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8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浙江省作家协会、义乌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校园文学杂志社、义乌市文联承办的第二届义乌骆宾王国际儿童诗歌大赛正式启动,面向全球征集参赛作品。

随着高考改革和新课改的持续推进,“得语文者得天下”现在几乎是师生共识。但如何得语文尤其如何得作文,成为痛点所在。28日,第六届“北大培文杯”颁奖典礼暨“唤醒语文的耳朵:语文课程改革下的未来能力培养”主题论坛在北京大学举办,北大教授曹文轩、孔庆东、漆永祥及语文特级教师程翔等人参与研讨。

近日,第十一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浙江)总决赛暨颁奖典礼在浙江师范大学附属杭州笕文实验学校举行。本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浙江赛区赛事历时4个多月,吸引了浙江十几万青少年学生参加,最终来自杭州市采荷实验学校的毛令骁获得唯一一项大奖。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唐代义乌诗人骆宾王7岁时所写的《咏鹅》诗,流传千古,妇孺皆知,并成为中国唯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科书的儿童诗。为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特别是在全国文艺座谈会、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的讲话精神,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把义乌打造成国际儿童诗歌重镇2018年,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浙江省作家协会、义乌市人民政府联合启动了首届义乌骆宾王国际儿童诗歌大赛。大赛共收到来自全世界6大洲27个国家及国内除西藏外所有省(区、市)、特别行政区在内的作品1.6万件。2018年8月,50位初选入围青少年选手前往义乌参加采风、现场复赛和颁奖晚会。赛事组织、举办成效得到了专家评委、参赛选手们的广泛认可,首届入围选手纷纷表示下届比赛还要来参加。

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副院长高秀芹博士坦言,尽管“得语文者得天下”逐渐成为一种共识,但现实的语文教育往往陷于一种工具化、知识化的固定模式之中,而忽视了视野拓展、思想训练、情感培养等能力的开发。“北大培文杯”怀抱以创意写作激活语文教育的理念,努力“唤醒语文的耳朵”,让语文不仅是知识的语文、工具的语文,更是生活的语文、生命的语文。

“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由鲁迅先生的儿子周海婴倡议发起,旨在“弘扬鲁迅精神,发掘和培养文学新人”。本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由鲁迅文化基金会指导,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浙江组委会主办,杭州鑫海慈善文化发展服务中心、鑫海青少年慈善文化联盟承办,杭州高级中学、浙师大附属杭州笕文实验学校等单位协办。

在首届赛事成功举办的基础上,主办方启动了第二届义乌骆宾王国际儿童诗歌大赛。本次大赛分青少年组与成人组,青少年组参赛者年龄要求为7周岁—18周岁以下,成人组参赛者要求年满18周岁。参赛作品要求统一用中文写作且未经发表的诗歌。青少年组参赛者每人投稿不得超过2首,每首不超过20行。学校或集体统一组织投稿,每所学校不超过5首。

北京一零一中学语文特级教师程翔认为,即将使用的新语文课本,从语文写作的角度来讲,强化了实践能力。他直言现在学生写作缺少真实感受,而实践能力是中学语文教育的关键能力。在实践活动当中进行感悟、体验、参与,最后形成自己独到的、个性化的人生体验,才能告别写文章时的无病呻吟和千篇一律。

本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初赛采用开放的征文形式,评委们在参赛作品中评选出400多位优秀学生参加现场作文,让学生在两道作文题中选择一题进行写作。评委根据现场作文,最终评选出各奖项。今年的现场作文,小学组的作文题是命题作文二选一:《有你真好》或《记一种美丽》;初中组是《远方》或《原来爸爸是这样的》;高中组是《读书三味》或以鲁迅的“凡事以理想为因,实行为果”这句话为题记,写一篇文章,标题自拟,文体自选(诗歌除外)。

