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当其他人被日全食吸引,只有你注意到我的离开,人群中你的凝视,然后我们四目相对,你不知道我将去往哪里。

  她走了,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我环顾一下空荡荡的屋子,角落里的桌子上放着一枚戒指,是她留下的惟一东西。戒指是我买给她的,并不是鸽子蛋,只是一枚普通的水钻戒指。戒指的图案是一只妖娆的狐狸。那只狐狸制作得精致逼真,媚眼如丝。还记得她看到这枚戒指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欢喜。我就买下送给她,她戴上戒指时,嘴角荡漾着最甜蜜的微笑。她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说,我爱你,一生一世。温柔的话语还在耳边,甜蜜的镜头还印在我的脑海里,可爱情里的主角已经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我可能不会爱你》热播的时候,草莓在家哭成了傻逼。

  又是夜,最寻常不过的十二点,一点,两点~这么拖着,望着窗外发呆,斑驳的树影,树影的晃动让我知道这个冬天很冷,一直寻不到花的枯叶之蝶,体会不到花凋零的凄凉。夜空晴朗,月色下的工厂只剩下棱角轮廓,冷静下来,家的好处只有这窗外的景色带来的冷静。我数着时间,这个时候每隔十五分钟工厂里排气的声音会停一下,这个停顿会让我感到四周原来不是那么安静,两点多了,应该还会传来一声像是巨大转轴摩擦带来的刺耳之声,等到了,结尾带了一声“咚”多余之声,这是平常没有的,倒显得愉快,今天结束了,没了漏气的声音,好安静,对于安静的喜欢你是体会不到的,正如你在北方夜里,微笑着说好冷,那是冬天。

  她离开的理由,是另一个男人给她买了真正的鸽子蛋。我在她的手指上看到了那枚戒指,奢华美丽,钻石折射出的光亮闪闪的。她走的时候特意把那枚狐狸戒指留了下来,很明显,她那迷人的手指已经不需要这廉价的饰品。

  她说你们都觉得这部片子温暖又治愈吗?为什么只有我觉得残忍又无情。

  你不知道我去哪里,四周安静下来后,我可以想象现在生产车间蓝色灯光下,妇人们正一铲子一铲子将氮肥往白色袋子里装!刺鼻的气味曾让我片刻都不想停留,可能她们是你不知道的底层,最底层。这么晚只有她们聚集在车间。偌大的工厂安静得吓人。

  我把那枚狐狸戒指拿在手里,那只狐狸还是那么好看,只是它的表情似乎很凄凉,真的,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它黑钻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悲伤。我幽幽地说.连你也在悼念我们的爱情。

  我说为什么呀?结局很温馨,很美好啊。

  说到底层,我曾对自己说:“你瞧,你多像地上的蚂蚁,爬来爬去,你一辈子做这样的工蚁吧!”曾在白天,佝偻着背的中年人正来回用独轮车搬运着刚从锅炉运出的煤渣,最后堆积在湖边的煤渣形成了一个小山包,成群的小孩在那玩耍,用冷水喷着炽热的煤渣堆,腾腾往上升的水蒸汽,遮住了太阳,水雾中的落日映得这一切多像白夜!!!

  接下来的日子,我大口喝酒,抽烟,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草莓哇的一声就哭了。

  说到白天对某些人来说和夜是一样的。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疼,三年的日日夜夜,三年的卿卿我我让我没法忘记。虽然她走了,可是我还爱她。

  我整个人彻底蒙圈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了工厂宣传墙上的标语“安全生产”,咚!咚!咚!这轻快地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荡,让我渐渐的睡去。不愿多想什么。为什么是用红色的颜料涂鸦的“安全生产”。

  那枚戒指就在我的裤兜里揣着,每到夜深人静,我就会拿出来看,那只狐狸的颜色更好看了,浑身闪耀着光芒。那天晚上,我拿着戒指睡着了,睡梦中我觉得有双温柔无比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我的脸颊、我的鼻子、我的嘴。还有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现如今痴情的男人太少了,她真的不懂珍惜。

  我说草莓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我哪句话说错了?

