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百年百部”系列图书基里尔蒙古文版权输出签约仪式在京举行。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内蒙古出版集团、蒙古国安德公司就“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版权输出签约。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乌恩奇,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树林,内蒙古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双龙,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义国、总经理邱菊生,内蒙古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编辑其其格,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曹文轩、李东华,内蒙古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内蒙古教育出版社社长乌苏伊拉,内蒙古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编辑助理、综合业务部主任黄韬,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龙,蒙古国安德公司董事长色林花、总经理桑杰等出席活动。

图片 1

关于童年文学的理论研讨,相关专著与会议都有不少。但是以幼儿文学为主题的理论研究,不管是学术著作还是会议,近年来却不多见。9月11日,接力出版社就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一场以“边界与特征”为主题的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

邬书林表示,“百年百部”的输出有助于扩大中国儿童文学在世界的影响。乌恩奇提到,将继续致力于为优秀作家作品搭建国际交流舞台。陈树林表示,该项目是为落实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而策划实施的重要对外出版工程。双龙也认为,此次是两大出版集团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合作落实“走出去”的重要成果。在陈义国看来,三方携手,使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一脉相承、展现当代中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创作风貌的少儿精品出版物进入蒙古国读者的视野。作家张之路用一束大麦送上祝福。曹文轩也表示,希望“百年百部”真正走进蒙古小读者心里。据悉,首批将从书系中精选10本图书译成基里尔蒙古文,输出至蒙古国。

《中华五千年:故事中国史》 (全三册)竹 林 赵 晨编中华书局出版

20余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进行了为期一天的交流与探讨,对于这个会议主题,大家一致认为非常难得。用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本次研讨会主持人朱自强的话来说,这是一次恰逢其时的重要会议。因为中国儿童文学正在呈现向高向低攀登的态势,这里的高低指的是读者的年龄,面向读者年龄层越低作品越不好写,所以需要攀登,而这正是中国儿童文学更加健全发展的一种状态。

读故事、听故事、讲故事是人类重要的精神、文化活动之一,绵延久远,并且随着人类实践活动的丰富和积累不断扩充内容,变换形态。历史故事作为非常重要的故事类型,一直是故事中的大宗,在为人类提供娱乐的同时,也向民众传播了历史知识,建构了历史框架和对历史的基本理解。因此,对于广大青少年读者和想要了解中国史的入门者来说,从故事的角度进入浩瀚绵长的中国历史,就是一种顺理成章且喜闻乐见的选择了。

专家们从幼儿文学边界、美学特征、艺术标准、创作方法、视听觉艺术、幼儿文学教育等多个方面对幼儿文学创作进行了理论阐释,有分歧有共识。《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发现,其中有两点关于幼儿文学创作的提醒,对于出版人来说具有重要的启示。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其间产生了无数精彩的故事,常常令后世感喟不已。而这些故事,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和形态流传、变异着。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悠远的历史、中华繁盛的文明,正是由这样一个个故事组成并呈现的。用故事说历史,历来不乏这样的出版物,但往往仅聚焦于某个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顶多涉及某一历史时段,缺乏贯古通今的历史视野,难以呈现哪怕仅仅是一个较长历史时段的整体面貌,读者对历史获得的仅仅是一鳞半爪的片段式印象;而具备这样通史、通识意识的历史入门书籍,又往往是一种编年式的平铺直叙的历史叙述,失去了故事本身具有的生动性及其所蕴含的鲜活的历史样貌,难以对读者形成吸引力。

真正好的幼儿文学老少皆宜

竹林、赵晨编著的《中华五千年:故事中国史》,即是一次将历史故事和通史视野结合起来的很好尝试。编著者竹林是上海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赵晨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二人长期从事青少年通俗读物的写作编辑工作,由他们联手,既保证了该书史实方面的准确性,又使得全书文字生动晓畅,易懂有趣。这套《中华五千年:故事中国史》共三册,上册为先秦、秦汉,中册为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下册为宋元明、清近代,将中国历史分为六个时期,由总共450个精选出来的故事构成中国历史长卷。每篇故事既相对独立,又相互勾连,前后衔接紧密,共同呈现了中国从上古到五四运动异彩纷呈的浩荡历史;既有画面感,又有系统性,铺展了中华文明发展的完整脉络,勾勒出中国历史的基本轮廓,读完颇有酣畅淋漓之感。

幼儿文学只是给幼儿看的图书吗?对于这一问题,专家们都持否定答案。幼儿文学的读者对象不仅仅是幼儿,还有和幼儿亲子共读的家长和老师。在他们看来,真正好的幼儿文学图书是老少皆宜的。

举例来说,汉朝和匈奴的关系一直是中国历史中饶有趣味且不断被人提及的话题。在这本《故事中国史》中,有关故事当然不会少,且都是精选出来很精彩的那些。从汉高祖刘邦被匈奴大军围困七天七夜的白登之辱,结束汉匈和亲政策的马邑伏击战,到终生“难封”的飞将军李广,抗击匈奴屡建功勋的甥舅卫青、霍去病,再到禀守汉节的苏武,远嫁塞外的昭君,以及在西域合纵连横的班超,为达政治目的刻碑燕然的窦宪窦太后兄妹……既有事件,又有人物,按时序散布在宏阔的两汉历史中。分开来读,每个故事都引人入胜,连起来看,汉匈关系史的轮廓也就大致浮现出来。既有具体的感动和震撼,也有把握大历史后的通透。这种与传统史述方式不同的“以故事领史”,也许会令读者在读完这些故事后,对于这一时期历史的认识,产生些许不一样的感受吧。

