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学者朱自强教授曾提到儿童文学的四大主要功能——认知、教育、审美和娱乐。众多家长在给孩子们选择图书时,首先关注的就是教育和认知。然而童书的审美和娱乐的功能在当下社会也日益受到重视。

图片 1

8月22日,新世纪出版社在本届BIBF上举行了Diary of an Awesome Friendly
Kid(《小屁孩罗利日记》)的新书授权新闻发布会。Abrams出版社国际版权事务部总监
Yulia
Borodyanskaya、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领导以及新世纪出版社社长姚丹林、总编辑王清出席活动。

最近,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神秘岛品牌特别策划的新书“毕淑敏给孩子的心灵成长绘本”上市,并在北京第二书房举办了以“聆听孩子的内心世界”为主题的新书发布活动。绘本作者毕淑敏,童书出版人、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第二书房创始人、全国“十大读书人物”李岩,和童书译者、著名阅读推广人孙慧阳到场与读者分享心得体会。

“这个夏天,冒着酷暑,我们拜访了多位沪上儿童文学作家,96岁孙毅老人表示绝对支持,天凉一点就和家人一起整理;任溶溶老先生带着呼吸机,讲话有些吃力,但他清晰吐出‘只要对儿童文学有利,我一定支持!’任溶溶儿子目前已捐赠父亲部分藏书和资料,包括55部个人著作、1份手稿、74份珍贵照片等累计140件……他们对儿童文学事业的热爱令人感动。”日前在上海浦东图书馆举行的“上海儿童文学基地”筹建项目启动仪式上,曹忠馆长分享了团队在拜访过程中的故事。

现场,“小屁孩日记”系列主人公格雷的人偶与嘉宾和观众见面,并展开热情互动。姚丹林介绍了“小屁孩日记”系列图书在中国的出版发行情况,并宣布新世纪社将再次合作“小屁孩日记
”系列图书的作者杰夫·金尼,推出他的最新力作《小屁孩罗利日记》。Yulia
Borodyanskaya也表达了对此次合作的美好愿望和信心。

图片 2

活动现场,为了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建设,几代儿童文学作家共聚一堂。最近两个月来,浦东图书馆初步拜访老一辈文学作家近10人,电话沟通近100人次,已有10位上海儿童文学作家累计13次进行捐赠,全部捐赠资料超1200件。其中,作家张秋生是目前向基地捐赠资料最多的捐赠人,包括个人著作118本、藏书189本、手稿7件、获奖证书等个人资料25件,累计339件,不乏他当年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的纪念铜像、亚洲儿童文学协会首次在上海举办时的纪念紫砂壶和国内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先生的题词等。“接到上海作协儿委会电话,我毫不犹豫答应了,这些物品的印记与中国儿童文学历史密不可分,希望今天的孩子们能看到、感受到前辈们这份爱。”

《小屁孩罗利日记》出版短短几个月,已在全球39家出版社发行,销售量突破50万册。据悉,未来,“小屁孩”格雷将走出书本、落户迪士尼动画片频道Disney+,以3D动画角色的面貌来到读者身边。明年春天杰夫·金尼还将来到中国,与读者面对面交流,手把手教粉丝画出“小屁孩”。

毕淑敏作为国家一级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前副主席,曾获百花奖、当代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项30余次,此外,毕淑敏还是一位心理学家,拥有多年的心理咨询师经历,此次推出的“毕淑敏给孩子的心灵成长绘本”即是她首次基于多年经验,结合儿童生活中常见问题创作而成。

图片 3

“毕淑敏给孩子的心灵成长绘本”是毕淑敏在儿童绘本领域的首次尝试,故事主人公小语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他对万事万物充满了好奇。作者运用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专业的心理学背景知识,从儿童视角出发,剖析展现微妙的儿童心理以及丰富多彩的情感世界。

