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当然我要回农村与城市的套路深不深并没有很大关系。

  父爱不如母爱那样体贴入微,随处可见,他一般是埋在心底,只有在关键时刻才显露出来;他的严厉有时是恨铁不成钢,当你做出成绩的时候他会欣然一笑。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编辑荐:可即便如此,我也宁受一身伤,也不愿做到不动不伤。只因爱过,恨过,这才是真正圆满的人生。

  人到中年,大半辈子一直在外打拼,我对农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小时候。多的是苦难和贫穷。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奔走于红尘之中,我们穿越万千人海,一路跋山涉水,历经艰难险阻,为的或许是一个可以栖息的驿站,也许是为等待一个命途里的归人,又许是一个永久的归宿。奈何人生如浮萍,离合聚散太过匆匆。任凭你我如何地追逐,终是挽留不住该走的人,挽留不住属于自己的情缘。天地渺渺,竟未曾想过,你我终究只是红尘陌上客。

  我的家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沟沟里面,甚至在地图上也很难找到环绕周围的山名。海拔虽高,但山都不高,平凡的像这里的农民一样。大都以阴坡和阳坡命名。

  熟悉我的朋友都说我有一个标准的笑容,常常用自信的微笑感染着周围的朋友们。殊不知,我的微笑是得了父亲的真传,是父亲的微笑一直潜移默化地感化着我。但是,我的微笑有时候总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

  人间之情,是深情亦是无情。深情的是人心,最无情的亦是人心。这世间最难以琢磨的,一是感情,二是人心。而芸芸众生,每个人的心性都各不相同,你又如何能轻易将其看清,又如何能轻易将它看透?

  几间小屋,几缕炊烟,几声鸡叫,几声孩啼。这是一直在我心头的印象。

  记得以前我总是不理解父亲的用心良苦,常常是嘟着嘴吧回应着父亲的微笑,后才明白父亲对我的爱是如此的含蓄,如此的深厚!

  都道岁月无常,但人间处处有真情。想来的确如此。亲情、友情、爱情,亦如是。乃至你所曾拥有的恻隐之心、悲天悯人之心、感恩之心,皆是“有情”的呈现。在每一处你所不知道的角落,在每一个你所不曾仔细察觉的细节里。

  年年回家少,多的是父母的逐渐年迈,多的是很多亲人又化作土壤守护青山。更多的是陌生。

  父亲是一名体育老师,在读初三那年,为了我能顺利地完成体育加试,他成了我的私人教练,每天清晨都在村里的小道上训练我的50米跑。天刚蒙蒙亮父亲就催促我起床,还要标准地完成热身的预备动作才能起跑。“起跑姿势要标准,听到哨子声后要灵敏反应,不准抢跑……”天天都老调重弹,有时候我烦了,就嘟着嘴吧说:“老爸,求求你今天让我多睡一会吧,今天不练习了好不好?”每次父亲总是微笑地对我说:“要坚持下去,以后你会明白爸爸为什么会这么严格要求你的!”每次我都拗不过父亲,只能嘟着嘴吧乖乖地练习。好不容易熬到考试的那一天,做为评委的父亲在那一天却“及时”的感冒了,还拉肚子!我心里暗暗地想,有这么巧的事?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微笑地对我说:“孩子,真是抱歉,爸爸不能陪你过去考试了,你听你们老师的指挥,正常发挥出你平时训练的水平就肯定很棒!”记不起我当时是带着怎样不满的心情离开家的,只记得我后来是超常发挥了水平,体育加试的分数挺高的。

  无论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还是得以同舟共济之人,你我都愿以一颗赤诚之心与之对待。但在其相处的过程之中,又有几人能做到不求回报,不问收获,只求默默耕耘?