  第二天,

  我努力想要醒过来,可是却梦魇般的继续沉睡。隔天天大亮后我才醒来,回想起昨晚似梦非梦的经历觉得很诧异,看看身边并没有异常,自己安慰自己说,只是一场梦而已。

  她还是一个劲儿地哭。

  月落乌啼时分,走过散落着梧桐叶的街道,出厂小区,云梦路……延伸到天际的路灯睡眼惺忪的亮着,灯光将所有的影子拉长,印在路上像是拍的这个时代的电影。当路灯熄灭,天空也许还是半边繁星。放学后,云梦路千亩湖这头景色和黎明时候一样。只是多了几盏模糊的渔灯,湖那边的群山散发着余热,不像早晨那么冰凉。路灯像是期待了许久,刚亮那会有点刺眼。

  可是却并不是梦,因为那晚以后,我几乎每晚都有类似的经历。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一次又一次。梦中的女人紧紧地抱住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很凉,她的肌肤很滑,她的呼吸有股香甜的味道。她在我的耳边说,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尼玛,我这人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女生哭了,听到那哭声,感觉整颗心都碎了一地。

  将台灯点亮,看着窗外阴森森的公园发呆,想起刚得知的消息,厂里面出了事,昨天半夜排气管道里发生了爆炸,死了俩人,不是厂职工,估计是附近的混混,半夜进厂偷窃,不小心引燃了管道里的煤气。

  这句话让我猛地惊醒了,揉揉眼睛看看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我手中的戒指借着月光散发着幽蓝色的光,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梦,那梦也太真实了。

  我说行,如果哭能让你觉得好受一点的话,你就哭吧,放开了哭,不用告诉我为什么。

  昨天半夜,我像往常一样,站在窗台看着工厂烟囱,锅炉,冷凝器和厂房组成的剪影,这剪影像一幅关于七八十年代工业生产的剪纸画。觉得昨晚与往常有些不同,但思索半天也没觉得哪儿不对,时间像齿轮一成不变的转动着,一切是多么有规律。

  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这句话是我曾经对她说过的。世界上的痴情莫过于此,为了心爱的人愿意做任何事情。

  她还真就在我面前哭了三分钟。

  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我开始注意周围,属于我的空间,最多的是书,床上,地上,桌上,看着杂乱无章的房间,耳边又围绕起有规律间断的排气声,看了下时间又是一两点,准备和着这声音结束睡去等着下一个黎明,但是突然,我意识哪里不对了,昨天晚上的异样!原来是出自这声音,那多余之声,咚!!这是往常没有的,今天也没出现,单单只有出事的昨天有。难道是爆炸的声音?

  那场亦真亦幻的梦还没有找到答案,她回来了。我明白她遇到了什么事情,但在我打开房门那刻我就知道我会选择重新爱她,因为我爱她,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当然也包括接受她的任何过往,这就是爱情,不公平的爱情。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犹疑,我在想我梦里的那个女子,她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我的一场桃花梦……

  蓦地,她边哭边说,李大仁不要我了,无论我对他多好,他都不要我了。因为我是Maggie,不是程又青。

  关了灯的房间,显得诡异恐怖,躺在床上,看着路灯投影在墙上的树影,偶尔有一辆车从楼下经过,听着轮胎碾压水泥的声音,看着车灯的余光恍过窗户,平常恨它打破了宁静,而今天是它带给了我宁静。

  她重新住进了我的屋子,经历过一场变故的她踏实了很多。每日洗衣叠被,小女人的样子。看着她的模样,我突然有种错觉,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是一直相爱的。她手指上的鸽子蛋早已经没了踪影,她倒是问过那枚狐狸戒指的去向。奇怪的是,我再也没有找到它,从她进门的那刻,它就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她说你知道吗,我最难过的不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我最难过的,是我得到过,但却从未走进过他的内心。

  第三天,

  我和她买了小小的婚房,开始筹划婚礼,一切好像很幸福。

  2、

  今天不用上课,睡到到中午才起来,迷迷糊糊的听到楼下有争吵的声音,我以为又是小区里的人为了一些关乎自身利益的事情而争得面红耳赤。怀着好奇和事不关己的心态,拉开窗帘一角,才知道不是个人事件而是群体事件,一群人围在厂门口,带头的几个骂个不停,身后的那些迎合着,大有前几年村民打砸抢烧的势头,若不是厂铁门关着,他们会冲进去,事态会更加麻烦。厂经警队,只是将他们的话骂回去而已,没有理性解决事情的样子,我猜了大概,前天出的事故,因为是偷窃而引起,不在工厂责任范围内,厂里当然也不负责赔偿,而偷窃的大概是附近的村民,他们不满意处理结果,要求工厂给对他们合理的一个交待。最终演变成现在这样,看着工厂最宏观的一根烟囱,是红砖砌成的,不像最繁忙的另外几根铁皮烟囱吐着浓浓白烟,只是偶尔会冒出浅得多的蓝烟,它出现在比它更蓝的天空下,我想起了以前看的一幅油画,颜色刚好。在这环境下的人们又隐藏着多少事情呢?我将窗帘拉上。