作家张炜这些年写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儿童文学作家徐鲁很认同他的一个说法:“缺少儿童文学的文学世界是不完整的,儿童文学让我更接近文学的核心。”在徐鲁看来,幼儿文学也许更接近儿童文学的核心。

综上,有些历史大事件要绵延很多年,其中包括了很多个小事件,这一个个小事件,就是一个个精彩的小故事,将它们连缀读完,就从整体上对某个历史时段有了大致的了解。整套书分为六个大的历史时段,无不体现这一编排特点。同样的,某些在历史上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人物,一两个故事也难以展现其全貌,将与之有关的若干个故事读完,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便自然会呈现在眼前,而对与之相关的历史事件,也会获得更深入的认识。比如后半生在蜀地专心辅主、勉力支撑局面的诸葛亮,就通过刘备托孤、七擒孟获、挥泪斩马谡、木门道、五丈原之战等五个极具代表性的故事,来勾勒其人物轮廓,展现大历史。通读下来,忠勇、强毅、智慧,但在历史大势裹挟下又充满无力感,也会像普通人一样犯错的丞相形象便跃然纸上。

徐鲁认为,幼儿文学表现的是人类的初心,好的幼儿文学能够把草地上玩耍的孩童和坐在壁炉边取暖的老奶奶都吸引过来。对作家来说,写浅的考验比深的考验更大。本事大的作家可以把渺小的题材、渺小的文学形式写成非常大的文学,形成一个经典。诸如列夫·托尔斯泰,这位文学大师给我们一个启示,只有做到深入了才能做到浅出,只有经历了拥有了许多,才有删繁就简、返璞归真的本事。“杰出的儿童文学作家一定具有丰厚的文学修养,他的心地会修炼得非常纯净,语言也非常干净,炉火纯青。”徐鲁认为,这是一个幼儿文学作家应该有的修养。

本书在编排上最大的特点和亮点是,每篇故事都在相邻的两面内完全呈现,即是说,手握这套《故事中国史》,随便翻开任意一页,一个完整的历史故事就会映入眼中。每篇故事后,均附有一个小板块,或曰“内容链接”,或曰“人物聚焦”,或曰“知识平台”,将与该故事相关的扩展内容补充进去,简明扼要,令读者对所读故事有更深入和全面的了解,也令故事更加丰满可感。

儿童文学理论家汤锐则提出,在幼儿和成人审美的交汇点创作幼儿文学会有更好的作品产生。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我们的幼儿文学已经给大众造成了一种刻板印象,每一篇文章必须要讲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比如讲卫生、有礼貌、遵守纪律、助人为乐等。这种教育价值当然是要有的,但是汤锐强调,我们的教育价值的内涵和表达模式不应该是单一的、刻板的,这对幼儿文学作家的创作理念来说尤其重要。

歌德曾说:“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通过故事读史,了解我们国家和民族的过去,正是为了更好地认识自己、认识他人,以及不断扩展自己内心的边界,保持生活的热情和向上的活力。

那么,什么是真正老幼皆宜的幼儿文学图书呢?汤锐认为,要明白幼儿和成人各自在作品中寻找什么,如此才能兼顾这两个方面。她的观点是,幼儿寻找的是趣味,成人寻找的是意义和情怀。幼儿的趣味如何寻找?儿童文学理论家刘绪源曾经说过,儿童爱看儿童,但儿童并不爱看自己所熟悉的环境,他们更爱看的是同类或与自己相似的异类。而成年人寻找的是符合成年人审美的那部分东西,但是这种东西应该是建立在童心童趣基础意义上的情怀,所以真正的老幼皆宜是要找到成人和幼儿的审美交汇点。

别忽视逻辑结构和知识精确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之母郑春华曾经说过,自己是为了幼儿文学而生的。但是半年前在一次幼儿园的活动中,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和小朋友们沟通了。“这些年来,我已经把我心灵深处的家园抛下了,开始大部分地去写小学生的作品。”

郑春华说,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很大。她强烈地意识到,幼儿精神世界是个独立的星球,自己多年不接触就变得生疏了。于是痛苦了一段时间后,最近,她又重回幼儿园,开始走近幼儿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思维和逻辑。“我把自己倒干净,带着仰视的心态去看他们,因为这个星球是在高高的云端上。”

从事幼师工作多年的儿童文学作家王一梅也深深感到,给幼儿写故事一定要把逻辑思维理顺,从灵感到完整的一个故事,头脑当中应是经历了一番推理和确认的,把故事的人物情节主题理顺了才能开始写。但现在总有一些幼儿文学,没想好就开始写了,于是很简单很短的一个故事,编辑要反复看才能看懂。

徐鲁有一本图画书,写了蒲公英生长过程,里面希望传递的是母爱。出版社编辑问他:“蒲公英有妈妈吗?”徐鲁说有啊。编辑又问:“蒲公英的妈妈是什么样,小蒲公英是长在妈妈身上还是长在妈妈旁边?”徐鲁想,应该是长在妈妈旁边。编辑解释说,蒲公英是在短时间内同时生长、同时衰老,这个逻辑关系很难让孩子们去理解母子关系,他建议可以把妈妈换成风,风鼓励蒲公英飞上了天。“简单化地处理这个故事给了我一个教训。有时在童话背景下,容易忽略传递知识的准确性,这要引起作家们的重视。”徐鲁如此感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