  没结婚前,我想家,因为那里又生我的父母,养我的山山水水。

  后来我以高分顺利地考进师范学校,所以要把户口移到学校去,这次父亲又出新招了。他微笑着说:“孩子,我只负责告诉你移户口的程序和具体的地点,其他的你自己去跑。”天呐!有这样的老爸?“人家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道怎么跟办事的人员怎么交流,老爸,你就陪我跑一趟吧!”父亲还是微笑地说:“你已经长大了,孩子,得自己去试一试!”遇到这样“顽固”的父亲我还真是没辙,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把移户口的事情办妥了。

  这世间的情爱,有些浓烈似火、有些平淡如水、有些隐忍深沉、有些如细水长流,润泽心扉。但自古因缘皆有定,终究一切是难遂其心愿。有些人,你永远都等不到;有些东西,你永远都得不到;也有一些人的心,令你永远都猜不透,看不清。

  结婚后,我更想家,我不知道年迈的父母还能陪我几个春秋。

  更“离谱”的事情还在后头呢!这事发生在2001年,当时我代表我所在的学校参加全区的数学教师说课比赛。当时父亲已经答应我到现场支持我的,因为工作了几年父亲一直没机会听我讲课,这次机会真是难得。然而,父亲还是临阵脱逃了!“这次又怎么了,爸爸?”“孩子,你听我说,我们学校有个同事也参加了这次的说课比赛,但是最近她的爸爸刚去世,我想我去了不是很好,可能会影响她的心情,因为你有老爸在现场支持,她却要忍受刚失去父亲的痛苦来比赛……这样不太公平,爸爸不去现场,你也会表现得很好的,我相信你!”我不情愿地点点头,话虽如此,但我是你的女儿,怎么就比不上你的同事?我心里暗暗地纳闷!后来,经过一轮激烈的角逐,我获得了说课比赛的第一名,我父亲的同事获得了第二名,当我在领奖台上与父亲的同事亲切握手时,当我们一起面对镜头微笑合影时,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父亲的微笑。这一次我才深切地感受到父亲的用心良苦。确实,我的微笑还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从那以后,我开始学会用微笑回应父亲的微笑……

  佛经有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佛的世界,没有离合悲苦,亦无苦乐哀怨。步步生莲,寸寸无尘。奈何人间有爱,便常生挂碍。无论拥有还是失去,都无法达成人们心中之所愿。纵居安稳现世,但终有着太多的痛苦与无奈,乃至无法达成的心愿,“执一人之手,得一人心,厮守白头,”这样的心愿,亦是难求。

  但我知道,大山的游子出来了就很难回去了。

  时光流逝,父亲的微笑已经陪伴我走过了3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每逢遇到困难时总会想起父亲的微笑,心里就暖暖的,是父亲的微笑陪我走过风风雨雨,教会我微笑地面对生活的一切……我想,我会把父亲的微笑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

  也许每个人年少之时,都曾一度固执地认为,喜欢的事可以坚持到底,不喜欢的事怎样都坚持不了。可直到慢慢历经岁月风尘的洗礼,将你我那颗年少轻狂的心,乃至那份执拗冲淡之后,你才会真正明白,有太多的人和事,从一开始便不由得你自己做主。无论喜欢与否,都必须去面对。是缘是劫,是福是祸,你我都躲不过。

  山里多的是樱桃,核桃,板栗,银杏。物产丰富也改变不了贫瘠的事实。小时候山上树少,多的是不知名的野果和耍不玩的童趣,现在树木成林,少的是儿时的感觉,多的是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常言道∶“求人不如求己。”万般因缘际会,恩怨是非,都只能由自己定夺。可究竟又该如何去分辨是黑是白,孰是孰非?若说爱一个人,是对还是错?爱而不得便生怨恨是错?还是彼此幸福美满便是真正的幸福?何为有情,又何为无情?

  老话说,父母在不远行。常回家看看也赚了多少离乡游子的眼泪。外面的繁华温暖不了一颗颗逃离的心,但这一颗颗心永远在城市的角落孤独的徘徊着。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我相信,人皆有情。只是个人所付出的情感不同,发生的故事亦不同。而世间之事,绝非能轻易地将其看透。犹如爱一个人,或是被别人所爱,这就是一种幸福。无论结果如何,这过程都是值得你欢喜的。

  你不见那一栋栋荒废的楼房积累了多少人的心血,更不知道孤独守望主人归期的黑夜孤独。孙子被儿子带走了,在城市的冷眼中,想的更多的是年迈留守老人的浊泪。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他是不论什么事总是先为我们着想,至于他自己,倒是很少注意。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到凤山去开会,开完会他到市场去吃了一碗肉羹,觉得是很少吃到的美味,他马上想到我们,先到市场去买了一个新锅,买了一大锅肉羹回家。当时的交通不发达,车子颠簸得厉害,回到家时肉羹已冷,且溢出了许多,我们吃的时候已经没有父亲形容的那种美味。可是我吃肉羹时心血沸腾,特别感到那肉羹是人生难得,因为那里面有父亲的爱。