  领证的前一夜,梦中的那个女人又来到了我的梦里。这次我看清了她的面容,她一双眼睛乌黑明亮,媚眼如丝。她的手指还是那么冰冷,触摸着我的肌肤。她对我说,因为我爱你,所以选择离开,看着你幸福。说完转身要离开,我急忙拦她,却只抓住了一丝空气。

  草莓喜欢的那个人,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女性朋友。

  2003年11月26日

  搬家的那天,我在旧屋里收拾东西。屋子的角落里,我找到了那枚狐狸戒指,戒指的水钻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芒,整只狐狸灰暗,像是失去了爱情一样毫无生机……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刚大学毕业的周靖武被分配到工厂,因为工厂的岗位一直是满员的状态,而周只是一普通的本科毕业生,还是找了关系才进的厂,所以年轻的周靖武被安排到了最危险的车间(甲胺车间)当了一名技术员,像普通刚毕业的学生一样,对未来迷茫不知所措,只是跟着大环境随遇而安,不苛求什么福利待遇,即使被分配到甲胺车间也没丝毫怨言。其实相比其他没有找到工作的同学算是好的了,而且工作也和自己所学专业挂钩,应用化学。这也多亏了舅舅林辉帮忙。按理工作推荐的机会不多,工厂又那么多人,谁没有个穷亲戚,但是厂里念林辉在厂当了十几年的电工,一直勤勤恳恳,工作负责所以就将名额给了他,舅舅也是尽最大的能力,才争取到了这个名额。其实他舅舅孤身一人,妻子早年得了肺癌去世,原来是有一个儿子的,记得是叫做毛毛,但是还在上小学的毛毛因为父亲工作忙没人管,平常就和厂里那些调皮的小孩玩,有一回孩子们在工厂附近的湖里游泳时,毛毛被水草绊住,在那些手足无措的小孩慌乱的叫喊声中,沉入水底。而周靖武的母亲原来很照顾林辉,从丧子之痛中走过来的舅舅就将周靖武看做是亲生儿子般,平时给予了很多帮助,这次工作推荐也是。这些周靖武是知道的,他自是感激不尽。上班的第一天,穿着蓝色夹袄工作服的周靖武带着副银边眼镜显得斯斯文文,当看到布满灰尘的两层平房,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上了二楼右拐到底就是办公室,当知道了工作的大体环境和工作的基本情况后,他站在走廊打量着前方甲胺车间管理的厂区,不远处的四个储存液氨的大型铁罐构成了车间的主体,一些铁皮已经剥落的管道纵横交错,这些设备陈旧得像是有十多年没翻新过,工作安排下来,已是傍晚,周靖武下班准备回到厂里安排的职工宿舍,他有些高兴,因为宿舍一套有两间房,原是给一家人准备的,后来那一家人应为处在厂区里面的宿舍环境太过恶劣,时不时就是满天的灰尘,有时候管道破裂露出的刺鼻气味实在是让人没有食欲,所以放弃了安排的职工宿舍,现在安排给了单身的周,所以空间相对而言大了许多。他看着晚霞,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大学时的女朋友,她曾说过相比朝霞而言喜欢晚霞,因为晚霞过后将是满天繁星的晚上,可以无忧无虑的看着星空,而不像朝霞。他想着毕业分手后的这么多天她过得好不好?听朋友说她考上广州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放心了,周靖武觉得以她那纯净的心灵到了社会上难免要吃很多亏。突然背后有人叫他的名字,回过头看着一个笑着很帅的男人向他走来,年纪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是同班的同事,周对他有些印象,因为相比其他人而言他外向和善幽默,叫作,对,王哲,名字与其人有着很大的出入,一看就不是安静得下来的那种。果然,刚一碰面就拉着下馆子。想着自己没什么事情,刚来,晚饭可不想再吃方便面,正好借机会多认识些人,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厂里面现在唯一认识的就只有舅舅林辉。俩人向菜市场那头的棚户区走去,那棚户区搭在厂区里最窄的街道俩旁,平时经过的人很多,这里是菜市场的延伸,卖些鱼,水果,也有粉店早餐店,再过去就是卖些小商品,五金店什么的,来到了这条街道的当头,再过去就是十字路口,那边就归另一个工厂了。这里有个叫家常香菜馆的餐馆,听王哲说,这是家老店,味道好量足也便宜,周靖武看着广告牌都褪色得看不清楚了能不老么,这是家夫妻开的店,老板有四十多岁了,身上很多油污显得很脏,倒是和这家餐馆又小又乱,贴着各式各样的广告的环境协调,也不觉得哪里奇怪了,王哲管老板叫雄叔,在来的路上了解到,王哲来厂有七八年了,刚从修理车间调到甲胺车间当技术员没多久,因为职称的原因才调车间的。王点了三菜一汤,来的时候周靖武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香,王告诉他说这馆子旁边有个酿酒的作坊,是那种最传统的,不过工具可没那么传统,只是将稻米放在一貌似油桶的罐子里烘烤,只能称之为原始,记得之前家里的老人经常来类似的作坊打酒,然后将酒泡在玻璃灌里放些中草药。王叫老板拿了两瓶啤酒,他倒是想喝白的,可想到是初次见面不怎么好喝白的,只好就此作罢。一瓶啤酒下肚,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工作没有那么复杂,你看我一个只做了几年修理的学徒,不也在里面混么?”周知道大学里面学到的东西在工作中用不到多少。不可置否的说到“工作安排下午才到,什么还都不了解。”王望着对面的一桌,那里坐着三个人看着是附近的厂里居民,喝着五粮液,聊着谁谁有什么路子可以发财或者讽刺着谁谁的不好。王哲笑了笑“什么工作安排,很简单的,来了罐车会麻烦点,其他时候也就是看看仪器,日常维护什么的。”对这些话周只是听着,后来王哲又谈了些该怎么享受人生之类的话,氛围倒是融洽,很快酒菜全被消灭干净。饭后周靖武买了单,他俩在路口分开,王在厂外面租了房子,听说他在外面谈了个女朋友,但是自己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说那女的不怎么样,没有要走到结婚的念头。晚上九点,工厂里面并没有消停,仍然可以听到机器的轰鸣,但是周靖武回家途中进

