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嫩暖的阳光朗照,明媚的春风相面,老伴拉着我到凤凰山井塔后边的小山上去采野茶。烂熟于心关于茶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一下子鲜活起来。

  歌颂祖国歌颂党,党带领下奔小康;景秀山河多壮丽,国泰民安更富强;华夏儿女共祝愿,党和祖国未来更灿烂!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歌颂党的散文,供大家欣赏。

  编辑荐:人生如戏,浮华若梦。一个人时常寻求别人的接纳或认同其实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是脆弱不成熟的表现。

  茶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被誉为世界上第一饮料。茶文化也是博大精深。茶如人生,人生如茶。茶,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与知己者而悦,与知心者相依,与知音者不离不弃,这就是茶的执着、茶的精神,淡薄名利而放清香于世间万物的品质。茶,不浮华、浮躁、娇柔、造作,自然而然,随和而舒展的展示风采,茶,深厚地蕴藏着她的精华与魅力。

  歌颂党的散文:歌颂亲爱的党

  人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有时害怕孤单,有时却又渴望孤单。什么是理想的状态呢?也许理想的状态就是孤单落寞时希望有人听自己叨唠上几句吧,不至于一个人显得萧瑟便已足够。

  茶是世界上第一饮品,我国也是最大的茶生产和消费国。中国人爱茶,我没有查对资料,恐怕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现代社会各种千奇百怪的饮料充溢于市场,然而饮茶仍然是国人永远不变的习惯,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钟爱。

  顾盼往昔,岁月如歌。九十三年前泛舟湖上,依稀难忘。岁月何曾割断我们真挚的向往;岁月何曾消融我们深沉的感怀;岁月又何曾泼灭我们心中的熊熊的向往,追求崇高信仰的烈火.把信仰扛在肩上,循着历史坎坷的来路,我们寻找那永恒的时间.

  风雨人生,回头看一看,发现“朋友”是个挺奢侈的词。一个人一辈子走过来真正称得上朋友的又有几人?

  小时候家时根本买不起茶叶。父亲从外面工作探亲归来,巴掌大的小信封里装一点茶叶,泡茶时只抓几小片放进茶壶,父亲却美滋滋地喝着。母亲常常因烧开水而责怪父亲,几瓶开水要耗费母亲一个上午锄的草根啊。父亲喝干沥尽的茶卤,手还舍不得离开茶壶,笑着说:“不喝了,不喝了。”有时母亲到山里亲戚那里回来,带回四五斤山楂梗,象是宝贝似的用老布包裹着,夏天天气太热时才拿出来,每次只抓几根泡在锅里,酱红酱红的,然而却比白开水好喝,特别是酷暑难当的“双抢”时喝上一碗,真是赛过琼浆玉液呢!生产队做工路过我家门口的叔伯弟兄晓得我家有“茶”喝,也过来讨着喝,母亲总是递上一碗半碗,社员们喝着笑闹着,直到一锅“茶”喝完了才走人。1965年,我姐夫的大哥调到孔城茶场任负责人,给我买了三元钱一斤的茶叶,那时鸡蛋才五分钱一只,太奢侈了,母亲说大哥既然给我们买了,那是一份天大的人情哪能推辞,只好拿回来泡了,那种清香一辈子也记得,邻居听说大宽家里有好茶,都来讨着喝一杯。母亲泡了一大壶,大家品尝都说好喝、好香。一下午泡掉了半斤茶叶,我心痛得快要窒息。

  脚步轻轻,矗立寒风中轻轻的仰望天空的繁星,一个远古的声音飘来,从一个世纪的惶惑融入另一个世纪的飘渺;一个现实雄浑的声音飘来,从一个世纪的辉煌的结束开启另一个世纪辉煌的未来.紫荆花升起的那个零点零刻,天上繁星闪烁,我们唏嘘感叹,一个世纪又五十年的分离太久,朝夕之间,同祖先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从此刻开始互勉,开始没有阻隔的投入母亲的怀抱.

