好郭靖轻功了得,又在黑夜,否则已为所擒,奔了好一阵,四下里已然灯烛无光,也不知到了何处,忽觉遍地都是荆棘,乱石嶙峋,有如无数石剑倒插。王府之中何来荆棘乱石,郭靖哪有余暇寻思?只觉小腿被荆棘刺得甚是疼痛,他一想到那白发老头咬向自己咽喉的牙齿,别说是小小荆棘,就是刀山剑林,也是毫不犹豫的钻进去了。突然间脚下一软,叫声不好,身子已凭空下堕,似乎跌了四五丈这才到底,竟是一个极深的洞穴。他身在半空已然运劲,只待着地时站定,以免跌伤,哪知双足所触处都是一个个圆球,立足不稳,仰天一交跌倒,撑持着坐起身来时手触圆球,吓了一跳,摸得几下,辨出这些大圆球都是死人骷髅头,看来这深洞是赵王府杀了人之后抛弃尸体的所在。只听梁子翁在上面洞口叫道:“小子,快上来!”郭靖心想:“我可没那么笨,上来送死!”伸手四下摸索,身后空洞无物,于是向后退了几步,以防梁子翁跃下追杀。梁子翁叫骂了几声,料想郭靖决计不会上来,喝道:“你逃到阎王殿上,老子也会追到你。”涌身一跃,跳了下来。郭靖大惊,又向后退了几步,居然仍有容身之处。他转过身来,双手伸出探路,一步步前行,原来是个地道。接着梁子翁也发觉了是地道,他艺高人胆大,虽然眼前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但也不怕郭靖暗算,发足追去,心中反而喜欢:“瓮中捉鳖,你这小子再也逃不了啦。这一下还不喝干了你身上鲜血?”郭靖暗暗叫苦:“这地道总有尽头,我命休矣!”梁子翁哈哈大笑,双手张开,摸着地道的两壁,也不性急,慢慢的一步步紧迫。
郭靖又逃了数丈,斗觉前面一空,地道已完,到了一个土室。梁子翁转眼追到,笑道:“臭小子,再逃到哪里去?”忽然左边角落里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谁在这里撒野?”两人万料不到这地底黑洞之中竟会有人居住,斗然间听到这声音,语声虽轻,在两人耳中却直是轰轰焦雷一般。郭靖固然吓得心中突突乱跳,梁子翁也不禁毛骨悚然。只听得那声音又阴森森的道:“进我洞来,有死无生。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吗?”话声似是女子,说话时不住急喘,像是身患重病。两人听话声不像是鬼怪,惊惧稍减。郭靖听她出言怪责,忙道:“我是不小心掉进来的,有人追我……”一言未毕,梁子翁已听清楚了他的所在,抢上数步,伸手来拿。郭靖听到他手掌风声,疾忙避开。梁子翁一拿不中,连施擒拿。郭靖左躲右闪。一团漆黑之中,一个乱抓,一个瞎躲。突然嗤的一声响,梁子翁扯裂了郭靖左手的衣袖。
那女子怒道:“谁敢到这里捉人?”梁子翁骂道:“你装神扮鬼,吓得倒我吗?”那女人气喘喘的道:“哼,少年人,躲到我这里来。”郭靖身处绝境,危急万状,听了她这话,不加思索的便纵身过去,突觉五根冰凉的手指伸过来一把抓住了自己手腕,劲力大得异乎寻常,被她一拉之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出,撞在一团干草之上。那女人喘着气,向梁子翁道:“你这几下擒拿手,劲道不小啊。你是关外来的罢?”
梁子翁大吃一惊,心想:“我瞧不见她半根寒毛,怎地她连我的武功家数都认了出来?难道她竟能黑中视物?这个女人,可古怪得紧了!”当下不敢轻忽,朗声道:“在下是关东参客,姓梁。这小子偷了我的要物,在下非追还不可,请尊驾勿以阻拦。”那女子道:“啊,是参仙梁子翁枉顾。别人不知,无意中闯进我洞来,已是罪不可赦,梁老怪你是一派宗师,难道武林中的规矩你也不懂吗?”梁子翁愈觉惊奇,问道:“请教尊驾的万儿。”那女人道:“我……我……”郭靖突觉拿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剧烈颤抖,慢慢松开了手指,又听她强抑呻吟,似乎十分痛苦,问道:“你有病吗?”
