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轮弯月旁

  月从水的尽头走来

  除啦细微的听触,

  有天意两颗明亮的星星

  冉冉升起

  感觉一切都睡着了,

  在墨色的夜空眨着眼

  在树的眉梢处

  燥热的光芒折磨着睡眼朦胧,

  从博格达山峰吹来的风

  与约会的一对儿

  翻来覆去的考虑着是否要添减衣物。

  闯过电线弄出呜呜声

  撞了个满怀

  眼前的光景

  飞过河边的榆树林

  照亮了她羞红了的脸盘

  忽然的就那么的寂寥了,

  掀起一片白色浪花

  月拖拽着长影

  萧索了,

  窜进小院的葡萄园

  携着万千年来

  浮躁的内心忽然的伤感起来。

  摇动着那一串串葡萄

  嫦娥怀抱玉兔的传说

  为什么每一个季节都是如此的可爱,

  神话般的夜晚

  晃悠悠,颤微微

  每当爱到深刻的时候却悄然的离开。

  仙境般的空间

  怯意中躲进了云层

  也许你不值得去爱,

  风儿啊

  露出了酒窝中的浅笑

  也许吧,

  你带着我们畅游在深秋的高原

  沙澧岸边

  枉我自作多情了。

  秋风钻进全身

  霓虹灯那边传来了情歌

  岁月匆匆流逝,

  寒冷在这个夜晚走来

  伴着月光洒在波纹上

  那么的从容而豁达,

  披着淡淡的月光

  层层粼粼

  对不起,

  走进银色的荒漠

  似碎雪飘在心田

  我总是沉浸在昨天的美好回忆里,

  是谁在那里歌唱

  那种凉如秋风拂面

  低调而无法声张的享受着今日的所有。

  让我的心儿荡漾

  终于明白了一句民间谚语

  什么是睡眠?

  是谁在那里点起一束火焰

  过了八月节

  深层次的忘却留恋

  牵起我长长的思乡情

  夜喊白天热

  还是浅浅的浮梦翩翩,

  门前的哭声

  惬意畅想

  或者被沉重的负重压抑的迫切等待着,

  是谁家失去了亲人

  中秋之夜

  为何蒲扇着翅膀却总是无法远离危险,

  山坡上的吆喝声

  容万千情谊

  永恒的安逸辽远而梦幻。

  是赶集人壮胆子往家走

  载入妈妈脸庞的纹路中

  温暖是热烈的临聘的奶娘,

  小时我们怕夜太长

  笑展开来

  熟络饱满的泪落一线。

  长大我们怕夜太短

  随微微秋风

  凉爽是蒙训的师长一课课的讲完,

  各种幻想现实分不清楚

  吹入潺潺流水

  步步维艰,

  在山里与城里找出平衡

  化丝丝清凉

  无他,

  最后还是留下

  把爱润化人间

  唯有一晌贪欢。

  那些永远也抹不去的心酸

  月在文人骚客眼里

  我们没有改变什么

  包含了亲情,爱情,乡愁,别离等

  也没有创造什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只是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应尽的一份责任

  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

  一生都在寻路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位置

  月圆之夜,秋虫鸣叫

  留有一点自己的空间

  小桔灯下,男女畅谈人生

  品味着过去与现在

  当月心声,没有浪漫,唯有真言

  还有明天

  过节,情结,心结

  这也是一件不易的事呀

  在较真儿的辩解中

  秋天啊,博格达的秋天

  在爽朗的笑声里

  你注定了我们的未来

  哎,看月亮露亮了

  四季轮回的命运

  我抬头仰望

  象那两颗星星

  未来得及睹上她的秀颜

  总是疲惫的眨着眼睛

  嗔怪中,又听到

  但仍然闪着光,闪着光

  出来了,出来了

  皎洁的她,笑脸盈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