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又落下了,最后一抹红霞渐渐隐没在云山里,就像发廊里的长发女郎那红艳的嘴唇,是留给今日的最后一个吻,热情,温润,夜晚似乎也变得香艳了。

  编辑荐:从此我的生命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以身许国,何事不敢为?只要我的身后是太平盛世,身前哪怕是万丈深渊又何妨。

  犹记得童年时曾经在乡村亲人处住过一段日子,娱乐方式匮乏,拼了几次就厌弃的积木搭不出心中瑰丽的幻想,颜色并不鲜艳的水彩笔画不出想要的绚丽风景,商店里玩具屈指可数,且儿童书报杂志也难以寻觅,更不用说整个镇子上都没有什么游乐设施了。

  路一会儿黑了,一些路灯开始亮了起来,我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去的路上,这是一条老路,有的路灯的灯片已经泛黄暗淡无光,但这里一样也很安静,这种安静很多时候都会让人觉得舒适。

  一路疾驰而过,穿梭于巍巍太行的崇山峻岭之间,越过一望无垠的华北平原,徘徊于我魂牵梦萦的那片黄土地。

  那时最大的欢乐,不过是戏台。傍晚,夕阳的余晖尚未散去,时有戏班搭台唱戏。孩童的我听不懂那些咿咿呀呀的唱词,不过是觉得那唱戏的人儿衣裳华丽,青衣女旦水袖一挥潇洒漂亮,时有武戏,乒乒乓乓一阵对打,翻跟头打滚,好不热闹。我便闪着眼睛,盯着台上演员们的一举一动,乐在其中。

  过几条街就繁华的多了,灯火辉煌,绚烂的霓虹灯招牌上闪烁着诱人的画面,青年男女的欢笑声和着浓浓的香水味在夜色里浮沉,那里有更多放浪的热情和一些不知归处的青春。有时候我会坐在这边的路边石上静静地待一会,就能看到一些红男绿女在长街上穿过,走进那片浮华里,那将是一个多么热闹的灯火。

  一声鸣笛,刺破漫漫长夜,把清晨的曙光带给了每一个勤劳勇敢的庄稼人,也带给了每一个满腔热血,胸怀梦想的追梦人,也带给了此刻既有对未来生活带有几分迷茫,恐惧又满怀憧憬的我。

  悠扬的胡琴拉过来,苍凉的胡琴拉过去。时光流逝,回到城市以后没有了戏台,我也就没再看过戏。

  不知不觉我在这个城市里也已许多年了,这个城市越来越繁华,人们越来越拥挤,我的许多青春和热情也在这里掉落了一地,想想这些年里的收获,竟忽然感觉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要说什么都没有,总算在这里有了个住处,虽然那里很简陋也很普通但终究有了个念想。

  这条往返于大学与家的路,这列开往梦想与归宿的列车,曾带给我梦想即将实现的心跳和再次归家的温馨。曾带着我去追寻我的信仰,让我的梦想被无限放大,曾带着我到达心灵的栖息之地,让我结束那些孤魂野鬼般四处流浪的日子。如今,看着窗外景色的不听变换,我却更多了几分迷茫。我的归宿又在何方,如今的选择又是否正确。未来的日子又是否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精彩。

  长大后,那段看戏的日子,已经离我越来越远。那戏台和戏台上的戏子,渐行渐远渐无声。只是无意间摆弄着电视的遥控器时,才再次在屏幕上见到了它。那是一出《霸王别姬》,虞姬的华冠美丽繁复,细碎的珠玉分明耀眼,唱得却是那么凄凉又决绝,催人泪下:“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这一段时间不知怎么了,看着那边的繁华和那些洋溢的青春不禁让我追问我的那些青春又归向了何处?曾几何时我也常常在那里徘徊,在那里穿梭流浪,但等夜阑了人尽了,心里也空了。是该为青春找个真正的归处了,虽然那些绚烂灯影里的日子洒脱的无忧无虑,但终究不是一生,以后的路还会很长很长,也许该找一个人组建一个家,再找一份属于自己有意义的事,尽量用一辈子完成,这才是青春最终的去处吧!

  四年前的我懵懵懂懂,一心想着去到很远的地方,去到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的地方,去开始一段从未有过的别样生活。四年前的我满腔热血,在大多数人不解的目光中,在骄阳似火的八月,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这列北上的列车。未经世事,青涩单纯。那时的自己脑海中的未来是可期的,是充满了奇幻色彩的。

  儿时看戏,只知道它叫戏曲,却看得不亦乐乎;长大时我已经知道了昆曲、京剧、汉剧、龙江剧等等诸多分类,童年的那个戏台,却已经从我的生活里淡去了。幸而有电视屏幕,有网络,我即使不能去看戏,依旧可以感受《牡丹亭》里柳梦梅和杜丽娘的爱情,可以欣赏《贵妃醉酒》里的华美和失落,聆听胡琴铜锣的叹息,观看蛇甲鸡翊的舞动。