  他们一起上过小学,一起上过初中,一起上过高中。

  南门经过传达室后就未遇到一个人,布满煤渣和灰尘的道路表面已经开裂,道路两旁种着行道树,每隔一段路会有一盏亮着银光的路灯,但是只照到三分之一不到,路右侧是厂公园的一个小湖,湖水已被污染得泛绿色,周靖武觉得这条路阴森森的,这使他想起了更加恐怖的一件事情,甲胺车间在前几年出过一起事故,听王哲说那天晚上车间的储存液氨罐子发生泄漏,刺鼻的气味使得厂里居民惶惶不安逃至距离厂有十多公里的地方,这起事故使当时还在车间的四名职工中毒死亡。事后就没有多少人想待在车间或者进车间,虽然厂里哪里都令人敢到不安。看到贴瓷的宣传墙用红色的油漆书写的“安全生产”四个大字,和到处可见的安全标语,比如”防微杜渐,警钟长鸣。”周靖武有些担心车间那些陈旧的设备了,虽然每年都有一次检修,但都是一些治标不治本的修复。说到底还是要采购新设备才能防微杜渐,可是现在厂里资金只能够保证下一季度的生产,哪来多余钱采购。他走到职工宿舍,宿舍是一栋布满了灰尘两层楼,各种电管水管裸露在外,整栋楼只有一个出入口,两层楼房间门全都面对着走廊,走廊晒着衣服,布局和大学的学生宿舍一样,可环境和大学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他的房间是楼房最当头本打算用作两边楼梯间的房间,门是侧对着走廊的,房间也就比其他房间大了许多,加上旁边还有一间分配给他的房间。对单身的他而言空间大得来不及布置。走廊一路过去听到了断断续续的电视声,好像是放的最近流行古装剧,和游戏机发出的单板的音乐,这些生活仿佛不属于自己,自顾自的走到尽头,打开房门,第一感觉就是太寒冷,刚来,还没有来得及添加煤炉。看着别家装的通风管冒着白气,他早早盖上从家带来的被子,不想忍受这屋子外透过的寒风。工厂的南门是各种罐车,货车进出的入口,虽不是正门却比正门繁忙,南门出来是一个三十度的斜坡,不是特地这么设计的,只因为工厂地势高而已,不然一出厂就是下坡路,有时早上天还没亮就可以看见运液氨,燃料的车辆安静停成一条长龙,直到连接的云梦路上还有停靠的货车,车辆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停在这里,只等到工厂开门进厂卸货,所以早上路过此处时可以看到车窗里有翘着脚睡在车里面的司机。今天是厂里进燃料的日子,各车间各部门都已经做好准备,周靖武和王哲他们白班的班组等着装满液氨的罐车进车间,百分之十的氨水被称为浓氨水,百分之三十就可以腐蚀皮肤,液氨可想而知。周靖武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听老师说罐车出事故,有个故事让他印象深刻,说是有辆装满浓硝酸的罐车卸货时,因为法兰式的阀门扭得太紧,而当时的情况比较紧急,工人急于将浓硝酸导出,就用轉头切割了一些,结果出了事故,整量罐车一遇热没多久就发生了爆炸,这是太缺乏常识导致的事故,周这么想着,至少在自己手上丁点意外都不能出,看着重达六七十吨的罐车停靠在车间,班组开始忙碌起来。王哲看起来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对着这些车辆指点了起来“干完这些就轻松了,过几天就是厂里面的检修,应该就不会来车了。”周知道那个时候就是修理车间和其他的一些车间的事了。那段时间做电工的舅舅应该会很忙。