  打开手机通讯录,发现里面的联系人很多,但真正有交流的人并不多,能敞开心扉说上话的人基本上找不着。不是不想聊,不想说,只是觉得找谁都不合适,找谁都是一种打扰,最后想想还是不说了罢。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来到铜陵参加工作,十几年的二级工,一个月三十多元的工资,养家糊口很不容易,喝茶是一种奢望了。买一斤次等秋茶还舍不得喝,只是来客人时抓点放进茶壶里,给客人倒一杯,自己也享受一杯。八十年代在机关工作,会议室里配有公家的茶叶,有时也假公济私,揩公家的油水,尽管有茶喝,然而总觉得喝的不自在。不如自己花钱买的茶叶,沏起茶来喝着才舒心。单位来人,总要客气地递上一杯茶,有的只喝了一二开,浪费了太可惜。于是我吩咐服务员把喝剩的茶叶晾干,拿回家后妻给我缝了个茶叶枕,倒是清心明目,醒脑安神。

  岁月成为历史的点,而某个点却成了历史的转折,中国开了很多这样的会议,中国也经历了很多这样的初冬的一天,但再没有另一个会议叫“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也是一种自然选择的结果,我们党经历了物竞天择的选择后,有了中国改革的开始.

  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一切都慢不下来。每个人都形色匆忙,谁又有心情慢下脚步去听别人的故事呢?自己的快乐或痛苦只有自己明白。无论多么悲伤或者多么幸福,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是什么感觉。而感觉最为飘渺,说不清道不明,别人也体会不了,说了也还是孤独。

  改革开放以后,各地的茶市、茶庄如雨后春笋。老百姓生活好了,喝茶也有条件了,然而现在退休了却很少喝茶了。我继承了父亲的不吸烟、不饮酒的良好习惯,也遗传了他的病—高血压,有人说茶改药性,常年服药难免要忌茶。老伴管得很严,有时趁她不在家或不注意时沏上一杯,在洒满阳光春风鼓荡的窗前看沉浮的茶叶,呷上一口清茶,坐在阳台或者沙发上看看书听听音乐,倒也心旷神怡俨然一介幸福的老翁。

  有时梦虽然很飘渺,却演绎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有时现实很真诚,却编织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历史真实的承载了人们赋予他的命运,我们党的错误的选择,让历史命运悲惨,我们决不会让这样的历史重演.我们是母亲的孩子,我们不是抱怨,我们不是狂妄偏执,我们是以朋友的姿态轻轻的责怪母亲的失误,您能接受我们带着爱的“严词厉语“吗?

  真的是越长大越孤单了吗?也许有点,也许不是!其实孤单有时也并不是件坏事,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学会了收敛、不张扬,同时懂得了独自体味与消化、并且享受孤独的感觉。阅历的增长让人的心态变得成熟。习惯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做事,一个人开心亦或悲伤。我们隐藏起所有的情绪,把自己武装得坚不可摧。孤单和成长是一对共同体,密不可分,它是人生的必修课,尽管它带着疼痛。

  杏花、春雨、江南。谷雨时节正是我们长江沿岸春茶开始采撷的季节。然而几乎所有的老茶客都知道:谷雨前的茶叫谷雨尖,量少珍贵。谷雨前的新茶不受泡,沏个二三开之后就淡而无味了。真正尽泡的又入味的茶是雨后茶。

  战争的硝烟弥漫的太久,走在历史的故土,连空气都依然带着一丝丝火药的味道,耳边依稀响起隆隆的炮声,眼前依稀是革命的先烈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捍卫祖国母亲的尊严,我们的党俨然以为身经百战,浴血无数的统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回想起,嘹亮的冲锋号,万马齐喑,我心驰神往.只有我们的党才有资格领导我们走向胜利,历史的必然都是用鲜血铸成的事实.

