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是月光下的独行者;猫,是阳光间的休闲者;猫,是桠枝上的穿梭者;猫,是池塘边的守望者。下面是美文網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猫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人海茫茫,来来往往,每天都有无数的人遇见又分离,分离又遇见,人生就像一场场赶集,我们的一生会遇见不数的陌生人,但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擦肩而过的匆匆过客,只有一小部分人会留在我们身边,比如亲人,朋友,而能永远留在我们心里的人,恐怕只有爱人了,爱人是唯一能走入我们内心深处的人,但在现实生活中,能成为夫妻的人,不一定就是走入我们内心的那个人,而能走入我们内心的人不一定就会成为夫妻,人生就是那么残酷而又现实,我们无法去苛求生活的完美,但我们渴望在我们的一生中真的能遇到与我们相匹配的那个人,能彼此走入对方心灵的那个人,那么此生也就无憾了。

  写完林家老屋,再写写汤家老屋。汤家和林家是紧挨着的两个村子,其实就是一个自然村,外人叫做仓下畈的。汤家自然以汤姓为主,可以说清一色姓汤,林家自然以林姓为主,却也掺杂一些外姓—-前文说过,多是招亲来的。

  关于猫的抒情散文:猫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遇见了你,我没有在最好的时节遇见最好的你,但是遇见了你就成了我最好的时节,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最好时节,只要我们的心态是好的,那么每一天都是美好时光,正所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汤家也有一栋老屋,记忆中规模比林家老屋要小。也是青砖土瓦木质结构古建筑。汤家老屋同样建于解放前,是地主土豪家的房子,土改时分给穷苦人家—-其实就是分给我爷爷那辈居住。我爷爷是四兄弟,我爷爷行二,和大爷爷都死得早,我都未曾见过。三爷爷和四爷爷分别叫做汤大财和汤厘财的,都在我年轻时故去的。据说整个汤家村原来就是一户人家,祖先是补锅的,很早以前从余干县汤口镇迁来,他补锅补到此处,在樟树脚下休息时扯一根树藤,连根带起一个土罐,里面装着满满一罐金子!于是买房置地,娶妻生子,就此安置下来,这就是汤家人祖先。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我查过,余干汤口镇是汤姓大族,前些年出谱,附近汤姓都去祝贺过。

  北京是禁烟的,南京虽没有北京那般明令禁止,但办公场所依旧是不允许吸烟的,软创无非也是这样,甚至在厕所里都是不行的。有一天上午,上班有些困倦。于是,就往一楼的专供吸烟处走去。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口袋,走到一楼的商品店,“老板,拿一包红南京!”

  我们认识应该有一年了吧,从你来到公司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你,感到了你的与众不同,但我们只是工作上的交集而已,真正从相识到相知却是从今年5月份公司那次旅游开始的,在车上你主动跟我坐在一起,吃饭时也坐在我旁边,在景点还主动跟我合影,你的这些举动使我有点受宠若惊,我能深切感受到你的热情与真诚,但那时我真的没有多想,也不敢多想,没有去想你这些行为背后的深意,我以为这就是你的个性体现,所以在四天的旅程中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与你单独一起,也没有深谈,甚至在回来时等车的几个小时里,我为了完成我的那篇游记,也没有去找你,或给你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直到火车到站,看到你从站台提着一个重重的行李箱而拒绝我帮你的时候,我知道你生气了,到达公司后你也拒绝我送你回去,那时我在想我是否做错了什么,我又想我应该去做点什么。

  到我爷爷这辈到底是汤氏第几代,未曾可知,但我家为什么分到林家老屋居住,却没在汤家老屋分得片瓦只砖?汤家老屋是一栋大房子,其实也是三栋独立结构的房子连接而成的,当时就分给了我爷爷辈的其他三兄弟。三爷爷汤大财和汤斯冬家共一栋,分得北边,三爷爷占上厅,汤斯冬家占下厅。大爷爷家一栋,居中。因大爷爷我没见过,只知其子汤炳亮,就是我大伯,一大家人住中间。四爷爷汤厘财家一栋,分在南头。原先整栋汤家老屋是相通的,中间一条过道从南到北贯穿,每栋都有一口天井,后来门被堵了,才分成三栋独立却又相连的老屋。

  四把藤条编织而成的休闲椅,和一张钢化玻璃与钢筋骨架衔接天衣无缝的圆形小桌,桌上放着一个烟灰缸,不过烟灰缸里面的烟头寥寥无几。四周两面是墙,另两面是玻璃门,有一处门,是常开的,但另一处门,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是锁着的。此处,便是那吸烟处了。

