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荐:岁月如歌,我们看见的只是过往的经过,想要在前程有所收获,终究还是多难多苦。一路,依旧还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慢慢读懂,太多的人,需要渐渐明了。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全歌时长5:13,滴答声160次,心跳骤停3次,最长时间20s,最短11s,最快心率39次/分,最慢33次/分。响应我们的只有冰冷的机器,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摸着自己的脉搏仔细感受倾听。

  历史是沉浸在故事里的孩童,不求浮躁的渲染沧桑凄凉,只为甘于寂寞的人,打开一叶狭小的窗,可以透过烟雨看清年华。一段安逸浅酌的闲暇时光,一个临窗而望的守望者。仅仅一个眼神,足以让悄然走过的人读懂,是虚幻的朴实,还是从容的熬过。

  一部《红楼梦》,道尽人间世情百态,融入了诗词、戏曲、禅、茶文化,乃至豪门贵族的奢华生活,也有市井小民们的无奈,既融入了儒家的入世思想,亦有释家的出世思想,还有道家的修心养性。都说不同人心中就有不同的《红楼梦》,想来的确如此。如若你只是粗浅阅读,就只会读到其书中的男欢女爱,可若将其细读,才方知其中饱含的人情百态,乃至人生的真理。

  正常人的心率是她的2倍左右,对于不幸的人,我们的存在是何其的幸运。我不认识躺在手术室里的女孩子,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会不会醒过来。可是,我能够看到的,是一个想用脸庞上每一寸完整肌肤去拥抱微风的简单女孩,是一个想张开双臂拥抱月光和漫天繁星的天真女生,是一个想去拥抱自己爱着的,以及爱着自己每一个人的普通姑娘。

  落叶归根,尘埃结垢,稍瞬的时光,已随了刹那的芳华青春。一个散架的桌椅,一本签皱页黄的书,或是一段曲折磨蹭的故事,像一个深晓世喻的女子,越活越有光彩。倘若不曾来过,只待光阴落魄,仅为与那么一个偶然路过的人,喝一杯茶,说一段话。

  若论起《红楼梦》中的禅文化,我最喜欢的仍莫过于第一百二十话中的∶“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每读至此处,只觉意犹未尽。也许许多人读到此处都陷入因宝玉出家而悲伤不已,然而我却为他最终的看破红尘而遁入空门深感欣慰。这其中一段话中的“归彼大荒”,道出的真理也许就是想告诉我们∶世间所有人,无论选择哪条行径行走,无论遭遇如何,乃至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行至最终的旅程,都注定是殊途同归。

  大脑:各单位报告目前情况。心:机能丧失99%,肝:机能丧失99%,肺:机能丧失99%,胃:机能丧失99%,脾:机能丧失99%,肾:机能丧失99%,大脑:所有肾上腺素分配给神经系统及声带肌肉,准备给外界传达最后信息,其余单位做好停机准备,本指令不再重复……大脑:感谢各位数……生命停止,世界各地的病房里,我们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场以上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我们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带着遗憾,带着绝望,又或者带着满足悄然离开。

  真真假假,太多的虚妄需要着加思量,太想过于深知,往往因此陷入不堪回首的际遇,忘了缘何到处,又将归往何方。一个人的成就高低,功名与权势仅一时拥有,想要评估已然抵到的高度,需得深究思想的深浅。是熬岁度日,还是浪子一生,财富与地位只一时参照,经时光打磨,雨滴洗刷,沉浸在时光的沉垢,日渐流露的光芒,方才足以存世千古,惹人深思。

  我们都是孤独地来到这人世,又必将孤独地告别这世间,任谁都无法改变这个现实。纵然你不愿同命运妥协,不甘于平淡,也终有一日这残酷的现实会让你明白,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繁华落尽终是曲终人散。

  我们懂得不幸,懂得有些真相不通过谎言就无法说出口。人,总会死,如此简单直白。我不止一次欺骗自己,封面上不是女孩死去的瞬间,而是她走过了死亡,缓缓重新睁开无力的双眼的瞬间,而不是连眼睛也无法闭合得被夺取一生,但是我却看到了男孩一次一次握起女孩的手,放到自己的嘴边,流着泪亲吻女孩玩偶般的双手,他想让她触碰自己,甚至是渴望看到女孩微微张开的嘴角,哪怕是一下,那么不经意的一下,他也会看到。我知道了,他和我一样在欺骗着自己。