  直到大学,两人才真正分开。

  他们一直以“好朋友”相称。

  他是她的男闺蜜,她是他的女闺蜜。

  就真的跟电视剧里放的一模一样。

图片 4

  他其实暗恋了她很多年,只是因为后来到了大学,她有男朋友了,所以他才选择不说。原本他决定将这份感情永久地埋藏在心底,可大三的时候,她男友劈腿,她在电话里哭的撕心裂肺。于是他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赶去她的大学看她。

  那个时候,他的女友是草莓。

  草莓其实很介意他的这位“女闺蜜”,她曾跟他提过,说,能不能和她划清界限,能不能别那么在意她,能不能从此之后别再联系。可他只是默默地低下头,什么话也没说。

  她是生气的,又是无奈的。因为她爱他。

  她唯有跟自己说,草莓,你要大度。不就是一个他最好的女性朋友吗?没事儿。你要相信,他们之间没什么。对,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她说每次想起他跟她,就会觉得胸口闷闷的。

  她说第六感告诉她,她在自欺欺人。

  3、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对她嘘寒问暖,打他电话也总是占线中。一起吃饭,他一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样子。

  女人都是敏感的,草莓也不例外。她很快就从他身上查到了蛛丝马迹。

  她跑去质问他,他回避。她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在他面前歇斯底里。

  她说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够好吗?我把全部都给了你,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爱我?

  他仍旧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

  她咆哮着对他说:如果不爱,当初为什么选择和我在一起?如果不爱,你为什么不残忍地拒绝我!

  草莓和我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嗓音是嘶哑的。

  她说剧里的Maggie像极了她。

  她说他们分手那一集,她看一遍哭一遍。

  她说Maggie后来对程又青说的那段话是她一直以来想说的。

  Maggie说: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明明心里有鬼,却用‘好朋友’这个头衔以为可以无限上纲,让我们做你们的垫背,去证明你们彼此有多适合,多有默契,多特别!然后呢,如果我们吃醋,我们嫉妒,那就是我们不够包容,我们小心眼,我们肤浅,不懂得尊重你们崇高的友谊。根本都是放屁!”

  4、

  我有个朋友曾经做过两年的备胎,我们都说她傻,可她却说她甘愿。

  她遇见他的时候,他刚失恋。

  他拉她去吃烤串儿,要了八瓶啤酒,结果喝了四瓶就醉了。

  他跟她讲起很多他和前任的故事,他说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没能在一起。

  他说他们曾经多么多么好,好到就快结婚了。

  讲到动情之处,他竟偷偷抹起了眼泪。

  她忍不住上前抱了抱他,拍着他的后背说了许多安慰他的话。

  那晚之后,他和她之间莫名的多了一种默契。

  他有事没事就在社交软件上找她聊天,有事没事就约她出去吃饭,有事没事就发条好玩的短信挑逗一下她。

图片 5

  她以为,爱情来了。他这是在追她。

  于是后来,她开始频繁地进出他的住所。她帮他洗衣做饭,整理房间。

  她告诉我们说,她恋爱了,她想跟他在一起。

  可事实上呢?他从未对外公开过自己的恋情,也从未承认过她是他的女朋友。

  他就那样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对他的好,享受着她对他全心全意的付出,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我朋友直到现在才明白,她是被利用了。

  他哪有爱过她?哪有想要追她?