  从那以后,我中午总想找点时间与你聊聊,聊工作,也聊生活,聊理想,也聊现实,后来慢慢聊到了家庭,也聊到了婚姻,在你面前我没有了一点秘密,完全向你打开我的心扉,随着进一步的了解,我发现我们之间有共同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我们对精神的追求多于对物质的追求,我们都渴望自由,我们思想都是开放的,我们都认为宁愿别人欠我的,而不愿意我不欠别人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但我不敢用爱这个字,因为爱是神圣的,太沉重,我怕负担不起,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以及现实问题,我不应该对你有这种情感,虽然我现在是一个自由之人,但你不是,所以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情感,我觉得任何感情都应该建立在基本的道德规范之内,不以损害他人的感情或婚姻为基础。

  这样就清楚了,我爷爷三个兄弟都分了汤家老屋,只剩下我爷爷没有分到,—-我们家就被分到林家老屋。面积倒不小,但不是上厅,是下厅。我爷爷故得早,我父亲后来把家里的尊严找回来了。林家老屋占族怀的房子是我们家卖过去的。1974年我家做了新房后,林家老屋的老房用来抵家里欠生产队的钱。占族怀家种田挣工分的人多,是余钱户,就卖给了占家。但我奶奶不肯卖她住的那部分,奶奶和后来的爷爷一直住着林家老屋,才有了我对林家老屋深深的眷恋和怀念,才有了我写的《林家老屋》。

  拿出红南京,打开烟盒,抽出一根,按下火机,嗞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但是人这一生能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又与自己三观一致的,而且能让你砰然心动的人不容易,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擦肩而过,遇见了我不想再错过,错过了就是一生的遗憾,所以我将对你的情感化作成文字保留下来,我开始写诗,开始写散文,我把对你的情感都写进诗里,放在了短文学网上,因为你看不到,所以我可以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情感,我之前也有写过一些文字,但是没有坚持下来,我想主要原因是没有找到持续的灵感,我觉得诗歌与爱情应该天生就是一对情侣,彼此不能分开的,诗歌因为有了爱情才有了灵魂,才会如此的精彩美妙,而爱情因为有诗歌才会如此的崇高,如此让人心驰神往,是你给了我无穷的动力,才让我与这些有温度有生命的文字再次结缘。

  这样交代清楚后,再回到汤家老屋。

  坐躺在休闲椅上,眼睛看着那道似乎永远都不能打开的玻璃门。忽然,一只猫,撞进了我的视野,那是一只通体黄色,略带豹纹,四肢泛着黄白色的成年猫咪。猫东闻西嗅,走到一个颇高的台阶下面,台阶高有一米三四的样子。后蹲发力起跳,一跃而上,姿势是那么高贵且典雅。

  我跟你说过,我喜欢文学,但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写一些长篇的文字,等我退休了,我想要写一本书,现在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梦想,并且我一定会将你写进我的书中,现在我争取每周写一点比较短的散文或诗歌,为将来的梦想打基础,因为有了你,我便有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与激情。

  汤家老屋我虽没有居住过,但同样是我们儿时的乐园,同样承载了几代汤家人的青春和梦想。汤家老屋坐西朝东,门前有一大片较为宽阔的空地,有几株枣树。是汤家人纳凉聊天、货郎担休息的好地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资匮乏,文化生活极度单调。当“咚隆咚隆”清脆的拨浪鼓声响起,我们就知道货郎担来了,当我们从家里翻箱倒柜找到三五分钱紧紧攥在手心赶到枣树脚下时,货郎先生已经摆好货担,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擦汗了,汤家的小媳妇大姑娘陆陆续续赶来,针头线脑、发夹纽扣、小孩玩具,货担里的货物都是她们需要的,你挑一样,她来两样,讨价还价,热闹非凡。我们这些小屁孩,只好找大人之间空隙往里钻,看着货担玻璃盖下面的糖果直咽口水。待这些女人们买到称心如意的货物逐渐散去后,货郎先生依旧挑起货担,向下一个村庄进发,我们就跟在后面,一边唱:“货郎担,卖花线,挑着担子走前面。叮当摇动唤娇娘,引出娇娘门口见…”一直跟到老远去。

  我想起了我们家的猫,我承认我小的时候不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现在回想起来,都无法理解当初的“针锋相对”……