梁子翁自负武功了得,又听到她的呻吟,心想这人就算身负绝技,也是非病即伤,不足为患,当下运劲于臂,双手齐出,疾向郭靖胸口抓去,刚碰到他衣服,正待手指抓紧,突然手腕上遇到一股大力向左粘去。梁子翁吃了一惊,左手回转,反拿敌臂。那女子喝道:“去罢!”一掌拍在梁子翁背上。腾的一声,将他打得倒退三步,幸而他内功了得,未曾受伤。梁子翁骂道:“好贼婆!你过来。”那女子只是喘气,丝毫不动,梁子翁知她果真下身不能移动,惊惧之心立时减了七分,慢慢逼近,正要纵身上前袭击,突然间脚踝上有物卷到,似是一条软鞭,这一下无声无息,鞭来如电,更是大吃一惊,他应变奇速,就在这一瞬间身随鞭起,右腿向那女子踢去,噗的一下,头顶已撞上了土壁。
他腿上功夫原是武林一绝,在关外享大名逾二十年,这一腿当者立毙,端的厉害无比。哪知他脚尖将到未到之际,忽觉“冲阳穴”上一麻,大惊之下,立即闪回。这“冲阳穴”位于足趺上五寸,被人拿正了穴道,这一条腿便麻木不仁,幸好他缩脚得快,才没给拿中,但急踢急缩,自己扭得膝弯中一阵疼痛。梁子翁心念一闪:“这人在暗中如处白昼,拿穴如是之准,岂非妖魅?”危急中翻了半个筋斗避开,反手挥掌,要震开她拿来的这一招。他知对手厉害,这一掌使上十成之力,心想此人这般气喘,决无内力抵挡,突然听得格格一响,敌人手臂暴长,指尖已搭上了他肩头。梁子翁左手力格,只觉敌人手腕冰凉,似非血肉之躯,哪敢再行拆招,就地翻滚,急奔而出,手足并用,爬出地洞,吁了一口长气,心想:“我活了几十年,从未遇过这般怪事,不知到底是女人还是女鬼?想来王爷必知其中蹊跷。”忙奔回香雪厅去。一路上只想:“这臭小子落入了那不知是女鬼还是女妖的手里,一身宝血当然给她吸得干干净净。难道还会跟我客气?唉,采阴补阳遇上了臭叫化,养蛇炼血却又遇上了女鬼,两次都是险些性命不保。难道修炼长生果真是逆天行事,鬼神所忌,以致功败垂成吗?”郭靖听他走远,心中大喜,跪下向那女人磕头,说道:“弟子拜谢前辈救命之恩。”
那女人适才和梁子翁拆了这几招,累得气喘更剧,咳嗽了一阵,嘶嗄着嗓子道:“那老怪干么要杀你?”郭靖道:“王道长受了伤,要药治伤,弟子便到王府来……”忽然想到:“此人住在赵王府内,不知是否完颜洪烈一党?”当下住口不说了。那女人道:“嗯,你是偷了老怪的药。听说他精研药性,想来你偷到的必是灵丹妙药了。”

一杯茶,一本书,一段情,一句话;美满的结局呈送幸福的未来。 题记
景色迷人的一天,思思无牵的离去。
下午下班后,我整好自己的行囊,踩着永不离别的11路公交车回家。
望着繁华的街景,吸取着寒冷的的空气,瞭望者应接不暇的车龙,感受着不一样的处境。
走 走 ,停 停
过了许久,终于离开寒冷的街城,来到了温暖的家里。刚打开门,就听到宝宝的叫声。
妈咪,爸爸回来了!
进到房间,换上拖鞋,脱掉外套,放下钥匙、手机。上了一下卫生间。
刚出来,宝宝就问我:今天什么日子? 宝宝的生日! 还是什么日子呢?爸爸!
今天是2015年12月31日!
宝宝高兴讲道:妈咪说,今晚做大餐。庆祝宝宝生日,同时送离美满成功的一年!
话刚说完。 只听到老婆叫到:老公,快来帮忙做晚餐。让宝宝自己去玩。
听到后,对宝宝说:乖乖去自己玩,我和妈咪给你做好吃的。
宝宝听后,高兴地自己去玩了! 走去厨房,对老婆说:还有什么没做?
宝宝爱吃鱼。还有你爱吃的红烧肉!
卷起衣袖,带上围裙,洗了手,拿起一条鱼和一块肉,过了许久,香味迷人的饭终于做好了。
看了一眼稀饭,真香! 老婆,今天你好漂亮!饭饭好香极了!
吃到嘴里,在夸我! 走出厨房,就叫女儿饭好了! 宝宝,快来吃饭!
摆好饭菜,带宝宝洗了洗手!
我们一家三口,就开开心心的给宝宝过生日,同时送离2015年。
我们共同举杯,祝宝宝生日快乐!永远健康快来!
吃完饭后,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聊天!
聊着聊着,夜静了,天暗了!我们一同哄着宝宝进入梦乡。
最后,我们俩洗洗后,也一同进入被窝。用梦香送走陈旧的年份,迎接新的一年!
开心也是美好的一天,苦恼也是美好的一天!我们一同用温暖的心拥抱开心美丽的明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