  他不过是受不了空窗期带给他的空虚寂寞冷,所以才给自己找了个备胎,以填补他内心深处的空洞感。

  5、

  想起之前有个小粉丝给我发邮件,说她的相亲对象原来背着她和好多异性在聊天,问我该怎么办。当时我就回了她一句,我说姑娘,你是被备胎了呀。

  我想你应该遇到过这种情况。

  比如说,出去相了一次亲,你觉得对方人不错,对方对你的印象分也挺高,于是你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偶尔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个天,可你总觉得对方不是很走心。你觉得谈恋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不应该这么敷衍,这么机械,这么模式化。

  他从来不对你说,我想你了。

  他从来不对你说,宝贝,早点睡,别累坏了身子。

  他只会在无聊的时候给你发条微信,问你在干什么,聊了几句又没声了。

  又或者,他只在闲得发慌的时候问你说,这个周末有空么,有空就出来吃个饭呗,一个人在家多没劲。

  你一定觉得这样的人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碍于家长与媒人的面子,你没有马上拒绝。你心想,留着观望一下也好,说不定哪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一块儿了呢?

  你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但其实,你们已经互相沦为了对方的备胎。

  你们根本没有交心,你不知道他每天不跟你联系的时候在干嘛,也不知道他跟你联系的时候是不是还同时跟好几个人在聊天。

  所谓投石问路,大概就是如此吧。

  如果你们互相对对方不感兴趣的话,那也就罢了。可怕的是,一旦你爱上了他,并且,这个人是个情场老手,或者说,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奔着恋爱结婚而去的,那么,最后的结局就会是惨烈的,悲壮的。

  作为备胎的你,注定要遍体鳞伤。

  6、

  《奇葩说》里的某位参赛选手曾经说过,男人是不懂拒绝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如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男人是不懂拒绝的。

  我唯一想说的是,作为一个对感情负责任的人来说,残忍的拒绝,才是最大的温柔。

  你心里明明一直住着一个人,你心里明明小到只够放下那个人,你为什么还要去接受别人的好,并且口口声声说,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投怀送抱。

  你明明刚失恋,你明明还没有完全放下,你明明还没做好开始下一段恋情的准备,你为什么要去勾搭人家小姑娘,招惹她,调戏她,让她爱上你?就为了把她当作你的疗伤工具吗?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

  你明明不打算结婚,你明明觉得自己还想再单身几年,你明明是为了应付家长,你为什么还要假装喜欢人家,勉强去开始一段你本不想开始的恋情?

  哦不对,都没走心,只是走肾,不能叫恋情。

  如果拒绝能避免伤害,拒绝能避免更多的人因恋爱失败而留下的阴影,那么,可不可以残忍一点呢?

  残忍地拒绝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对你的好,残忍地拒绝一个你并不是很喜欢的人,残忍地拒绝一切暧昧不清的关系。

  你要清楚地意识到,有时候你以为一时的心软是一种温暖,是一种温柔,但对那些真心实意想要跟你在一起,而你却给不了他们真正想要的安全感的人来说,不懂拒绝,就等同于一杯毒酒。

  你是在杀人啊亲。

  你知道你的这杯毒酒害死了多少人么?

  那些被你害死的,都是愿意相信你的人。

  7、

  我希望从今往后你能学会拒绝,别再做一碗温腾水,以为就你能够暖别人。

  不喜欢他就别给他希望。

  不能对她负责,就别轻易碰她。

  对暧昧说不,对纠缠say no。

  别优柔寡断,别犹豫不决。

  要知道,你的每一次举棋不定都有可能伤害更多的人。

  我不希望听到你在伤了别人一次又一次之后还冠冕堂皇地说对不起。

  如果对不起有用,那要警察做什么?

  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

  请你好自为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