  青春年少时,我们总渴望朋友,渴望热闹,心无城府,嘻嘻哈哈,以为几次相谈甚欢或是举杯共饮过便是朋友,直至被现实无情的戏弄,便明白自己涉世不深。当信任被伤害,被轻视,被嘲弄之后便懂得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称做朋友,不是所有的话都可以冲口而出,明白信任不能轻易托付,人心乃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看不清,最为复杂的地方。

  清明后七八天,茶苗刚露新绿,就有三三两两的村妇拎着竹蓝装着采摘的新芽在凤凰山矿露天市场和铁石宕桥头叫卖了。村民自己手工做的新茶象老干菜一样黑不留秋的,然而熟悉的味道和那一种久违的清香扑面而来,使人欲罢不能。

  他们的脸上浮着菜色,他们的眼睛凹陷,他们草鞋已经破烂不堪,他们的军衣已经陈旧累年;可他们的眼睛依旧炯炯的望着前方;他们穿着这样的草鞋却把雪山丈量;他们的军衣依然整洁象征着中国的希望;他们铮铮铁骨,草潭中沉下去的是他们的挺立的身躯,可他们依旧是压不弯的中国的脊梁.没有他们就没有二十一世纪的朝阳,我们不能忘却,中国人的铁骨,中国人的脊梁.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中说:世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人心远比太阳更不能直视,太阳是外在的,而人心是内在的。这样的人一定是早就参悟了人性吧,我想。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干脆自己上山采摘。我和老伴兴致勃勃地爬到凤凰山井塔后面的山上,留守在矿山的工友和他们的家属比我们早已经来到山上了。采野茶是我们几十年养成的习惯,那时在矿山工作,山上的野茶刚一冒尖,我们矿工的休息日就争先恐后地来到万迎山或者药园山的半山坡上采野茶。七十年代初,山上的茶的确是野生的。村民的自留山那怕空在那里,也不能种植资本主义的茶苗。那时寻找野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一棵那里一棵,新茶也象羞涩的少女躲藏在岩石的隙缝处,一个上午也不过采一斤左右的山茶罢了。进入八十年代,党的农村政策好了,茶叶越来越值钱了,山上的茶并非野茶了,是近郊的农民种植的优良品种茶。

  九十三年弹指一挥间,九十三年匆匆走过,走过白色恐怖,血雨腥风;走过二万五千里的真理的跋涉;走过矢志不渝,捍卫母亲的尊严;走过五谷丰登,歌舞升平;走过十年浩劫,拨乱反正;走过改革开放,睡狮初醒;走过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万象更新世纪迭更……这是一条坎坷的路,这是一条光明的路,骄傲的路,反思的路;历史虽然已经是曾经,我们又怎能忘却,怎能忘却.

  接到一个熟人电话,她在电话里感叹道,渐渐地不像以前那么爱聊天了,一个人在家也不会觉的冷清,有时更喜欢一个人出去走走逛逛,买买东西或看看风景,累了就找个地方坐下来安静的喝杯茶,再看看人来人往车来车往,真是轻松又自在。

  这时,山下传来喧闹的机器声,却原来这里即将开发成牡丹园,推土机把一大片村民辛勤培植的茶棵连根拔起,我的心不由得惋惜这些茶树来。同时也为村民觉醒的经济头脑而高兴,无论药用牡丹还是风景牡丹都比茶更有经济发展前途。我们在未拔起的茶棵上扯那嫩嫩的叶片,还有一种湿漉漉油滑滑的感觉。我的手很苯,扯得很慢,老伴笑着说:“你呀,只会捉笔杆子。”老伴从小劳动惯了,手脚麻利,她双手不停地在叶尖上抖动,嘴里还哼着做姑娘时唱过的采茶小曲”春天采茶抽茶芽,快趁时光掐细茶。风吹茶树香千里,盖过园中茉莉花。”

  九十三年岁月,慷慨,豪壮,婉转,悠扬,哀怨,悲伤,奋进,图强……

  其实大多数人何尝不是如此?

  家居凤凰山,不通液化气。老矿工家家都有一个柴火灶,小火烤茶完全有条件。我们从山上摘茶回来就做开始做茶,把茶叶放在铁锅里用文文的小火烘焙,不用铲也不用刀就用手在锅里搅动,茶叶儿稍微卷曲就起锅,放在太阳下面晾照一会儿。老伴急匆匆地烧开水,给我沏上一杯新茶,嫩绿的叶片在杯中上下漂浮着,我端着喜悦与收获来到阳台上静听花开花落,坐看云卷云舒,眼睛和心儿一同随着小小的新绿在杯中浮动,品一口新茶不觉清香扑面,心里也荡漾着劳动的喜悦和浓浓的绿意了。

  九十三年岁月如歌,忧思难忘.