  不论是苍翠的万物,还是卑微的蝼蚁,亦或是我们简短的一生,终究只仅此匆忙一世。至于深远浅长,无非后世之人,茶后趣谈的言资话语。

  尽管你行遍千山万水,贪恋这凡尘缭绕的烟火,可走至生命的尽头,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交还给岁月,不留下一分一毫。走到最后,也才发现,这是一条通往荒漠的路。归彼大荒,将所有的苦都转化为甜,再将所有的繁华转化为平淡,而所有的人和事都将淹没在这渺渺茫茫的尘世间,一去不复返,不复半点痕迹。

  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而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这是很丧的一段话,可是我们不得不说它又如此完美地诠释了一个人的消逝,再炫丽的花也会落下,再多年轮的树木也会失去生命留下干枯的躯干,世间万物如此,人类亦是如此,在喧闹无比的哭泣中期待着一生的美好,在静默无声的沉默中回顾了短暂的一世,留下的却又是喧闹的哭泣声。

  红尘纷扬,一个人来或走,若要深研细嚼,可以影响另一个人的思绪情欲,只是我们太过于醉心追逐,忽略了太多的存在,也无意间错过了许多心中所想、所盼的东西。唯一轮月明,彼时可约,此时可见。

  生命本身就是一场长途跋涉,一次远程旅行。有的人将旅行过成了漂泊,有的人将流浪过成了旅行。比起那些有目的旅行的人来说,我更喜欢那些即兴而往的人,没有固定的目标,总是在兴起之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大有古人“即兴而来,即兴而归”的一种洒脱与豁达。同时我也倾佩那些即便历经劫难,即便饱经风霜,却仍旧深爱这红尘的人。尽管他们所承受的苦痛要比一般人要多,却还是活出了自己所想要活成的模样。

  这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人,他们继承着离去之人的意志,狼狈却骄傲地活着。“我得活下去,带着她那份一起,我要看遍世间万物风景。”这是男孩对我说的话,是他闪着泪光说的话。就在这时刻,我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欢乐,悲伤,交织在一起,想起了离开自己的人,和自己离开的人,想起了那些存在着的人,也想起了那些回不来的人,又仿佛看到了那些在同死神抗争的人,看到了那些温暖的一个个瞬间。看到了这个场景,“嗨,你醒了。”主治医生兴奋地望着病床上的病人,“你昏迷两年了,我只记得你动了14次手术,8次是我主刀,你的母亲为你削了354个苹果,你的父亲给我打了261个电话,吵醒我132次,答应我,好好面对将来的生活,好好活下去。”“谢谢……您……我……我……想活……下……去……”我不知道苏醒之人他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知道他将来面对的是不是沉睡期间世间给予他的债务,我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完整得回到这个世界中,我不知道,甚至说,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可是我们能看到的,是他沉睡期间从未低头,他和死神斗争,他和自己斗争,不过只是为了再次看看这世界的模样。

  世事蹉跎,一个人活着清醒太过于疲劳,放浪荡走,似乎也仅是混日残过。风来不惊,雨至不扰,行曲折小道,看世事沧桑不定,不损它人之益,不扰轻修年月,宠辱不惊,才是大智之活。可惜,世间浮华之人太多,那样的的日子,终究抵不过流言蜚语。

  说起旅行,未免总会想到三毛。她的一生,只有两件事,那就是写作和旅行。她一生步履匆忙,从未有过片刻的停歇,我不知道她走过的每一个国家,每一寸土地,每一程山水,可曾有过让她铭心刻骨的回忆,但至少我知道,她这一生有一个永远的家,那便是她的撒哈拉。

  一位实习护士说:“工作五个月,送走了五个病人,糖尿病并发症导致死亡,冠心病猝死,肝癌晚期,老年自然死亡,喝百草枯自杀,32岁到89岁。见过无奈,见过希望,见过眼泪,见过了绝望。生命,如此脆弱。”若是从未看到,也许没有人真正能够发出如此这般的叹息,若是从未看到,也许没有人知道希望并不可以长久,若是从未看到,也许没有人知道绝望后的奇迹。一位健康的人说:“17年年初,说我只有一年好活的医护人员们用看奇迹一般的眼神看着我,我能看出他们眼里的惊讶和欣慰。17年年末,各项指标正常,身体情况良好,无不良反应,我被准许办理出院手续,18年1月21日下午3点,我出院了。我跟死神赛跑了整整四年……是我赢了!”生而为人,我很幸运,降生在这个世界,我很幸运,我没有在死神面前俯首,我很幸运。

