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年近花甲,当所有的记忆梦想遥远到不被提起、无力想象之时,唯有那脉脉税魂永留心中。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世界里,我最钟情于红。

  很多时候的我们,当开始一段感情之后,就会立即对生活充满希望,甚至阴雨天都会觉得别有一番感觉。然而当感情失意之后,就会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情感之中,无论看什么都不顺眼,也对任何东西提不起兴趣。

  出生于上世纪经济困难时期的我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伴随多灾多难的祖国,历经时代风雨的洗礼,一步一趋走到今日,虽饱经风霜,然,我心欣慰!

  这,缘于一段经历,一个故事,关于小时候,关于故乡。

  这就是对待感情的我们,我们都是有感情的人,也都会对每一段感情真挚的复出过,也曾失去过。这其中的过程只有自己知道,而那些感受亦是如此,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菜户明白好多东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

  从懵懂孩提到学于“***”,有幸乘改革开放的东风,步入凤师学习深造,可谓人生一大转折。入职伊始,三尺讲台、五载师涯,本应执教的我却受命于税务局工作。

  物质相对贫乏的年代,人们,尤其小孩子,对有关吃的东西,吃的印象,吃的记忆,特别关注,特别感兴趣。眼睛好像专为吃而生,嘴巴好像专为吃而张,心也好像专为吃所动。

  其实人生中的感情都是相似的,你经历的事情也有很多人在经历着。你吃的苦也有人在吃着,但每个人尝到的味道都不一样,所以请别总是埋怨这样不好,那样不好。毕竟好比这更糟糕的事情还多着呢。

  那是一九八八年二月,刚入税门的我便被指派到市局税校参加岗前业务培训。大通铺、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运动模式,从税收基础知识到会计实务操作,四个月的专业学习,使我这个税收门外汉对“税”有了初步的理解。

  饿不择食,其实,当时也没有多少种食物可供孩子们选择。哄住饥渴的嘴巴,塞实空洞的肚子,是最重要,最迫切的事情。

  只有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明白,那个人就是你生命的全部。只要他开心,你就会觉得你的生命都是阳光,要是他不开心了,那么你的生命中只有阴天。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总是会毫无保留地对一个人好,为一个人复出。

  初到小镇税务所工作,一切都感到陌生又新鲜。虽说这古集市闹象依旧,但街市门面败旧,道路坑洼,依希透着一股“土”象。唯有那堪称小镇地标的税务所两层旱楼显得鹤立群鸡,溢表着改革开放的生气。

  几场霜降过后,野外可供食用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孩子们饥荒的眼光,渴求的心,都回聚到了室内。

  然后除了那个人的好之外,你会拒绝所有人对你的好。仅仅只是因为你爱那个人,不想让他因为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而影响你们之间的麻烦。只不过有时候你太为对方着想,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也许对方根本就不会顾及你的感受呢。

  年方二八,可谓意气奋发。安身于宿办合一的小间,锈斑的火炉,脱漆的办公桌椅显得那么陈旧。于是,一把珠算盘,一辆自行车,拜师“老税务”,头顶国徽,手执“完税证”,这便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二个职业—税收管理员。上集贸市场,我学会了与个体户计较角分之争;下农村,我掌握了如何去堵塞漏征漏管;进企业,我力求探测账页里“税收盲区”的秘笈。苦乐年华,唯我所求。

  红苕,花生,苞谷,黄豆,稻谷,只要翻得入眼,抓得上手,就想着法子往嘴里送。

  有的时候爱一个人不是为了那个人压低自己,就像张爱玲所说的那样,为了爱的那个人把自己低到尘埃里,那样是不会被人看见的。所以只有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才会拥有更多被爱的机会。

  一晃一年过去了,基层的磨练使我快步进入角色,专业知识的升华不但更具潜力,重要的是”老税干”吃苦耐劳、为国聚财的敬业精神潜移默化的感染着我。从此,这脉脉“税魂”便深根于我的心田。

  父母回来时,口袋,背篓,箩筐,时常成为我眼睛跟踪的目标,精心翻找的重点。

  此时感情失意的你,真的没有必要因为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而失落难过。对方没有了你照样也能过的很好,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他那样,也好好地生活呢。生命中并不是没有了对方就不能活的,你有你生活的方式,他也有他生活的方式,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这样岂不是更好。

  聚财路漫漫,有苦又有甜。那个年代,处于税收征管第一线的困境莫过于行路难。平原尚有自行车代步,但相对于山区,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徒步,但征管效率低下。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为改善征管条件,县局率先在全市十二个县区局实现了为全员配发征管用摩托车的目标;紧接着,便携式计算器代替了古老的算盘;不久,征管汽车又配发到基层……一切都在悄然巨变,甜蜜的笑容写在每个税务人的脸庞!

