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荐:我们呼唤渴望、渴望提醒我们的,一朵花开不开、也愿用深情滋养它。

  出发前,曾掂量再三:外出太久不大想,然三四天的旅程确实找不到理想的去处。并非周边大大小小的景点我都去过,只是认为相隔不远,则山水民居、美食,一切都与日常生活相差不大,不看也罢。尤其是山,老家的那一座就因其险峻厚重而著称,已然是旅游胜地了。我也常常人前自诩,常常引以为豪,也曾夸下海口,倘若外游,绝不看山,山里人看山惹人笑话不说,纯粹是浪费时间与钱财。去繁华街市、浩淼湖海、辽阔草原才是我这乡下人该做的正经事。

  月色皎洁青石坡,几丝清风耳旁过。——题记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的心思想着想着就变了。曾认为永恒的将不再是永恒,也曾咬牙坚持的已不再是坚守。都将人生笑谈过往,就如飘萍任浮生,随波逐流。

  左右思量一番,最终还是去看山,理由是:总比宅在家里强。

  忙碌的生活中渐渐淡忘了那片净土,于是重新收拾好行装,向着那片美好启程。

  记忆总带点色彩,以岁月为序,题试如笔记,人生寥无梦。

  可是一靠边,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到达爷爷奶奶家意识下午。一下车,习过的清风带着熟悉的气息,蔚蓝的天空当荡涤着我的心灵,白云点缀其中,阳光洒在脚下,一如爷爷奶奶的慈祥。对于我的到来,爷爷奶奶高兴又欣慰,希望我多住几天,和我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珍贵。而我却希望时间按下快进键,到达黄昏时再播放……

  面对的、面对着,承受的、承受着,期望的,奔着盼着,痛苦并快乐着,过往事、记着回忆着,念着。这是世间多多少少的事与愿违,萦萦绕绕的心与诚意,都在一瞬间变动着,被我们主动的,让我们被动的,仿佛都是一瞬间的美丽,转眼即逝。

  站在玻璃桥入口处放眼望去,就已让我惊叹不已,能在如此两山头间轻易往来者,只有飞鸟,而今人类也办到了,而且成为一种娱乐体闲,拄杖之人与学步幼儿也不例外。你会惊叹人类智慧的无穷无尽,如果说古代的宏伟工程如长城只要不怕牺牲民力终究可以办到,可眼前的作品单靠人力是不能完成的。而这竟不是人类的处女作,近些年来,有如雨后春般出现在地球各地,早已不是新事物了。可见这让我大跌眼镜的工程技术已经是非常之成熟了。

  如我所愿,黄昏在不经意间伴着饭菜的香味到来。家家户户的炊烟在夕阳下映照出一片金红的文段,像七彩的祥云笼罩了整个村子。我端着爷爷奶奶精心准备的饭菜,坐在老屋前的阶下,看着夕阳为整个世界镀一层金色,忽然觉得内心是那么充实,远离了尘世的寂寞与喧嚣。

  时轮上鲜明的个性,被命轮打磨成一面镜子,照出的模样不成人影,你只是笑着,却不知笑为何意。听他们笑着,笑谈着其他人的往年事迹。

  随着人流缓缓来到桥中央。阳光灿烂依旧,凉风扑面而来,刚才的暑气全无,如同飘云端。脚下是万丈深渊,屋宇如木匣行人如蝼蚁。虽明知脚下之桥坚固无比,还是免不了担心玻璃破裂,便死无全尸。于是本能地让另一只脚踩在不透明的钢板处,以防不测时尚有一丝保险。行游之人除了尖叫与短促出气外,不敢高声喧哗,不敢追逐嬉戏,一律蹑手蹑脚,生怕一脚踩重,玻璃破裂,坠身谷底,成为孤魂野鬼。突然觉得本趟出游还是很值得的,老家那一座山尚无这等惊险与刺激。

  每到这时,我都会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夜幕拉下。似乎像按下遥控器,天空一下子换了频道,深蓝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点缀着眨眼的星。傍晚的微风轻抚脸庞,心儿沁在一片宁静之中。我深吸一口气,轻轻呼出,淡淡的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静下心,似乎能听见角落里的甲虫从窗棂上掉落,瓜藤下的蟋蟀吵闹着,一切的一切显得那么美好而静谧,似乎疲惫的心被轻轻放在天鹅绒上,放松而舒适。

  荒唐的、可耻的,善良的,憎恶的,或许那人痴,那人傻,或许那人奸,那人猾。谈论声莺莺雀雀,能听到很多的见解、道理,也有人为了别人的事迹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以为过完这桥,此行已达高潮,余下项目可有可无。但桥下峡谷为出口必经之地,好在无人知晓我是地道的山里人,走走也无妨。

  坐在屋外的摇椅上,小扇轻摇,看着满天的繁星,我静静地,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害怕划破这夜空的宁静。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里?……可能是因为这里安静美好,只有在这里才能静下心来感受生活的、自然的美好,才能让疲惫的心灵放松,才能找回真实的自我,才能与宁静相遇,与美好相遇……

  从来都是少有人拿自己的往事供他人笑谈,因为我们都是好面的人,总结别人时头头是道,却永远都总结不出自我的糊涂账,更加难寻那个聆听自己心声的人,或许我们缺少的不再是知己,而是那个安静聆听者。