上海,是中国儿童文学的重镇和发源地,开放前瞻、兼收并蓄的海派文化,造就了上海儿童文学多远、开放、包容、创新的文化事业和进取精神。四十多年来,几代上海儿童作家保持长盛不衰的创作生命,探索儿童文学潜在的创作可能,彰显了上海海纳百川的文学气质。“近几年全国儿童文学奖中,5部获奖作品中两部由上海作家创作或上海出版社所出版。我们需要做一项新的工作,那就是如何传承好儿童文学的根脉。”上海作协党组书记王伟说,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建设是一项长远的事业,在心系儿童文学的人们共同努力下,上海儿童文学会结出更多硕果。

全书共计10册,此次出版的是第一辑5册《小语借眼泪》《小语种麦子》《小语听演唱会》《小语打喷嚏》《小语的舌头生病了》。全书紧紧围绕3-6岁儿童生活中最常见的问题展开,尤其侧重从儿童心理、人际交往、内省、自然观察、行为礼貌等方面多角度阐释,进行积极引导,缓慢温和地让孩子接受,引导孩子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培养优秀的品格,特别是激发早期儿童阅读兴趣,促进儿童的多元化发展。

“让儿童文学回归文学本身,就是要让文学传递爱的光华、生命的意义和真切的情感,身为儿童文学创作者,要不断探索儿童文学的边界。”上海市作协副主席秦文君表示,文学是心与心的相传,也是文脉与文脉的传递,希望通过建立儿童文学基地,培养读者群,进而培养新一代儿童作家。

创作初衷:既是传承,也源于“爱”

图片 4

“我的小孙子会跟在我的后面说,奶奶讲个故事吧。” 毕淑敏回忆道。

此次儿童文学基地项目致力于上海儿童文学史料和作家人物的档案收集,包括儿童文学史料,重要人物的照片、手稿、信函等私人物品以及作品改编成的影视作品等,并在此基础上做好儿童文学作品和相关资料的陈列、开发与推广利用。为促进儿童文学的专业化发展,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将整合馆内资源,为儿童、创作者和研究者提供交流、指导、培训一体的基地,利用专业论坛、国际童书展等平台,开展主题研讨会、学术沙龙等活动,助力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未来,上海儿童文学基地将以线上线下联动方式,一方面,开办名家主题读书会、新书发布会、作品朗读和创作大赛,评选并展示上海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另一方面,联合学校、街镇图书馆等社区资源,打造地方特色少儿阅读推广活动品牌,鼓励儿童阅读本地作家作品,培养他们对本土文化的人文自信。

创作这部作品时,作者毕淑敏不仅仅是一个作家的身份,还是一个祖母的角色。她巧妙地提出了祖父母或者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角色的定位,帮助家长捕捉微小的细节,体会孩子的情绪、心理、情感变化,紧紧地将爱在父母和孩子之间连接起来,让孩子在和谐有爱的家庭氛围中快乐成长,亲切温馨,令人动容。

据悉,“十三五”期间,浦东图书馆馆内确定了“打造浦东图书馆阅读推广系列品牌”“少儿馆布局调整与功能改造”等项目为规划实践首批重点项目,从资源、平台、体系建设等方面予以重点推进,包括开展对馆员的继续教育、实施“阅读推广人培训计划”;招募培养志愿者团队,建设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亲子阅读队伍建设新模式。目前,浦东图书馆打造了“问道·教育”“浦江学堂”“少儿写作乐园”等教育类品牌;“小书虫之旅”“周末故事会”“数字体验嘉年华”“夜宿图书馆”等体验类品牌;“阅读齐步走”“青鸟传书”等爱心类品牌项目,实现了少年儿童全龄段、多侧面、递进式的阅读推广保障体系。