  也许是你默默守护,别人却浑然不知;也或许是你为了他(她)卑微到尘埃里,换来的却只是无情的厌弃与蹂躏;也许,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或许,是相濡以沫却不如相忘于江湖。

  父亲打电话说想孙子了,怕没几年活头了。我说你吃的是绿色食品,还时时锻炼,再活个几十年没有问题,我知道父亲已经七十多了,按现在回家陪伴的时间算来,也就能朝夕相处几个月。故作轻松的玩笑,多的是心酸的怅然。

  在外人的眼中,我的父亲是粗犷豪放的汉子,只有我们做子女的知道他心里极为细腻的一面。提肉羹回家只是一端,他不管到什么地方,有好的东西一定带回给我们,所以我童年时代,父亲每次出差回来,总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

  这种种的爱,也许付出的都是一样的真心,得到的结果却是不尽相同。若说你被人所爱是幸福,那是否那个被爱的人所抛弃的人,便是无情?那么在深情与无情之间,你又该如何抉择?是做一个无情无爱之人,还是宁做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前几年流行我与张二狗的对比。现在我知道张二狗也不好受。他也得留下他爹出去奔生活,原来我羡慕隔壁不读书的二哥做了包工头比我赚的多,当我听说他又进工厂劳作时也只剩下唏嘘。

  他对母亲也非常的体贴,在记忆里,父亲总是每天清早就到市场去买菜,在家用方面也从不让母亲操心。这三十年来我们家都是由父亲上菜场,一个受过日式教育的男人,能够这样内外兼顾是很少见的。

  南唐后主李煜有诗所言∶“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此诗篇,说的又何尝不是人间光景?

  我不知道是外面的我们抛却了孝道还是时间和空间出了错。这段时间机缘巧合走遍了很多乡镇,看着数的清的几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孤独的守着山区的灵性,我明白那几或不见的炊烟有着不屈,有着低诉,更多的是对孩子们的想念。我知道在屋旁的大树下也有着两道目光随着我转动着,哪怕隔着万水千山。

  父亲是影响我最深的人。父亲的青壮年时代虽然受过不少打击和挫折,但我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忧愁的样子。他是一个永远向前的乐观主义者,再坏的环境也不皱一下眉头,这一点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的乐观与韧性大部分得自父亲的身教。父亲也是个理想主义者,这种理想主义表现在他对生活与生命的尽力,他常说:“事情总有成功和失败两面,但我们总是要往成功的那个方向走。”

  或许人生本就是一个悲欣交集的过程,只是有的人选择宽恕与放下,有的人爱而不得便生嗔恨,故而误入歧途。也许无论是深情还是无情,都该学会宽恕与放下。宽恕别人,亦是宽恕自己。

  所以,我想回农村,哪怕换回的是父母一时满是皱纹的微笑。哪怕是一种想改变农村的想法。哪怕最后默默的化作一杯黄土,回归大山。

  由于他的乐观和理想主义,使他成为一个温暖如火的人,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就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也是个风趣的人,再坏的情况下,他也喜欢说笑,他从来不把痛苦给人,只为别人带来笑声。

  因为在这个爱的世界里,没有对错,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对于爱你的人,要懂得感恩与珍惜;对不爱你的人,要懂得放手。无论爱与不爱,都不要心生怨悔。多一份慈悲与宽恕,少一份执着与贪念,方得释怀。

  越是这样,我越是知道,我回不去了。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和哥哥到田里工作,透过这些工作,启发了我们的智慧。例如我们家种竹笋,在我没有上学之前,父亲就曾仔细地教我怎么去挖竹笋,怎么看土地的裂痕,才能挖到没有出青的竹笋。二十年后,我到竹山去采访笋农,曾在竹笋田里表演了一手,使得竹农大为佩服。其实我已二十年没有挖过笋,却还记得父亲教给我的方法,可见父亲的教育对我影响多么大。

  也曾感慨道有情不如无情,多情却被无情恼。可我终不过一介寻常女子,又如何能做到不动不伤,无爱亦无憎?