  峡谷树木遮蔽天日,流水潺潺自不必说,我也无心观赏。然走着走着,峡谷的变换无穷使我越来越兴奋起来。峡谷极狭处让你怀疑两岸山崖合二为一,已无路可走,但是前面行人无一停止也无一后退,又不得不让你怀疑这山口能吞人,来到这神秘之地时,狭窄得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边山崖相距1米不到,身宽体胖者侧着身子都难以经过。于是栈道就只能从一边石崖凿洞穿过,加上树木荫藏,此段栈道黑咕隆咚,阴森怕人。

  小扇轻摇依旧,星儿依然在眨眼,夜空依然这样静谧,我与美好相遇,尔后,回归紧张而忙碌的生活,向着目标冲刺。

  知不知人,懂不懂心,都已不太重要,烦恼是流不尽的河,漂浮在水面上的忧愁,已无活力还想潜水的鱼。不像一种心情、更像一种状态。

  出得山口回首一看,后面行人缓缓而出,如土行孙般冒钻出来,又如山能吐人,奇妙到了极点。

  正如我们还活着,灵魂却病了,最过无奈的事莫过于此。也像我们还在拼搏这一世劳累,换取些什么?灵魂无从感应。只因为我们想要的,而想得到的。或许快不快乐,知不知足,都将抛之脑后,只是情绪需要宣泄,在最孤独的时候让我们知道,需要麻醉烦恼的酒。

  有时候,光线渐渐暗了下来,阳光全无,仿佛傍晚时分,抬头一看,居然“一线天”都没有了,空中两山头紧挨一起。因常年无阳光照射石头上的苔藓也跟别处的很不一样,水清幽幽的,岩石湿润黑暗,偶尔传来几声鸟兽哀鸣,一切都是围绕“阴森”两字去没计,使人顿时毛骨悚然,真有妖怪来袭的感觉。此时此刻,容易让人想起一切不祥与凄惨的事来,于是加快步伐跟上别人,不敢孤身一人在此逗留,巴望着尽快离开。

  不知道因谁而异,让往昔尽是平常,让我们的故事与众不同。情感犹如天真的孩子,依恋着你的拥抱,在渴望天长地久的时候才知道时间是个煎熬。可能我们都已忘记了当时的心跳,可我还没忘记青春的味道,甜蜜的,苦涩的,期待的,还有快乐的。就如思念是寂寞味道,却因想你变成了痛苦,世人皆知寂寞是难耐的,可有几人知寂寞中的痛苦才是无法承认的。

  随着峡谷形状的变化,流水也极尽所能:或静如淑女,或湍流悲鸣,或清澈见底或水草招摇浑浊阴森。这溪水也让人百看不厌。

  在最沉默的时候都能看到,过往如风吟吟微笑,或许我们的活着、挣扎,挣扎着只是为了活得更好,而是他们懵懂的笑意。也许我真不能让自己开怀,只为了让你一笑而展劲才能,就算是这样,我也能给自己一个无悔的交代,也能给过往一个值得的交代,不想再问岁月醉不醉,只有我知几回痴。

  峡谷快结束了,两边的山崖也慢慢矮了下去,地势逐渐开阔,河面也随之而宽阔起来,阳光又开始恢复灿烂,一时波平浪静,金光闪耀,游鱼成群,几只乌蓬船往来穿梭,渔歌互答,时而几句打情骂俏。眨眼间,又来到了甜美的江南水乡。此情些景,又极易勾起游人要扯开嗓门高歌一曲的欲望。别说我那小小山村了,真正能在几小时间使人经历不同时节,横跨不同地域,使游人时悲时喜的胜地也不多,旅游不就为寻找这种感觉么?我的目的达到了。

  不能去强求别人,这叫随缘而遇,强求自我这叫尽心尽力,也是自律。

  坐在返回住处的车上,别人酣然入睡。我则兴奋压倒疲倦,思想活跃。剩下的金鞭溪,天门山一一不能放过,都要好好地看完。明天的旅程虽然不外乎山水峡谷,但我相信,此山与彼山不一样,各有各的特色与底蕴。以前真是狭隘得可笑,仅凭家乡的那一座山,竟敢大言不惭!况且随着人类的大力改造及自然界的天造地设,几年前与几年后能一样吗?古代的徐公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也是主观在作怪,还有什么“观止”之类也未免有狭隘之嫌了。我老家的那一座,乃至三山五岳又怎能囊括这悠悠天地朗朗乾坤?此次出游,颠覆观念,扼杀邪念,避免他人笑话,幸哉乐哉!

  我想为你点灯照亮这满天星辰,这就是有你的夜晚,我守护这盏灯照亮了漫天星辰,这便是没有你的世界。就像这盏提醒自我的灯,是我点的,有你我有梦,无你也有梦。有太多的变化我无从把握,而我只是个跟随变化的人。

  从前、往后,供我们的回忆孕育出感慨不成花形,一切都是莫名状的产物,因非因果非果,真假不再那么善辩,人生诡道、让我们学会随机应变。

  未知的在相遇,已知的在告别,心里话没来及对你说,却给下一你说了太多。挥手牵云一渡风,告别就像我们的长大,那无法跨越的鸿沟是童年,那无法挽留的爱人是情真,这无法追逐的美梦是空洞,这无法停下的脚步是承受的痛。回眸一顾千百重,相遇就像明晨的太阳今夜的灯,是我们的信仰、坚信这一切会好的,我们呼唤渴望、渴望提醒我们的,一朵花开不开、也愿用深情滋养它。

  世间迁迁客、来去匆匆,我是醉了不醒的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