“如果说一个写作者他的初心是什么,我觉得没有哪一本书像我写这一套书的时候那样心中充满了温暖,充满了爱,充满了想对我们的孩子们所讲的那些话。”毕淑敏说。

除了源于这份对孩子质朴的爱之外,毕淑敏介绍说这本书的诞生契机还与她在非洲旅行时的一段经历有关。在参观两百多万年古猿人居住的洞穴时,她发现洞穴顶部有很大一个洞,她问当地导游:“那时的人们住在这个洞里难道不怕下雨吗?”导游带着一丝藐视的目光答道:“你觉得他们要住在一个没有光的洞里面吗?”在那个没有火的年代,原来漫漫长夜的点点星光就是最大的慰藉与陪伴。毕淑敏又问:
“那个漫长夜晚看着天上的星光的时候,我们最早的祖先在做什么?”导游回复道:“讲故事呀。”

毕淑敏回忆说,这段经历让她明白“故事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传给我们的宝贵的礼物。它里面不仅有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有无穷无尽的爱与希望”。

绘本中的故事建构

近些年来,国内外的儿童绘本不断涌现。来自日本的“小熊宝宝”“巧虎”,来自法国的小棕熊等形象成为了许多小朋友的“好朋友”。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认为,“毕淑敏给孩子的心灵成长绘本”这套丛书“不仅仅反映了中国绘本跟国际上的绘本是一致的高度”,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是创新的”。

她以《小语的舌头生病了》为例,分析了这套丛书中三个层面的故事建构。第一个部分是关于0-3岁儿童教养的层面。书中先引出小语的舌头生了口腔溃疡,然后第一步作者会关注小语长了口腔溃疡之后怎么能不那么痛,进而回答先可以拿冰块含在嘴里,还可以含一个药膜。

第二个层面从具体事物的认知角度展开。作者将故事的主人公带进动物园,通过对比不同动物的舌头功能的差异,帮助儿童加深对自然世界的了解。书中的奶奶温柔地讲解到蛇的舌头是分叉的,它能在外面晃,它的舌头是感知气味;食蚁野的舌头,它能分泌黏液,能吃到很多很多蚂蚁。再看看老虎的舌头有道刺状突起,会把骨头上的碎肉舔干净;企鹅舌头上面居然布满了尖锐的小牙齿,它的舌头上有小牙齿,这样小鱼小虾是逃不过企鹅的;壁虎的舌头除了能吃昆虫还能擦自己的眼睛;火烈鸟的舌头上有一圈尖刺,起的作用是过滤食物的泥沙……

通过前两个层面的铺垫,作者回归到“人的舌头的功能”这一话题。人的舌头特别有意思,那些活都不干,它们只干两件事情。第一是尝味道,第二个就是说话。其实,舌头是一个享乐的器官,几乎不负责什么实用的干活的功能。最后,作者自然地引出结束语——“做美好的人,说温暖的话”。这就是第三个层面的升华。

绘本的教化功能

“什么叫好的绘本或者好的书?我觉得这本书看完这个人有改变,他的言行有所改变才是好的作品,不是看完了懂得很多,不是你知道了很多,而是内化的,是否你自己出了门,你的说话、办事有所改变。”
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说。

好的童书具有潜移默化的示范作用。三川玲以《小语借眼泪》为例,分析了这套丛书的文学美感与教化意义。

书中通过主人公小语借眼泪的经历,展示儿童视角的思维方式,其中穿插着一系列的转折。她与读者分享说,故事由很辣的眼泪不能借,生病的眼泪有细菌不能借到了情感这一转折点。然后是思念的眼泪不能借,还有一个什么眼泪的不能借?鳄鱼的伪善的眼泪也不能借。鳄鱼的眼泪是有隐喻的,这个时候家长是愿意加这个佐料就加进去,但是作者是忍住没有说的,鳄鱼是凶悍的假眼泪。鳄鱼是唯一主动借眼泪的,但是“我”不要,所以每一个都不一样。

故事的最后,小语回到了家并且主动跟妈妈道歉,此时的小语不用去借眼泪了,自己就有了眼泪。

“这个过程太美了,充满了文学美感、艺术的美。我们经常看到的传统绘本的结构就是,如果小朋友撒娇哭的时候,那个绘本就会说,你不要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安慰你,最后就是让你不准哭。这是愚蠢的一种方法。但是毕老师这个书没有用。”三川玲说。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