  我们逐渐适应独来独往,不愿去呼朋唤友,不想去追随热闹。开始注重起自己内心的舒适度,交友不强求,合得来则合,合不来也不会再为此徒增伤感。我有个朋友,活得相当洒脱,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带上家人或者一个人放下所有俗务开开心心的出去旅游几回。看的开想的开,越活越通透。朋友圈里看到的永远是她灿烂明媚的笑脸和拍摄的美好的自然风光,真是充盈又美好。自己作红花与绿叶,又何需他人陪衬与点缀。

  我心向党

  一生中,我们与无数的人擦肩而过,有人走进我们的生活,也有人离开。因缘而聚,缘尽则散。来来往往的人里能遇到一人与自己性格相投,志趣相投就是造化了。在这过程中,我们懂得了取舍,学会了放弃,能够以理性的目光去看待周遭的人与事,慢慢地懂得了取悦自己比取悦他人重要,把自己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党好一个雄伟壮志的名字。中国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同时还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

  很多人都说真正意义上认定是朋友的很少,平时称之为朋友的大多数人也只是生活中的熟人,彼此之间并没有多少走心的交流。只要不在背后说坏话,挖墙脚,不设圈套陷阱就相当好了。有多少人打着友谊的幌子背后却在捅着刀子,越是身边走得近的人就越见不得人好的大有人在。

  “红星闪闪放光芒,红星灿灿暖胸怀……”每当听起这首歌,我都觉得心口暖暖的,因为我相信中国人的心都向着党,这句歌激励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向党学习,它涌上了我的心头,真觉得党好伟大。我好想赶紧长成十八岁的女孩,因为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入党成为党员了,好期待啊!想想过去的屈辱历史,火烧圆明园、南京大屠杀、旅顺大屠杀,再看看现在的新中国是多么美好,是多么辉煌,这都是党的汗马功劳。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说的没错,就是这样!没有党怎么会有新中国呢?一份努力一分收获,党的努力换来的就是现在的新中国。

  朋友尚且难觅,更不要谈灵魂知已了。灵魂的高度契合是稀世珍品。每个人都在寻找这样的一个人,你懂他的欲言又止,他懂你的词不达意。偶尔也会机缘巧合碰到某些方面相通之人,或因为彼此的成长环境,或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等种种原因而产生了心理上对对方深深认同与切身体会,思想上便碰撞产生了共鸣,此时便会觉得已经遇到了灵魂伴侣,并会为此发现深深感动。其实,这个时期的人认识一般只停留在表面层次上,随着彼此的了解渐渐加深便会发现彼此之间的鸿沟原来竟是那么大,以致产生道不同不相为谋,陡然便生出被假象蒙蔽的欺骗感。此时会失望,会难过,会愤怒。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所以美好就在于它的可遇而不可求。也许有人真的能有幸遇见,但毕竟这样的幸运就像中头彩,大多数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始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孤魂。周国平在《爱与孤独》这本书里讲到:“所谓朋友遍天下,不是诗意的夸张,就是一种浅薄的自负。”

  党是中国人的骄傲,向他们好好学习!红心向党,真响亮,真美好!我相信所有的中国人都会红心向党,新中国的国旗,鲜艳明亮的镶嵌着一颗代表党的大星,还有象征着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四颗闪闪发光的小星,小星围着大星,这不就是红心向党吗?

  我想,有了人生阅历的大多数人定会从心里深深认同这个观点。

  如果有人问我,党在你的心中是什么?我可以自豪地说,党就是一面飘扬的旗帜,一盏指路的明灯;如果有人问我,党在我心中有多重?我可以郑重地回答,党在我心中重千斤!