  母亲从二姨家回来,背篓里有一只黄色的,印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的,帆布口袋,鼓鼓囊囊,沉淀淀的。

  与其为了一段感情而失意,不如重新振作起来,做个优秀的人。当一个人足够优秀的时候,她就会自带光芒,从而会吸引更多优秀的人站在自己的身边。相反,要是你因为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变得落败,溃不成军,那你身边的好友也会因此而离开你,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状况。

  转眼间己到一九九四年的十月,税务机构分设后,我被分流到地税局机关。来年初春,县局首次收到了市局配发的第一台电脑,像爱护大熊猫般的将它供奉在微机室,专人操控,并特殊给它装了空调,只希望它能超常发挥,服务税收。

  趁母亲不在,我伸出馋手,解开袋口,里面满是大个大个的洋辣子(番茄),青的青,黄的黄,在我馋馋的眼睛里,泛着光,透着香。

  你应该好好地生活,更加热爱生活,旅游、写字、参加喜欢的活动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选择。既然你们之间没有了将来,既然都已经成为了陌生人,那为了一个陌生人把你折磨的不成样子,你觉得这样值吗?

  新奇总被时光淘,科技引领时代潮。次后两三年,电算化发展日新月异,从机关到基层,电脑全员普及。从此,机打“发票”、“完税证”颠覆了千年手工誉写;无纸办公、电子文档提速增效,无不展示分亨着改革开放科技腾飞的喜人成果。

  吞咽着口水,迅速而极其隐蔽地抓了两个最大、最黄的,“藏”到只能装进半个的裤口袋里。细心地把一切恢复到原样。然后,躲到一边享用去了。

  道理大家都懂不是吗?所以此时失意的你,请好好生活,曙光一直在你头顶,只要你抬头就能看到。未来会更好,你也会更好的。

  光萌荏苒,如今,国、地税二十四年的分设己成难忘的历史。回首往昔,征程的脚步是那么匆忙,执法的信念是那么执着。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二次创业的艰辛,酸甜苦辣;力推”金税工程”,成果辉煌;聚焦”大数据”,依法治税谱新章。二十四年,税务人经历了从税收执法到全面服务的观念转变;”电子税务局”着力构建新型科技办税平台;税企共建,营造出良好的营商环境。二十四年,税务人从分到合,同唱税之歌,共操赋之业,因为心系税魂,情之所在!

  母亲回来,很快发现了异样,把我叫到跟前:“你拿走了两个?”

  当那些青春独有的稚嫩青色被烈日晒干,当时光开始不像那绿色的河流一般不停息的流淌着诗意篇章,我顿觉时光飞快。弹指间为税己有三十二载,此间虽岗位轮换,但党建引领筑税魂,科技创新绘蓝图。苍桑巨变,还看今朝。留连于今日的小镇,仿古的街铺,平坦的路面,商贾云集,熙攘的人流穿梭于闹市,给人以太平盛世的繁华。驻足税务所原址,昔日的小旱楼己被气派的三层现代化的办公大楼所替代,宽敞明亮的办税大厅温馨舒适,时尚雅致的环境,给人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怯怯地回答:“嗯嗯,一点都(不)甜,还夹(涩)口。被我全吃了。”

  迎着夕阳的余辉,我心坦然。毕竟我陪祖国走过了三十二个春夏秋冬的税收之路,经历了所在县域工商税收年度总量从一九八八年的四百万元到如今的五个亿的飞跃,见证了共和国从积弱积贫到如今繁荣富强的历史,并由衷的为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骄傲。然庆兴之余,我却喊不出“厉害了,我的国!”之惊叹。因为,现如今我国人均经济总量还很低,更重要的是,在某些高科技领域我们还受制于人,他国的霸凌行径依然威协着我们;现实也再次提醒国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母亲“卟哧”地一声,笑了。

  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岁月钝了刻刀,而我也不再是那坚硬的石头,但初心不忘。荀子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正如一滴水珠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彩,一脉忠魂可以托起民族的脊梁。假如税收是那珠珠水滴,我就是那聚“水”人。因为我深深的知道,我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坚信,税魂再把夕阳伴,龙腾中华万万年!