  其实我不知道你现在的真实想法,因为你的心门暂时是关闭的,但是没关系,我的心门的钥匙握在你的手里,你随时都可以打开,且你的底片已经完全烙在了我的心上,没有办法抹去的。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占有她,只要拥有了她的思想与灵魂,就是拥有了她的一切,不管你以后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你都是我心里无法消失的那一道彩虹。

  汤家老屋门前空地也是全村人文化娱乐休闲场所。放露天电影是那年代最隆重的娱乐活动。当落日的余晖在后山坡慢慢褪去,就有人在空地前面竖起两根长杆,再绑好一根横杆,把银幕挂起来。当我们从山洼里放牛回来,一边唱着:“牛来了家,马来了家,排场的姐姐来了家”,老远看见银幕高高挂起,就知道今晚有电影看了。于是赶紧系好牛,回家喝下一碗热热的稀粥,有的甚至捧着饭碗就来了。你提竹椅他搬长凳,早早占好位子。但电影是没有那么早开映的,要等到天完全黑下去,大人们收拾好屋子,锁好门,空地完全被坐满了,放映员才“突噜噜突噜噜”扯响发电机,然后在放映机上摆弄,就有一股光射向银幕,男人们香烟的烟雾从光束中飘过,这是汤家村最快乐的时光。小时候记忆最深的电影无非是《渡江侦察记》、《小兵张嘎》等,看完意犹未尽,于是第二天我家门前箬叶丛里就有一大帮小孩拿着木制手枪,模仿电影情节,嬉戏打闹,一边喊:“缴枪不杀”、“冲啊”…常常是淹没了妈妈们“回家吃饭咯”的呼喊!

  在初中时代,由于爸妈外出打工,家中也就只剩下年迈的奶奶和我。由于学校太远,而且还有晚自习,晚自习是学校的强制性规定,所以,我也就只能周末回家。家中只有奶奶一人,于是老鼠什么的就渐渐猖獗了。原来,家中是有一只猫的,不过,由于我的过失,猫含恨而去,变成了没有主人的野猫了。思来想去,于是和奶奶商量养一只猫吧,奶奶就很高兴的答应了。可是附近并没有小猫可抱养呀,我说:“奶,俺下个星期去俺同学家,逮一个回来养!”,“噢~噢,好~好”奶奶高兴的应着。于是,在下个星期的周五放学之后,骑上自行车到同学家抓小猫。不幸的是我同学家的猫都已经被别人抱养了,只是我同学当时还不知道。我同学说:“来一趟不能白来呀,那么远的路,必须逮一个回去,俺家还有两个二猫,不过二猫不好养家”。后来,颇费一番周折,逮了一个回去,那时候的二猫已经很大了。当天夜里,我拿来绳子拴住它,到半夜时分,鬼哭狼嚎呀,真是受不鸟那种叫声。想着,起床安抚安抚那只二猫,刚抱起,仿佛抱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此猫毫不领情,跳到我背上乱挠一通,预料之中的,后背挠出了血。我也是雷霆震怒。不过这段记忆似乎很模糊,这只猫的结局也很模糊。我可以肯定的是,这只猫没有养成我家的猫。或许死了,或许变成野猫了,也或许……结果谁知道呢!

  汤家老屋南头和北头两栋,也就是我三爷爷和四爷爷家都在多年前拆掉了,他们的后代在原址上盖起了新房,只有中间大爷爷家一栋直到现在还依旧矗立,成为全村最古老的一栋房子。多年来,汤家村前前后后盖起了许多楼房,社会主义新农村呈现出日新月异的面貌,只有汤家老屋中间那栋依旧在风雨中残存,带着我们回到那段岁月,诉说着汤家的往事,记录着汤家的变迁…

  还有一只短尾巴的猫,尾巴生来畸形。这只猫是我家养的最久的一只猫,也颇为听话,母亲对猫的饮食是很照顾的。此猫,也很爱干净,有很强的辟鼠能力。但是,它非常怕我,原因无他,太贪吃,贪吃程度,令我发指。居然可以在小孩子手中夺取食物。有一次,被我逮个正着,不由分说,抓起颈部毛皮,一顿狂敲,然后,随手一扔,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好在是四肢着地,想想当时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可恶。从那以后,猫咪更怕我了,从来都不让我碰它。伴随这我父母的外出打工。这只猫咪,在我手里更是没有活路了。过了十几天后,猫咪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在一年多以后,我有一次见到它了,如果不是那只尾巴,我根本就不会认出它原来是我家的猫,毛发很长,我是没有见过野猫的,那一刻之后,我就知道什么是野猫了。我为曾经的罪过,而忏悔……