  也由于是农夫,父亲从小教我们农夫的本事,并且认为什么事都应从农夫的观点出发。像我后来从事写作,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就常说:“写作也像耕田一样,只要你天天下田,就没有不收成的。”他也常叫我不要写政治文章,他说:“不是政治性格的人去写政治文章,就像种稻子的人去种槟榔一样,不但种不好,而且常会从槟榔树上摔下来。”他常教我多写些于人有益的文章,少批评骂人,他说:“对人有益的文章是灌溉施肥,批评的文章是放火烧山;灌溉施肥是人可以控制的,放火烧山则常常失去控制,伤害生灵而不自知。”他叫我做创作者,不要做理论家,他说:“创作者是农夫,理论家是农会的人。农夫只管耕耘,农会的人则为了理论常会牺牲农夫的利益。”

  此生修行,无论与我所结识之人缘分是深是浅,无论前途是福是祸,都终是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没有人能陪伴我走到最后。但我方知,与我所在文字间相识相知的你们,亦不会陪伴我走到最后,甚至有天会将我淡忘。可我仍会心存感激,感谢生命中曾有过你们,也包括那些闯入我世界里的人。

  父亲的话中含有至理,但他生平并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他是用农夫的观点来看文章,每次都是一语中的,意味深长。

  人间情爱,道是无情却有情。说是深情也无情。深情的是因为人可以为了心中所爱之人而付出所有,无情却是因为有些人的抉择,乃至他们的离开,从未顾及他人的感受,别人的付出真心换来的只是他们的不屑一顾。可即便如此,我也宁受一身伤,也不愿做到不动不伤。只因爱过,恨过,这才是真正圆满的人生。

  有一回我面临了创作上的瓶颈,回乡去休息,并且把我的苦恼说给父亲听。他笑着说:“你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今年香蕉收成很差,我正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种香蕉,你看,我是种好呢?还是不种好?”我说:“你种了四十多年的香蕉,当然还要继续种呀!”

  行文至此,唯以《西厢记》里的一番话赠予每一位读者∶“叹人间真男女难为知己,愿天下人有情终成眷属。”愿人间处处有情,你我不负花期,不负似水流年,亦不负心中之所爱。

  他说:“你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继续呢?年景不会永远坏的。”“假如每个人写文章写不出来就不写了,那么,天下还有大作家吗?”

  我自以为比别的作家用功一些,主要是因为我生长在世代务农的家庭。我常想:世上没有不辛劳的农人,我是在农家长大的,为什么不能像农人那么辛劳?最好当然是像父亲一样,能终日辛劳,还能利他无我,这是我写了十几年文章时常反躬自省的。

  母亲常说父亲是劳碌命,平日总闲不下来,一直到这几年身体差了还常往外跑,不肯待在家里好好地休息。父亲最热心于乡里的事,每回拜拜他总是拿头旗、做炉主,现在还是家乡清云寺的主任委员。他是那一种有福不肯独享,有难愿意同当的人。他年轻时身强体壮,力大无穷,每天挑两百斤的香蕉来回几十趟还轻松自在。我最记得他的脚大得像船一样,两手推开时像两个扇面。一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提起还像提一只小鸡,可是也是这样棒的身体害了他,他饮酒总不知节制,每次喝酒一定把桌底都摆满酒瓶才肯下桌,喝一打啤酒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就这样把他的身体喝垮了。

  在六十岁以前,父亲从未进过医院,这三年来却数度住院,虽然个性还是一样乐观,身体却不像从前硬朗了。这几年来如果说我有什么事放心不下,那就是操心父亲的健康,看到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真是令人心痛难言。

  父亲有五个孩子,这里面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最少,原因是我离家最早,工作最远。我十五岁就离开家乡到台南求学,后来到了台北,工作也在台北,每年回家的次数非常有限。近几年结婚生子,工作更加忙碌,一年更难得回家两趟,有时颇为自己不能孝养父亲感到无限愧疚。父亲很知道我的想法,有一次他说:“你在外面只要向上,做个有益社会的人,就算是有孝了。”

  母亲和父亲一样,从来不要求我们什么,她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一切荣耀归给丈夫,一切奉献都给子女,比起他们的伟大,我常觉得自己的渺小。