本次大赛征稿截止时间为2020年3月31日,6月底前完成入围作品评审。青少年组将评选出入围作者80名,于8月底前到义乌进行现场诗歌创作,终评出等级奖并举行颁奖仪式。青少年组设一等奖5名,奖金各1万元;二等奖10名,奖金各5千元;三等奖20名,奖金各3千元;入围奖45名,奖金各1千元。成人组由大赛组委会组织初评后,由评选委员会专家最终评选出成人组一等奖2名,奖金3万元;二等奖8名,奖金各1万元。

高考语文阅卷专家、北京大学教授漆永祥也深有感触,就如何写好文章,他建议一定要有大语文的观念,“语文课堂上,老师老师教的是普遍的字词句的规律,但老师教不到你生活。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大语文的概念,语文在公共汽车里、在地铁里、载货车里,在你们来参加北大培文杯的路上……这都是语文。要学会观察社会,用耳朵听,用眼睛看,用心思考。死记硬背不好用,也没有用。”此外,要养成一个长久的、甚至是终身的阅读习惯。

儿童文学作家金旸说,从今年的作品来看,小学生的作文大多写家庭、写校园,还有不少围绕自己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讲述了许多感人的小故事。初中生的作品体现出少年特有的独特思考,也初步展现了自己的写作风格。高中生更多是对人生、对未来、对家庭,对国家的思考,“难能可贵的是,不少中学生已经有了自己的价值判断和富有创意的写作视角。”而每年最后获得比较好成绩的学生都有一个普遍规律,就是有多年大量阅读的经历,“只有长期的阅读和写作的积累才能写出真性情的好文章。”

据悉,第二届义乌骆宾王国际儿童诗歌大赛还将根据最终参赛者的获奖情况,将评选出10所学校授予大赛组织奖,10名指导老师授予大赛优秀指导老师奖,由大赛组委会颁发荣誉证书。

论坛中,与会嘉宾们不断强调“真实表达”。曹文轩指出,语文能力是成为一个完善的人、一个完美的人、一个完整的人的最基本的指标。而语文能力肯定不是一本语文教材能建立起来的,大语文的概念归根究底离不开阅读。他与同学们分享了“素读(不带功利目的地读)、细读、粗读、信读、疑读”的阅读方法,从辩证法的角度解读了“悠悠万事,阅读为大”。

本届大赛的大奖获得者毛令骁,今年14岁,目前就读于杭州市采荷实验学校。读五年级时,毛令骁曾获得第八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上海赛区小学组特等奖。谈起自己这些年的进步,他觉得上初中后,人生阅历丰富了,对文章的把控力也更好了,“将来我会多阅读多思考,在阅读中汲取人生道理。”毛令骁也是鲁迅的“迷弟”:“鲁迅先生是以笔为矛、不断奋斗的战士,我也希望自己能做新时代的小鲁迅。”

附:第二届义乌骆宾王国际儿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现场有学子提问,倘若以高考为标准来评定语文素养的高低,为什么北大培文要求我们进行创意写作?多次参与北京语文高考阅卷的北大教授孔庆东指出:“高考作文特点在于稳定性、思辨性、标准性,相对来说高考作文更具有理科色彩。而北大培文杯提倡的作文风格相对要轻松,它强调的是创造性、超越性、个人自由性,这两者不可偏废。你先把话说清楚,先会说人话,然后再让它飞起来,说得漂亮、说得好、说得更具有人文色彩。”

漆永祥教授则说得更明确,高考作文毕竟是一个选择性考试,如果每年作文题目跳跃性、争议性很大,所以还得把它放在适度的范围内来阅卷,这样可以更大程度上公平、公正。“作文有法而又无定法,在一定的法度掌握以后,你才能跳出来慢慢形成自己的特色。”

据悉,第六届“北大培文杯”自2019年3月启动,在全国范围内共收到二十多万份中英文稿件。在7月26日至27日的总决选中,评委会从创意想象、观点立意、逻辑结构、语言表达和内容细节五个维度认真评审,最终评选出中、英文获奖作品共298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