  成长的过程就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学会沉淀下来,安静的做自己,不去融合他人的圈子,不去强求别人的理解和认同。也不再碰到任何事情时寻求别人的意见和帮助,我们学会了让自己变得冷静,学会一个人去思考和分析问题,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终需解救自己,自身拥有的独立与坚强就是最大的力量。

  “穿岁月风头,伴历史云烟”。中国党走过了八十年的风雨征程。终于解放了。我以祖国而骄傲;我以党而自豪。

  人生如戏,浮华若梦。一个人时常寻求别人的接纳或认同其实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是脆弱不成熟的表现。成熟的人懂得用适合的方式维持、平衡好方方面面的关系,活出最真实的自我,拒绝喧嚣,在自己营造的精神家园里活得自在消遥。因为他们懂得,安静的做自己胜过人世间的万千浮华。

  我们满怀激情的高歌:献给党

  你是温暖而温和的太阳!

  我们高兴的沐浴着你的阳光。

  你是茂盛而绿油油的大树!

  我们在大树下快乐的嬉闹玩耍。

  你是路旁明亮而高长的马路灯!

  我们在你的照耀下走向成功的道路。

  党的光辉照万代

  1921年7月一个伟大的政党——“中国党”宣告成立。新生的中国党为人们点燃了希望之火。中国党党旗为旗面缀有金黄色党微图案的红旗。中国党党微为镰刀和锤头组成的图案。

  红色象征革命,黄色的锤子、镰刀代表工人和农民的劳动工具,象征着中国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代表着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中国党就肩负起带领中国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神圣使命。

  从1927年开始,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党建立了“井岗山”根据地以后,中国工农红军在国民党的几次围剿下被迫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并成功的实现了战略转移。

  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从此中国党带领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英勇杀敌、前赴后继,终于在1945年将日本法西斯打败,彻底从中国的土地上赶了出去。在这场伟大的战争中,中国党和中国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千千万万个“王二小”被敌人杀害了,无数个“刘胡兰”英勇就义了。

  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党在毛泽东同志带领下,在西柏坡一个普通的山村指挥所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指挥了震惊中外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取得了解放战争决定性的胜利。并在此地召开了历史上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歌颂党的散文:歌颂党

  一个诞生于艰难困苦中的政党的生日,往往是在不经意的日子。险恶的环境使她无法从容地择取“良辰吉日”,但却更显露出其应势而生的意义。

  作为一个伟大的政党,中国的准确生日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才由党史工作者考证出来的。1938年5月,中央领导第一次提出党的生日时,根据的是当时在延安的两位参加过一大的同志——毛泽东和董必武的回忆。他们只记得一个夏天,天气很热,大概在7月。因为无法准确考证,于是就把7月1日定为党的生日——一个似乎比不经意还不经意的日子。

  许多日子因为某位伟人的诞生被历史重重地写上了一笔,日历上凭添一页亮色,七月一日,也因为一个伟大的政党而变得不同凡响,熠熠生辉。

  即使是最普通的人,他的生日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一刻,人们为他而聚,歌为他而唱。家人、朋友的礼物、祝福,证明所拥有的亲情、友情,赢得的喜爱和尊重。一个权为民用、情为民系、利为民谋的政党,她的生日的庆祝是她赢得人民衷心爱戴的证明。党的领导人发表的节日贺词总要对党的未来加以展望。那虽不同于烛前的许愿,但却是一个政党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标志。

  每个人的生日都过得差不多,但会过生日的人,会使生日过得更有意义,成为人生的“加油站”。他能使自己的生日变成总结过去、计划未来的节点,从中汲取激发自身努力进取的动力。而一个始终保持清醒头脑的政党,在节日氛围中总结成绩和经验的同时,更多的也是对党的未来的理性思考,及时思考应对时代呼唤,增强自身活力、凝聚力和战斗力的新方略。近年来,中央领导几次在“七·一”期间发表重要讲话,谋划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和发展的新路线,使党的生日意义变得更加非同寻常。

  实际上,每名党员都有两个“生日”。一个生日赋予自然的生命,一个生日是找到了终身奋斗的信仰。从某种角度讲,后者比前者更有意义。自然出生无可选择,而理想和信仰的抉择,却出自个人的意愿和理性,这一个生日才完全属于自己。

  点击下页查看更多歌颂党的散文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