  我对猫这种动物的忏悔,远不止于此。我敬佩猫的勇气,惊叹猫的忍耐力。我发愿,愿天下所有的猫,都有一个好的主人。

  香烟烤的手指发疼,那只猫已经不见了,是的,我该回去工作了。

  关于猫的抒情散文:爱猫记

  说起来,挺让人大跌眼镜的,一个男生爱猫,这是无论如何也提不上桌面的事情,然而有的男生就是喜欢一些看起来很女性化的爱好,比如我,就显而易见的喜欢养猫。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像可爱的女生一样喜欢猫,这是一种什么情感,我不知道,总觉得这里蕴涵着一种闲情逸致的生活。

  喜欢猫的人都知道,猫是最腻人的,它会成天依偎在你的脚边不走,除非你把它揪起来扔的远远的,否则它要撒娇一样的没完没了,嚯嚯,猫,这个可爱的小动物,不喜欢它都难,真不知道当初是谁发现了猫这种动物把它放到家里养起来,事实证明,这个人很闲情。

  我早先家里养过一只猫,那是在我念初中的时候养的,那时我还在江南的一个小城市,一家人都搬去住了那里,当时这只猫是从别人家抱过来的,是我妈妈抱过来的,因为那段时间居住的那里时不时的跑来跑去几只憨态可掬的小老鼠。

  就这样,勇猛的它就和我们一家生活在一起了,从此后,老鼠没有了,方圆田地里的老鼠也没有了,这只猫的确不负主人我妈妈对它的信任,同时我也时常的用树枝、线团逗它,它跟我调皮的不亦乐乎。

  冬天来了,它很暖和,缩成一团盘在我的膝盖上,像这个世界什么都与它无关的一样,自顾自的睡起大觉,它最喜欢主人挠它的脖子,那样它会非常享受的,但我喜欢用脚趾头挠它的肚子,这一点它有点讨厌。

  有时候它调皮起想讨好我,咪咪笑笑的从我脚边靠着我的小腿穿来穿去,当它发现我没有什么给它吃,它鄙视的大摇大摆的走到旁边吃碗里的鱼。

  后来,它学会了钓鱼、爬树、掏鸟窝、捉麻雀,甚至大黄雀它也能扑到,我时不时的就能看见它嘴里叼着一两只麻雀、或者时不时的看见它用潮湿的前腿按住大鱼在啃。

  两年以后,它发情期到了,经常三两天不归家,到外面和别的公猫鬼混,有一次被我看见了一只大黄猫趴在它的身上它俩在缠绵,被我气的狠狠的扔了一块石头过去,但是没砸中任何一个,它俩继续我行我素,我气的当天晚上没给它回家。

  几个星期以后,它肚子大了,深知做了亏心事,理亏,于是乎不敢明目张胆的回来,总是晚上偷偷摸摸的从家里门口旁边的猫洞拱进来。但我早已原谅了它,因为它是一只好猫,当官的还容易犯尖吟的罪,何况是这只我什么都不理解的猫猫呢。

  那段时间,它肚子太大了,走路都不方便,但还照样上树逮麻雀,下河捉大鱼,有时候还给家里带来一两条啃剩的鱼骨头。为了给它加点营养,我把鱼骨头扔了。

  这之后,它就生产了,总共产了七个小猫仔,都特么的黄黄的颜色绒毛,跟它妈一样,跟它爹也一样,令人鄙视,我还想指望着它能产下一两只白猫或者黑猫呢。

  小猫在它的精心照顾下渐渐大了,它们的妈妈再也不能照顾到所有了,于是把其余的六个小猫都冷落了,唯独训练一个它选中的孩子,那只体型颇大的小黄猫。

  然而母爱是伟大的,母爱不分种族,不分群体,猫同样如此,那段时间它瘦了,为了使七只小猫都成长,它耗费了精力,到处捉麻雀、四处逮鱼抚养它们,自己却瘦成了一道排骨。

  初三中考了,妈妈为了不影响我学习,悄悄的把这几只小猫都扔了,一个都没留,后来猫妈妈到处找这几只猫,每天晚上都悲哀的把我们全家人吵醒,但是再也没有一只小猫过来。

  从那之后,我妈妈索性把它也放到一个我也找不到它的地方,但是它又回来了,直到持续扔了两次,它都回来了,最后在我中考的那天我妈妈把这只猫扔到了河里,不让它上来,结果这只共我两年半的猫活生生的淹死了……

  现在,我又养了一只小猫,是灰白相见的,它从今以后再也体会不到被扔被淹的命运了,但我总是看到它就能想起当年那只,有着无限感情的好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