  “饿鬼,这又不是洋辣子,黄了点都可以吃。”

  “这叫柿子,红透了,像灯笼了,才可以吃。”

  “二姨总共分了十五个,十个要转给你外婆。被你生吃了两个,还剩三个是我们的。”

  “等放到谷堆,糠桶里捂红了,再吃。”

  难熬的等待,等待红灯笼的出现。

  小方桌上,三个红得透明,红得诱人的柿子,像三只把黑夜点得通明的灯笼,展现在我的眼前。

  “你只能吃一个,还有两个给弟弟妹妹三个人分。”

  爱不释手地拣了两个,一个爱不修口地连皮带蒂带籽几口吞掉了,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只觉得,红,还有,饿,其余,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饥饿,加上红色的巨大诱惑,让我早把母亲的话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另一个也往嘴里送,几口下去,没了。

  眼巴巴地望着桌上剩下的那孤零零的一个,红得更加透明,熟得更加芳香,红红的灯笼似的,独自散发着诱人的光……

  几次三番地不自觉地伸手出去,又满怀心事地缩了回来。最终,青蛙跳食一般,抓住那盏孤单的红灯笼,往嘴里送,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咂吧咂巴嘴,把沾满下脸的香甜舔尽,心满意足,满心忐忑地又躲了。

  弟妹们吵闹声起来了,我瑟瑟地躲在墙角。

  母亲只给我一个奇怪的规定,今后一二天把屎拉到她指定的木桶里。

  接着,母亲自编童谣:“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诱哄着我们,随着节奏,轻拍着弟妹。弟弟妹妹在母亲的童谣声里,渐渐入睡……

  年少的我,不解母亲,为什么罚我拉屎到木桶里。不解母亲,为什么在白霜皑皑的清晨,提着那只木桶,在冰冷的河水里淘洗。不解母亲,为什么将淘剩的东西,埋在门前那块黑色的土地里,细细地碎土,轻轻地压实,严严地用草覆盖……

  我惊奇,春风里,茁起了一棵不知名的苗,从此,它就成为了母亲手心里的宝,如我们几兄妹一样的宝。

  我惊奇,当我们饿了的时候,母亲总会唱起:“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

  那棵母亲的宝,我们的盼,我们的熬,散了枝,开了花,结了果……

  春风来,夏雨过,几经秋霜催。熟了,红了,满树的红柿子,像满树的红灯笼,高高的,亮亮的,耀眼的,挂在我家门前。

  村里的孩子都来了,唱着童谣:“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各自抱回满满一蔸红红的柿子,小脸笑成了红红的灯笼……

  第二年,孩子们除了抱走红灯笼,还有一棵嫩绿的柿树苗……

  母亲是最后一个离开故乡的。那年,柿子红的时节,母亲摔伤了。我和弟弟赶到老家,已是半夜。

  家里围满了乡邻,说母亲爬上门前那棵挂满红灯笼的柿子树,失足摔了下来。邻居发现时,母亲尚能勉强支撑捡起散落的果实,码满竹筐,说带给她外地的孙孙吃。之后,就昏了过去。

  母亲躺在简陋的床上,双目紧闭,满身泥土。身边,一篮码放齐整的熟柿子,像一盏盏红红的灯笼,像一堆红红的火……

  村里孩子和她的孙孙,在泣声念唱:“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

  现在,我们一家人都离开了故乡。

  每到秋霜如雪,秋叶如画,柿子红透的时节,都会得到乡邻的邀请,我也会陪同母亲回到故乡。

  摸摸我家门前那棵柿子树。

  看看家家柿子红,满村挂灯笼。

  听听孩子们在树下吟唱:“柿子熟,柿子红,满村柿树,挂灯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