  我后来从事报道文学,在各地的乡下人物里,常找到父亲和母亲的影子,他们是那样平凡、那样坚强,又那样的伟大。我后来的写作里时常引用村野百姓的话,很少引用博士学者的宏论,因为他们是用生命和生活来体验智慧,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最伟大的情操,以及文章里最动人的素质。

  我常说我是最幸福的人,这种幸福是因为我童年时代有好的双亲和家庭,我青少年时代有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进入中年,有了好的妻子和好的朋友。我对自己的成长总抱着感恩之心,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基础是来自于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给了我一个乐观、关怀、善良、进取的人生观。

  我能给他们的实在太少了,这也是我常深自忏悔的。有一次我读到《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佛陀这样说:“假使有人,为了爹娘,手持利刀,割其眼睛,献于如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假使有人,为了爹娘,百千仞战,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百千劫,犹不能报父母深恩……”

  读到这里,不禁心如刀割,涕泣如雨。这一次回去看父亲的病,想到这本经书,在病床边强忍着要落下的泪,这些年来我是多么不孝,陪伴父亲的时间竟是这样的少。

  有一位也在看护父亲的郑先生告诉我:“要知道你父亲的病情,不必看你父亲就知道了,只要看你妈妈笑,就知道病情好转,看你妈妈流泪,就知道病情转坏,他们的感情真是好。”为了看顾父亲,母亲在医院的走廊打地铺,几天几夜都没能睡个好觉。父亲生病以后,她甚至还没有走出医院大门一步,人瘦了一圈,一看到她的样子,我就心疼不已。

  我每天每夜向菩萨祈求,保佑父亲的病早日康健,母亲能恢复以往的笑颜。

  这个世界如果真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父亲有什么罪孽,如果我的母亲有什么罪孽,十方诸佛、各大菩萨,请把他们的罪孽让我来承担吧,让我来背父母亲的孽吧!

  但愿父亲的病早日康复。以前我在田里工作的时候,看我不会农事,他会跑过来拍我的肩说:“做农夫,要做第一流的农夫;想写文章,要写第一流的文章;要做人,要做第一等的人。”然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就说:“如果要做流氓,也要做大尾的流氓呀!”然后父子两人相顾大笑,笑出了眼泪。

  我多么怀念父亲那时的笑。

  也期待再看父亲的笑。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父亲的微笑

  气温骤然下降。我想:“今天太冷了,爸爸应该不会来吧!”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自习,忽然同座位碰了我一下:“看,你爸来了。”我一转头,看见爸爸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正冲着我微笑,黝黑的皮肤,布满深深的皱纹的脸显得有点憔悴,穿了一件旧外套,透过衣领我看见里面穿着那件粉色的t—恤衫,那是我帮他选的,当时爸爸连忙推辞说:“颜色太艳不适合,自己已经老了。”我说:‘爸爸还很年轻,很适合穿。”爸爸笑了,眼角的皱纹也绽开来了,最后买下了这件t-恤衫。

  我高兴的跑到爸爸面前,接过他手中的水果,这时我发现爸爸的衣服上粘了许多尘土,于是用手替他拍了拍。他歉意的笑笑:“太忙了,脏衣服没来得及换。”“没关系”我笑着说。他握住我的手说:“冷吗?”我感觉到爸爸的手真凉,皮肤好粗糙,我感觉到爸爸的手心里的老茧。我察觉到爸爸的指甲缝里还有残留的机油。

  握着爸爸的手,我想起小时侯爸爸也经常搀着我的手领我玩,那时他的手是那么的柔和啊。我那时最依恋的就是能搀着爸爸的手玩耍。这时铃声响了,爸爸向班级里看了看说:“上课了,进去吧。我走了。”我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心理一阵酸涩。我知道爸爸近些日子做了许多活。爸爸是十分要强的人。虽然有两个孩子,但给我们的生活条件和别家的独生子女的条件一样。因为爸爸付出了更多的艰辛。他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我还站在教室门口,并微笑着说:“进去吧,好好学习。”我感觉我的心好温暖,好温暖。

  现在,每当我有烦恼,或遇到困难时,只要想起爸爸的微笑,心里就充满了力量。

  爸爸的微笑是一张永远定格在我心底的照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