  晚风轻轻地吹着,我静静地走着,天空中竟还有一丝月亮,绒绒的就像初生的豆芽,嫩黄而遥远。其实在月色明朗的时候,这路上还是会遇到一些人的,有的是吃过了饭来这里消化时间的,他们来回踱着步子,仿佛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他们才是真正的悠闲人。也有的是从那边多喝了几杯来这里醒酒的,他们仰望着天空呆呆坐着,什么都不用想了。偶尔也能遇到个伤心的人,他们往往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全身仿佛都在抽噎,我猜他们这样或许是被哪一个香艳的红唇吻过之后丢了心的人吧!那样多情的人必定是少见的。

  只是或许这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朝着我们预想的那种方向发展吧,于是就有了那么多所谓的不得志。但现实与理想存在偏颇之时,但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会选择迷失自我。我们无法去改变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自己能够适应眼前所有的困境。

  现代技术给了戏曲以新的舞台,却没有给戏曲带来多少新的出路。相反,正是越来越丰富的娱乐手段,让戏曲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那么多的丝竹管弦,西皮二黄的声音不再鹤立鸡群;那么多的光怪陆离视觉享受,戏子脸上的油彩仿佛也黯淡了。戏剧诞生之初本就是娱乐方式,它不是历史正剧,也不是精英知识分子的专属,不过是人人都能乐在其中的一种艺术形式罢了。

  我走的很慢,但这条路还是要走完了,拐过前方的路口,穿过巷子就是我的住处了,巷子里没有路灯,这时才发现原来月亮也是有光的,暗淡的光线远远落过来,落在巷口几株细长的榕树上,去年的这个时候这里还有一颗老榕树,由于长得枝繁叶茂在一次大风中主干被风刮断了,现在就剩这几株小的了。在我心里榕树常常都是安静的,只有树下几堆草窠里时常发出吱吱的虫鸣,在夜晚里单调地叫着,现在却又没有了,是我的足音惊扰了它们?

  四年的大学时光倏然而过,回忆这四年的点点滴滴,感慨,遗憾,不舍种种情绪侵袭而来,却唯独没有后悔。

  一切都已经隔着时光,曾经因为娱乐活动稀缺而聊以解闷的看戏,在如今这个精神文化产品丰富的时代,已经不再是我心心念念的事情了。一转眼看戏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虽没有十年生死,我和戏剧之间却已经“两茫茫”了。“纵使相逢应不识”,说的便是戏台前的我。戏剧如故,我却有了“新欢”,是莫扎特和柴可夫斯基,是作品繁多的西方古典音乐,尽管没有唱词,却给了人无数想象的空间,仿佛什么样的心情都能在其中有所适从。

  我停在墙壁下的荫暗里想等一会,榕树的影子在地上一团混乱,那些月光洒到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我站着一动不动,我就这样静静地等着,但那堆矮草里依然没有任何响动,难道今夜它们不打算响了,我迟疑了一会,兴许现在时节还尚早,等到榕树花开的时候它们才敢大胆地嚷起来。想想再过几个月就到榕树的花期了吧,那时天也要热了起来,可惜这次再也看不到那株老榕树满树花开的样子了。

  那时的青涩少年经历大学这个小社会的洗礼已变得越发成熟稳重。四年的大学生活洗净了身上的浮躁气息,让我变得更加的从容不迫。但唯独不变的是初心与信仰。那一腔热血依旧沸腾。

  再回到乡下探亲,已是高楼林立,新修建的公园有庞大的摩天轮正在旋转。一墙之隔便是曾经演戏的场所,我看着戏台上那积了灰的红毯,心头失落,几乎哭了出来。

  曾经有一位朋友来找我,不知他真的是一个路痴,还是我住的地方确实难寻,他转了几个圈也没有找到,后来我告诉他顺着某某路一直走,看到一颗满树开花的大榕树拐进来就是了,他很容易就找到了,现在老榕树不在了,不知以后又该说什么呢?前面就是住的地方了,可我不知为什么还是停在巷口的黑暗里,我还想等什么呢?这里已经都安静了,我是想等月光再亮一点,还是想等夜色更暗一点,我心里也要模糊了。

  在繁华的南方大城市与贫瘠的北方小山村之间,曾不止一个人劝阻我认真考虑,而那似水江南也曾是我年少时最想到达的地方。正如四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青春岁月最美的样子。我选择吃苦,选择去最边远,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我知道,多年以后,也许我会像今天这样,有那么多的遗憾,但我绝不会有后悔。多年以后,我会为今天的选择而感到自豪。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或许我只是还不想回去,我还想在这安静的夜里再待一会,这样平静的夜晚总该会有一些风吹草动,哪怕有一只野猫从黑暗里悄悄走过来,又悄悄走向远方,我等了良久,可是什么都没有,这只是一个像往那样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夜晚,一个平静的夜晚而已。

  青春有很多样子,我庆幸自己的青春遇见了那一抹别样的色彩。从此我的生命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以身许国,何事不敢为?只要我的身后是太平盛世,身前哪怕是万丈深渊又何妨。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