  许多时候一切的叙述,抵不过一个女子单薄的身影,那是历史沧桑的容颜,是深敛不言的表达,是浅盏轻逸的存在。那么一颗柔软的心,足以安抚所有的创伤忧郁,奔走劳累,只是为了让深爱之人,择一处清幽之地,安然一生。

  都说热爱沙漠的人,必定是有着粗犷的性情,这其实一点也不错。王维有诗写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王维笔下的沙漠,竟是如此的壮阔美景。想必三毛,她心中的沙漠,也许不及王维那般壮阔,但至少是她一生中最温暖的归宿。

  闭上眼睛,2087年,我们已经七老八十了,坐在房间里,想着自己经历的事情,从小到大,“我还活着,我还幸运地活着,我还认认真真努力地活着。”老泪纵横……

  路尽处,荒草丛生,像久别不归的故里,掩藏着不可熟知的过往,不过也不就是这样度过了一生。只有想要了然世事的访客,悄然涉足,看见一些曾存在的痕迹,明了一些人世之理,也该欣慰不已。

  而我是敬佩三毛的。倘若是我,绝对没有去荒漠居住的勇气,别说是居住,哪怕是旅行,也不敢抵达那里。没有半分生机,不见花草树木,只有茫茫的沙土,实在令人感到荒芜而贫瘠。可三毛,她却是如此热爱这片土地。尽管环境恶劣,衣食住行,乃至日常生活需求都是如此的匮乏,难以供应。她却可以和丈夫荷西亲手置办每一件家具,每一件用品,在那看似荒芜人烟且没有生机的沙漠里,过着恬淡幸福的生活。

  《Lifeline》,一首绝望但充满希望的纯音乐,在这里,送给绝望中的人,送给不甘心向死亡低头的人,送给重新返回这残破世界的人。

  淡然一世,唯经历的过往,读懂的世事无常,黯然陪你一生,不会刻意离走,不会难猜不知。沉沦书史,暮然浅读。有时,只为超越自我简约一生,看透种种嘘嘘,然而,仅仅一生又能看破几多人情冷暖,进而不被突然而来的际遇伤害,一生所要走的路,总是很长很长。

  而我,虽有踏遍山河的勇气与决心,却终究是无法做到如她那般可以无惧自然一切浩大的灾难,尽管我知道,终有一日,所遇见的人、所经过的城、所看过的风景、所错过的缘分,都将一一离我而去,所有一切都将化作虚无,归彼大荒,化作云烟消散而去,可我仍旧会有不舍,会有贪恋。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岁月如歌,我们看见的只是过往的经过,想要在前程有所收获,终究还是多难多苦。一路,依旧还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慢慢读懂,太多的人,需要渐渐明了。

  渺渺茫茫,天地之间,我们步履匆匆,一生都在不断地行走,不断地书写着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故事。原以为只要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便足够了,可到后来才明白,我们一直都在患得患失,为失去的所追悔,为得不到和已失去的怅惘,却常常忽视了当下的幸福。直到有天失去了一切才发现,原来最大的幸福,不是得不到的,而是当下所拥有的。

  赞赏支持

  只可惜人心总是太过贪婪,欲望也总是无穷无尽,才会滋生诸多烦恼苦痛,若得一份知足常乐的心态,即便所有失去的都将化作一无所有,也是无怨无悔。

  白落梅曾说∶“佛度有缘人,不是所有的人,手捧经卷,耳听梵音,就食髓其味,性空了悟。每个人,在滚滚尘浪中,都是远航的船。佛说回头是岸,可何处才是你要停泊的岸?佛一定会说,世间风尘无主,莲台才是众生的归宿。难道将船只系在人间柳岸,就是执迷不悟?遍赏秋月春风,就是贪嗔欲痴?既是各自有各自的缘法,你端坐蒲团,一盏青灯,一方木鱼,几册经卷,潜心修行,淡泊度日。我亦可贪恋烟火,殷实人家,人间瓦房,四方小院,守着流年,幸福安康。”

  凡尘所有,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也不过如此而已。纵然有一天有人问起∶若你老了,该往何处,又有何处可依靠?我只道∶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就让生命,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记住的。心有皈依,何处不是净土?失去或得到的,都只当是岁月的恩赐,我自是无怨无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